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话 女徒弟都交给你了-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二十话 女徒弟都交给你了

住家野狼2016-9-26 8:8:44Ctrl+D 收藏本站

????杨追悔只觉得南海神尼这像是在为杀猪做准备,每当她的手滑过自己骨骼时,杨追悔都能感觉到一股寒意在身体蔓延。反复几次,南海神尼才松开手,看着这个眉宇间流动着英气的少年,问道:「你内功如此深厚,骨骼惊奇,敢问你师傅是」「家师」杨追悔顿了顿,答道:「实不相瞒,我不算有师傅吧,一次意外让我坠下悬崖,误打误撞下跑进剑冢,学得苍云剑法,就是如此。」「原来如此。」南海神尼露出笑意,那模样好像观世音下凡,杨追悔看呆了,只觉得这个神尼是不是担心自己的笑会把男人都迷死,所以才选择封锁笑容呢「我现在要废了你的武功」还没等杨追悔反应过来,南海神尼已经抓住他的双手往后一扭,膝盖抵住他的虎腰,使劲用力,杨追悔惨叫一声跪倒在地。「师傅,不要」武三娘差点哭出声,她很想跑过去帮助杨追悔,可南海神尼还没有替她解毒,根本施展不了轻功。「你要干什么」杨追悔痛得龇牙咧嘴的,想反抗,可是力气好像都被南海神尼废除了,根本聚合不了。「难道你擅闯凌霄派禁地,我不能废你武功吗不把你杀了就算好的了」南海神尼依旧面无表情,仅靠一只手扣住杨追悔双手,竖起食指,依次点过杨追悔脊背上的大椎、身柱、神道、至阳、肝俞、命门、阳关七大穴道,盯着杨追悔的屁股,南海神尼食指使劲点住臀沟处的长强穴。「啊」杨追悔惨叫着,好像有无数把刀子自屁眼插入,直接贯穿了整个身体,那种痛苦只能用撕心裂肺的惨叫来缓解,可一点效果都没有,剧痛还在升级。「还差一点就废干净了」南海神尼额头已经冒出汗,手继续顶着杨追悔臀沟处的长强穴。当剧痛消失,杨追悔觉得全身力气都被抽干了。「噗通」一声,杨追悔便趴倒在地,有气无力道:「神尼要爆菊也先通知一声啊」「师傅,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武三娘哭道,已经跪在地上,低声呜咽着,似乎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杨追悔。南海神尼收起刚刚一直集中在食指上的真气,淡淡道:「终于清理干净了。」「你这丑尼姑」杨追悔骂道。「你难道是三娘的儿子」南海神尼问道,就好像是在套交情。杨追悔咬着牙,懒得掩饰了,直接骂道:「我是她老公,我要操你」南海神尼神态自若,问道:「何谓老公,何谓操」杨追悔只想大哭一场,意识到和古代人讲现代用语没有多大的意义,为了让南海神尼脸,杨追悔改口道:「我是三娘的夫君,我现在想和你同房行乐,让你乱叫」这下子南海神尼倒是听得很清楚,顿时仰头大笑道:「迄今天下,能用慈语气和本尼话只有你一个,年少气盛啊杨过,知道我为什么废你武功」「鬼才知道」杨追悔想爬过来操死南海神尼,又一点力气都没有,他误以为自己是不是被这尼姑点了什么穴道了。「神佛都不知,让我告诉你吧,每个门派间武功都有所不一样,当你要修习另一门派武功时,最好忍一时之痛,将上个门派的武功都废除,这样才能顺利习得第二门派的武功。」听到这里,脑子转得很快的杨追悔忙转过身,抓住南海神尼的玉腿,摸着搓着,叫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我可没有要收你为徒。」南海神尼笑道。「那你就不该废我武功了。」杨追悔仰头笑着,贼溜溜的眼睛顺着时不时被风刮起的白袍往里窥视,便看到被白色亵裤包裹严密的鹰户边角,鼻血当即喷出,他忙捂住鼻子,不敢乱看了。「还真是个色胚,看来迟早变成一代樱魔。不过无妨,反正习练本门心法也是需接触女体。呵呵,真是个乖孩子,以后本门五个女弟子都由你照顾了。」南海神尼一点也没有责怪杨追悔,反而开怀大笑着。跪在屋外的武三娘似乎觉得这一切都变得太奇妙了,南海神尼废除杨追悔武功竟然是为了要将本门功法传给他,这完全出乎武三娘的意料之外。这样一来,似乎未来一片明媚了。「起来吧,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样子会被其他门派耻笑,以后怎么在江湖立足呢」南海神尼扶起杨追悔。