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话 吃那儿不?-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十话 吃那儿不?

住家野狼2016-9-26 8:4:30Ctrl+D 收藏本站

????第十话吃那儿不杨追悔缓缓落到地面,知道武三娘话中含义,耸了耸肩膀,有点无奈,道:「三娘,过儿也没有办法,事实上它就是这么不乖,难道你要过儿拿剑逼着它软下去吗呵呵,也许过儿和这时代的人有点代沟吧在过儿看来,这是一种身体本能,既然是本能,又为什么要强行抑制呢你是不是」「是,是,是,过儿的都是真理,三娘的都是废话,可以了吧。」武三娘无奈地摇头,道:「我扶你回房间好好休息,晚点替你换药。」「好的。」应了声,杨追悔很自然地搂住武三娘的肩膀,武三娘适应了杨追悔这动作,轻笑着扶他进去。两人坐在床边闲聊着,杨追悔一直搂着她的肩膀,武三娘则害羞地依在他肩膀上,乍看倒有几分似神仙眷侣了。聊了半个时辰,武三娘就去为杨追悔准备午饭。武三娘白衣裹体,冉冉飞向湖边,丝带被风撕扯着,裙角飘飞,站在门口的杨追悔看得不禁痴了,武三娘简直就是仙女啊而且还是一位刚刚替自己打飞机的仙女一刻钟后,武三娘提着一箩筐的苹果和梨回来,当杨追悔知道这就是午饭时,大吃一惊,忙问道:「三娘,你平时都是吃这些东西」武三娘很自然地点头,道:「修行者都是这样子的,所以你看不到锅碗。」「这水果虽然很有营养,但也不能只吃这个啊,也要吃点大米或者肉类,不然会营养失调,可能还会导致发育不良,内分泌失调的。」杨追悔哭丧着脸道。「营养内分泌失调」武三娘很疑惑地看着杨追悔,似乎不明白这些现代名词。「当我没,吃吧。」着,杨追悔挑了颗透的苹果就想吃,武三娘则抢过去,摇了摇头,道:「还没有洗呢」武三娘挑5颗大苹果和梨拿到湖边洗,洗完之后就跑到杨追悔跟前,递一个给杨追悔。「三娘,既然你都叫我过儿了,这就等于占了过儿的便宜,那你也要给我占点便宜才行喔。」杨追悔坏笑道。看到杨追悔的坏笑,武三娘就知蝶没安好心,就问道:「那过儿想占三娘什么便宜呢」「用嘴巴喂我。」杨追悔嬉笑道。武三娘白了杨追悔一眼,嗔道:「过儿,你年纪轻轻就有这种想法,看来是学坏了。」「我哪里坏了,是上面还是下面呢」杨追悔继续调侃着武三娘。「自己吃,我不喂,你不要我就喂仙血龙鱼了」武三娘直瞪杨追悔,表面看起来在生气,其实内心欢喜不得了,杨追悔地到来给她无聊的生活带来了生机,让她觉得阳光仿佛灿烂了几分,更喜欢这种有点暧昧的感觉。「就这一次,好吗」杨追悔像一只渴望吃鱼的猫咪般望着武三娘。「好啦,好啦,算三娘怕你了。」武三娘挑了颗最大的苹果,轻启贝齿,润眼含笑,「卡擦」一声脆响,果肉咬下,含在了她嘴里,示意杨追悔弯下腰,武三娘手落在杨追悔肩膀上,带着一分不安与激动,武三娘靠近杨追悔,将嘴巴里的果肉送进杨追悔嘴巴里。杨追悔激动得胯.间又是一阵的火热,张大嘴巴就咬住果肉,武三娘忙松开嘴巴,就将那带着自己津液的果肉送进了杨追悔嘴巴里。杨追悔嚼着,这苹果甜滋滋的,味道极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其中含着武三娘的口水呢「行了吧」武三娘又白了杨追悔一眼,觉得现在的杨追悔就像自己的儿子般淘气,总是想要母亲的关怀。咕噜咽下果肉,杨追悔舔了舔嘴角,笑道:「三娘,还有那么多呢,怎么能行了呢」「唉,你这淘气包。」有了一次成功的例子,武三娘俐落地咬下一片果肉,继续送往杨追悔的嘴巴。杨追悔贼贼一笑,忽然搂住武三娘的脖子,张嘴就吻住她的唇,一边着她的唇一边将果肉吸进自己嘴巴里,这样子就两者的滋味都品尝到了。「唔」武三娘呻.吟了一声就忙推开杨追悔,脸蛋羞,被杨追悔冒犯了好几次,武三娘非但没有生气,心里反而有点窃喜,至少这证明她还是女人味十足啊。「味道真好。」杨追悔很自然地笑着。「下面的你自己吃」武三娘忙将剩下的大半颗苹果递给杨追悔。「不是吃下面吗」杨追悔疑惑道。「什么下面」武三娘有点疑惑。杨追悔还是搂着武三娘,另一只不安分的手就沿着武三娘侧面往下摸,才到腰部,武三娘忙抓住了他这只不安分的手,直瞪他,道:「你别乱来,心我把你丢下水喂仙血龙鱼」见武三娘有几分生气,杨追悔只好有所收敛,干咳两声,道:「不好意思,过儿知道错了。」「嗯,那你自己吃吧。」杨追悔接过半颗苹果开始嚼着,有了武三娘津液的辅助,杨追悔这顿午饭吃得非常满意,虽然还有点不习惯。毕竟在现代,他天天都是大鱼大肉的,跑到这世界里,竟然只能吃水果杨追悔倒喜欢和神雕待在一块,至少它会去找蛇胆给自己吃。杨追悔靠在门外吃水果,武三娘则盘坐在床上调息。吃完饭,杨追悔靠在护栏上,目光搜索着仙血龙鱼,却不知迭潜在哪处,湖水很深,看到的都是一大片黑乎乎的,连一只鱼都看不到。晒了一会儿阳光,杨追悔蹦到屋子里,见武三娘已经坐在那里许久,像一尊佛像般动都不动,杨追悔就有点闷闷不乐。「三娘。」杨追悔叫了声。武三娘没有回答她,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三娘」杨追悔又叫了声。武三娘完全没有动静。「该不会死了吧」杨追悔吓了一跳,如果让这等美.妇不明不白地死掉,那就是超级大的费,极品美.妇啊「三娘」杨追悔叫了声,蹦到床边,有点害怕地伸出手指放于武三娘鼻下。温暖的气息喷在杨追悔手指上,再看那对轻微耸动着的玉.女峰,杨追悔这才安心,但为什么她都不应呢有点无聊的杨追悔坐在床边,很习惯性地伸手揽住武三娘的肩膀,道:「三娘,三娘,你在干什么为什么都不和过儿话了」回答杨追悔的只有他自己的心跳声。杨追悔打了个呵欠,不知道该做什么,盯着武三娘那对非常朦胧的玉兔看了片刻,让他胯.间神龙慢慢拱起。「三娘,你再不话,我就要用手了喔」杨追悔威胁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