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话 与三娘齐飞-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十二话 与三娘齐飞

住家野狼2016-9-26 8:5:21Ctrl+D 收藏本站

????第十二话与三娘齐飞杨追悔鼻血都快喷出来了,傻傻地问道:「血玲珑没有成型,能不能吃」「绝对不能,必须等到四日月圆之夜,月光普照,血玲珑外皮才会松脱,那层皮含有剧毒,比我体内的毒还可怕,只要手触及就会腐烂,过儿绝对不能有这种想法」武三娘忙道。「知道了,知道了。」杨追悔使劲点头,不希望武三娘气息再被自己弄乱,如果熬不过四日,三娘消玉殖,那就太可惜了。「过儿,估计神尼明后天就会回来,我怕她对你不利,所以你还是先离开吧,刚刚三娘和你的,你就当是我的胡话,好吗」「我不离开,我要陪着三娘,难道出家之人还会杀了我不成」杨追悔很是固执。「那你就乖一点,好吗如果神尼有问,就你是我干儿子,懂吗」杨追悔当然不会反对,就点零头。聊了一会儿,一个问题突然浮现在杨追悔脑海里,刚刚武三娘自己是纯鹰之女,但是纯鹰的含义不是处.女吗冒着被武三娘骂的危险,杨追悔问道:「三娘,你如果我吃了血玲珑,就必须找纯鹰之女双修,但是纯鹰之女的含义不是没有洞房过的女子吗」被这么一问,武三娘脸蛋羞了,呢喃道:「世界上有两种人可算作纯鹰之女,第一种就像过儿所的,第二种就是修炼了九阳真经的女子,三娘得神尼教化,一直都在修炼九鹰真经的内功心法。」这时,杨追悔只想问九鹰真经是不是可以修复处.女膜,想想又觉得这种太过于专业化的问题不问也罢,反正目前状况就是武三娘也是纯鹰之女嘛。停顿片刻,杨追悔道:「三娘,其实过儿想走也走不了。你瞧我这腿,恐怕四日后也无法痊愈,到时候真不知道该如何抢夺血玲珑了。」「过儿,血玲珑是神尼之物,还是不碰也罢,三娘这辈子没什么所求,只希望我在意的人都能平平安安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武三娘显得有些落寞,情怀之门早就被杨追悔打开。「其实我的想法和三娘一样,我也放不下三娘,所以我不能让你死,我不会再像刚刚那样想用卑劣手段得到你,我会堂堂正正,让你自愿和我在一起」杨追悔叫出声,非常坚定。武三娘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要休息了,如果你再碰我,三娘就见不到晚上的月亮了。」「嗯。」杨追悔应了声就走出屋子,靠在护栏上,看着深不见底的静月湖,嘀咕道:「你这只四不像,四日后我一定要吞吃你的血玲珑,我管她什么神尼的,敢惹我,我照样让她撅起屁股求艹」想到南海神尼,杨追悔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问题,既然是尼姑,那就明她是个处.女了一下子,杨追悔脸上就浮现出荡的笑容,意着那还未曾见面的南海神尼,杨追悔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如果南海神尼是一个下.垂,皮肤老得就像树皮一样的尼姑,杨追悔就会为今天的意而反胃了。不能进去打扰武三娘,又不能到对岸,百无聊赖的杨追悔干脆反身坐在护栏上,享受着传中的日光浴,惬意人生的开始这一坐就近乎一个下午,夕阳斜下,已经休息完毕的武三娘轻步走出,看到杨追悔坐在那里打盹吓了一跳,湖下都是仙血龙鱼猎捕区域,如果杨追悔掉下去,八成就进到仙血龙鱼肚子里了。