? 第六话 美人相救-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六话 美人相救

住家野狼2016-9-26 8:2:49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话美人相救「哪个不要命的敢直呼我名号」李莫愁停住脚步,眼睛定格在杨追悔身上。李莫愁是龙女的师姐,算起来,冒用杨过身份的杨追悔,也应该要叫她一声「师姐」才对,可这师姐委实心狠手辣神态娇媚,明眸皓齿,肤色白腻,是个出色的美人,这是杨追悔对李莫愁的第一印象。人美得一塌糊涂,可惜她的心灵就像是一只毒蝎,多看几眼都可能被她的冰魄银针刺到,然后就一命呜呼了。「杨过」李莫愁叫出声,紧握手中的拂尘,盈步而来,怒道:「算是老天瞎眼,要你们杨家绝后,今儿我就送你去见你的祖宗」杨追悔大吃一惊,见这里人多转身就跑。看着移动迅速的杨追悔,李莫愁疑惑道:「杨过应修炼古墓派轻功才对,为什么他的轻功路数和古墓派截然不同,每脚都踩得如此稳,看来是修炼至阳内功才对,奇哉奇哉。」杨追悔一口气跑到了一条巷子内,弯腰喘着粗气,本以为李莫愁那个杀人不眨眼大魔头不会再出现了,没想到头一扭,就看到步伐轻巧的季莫愁信步而来,脸上尽是那种迷人却又杀气腾腾的表情。「杨追悔,这次我一定要让你死」杨追悔很想向李莫愁解释自己其实只是个重生者,可这时李莫愁哪里会听他的解释,只可能直接杀了他,管他是不是冒牌杨过杨追悔往后退,当身体碰到围墙时,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走了,有点无奈地拔出苍云剑,笑道:「师姐,好歹我们都是古墓出来的,难道你想置我于死地如果传开来了,师姐以后就很难在江湖上立足了。」杨追悔被黄蓉所救之后又拜在古墓派门下,有了龙女和李莫愁这两个极端不同的师姐,杨追悔更与龙女暗中生情,曾经打算私奔,但是因师傅阻拦,杨追悔被迫逃出古墓派,却仍算古墓派门下,李莫愁八年前被逐出师门,成了江湖上闻风丧胆的「赤练仙子」更多次被杨追悔和龙女施计戏弄,因此对他们怀恨在心。此时见到杨追悔,她当然想把他搞死了。「哈哈哈哈」李莫愁仰头狂笑着,拂尘直指杨追悔,道:「杨追悔,我是赤练仙子,全江湖的人都知道我是杀人女魔头,难道我还怕多背你这条贱命吗若不是当初你多番阻挠,我也许会念及同门之情,放你一马。可现在不可能了,你就受死吧」李莫愁认得杨追悔手里那把巨剑是上等货,所以她并没有轻易进攻,而是捻断发丝,将寒气注入其中,柔软发丝顿时伸直,在日光下折射出逼饶光芒。「冰魄银针」杨追悔叫出声。冰魄银针不仅仅是利用寒气将发丝刚硬化,更有奇毒依附其中,可以和鹤顶这种终极毒药相媲美「杨追悔,你准备受死吧」李莫愁冷冷一笑,冰魄银针已经甩出,直逼杨追悔。杨追悔虽有深厚内功,可惜一点临场经验都没有,这就和一直看八片打手枪的处男遇上实战时会早泄同样道理。因此杨追悔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冰魄银针就扎在他上。「啊」杨追悔惨叫一声,差点就瘫倒在地。李莫愁仰头狂笑数声,冷冷道∶「就算神仙下凡,你这条命也难保哈哈哈」李莫愁大笑着转身离开,似乎已经认为杨追悔必死无疑。「毒妇」杨追悔咬牙,开始麻痹了,看来这冰魄银针果然不同凡响,「不能我还没有得到黄蓉她们我不能死」杨追悔身子紧贴着墙壁,慢慢坐在地上,视线渐渐变得模糊,带着不甘愿,杨追悔慢慢闭上眼睛,头一歪倒在霖上。「看来是中了冰魄银针。」「还好,没有发烧。」「我怎么能直视男子那处」「终于控制住了,总算是捡回一条性命。」浑浑噩噩中,杨追悔睁开了眼睛,想站起来,左腿却非常的疼,像被千刀万剐一般。而视线再次变得清晰,他已身在一间木屋里,身下是一张硬邦邦的木板床,躺得他全身筋骨酸痛,骨骼好像被人重新组合过一样,非常的不舒服。「我这是怎么了」杨追悔使劲摇了摇头,觉得头非常闷沉,就像灌了铅一样。见中了冰魄银针的位置绑着绷带,上面还有血迹,杨追悔就知道有人救了自己。冰魄银针如茨邪毒,自己竟然还能活下来,看来杨追悔要好好感谢那位高人才校十分勉强地下了床,还没走两步,杨追悔就坐回床边。他的左腿根本使不上力气,就好像不存在一样。难道正牌的杨过是断手,他这个假冒的就断腿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否则就失去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了。要想了解自己这右腿是不是废了,最好办法就是找到医治自己的人。看着床边有张木头凳子,杨追悔就抓着它,一瘸一拐地走出木屋。「好」杨追悔闻到扑鼻的花,忍不住深吸数口气,身体仿佛一下轻了许多,令人神清气爽。环顾四周,杨追悔这才发现他是在一个月湖中央,四周没有路可以通向百米开外的陆地,看来带自己到这里的绝对是一个世外高手了就在杨追悔思索之际,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响,是从后方传来的,好像有人在玩水。好奇的杨追悔就以极慢的速度绕着木屋走。走到拐弯处,他的眼睛都瞪圆了。只见一个身材非常丰腴的美.妇合紧双手,像是一朵牡丹花般慢慢脱离湖水,单薄丝裳浸水后变得透明,杏眼紧闭,神态自若,只是黛眉不时皱起,看来是不甚舒服。点缀着美.妇娇.躯的水静静滴向湖面,泛起一朵朵涟漪,就好像是在为离开美.妇的身体而哭泣着。看到如此清新脱俗的美.妇,杨追悔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视线一直盯着几个重点部位。没有穿肚兜的玉.乳隐约可见,两点暗尤为明显,简直就是画龙点睛之笔她虽盘着腿,但没有挡住私密之处,可以清楚看到私密之处的轮廓,可惜里面还穿着一件素白的亵裤,不然杨追悔就可以大饱眼福了。就在杨追悔用眼睛意着美.妇,美妇.已经缓缓睁开了眼睛。「公子,你醒了」美.妇浅浅笑着,意识到杨追悔一直盯着她私密之处看,矜持地屈着右腿,挡住早已外泄的春.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