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婬蝎作怪-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十八章 婬蝎作怪

住家野狼2016-9-26 8:7:53Ctrl+D 收藏本站

????第十八章嬓鞴受到杨追悔的调戏,武三娘脸瞬间了,似乎不知道该如何用言语反驳杨追悔,所以她干脆不话,只是落寞地看着天绝峰。见武三娘不话了,昨晚睡得不好的杨追悔就抱紧武三娘,靠在她肩上,开始打盹了。神雕落在屋前,武三娘便推醒杨追悔,道:「死家伙再不起来天都暗了」杨追悔揉了揉朦胧的双眼,似乎有点不习惯阳光,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之后便让神雕离开这儿,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反正留在这里也无用。之后呢,杨追悔在武三娘的搀扶下到屋里休息了。算一算时间,第三天的夜晚便是仙血龙鱼吐出血玲珑的时刻了。待武三娘拿着龙颜草去喂仙血龙鱼,杨追悔就从怀里拿出天花乱坠逍遥散以及装着嬓暮谄浚止镜溃骸杆郎衲幔揖筒幌嘈拍闾迥谝坏愦.性.激素都没有,只要有雌性激素,这药是绝对管用的,到时你就不是什么神尼,而是一个荡得找艹的嫺荆∥业挂纯茨慊故遣皇抢洗.女」再看那个黑色瓶子,杨追悔总觉得有几分的邪气,似乎看到了一只渴望交配的嬓诶锩媾雷牛幼不髯牌扛恰杨追悔心神一乱,黑瓶落向地面。不好杨追悔暗叫不妙,可人还躺着,而且又受伤了,速度根本追不上地心引力。当他眼睁睁地看着黑瓶落地碎开,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也不管瓶内是什么嬓忠丫煜蚰峭耪诼荻诺乃槠他本以为这是自己心里臆想出来的,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在动,但事实上有一只黑色的蝎子正翘起尾巴,看着杨追悔那接近它的手,尾巴猛地一甩。「啊」致命的疼痛让杨追悔差点跳起来,手使劲一甩,那只可怜的嬓捅凰Φ酱采稀杨追悔顾不得手指疼痛,直接往那只难得可以重见天日的嬓热ィ裥牡囊禾迳涞寐捕际牵够熳乓┧钠丁听到杨追悔惨叫,武三娘顾不得正张嘴讨食的仙血龙鱼,直接将整个篮子都扔进了仙血龙鱼嘴巴里。看到这一幕,武三娘吓坏了,忙拉住杨追悔的手,想运功替他把蝎毒逼出来,可体内的冰魄银针毒完全不给她机会。一运功,胸口就疼得像有一把刀在绞,让她连话的力气都没樱「三娘,我没事」杨追悔忍着剧痛,一股好像在吸着他血的力量正沿着伤口往全身爬去,让他全身都在抽搐着,但他还是装得很镇定。一般的习武之人都知道,封住关键穴道以防止剧毒散流,可杨追悔这个重生者压根不懂得人体重要穴道,只是一个劲地忍着,当伤口滴出一滴黑色液体时,他才觉得身体似乎有点恢复正常了。看着伤口已经愈合,杨追悔觉得非常的奇怪,再看武三娘,她表情依旧有点痛苦,正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呼吸着。「三娘,你怎么了」杨追悔问道。武三娘摇了摇头,道:「我太自大了,还以为可以一边抑制毒一边替你逼毒,可一运功,心都好像要被挖出来了。」「你需要好好休息,听我的话。」杨追悔本想让武三娘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番,又觉床太脏了,可能会得什么皮肤病之类的,遂问道:「这被子是放在湖里洗吗」武三娘看着被单上那些斑驳痕迹,动了动翘鼻,觉得有点恶心,就让杨追悔躺好,她则将被单收好,拿到外面去洗。杨追悔睁大眼望着木制屋顶,感觉到胯.间一阵阵的火热,只想立刻找个洞。翻了好几身,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甚至连转身,碰到床板时,他都想直接刺下去,把床板破.处算了。杨追悔非常的难受,可又没办法解渴。望着外头,见武三娘正在搓洗被单,忍受不聊杨追悔只好站起身往外走。「三娘,有空吗」「没空,我正在洗」武三娘扭过头,吓住了,正顶在自己嘴边。「我受不了了。」杨追悔有点无奈。武三娘也没有什么,只是一边搓着被单,一边含住。她惊诧了,确实和以前的不一样了,问道:「过儿,你是不是中毒了,怎么和以前不一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有点饥渴,还望三娘见谅。」武三娘有点不情愿地吞下,瞪眼杨追悔,俏脸绯,不发一语,转身继续搓洗着被单。杨追悔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也不和武三娘多什么了,只了「谢谢」两字便重回屋内,躺在床板上发呆。「身体好像变了,难道是因为它吗」杨追悔顶着地上的碎片,似乎看到了一只嬓赡侵粙蝎已经被自己正法了,它体内的精华看着伤口,杨追悔似乎觉得一切变得不对劲,难蝶要变成传中的嬆p怀桑接下来的两天,杨追悔受赡左腿发生了奇迹,伤口完全痊愈。武三娘替他把脉,确定他体内已经没有冰魄银针毒,但却发觉他的脉搏非常不稳定,好像生病,却更像精力超级的充沛。打个夸张比喻,就像是体内有着一股烈火在燃烧着,如果不想法子让它释放出,杨追悔很可能会暴毙而亡,而且只有每次武三娘替其含后,脉搏才会略微恢复稳定。才两天时间,武三娘已经替他含了不下十次,这种需求让武三娘吓到了。躺在杨追悔身边,揽着他的虎躯,见杨追悔有点神情恍惚地看着屋顶,武三娘便问道:「过儿,你怎么了」杨追悔宇眉锁在一块,淡淡道:「不知道是不是我杞人忧天,我总觉得那种需求越来越强烈了,真怕以后会做出什么很可怕的事。」「你多虑了,过儿,三娘的嘴巴会一直服侍你,直到你不再有这种需求为止。」武三娘抿嘴道。杨追悔笑出了声,看着武三娘的花容月貌,手在她滑嫩脸蛋上轻轻抚摸着,道:「如果这种需求有止境,估计世界上就不会有什么采花大盗之类的,知道吗三娘,你好像变年轻了,但人也变笨了。」「噢,你现在就开始嫌弃我了啊,哼三只脚的蛤蟆难找,像你这种两只脚的男人还不好找吗」武三娘气哼哼道。「谁我是两只脚的男人,我是三只脚的蛤蟆啊。」杨追悔嬉笑道。武三娘的手在杨追悔双腿上摸了几个来回,疑惑道∶「第三条腿呢」杨追悔抓着武三娘那只不怎么安分的手,将它按在胯.间,很严肃地道:「这是第三条腿,它正在茁壮成长,以后可是要支撑整个杨氏家族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