武三娘怕吓到杨追悔,试图用温柔的声音叫醒他,当他看到杨追悔裤.裆又被巨物顶起时,她就无奈地笑了,摇了摇头,软声道:「过儿,该吃晚饭了。」正梦到和苍井空大战几百个回合的杨追悔从春梦中醒来,抓紧护栏,见武三娘站在自己面前,他傻笑了几下,吞了吞口水,忙运气让的命.根子软下去,这才稍稍安心了,老是让武三娘脸,那也不过去嘛。杨追悔打量了下武三娘,发觉她穿上了件纯白色的肚.兜。「我们吃什么」杨追悔单腿落地。「三娘并不是一个只知道吃水果的人,今天的晚餐」武三娘露出非常甜的笑容,道:「我带你去市集找吃的。」但又立即皱紧柳叶眉,嘀咕道:「好像过不去了,我不能运功,过儿你的脚又没有知觉,你残我缺的,唉,还是吃剩下的几颗苹果吧。」见武三娘非常的苦闷,杨追悔就笑出声,道:「三娘,我残你缺,这是事实,但如果我们两人结合在一起,那就会变成一个圆,不残也不缺了,你是不是」「谁要和你结合呀羞」武三娘嗔道。「不,不,不是,过儿不是那意思,过儿的意思是」杨追悔想着应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想了片刻,继续道:「干脆直接来吧,三娘,来。」杨追悔转过身,拍了拍后背,「你爬上来,我背你过去。」「不成,你左腿没有知觉,飞不过去。」武三娘直摇头道。「三娘,你抱着我的腰,左腿借我用,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一条腿虽然行走不便,要飞到对岸还是没问题的,你就相信我吧。」杨追悔笑道。「还是不成,太冒险了。」武三娘摇头道,她主要不是考虑自己,她是怕飞不到岸,两人落入水中,仙血龙鱼兴许会闻出自己身上气味不会吃了自己,但杨追悔就不一定了,如果被仙血龙鱼吞食,那武三娘也不想活了。「唉,好麻烦。」杨追悔吐了吐舌头,无奈地叹气,就在他打算放弃之际,忽然听到一声鸟,眼睛一亮,杨追悔兴奋得差点跳起来,叫道:「对了,对了,我怎么把那只傻鸟忘记了,有它帮忙,我们就可以去市集了」食指中指含入口中,清脆的口哨声就像苍鹰爆般传向四面八方。武三娘隐隐觉得脚步有点不稳,暗暗道:过儿年纪虽轻,内功却委实深厚,看来将来定是一位百年宗师「应该会来吧虽然我和它没什么交情。」杨追悔嘀咕道。一声鸟呼啸长空杨追悔猛地抬起头,就看到神雕像坠机了般垂直飞下来。「别从水面飞过,会被仙血龙鱼猎捕」武三娘叫出声。「别从水面飞过傻鸟」杨追悔扯开嗓子喊道。神雕很通人性,宏一声,从杨追悔正上方飞来,落在两人后面。神雕看了看杨追悔,又看了看武三娘,拍了拍翅膀,它却不知道杨追悔每次喊它名字都是在骂它。「乖,傻鸟,还是你最听我话,下次我找蛇胆给你吃。」杨追悔摸了摸神雕那毛茸茸的脑袋,道:「我们要去市集,你送我们到近一点的地方,知道吗」神雕点零头,长喙张开,很兴奋地抖着翅膀,已经想飞起来。「三娘,请上,这交通工具虽没什么安全保障,但有我在,你绝对可以坐得很安稳。」杨追悔绅士地邀请道∶「好吧。」武三娘也很兴奋,她还没有坐过神雕,不等杨追悔多话,武三娘跨坐在二一颅神雕背上,向杨追悔伸出了手。「谢谢三娘」杨追悔抓紧武三娘的手,武三娘用力一扯,杨追悔就坐在她后面。「傻鸟,飞吧。」杨追悔拍了拍神雕的脖子。神雕叫了一声飞起来,朝独石飞去。低头望着大明壮丽山河,武三娘开始感慨,身子却抖了一下。原来杨追悔那双不安分的手正在自己.腹处抚摸着,或上或下。「别毛手毛脚的,毒气攻心,我就拿你喂仙血龙鱼」武三娘威胁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