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话 调戏三娘-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十六话 调戏三娘

住家野狼2016-9-26 8:7:2Ctrl+D 收藏本站

????杨追悔松开手,让武三娘枕着他的胳膊,空出的那只手在武三娘脸颊上蹓圩牛10实溃骸赋擞帽┝k侄危褂惺裁窗旆梢员壬衲峄乖缫徊饺〉醚徵纾俊「过儿,你还是不要尝试了,三娘能和你到这地步已经很满.足了,好吗听三娘的劝,别惹怒神尼,她虽是出家之人,却没有恪守清规戒律,我怕你有不测。」武三娘落寞地道,更是抱紧了杨追悔「三娘,那你告诉我神尼要如何取得血玲珑。」杨追悔换了个角度问道,只要他知晓神尼的办法,拿到血玲珑的机率就增加不少「神尼」武三娘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从理智来看,她不能,可是从感情角度来看,她要因为她也想和杨追悔在一起,是杨追悔这个有点.荡的家伙给了她以前从未有过的激情,她想一直延续下去,就像沙漠旅人渴望甘泉般「四日后,仙血龙鱼会将成型的血玲珑吐出来,血玲珑会在仙血龙鱼头顶处的龙角停留约一刻钟,吸收满月精华后,血玲珑表面那层剧毒会自动脱落,只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取走血玲珑,再晚一点,血玲珑将被仙血龙鱼再次含入口中,待血玲珑变成一颗珠后,它又会回到仙血龙鱼嗓子眼上。」「自己培育出的宝贝,自己又要把它消化,真是莫名其妙。」杨追悔笑道「每种动物都有自己的习性,仙血龙鱼就是这样子。」武三娘解释道「嗯,嗯,我明白了,也就是我必须和神尼一起抢血玲珑了。呵呵,这似乎很有趣,不知道我能不能成功。」杨追悔吐出一口气,表面装得很镇定,其实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既然是神尼,那绝对有过人之处,杨追悔只怕自己还接不了她一掌既然实力无法和神尼匹敌,那就得耍些手段了杨追悔的手在自己左腿伤口附近摸着,道:「现在能感觉到疼痛,可能会比预期好得快,真希望第四天这条腿就属于我的,那我也许可以和神尼抢一抢血玲珑了。」「照理来没这么的快,奇怪了。」武三娘嘀咕道:「冰魄银针毒其毒无比,四天应该不可能会痊愈。」「你想知道原因吗」杨追悔嬉笑道武三娘不知道杨追悔笑脸包藏祸心,她点零头,像个好学的学生一般,杨追悔则是老师杨追悔附到武三娘耳朵旁,语道:「因为三娘帮我吸,导致周围的血液循环加速,毒素当然会加速代谢了。」后面的是现代用语,武三娘听不懂,但前面那几个字三娘听得清清楚楚,瞪着杨追悔,武三娘就嗔道:「不许再提那种事,你不害臊,三娘还害臊呢」「没办法啊,三娘,我们现在都是无话不的了,将话藏在心里,我也会不舒服的嘛。」杨追悔痞笑道「好啦,我知道啦,真是的。」武三娘将头埋在杨追悔胸前,左腿很习惯地压着杨追悔两条腿,当她感觉到那根碰到她大.腿内侧时,着实吓了一大跳「你一个晚上到底要多少次」武三娘郁闷道杨追悔抓着武三娘的手,嬉笑道:「它会硬起来证明三娘有吸引力嘛,难道你希望我们成婚后,我看着你的身体都硬不起来吗」「哼不和你这等羞事」武三娘弹了下杨追悔的脸颊,渐渐来了睡意一刻钟后,杨追悔叫道:「三娘,三娘,你睡着了吗」武三娘趴在杨追悔身上,连哼声都没有,看来是睡死了这也难怪,白天那么累,晚上早睡是正常的确定她真的睡着后,杨追悔将她的手轻轻挪开,靠着活动灵活的右腿溜下了床,当左腿碰到地上,杨追悔疼得差点叫出声,看来扣交真的对伤口愈合有疗效啊感觉到疼痛,眼下虽不算好事,可确实证明了他的脚正慢慢恢复知觉杨追悔的手在武三娘脱下的衣服中摸到一锭金子,他兴奋得差点叫出声,藏在自己兜里看了眼武三娘,怕惊醒武三娘,杨追悔不敢像金鸡独立一样跳着,只能一点一点地挪步到门口,每当左腿与地面接触时,杨追悔冷汗都差点冒出来了好不容易将门打开,像盗贼般溜出去,往楼下望去,许多人还围着木桌谈笑风生,你一杯啊我一杯地敬酒,喝得兴高采烈的确定郭芙没在下面,杨追悔这才放心,他不会那么轻易让郭芙看到自己,等腿好了之后,他要吓她那个被桥生惯养的霸王女手抓着扶手走到一楼,杨追悔招呼店二到自己面前,问道:「请问这附近哪里有药店」店二打量着杨追悔,见他左腿不能着地,忙道:「出门往左走,行约两里,那处有个药店,不知关门了没,官腿脚不便,需要我替你顾一辆轿子吗」「呵呵,不用,谢谢了,我这样子就当锻炼身体吧。」杨追悔伸了个懒腰,慢慢跳向门口,吃菜喝酒的人鄙夷地看着丑一样的杨追悔,杨追悔鸟都不鸟他们,自己行的正,就算被天下人唾弃,这又有什么关系根据店二的指引,杨追悔很快就找到了药店本有一个少年想扶他也被他婉言拒绝了,自食其力嘛,但如果换成是一个美眉,杨追悔一定会立刻点头答应跳上台阶,刚想进去,一名花白胡子,脸上却无任何皱纹的大夫正要关门大吉,看到杨追悔,眼尖的大夫就知蝶腿出了问题,忙扶着他坐在檀木椅上,问道∶「兄弟看腿伤否」杨追悔有点不习惯古代用语,摇了摇头,道:「我这腿没大碍,我主要是想来这问点药,呵呵。」杨追悔装出一副窘迫模样,「老先生,实不相瞒,我自那话儿就不会勃.起,连看了我娘子身子都不行,所以我想到这拿点药,看成不成。」「哈哈。」大夫捋着花白胡须大笑着,拍了拍杨追悔肩膀,笑道:「兄弟,这种事虽登不了大雅之堂,可也不用难为情。老朽行医多年,略有些珍藏,是从大理那边求得,身子骨老了,不敢胡乱使用,怕突然暴死,一直以为没有用武之地。今儿我就取给你瞧瞧,你是第一个到我这问这病的病人,哈哈。」仰头笑着,大夫已经走进药房内难道这就是传中的运杨追悔似乎在沾沾自喜,双目放射着娴狻半刻钟,大夫再次走出,左右手各拿着一个瓶子,不知道里面装些什么大夫将手中之物放于桌上,指道:「这瓶是天花乱坠逍遥散,男女均可服用,时效一个时辰,效果不用老朽多言,光听名字就知道,而且它入水即化,无色无味,还有这嬓饽耸侨思浼罚伊蚩挠缕济挥校抑恢览锩嬗兄粙蝎,自用嬑镂寡门菟幸膊凰溃惹晖醢嘶雇醢模坑呀挥枋痹胬闲啵舴且鲆淮鷭魔,切勿打开,两物曾经是采花大盗专用,后来他被一灯大师点化,献出此物,老朽侥幸得到,呵呵。」.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