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话 床上温存-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十五话 床上温存

住家野狼2016-9-26 8:6:37Ctrl+D 收藏本站

????第十五话温存「吃你个头,再不吃就凉了喔。」武三娘瞪了杨追悔一眼。将叫化鸡的两只腿撕下来,杨追悔将一只递给武三娘,另一只则塞进嘴巴里开始嚼着,这种肉他确实是从未尝过,不油不腻,鸡肉本身的味完全保留,而且非常的嫩滑,的确是上等货。吃完鸡腿,杨追悔肚子叫得更凶,也顾不得什么形象,将那只叫化鸡完全肢解,一块块地摆放在那里。见武三娘已经吃完鸡腿,杨追悔再挑了一块肉较多的给武三娘,并道:「三娘,多吃一点,以后为我生个胖娃娃喔。」「谁要和你生的」武三娘白了杨追悔一眼,但还是接过他手里的鸡肉,津津有味地尝起来。武三娘也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尝过肉了,只是觉得胃口比以前都好,再多吃一点也无所谓。「这个你一定要吃下去。」杨追悔捏着鸡屁.股递到武三娘油油的唇前。武三娘不知道这是鸡屁.股,便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吃下去」「俗话得好,吃什么长什么,你不吃就太费啊。」杨追悔挤眉弄眼道。「没听过,那这是哪里的肉」「鸡屁.股。」杨追悔直接答道。「不吃,难吃死了」武三娘嗔道。杨追悔的手在武三娘臀.部滑过,嬉笑道:「我听屁股大的女人能生儿子,你就吃嘛,以后为我生个白胖胖的儿子,我们一起培养他成才啊。」「那你的意思是我屁股很了」武三娘直瞪杨追悔。「不是,不是,那我吃,我吃行了吧唉,可惜这鸡没有胸,不然三娘真的可以多吃一点了。」杨追悔有点无奈地吃下鸡屁.股。「你坏死了」武三娘握起粉拳砸在杨追悔肩膀上,杨追悔则用满脸奸诈的笑容回应武三娘。吃过晚饭,洗了手,武三娘扶着杨追悔躺在了床上。「需要换药了,可能有点疼,你要忍着点。」着,武三娘一点也不害羞地将杨追悔的裤子褪掉,看眼那物,武三娘无奈地道:「过儿,你这是怎么搞的,怎么又这样子了,你叫三娘怎么办呢唉,算了,不管你了。」武三娘将包着伤口的纱布一点一点地剥开,看着那有点黑肿的伤口,她从兜里拿出一个药瓶,拔掉塞子,嘱咐道∶「有点疼,忍着点。」「嗯,我不怕的。」杨追悔道。不怕,其实心里头还是有点怕的,武侠片他也看多了,看到那种瓶子便觉得是毒药,可能一倒下去,肉都会腐烂。「啊」白色粉末一洒在杨追悔伤口处,杨追悔就像杀猪般嚎叫着。「真不成气候」武三娘弹了下杨追悔,满脸的无奈。「可是真的很疼。」杨追悔左脚一阵阵的麻疼。「之前你不是左腿一点感觉都没有吗现在会感觉到疼,这就明有进步了嘛。」武三娘安慰道。转念一想也确实如此,杨追悔化哭为笑,道:「谢谢三娘,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已经命丧黄泉了,我以后会好好报答你,你想生几个孩子,我都配合你」「配合你个大头鬼」武三娘没好气道,似乎觉得杨追悔就是一个油嘴滑舌的家武三娘一边替杨追悔包好伤口,一边道:「三娘现在身体不行,待我恢复」「恢复了我们就洞房」杨追悔抢话道。「不是洞房啦。」武三娘脸蛋又显出晕,「是恢复后,我就用九鹰真经里的凄风鬼爪抓破你的坏脑壳」「凄风鬼爪三娘,你别吓我,真的有这武功吗」杨追悔问道,他对那本才五万字的神雕研究虽不算很透彻,可也知道九鹰真经里没有这招的。「我还以为你脑子里只装乱七八糟的,原来你还知道,其实九鹰真经里有一招凄风神爪,前人修炼不得其法而走火入魔,将神爪练成鬼爪。可叹啊,所以神尼怕我定力不够,只许我修炼心法,不许我修炼招式。」武三娘解释道。「嗯,不要修炼,像现在这样子就可以了,我已经很喜欢了。」杨追悔嬉笑道。「但是你这样子我可不喜欢喔。」武三娘指了指杨追悔下面。「那请三娘帮我消消火。」杨追悔无耻道。「哼」武三娘顺手放下床帘武三娘用非常哀怨的眼神看着杨追悔,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歪向外面,将之吐在地上。整理完毕,武三娘就爬到床上,躺在杨追悔怀里。带着几丝凄冷的月光照进来,懒散地洒在床帘上,星点落在杨追悔和武三娘全身各处。两人都没有睡觉,杨追悔是望着床帘,似乎在想心事。武三娘则抱着杨追悔,仔细看着他那张年轻却又成熟的脸颊,看到那双透露着少许哀思的瞳孔,武三娘很想知道此刻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挪动身子,耳朵贴在杨追悔胸前,听着心脏跳动的噗通、噗通声,武三娘脸蛋渐渐羞,人都快醉了。「在想什么呢」武三娘细声问道。「嗯」杨追悔是在想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自己到底是重生了,还只是活在永远的梦魇世界里但一听到武三娘软软的声音,杨追悔就知道,不管这个世界是真是假,只要自己还能感觉到这些女饶温度,还能听到她们的呻.吟,还能触摸到她们最私密的地方,又何必计较那么多呢只要经历过,就不应该后悔了。既然已经在这世界里,他认为自己就应该像杨过一样到处拈花惹草,但是他还要做一件杨过绝对不敢做的事,就是将神雕里的女人统统收入胯下「看你都迷茫了。」武三娘支起身子,手在杨追悔脸颊上抚摸着,非常的轻,似乎怕吓到杨追悔。「只要是人,总有迷茫的时候。三娘,你不用太担心了,其实我是在想着怎么取得血玲珑,知道吗我想和你在一起的心比夏天的艳阳还要猛烈,比海啸还要疯狂,比冬天的冰还要顽固。」着,杨追悔就侧着身子,望着双瞳带着少许忧郁的武三娘,揽住她的娇躯,将她紧紧拥入怀里。「过儿,过儿,别这样子,我会透不过气的,你快弄死三娘了。」武三娘被杨追悔紧紧抱着,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