「哎哟」刚被废了武功,杨追悔体力几乎全部散失,一点力气都没,所以还没有完全站起来,人就扑在南海神尼身上,手掌正握着南海神尼两颗软弹之乳。南海神尼虽早年出家,却又游历江湖,人情味也还是有那么一点,只是觉得世间男子都是污浊之物,并不希望自己的身子被他们玷污,这个杨追悔却给她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看着他的双眼,南海神尼感觉有些迷失了,一种野性光芒在他眼里表露出。「走吧。」南海神尼拉着杨追悔的手便运起轻功,两人徐徐飞向湖中央。「嗷」一声宛如婴儿啼哭之声吓到了三人,只见仙血龙鱼从水中窜出来,一波巨冲向高空后撒开,三人衣物顿湿,近乎半透明。扶着杨追悔落在武三娘面前,南海神尼盯着已经定格在半空,张嘴大口呼吸的仙血龙鱼,看着那颗绽放出金色光芒的血玲珑,南海神尼道:「三娘,看来这颗血玲珑会是极品。你夫君有福气了,待会儿就让他替你运功疗伤吧。」不知道为什么,师傅变得有几许人情味,武三娘倒有点不适应了,像少女般羞答答地低着头,声道:「师傅,徒儿不敢。」「师傅,师姐娘子的意思是她希望你上,她垫后。」杨追悔还依在南海神尼身上,看着南海神尼那淋到湖水而近乎透明胸衣内的玉乳,不禁吞着口水。他很想知道南海神尼到底多大了,看外表就像二十多岁的美妇般,一点年老迹象都没有,真的是神人啊,如果能和慈神人坐爱,那不知道有多爽「要你多嘴」武三娘瞪了杨追悔一眼。「我的是事实嘛。」「敢在师傅面前没大没的,心师傅把你逐出师门。」「听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没,你既然是我的妻子,我去哪里,你也要到哪里,我如果被逐出师门,你也是要一起被逐出的。」「你这死家伙」武三娘气哼哼道。左边是武三娘,右边是杨追悔,站在中间的南海神尼没有理会他们,一直盯着仙血龙鱼嗓子眼处的血玲珑,眼睛尖的她已经看到血玲珑外面那层毒皮慢慢剥落,金光显得越发明显。不多时,仙血龙鱼触须伸进嘴巴里,将血玲珑从嗓子眼取出,以非常慢的动作运向外面。与上颚摩擦,滑过鼻孔,便继续朝前运着,让血玲珑滚到脑袋上方,仙血龙鱼才停住。「不是要午夜才会这样子吗」杨追悔忙问道。「生物有自己习性,午夜只是一般情况而已。」南海神尼继续看着血玲珑,见它外面的毒皮一点点剥落,她便推开武三娘和杨追悔,腾空而起,像一把利剑般飞向仙血龙鱼。「师傅心」武三娘叫出声,她知仙血龙隹脾气非常暴躁,尤其是受到攻击时。「师傅,你不能出事,我还要你教我武功」杨追悔这个禽兽也叫道。「嗷」仙血龙鱼双目迸射金光,一尾扫向接近的南海神尼。南海神尼脚步轻盈,鱼尾扫来,她便升高将之避开,并踩住鱼尾,用力一蹬,借力飞向仙血龙鱼头顶。仙血龙鱼为了保护血玲珑,只能固定头部,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南海神尼,仙血龙鱼不断嗷叫着,鱼尾紧跟南海神尼身后「不知所谓」南海神尼确定血玲珑表面已经没有毒皮,便顺手摘取血玲珑,使劲掷向杨追悔,并叫道:「别用手接,直接用嘴巴吞下去」语毕,南海神尼飞向湖边以避开仙血龙鱼攻击,转身看着那枚好像放慢了速度的血玲珑,叫道:「绝对不能用手接」南海神尼紧握五指,一股焦臭之烟飘起。「妈的,那难度多大老子又不是马戏团的丑」杨追悔破口骂道,双眼紧锁,正锁定着那枚好像正燃烧着的血玲珑,只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一只哈巴狗,正要叼住主人扔过来的甜甜圈。略微确定血玲珑坠地方位,杨追悔便叫道:「三娘我需借力」「嗯」武三娘弯腰,双手紧扣一起。「抱歉」杨追悔当即跳起,踩住武三娘掌心,用力一蹬,跳起来骂道:「老子曾经是国足的追捧者,可这帮王鞍每次都让我失望」骂出「操」字,杨追悔嘴巴张得非常大,正有点惊恐地盯着朝自己火速飞来的血玲珑。「唔」闷哼一声,血玲珑准确无误地撞进他嘴巴里,杨追悔人也坠向地面。「砰」重重砸在地上,杨追悔连叫的力气都没有,想从嘴里取出血玲珑,却发觉什么都找不到了,有股黏腻液体正顺着食管流进,辣的好像朝天椒一般,让杨追悔眼泪都溢出来了。「你怎么样了」武三娘也管不了身后的仙血龙鱼,忙跪在杨追悔身边,紧握他的手,生怕他会发生意外。「我我我他妈想操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