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神尼出手-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二十三章 神尼出手

住家野狼2016-9-26 8:10:1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十三章神尼出手近一个时辰,杨追悔终于射了。休息片刻,杨追悔便道:「好想修炼嬃剑赏谴伢帕恕「我可经不起你的折腾」武三娘嗔道。「嗯,我们回去吧。」整理好各自衣物,杨追悔抱着武三娘朝静月湖方向走去。「你不是要打野.战吗」夜武三娘疑惑道。「已经结束了。」杨追悔在武三娘额头使劲一吻。回到屋,南海神尼已经和衣睡下,杨追悔照旧让武三娘和南海神尼睡在一块,便盘腿坐在外面开始调息了,单单的交篝并不能增加多少的修为,需在每次交篝完将从武三娘身上吸取的功力与身体原有的融合在一起才校杨追悔本担心如此交欢,武三娘功力是不是会被自己吸收殆尽,南海神尼则为杨追悔解除疑惑,原来修炼嬃攀讲2皇羌蚣虻サソ宓墓aξ撸窃谟诠aΦ淖越激烈,从女体取得的功力就越多,而女体本身不会有多大损失,只是充当了制造功力容器这个角色而已,最多是被干得筋疲力尽,休息片刻就没事了。当远方第一声鸡响起,杨追悔就睁开了眼,远方雾霭朦胧,有种飘渺之感,更让杨追悔联想到仙女,也许在某朵云朵后有一个仙女正窥探着自己吧正当杨追悔意嬛剩砗蟠唇挪缴「过儿。」南海神尼叫出声。杨追悔却没有回答,他想吓一吓师傅,可能还会得到她的吻喔南海神尼已经整装待发,见杨追悔还在睡觉,她也不打扰了,自语道:「天绝峰一行凶多吉少,若师傅再也回不来,凌霄派重担就落在你肩上了。」语罢,南海神尼腾空而起,好像一名飞向仙界的仙姑。杨追悔睁大眼看着已经消失在眼前的南海神尼,似乎觉得有些蹊跷,「天绝峰五仙」杨追悔吓出一身冷汗,忙跳了起来,冲进屋内,叫道:「三娘,你快醒醒,我有话要问你」武三娘总是睡到日上三竿,因为前夜都是被杨追悔蹂躏得一点气力都没有,听到杨追悔叫喊声,武三娘勉强睁开眼,见他一副惊慌模样,她便问道:「夫君,怎么了」「还记得我十天前和你的五仙齐聚天绝峰争武林第一吗」杨追悔急语道。「嗯,是的。」武三娘揉着眼睛,问道:「那又如何」「师傅她去了」杨追悔激动道。「师傅她去了」武三娘被吓得完全清醒,「不可能的,师傅淡泊名利,对那些什么第一的绝对不会感兴趣,她怎么可能去天绝峰,是不是你听错了」「三娘,你会不会觉得师傅这几天都有点怪,时不时自己如果死了,我就要去南海找凌霄四雏,记得吗」杨追悔激动得握紧武三娘的手,「我虽然不知道师傅年纪多大,但她的气色非常好,并不像是要死的样子,除非有人要她死」「你的意思是五仙要师傅死」武三娘疑惑道。「我不敢断定,但我觉得很有可能。你不是九鹰真经在师傅手里吗当年五仙为争夺九鹰真经,连战七日七夜,最后被一蒙面尼姑所抢,应该就是师傅了,既然在师傅手里,五仙想抢回去也正常,毕竟他们都自居正义代表」杨追悔分析道。武三娘也不是傻瓜,听完杨追悔的分析,她立刻跳下床,道:「我们不能抛弃师傅,一定要助她一臂之力」杨追悔虽有所犹豫,但还是点头了。两人也不做什么收拾,吃了两颗雪梨,召来神雕,双双坐稳便朝天绝峰方向飞去。天绝峰。天绝峰构造奇特,与一般山峰构造恰好相反,上宽下窄。若非高手,很难到达峰顶。此刻,四名各色鲜明的人站在峰顶,正望着东方好像染血的朝阳。「一灯大师,取得真经后,我们该如何处置」鹤颜白发的黄老邪黄老邪问道。「阿弥陀佛,真经引来诸多变端,不可留。」一灯缓声道。「哎,如果南海神尼姑不肯交出真经,你们怎么办」正在挠痒的食仙洪七公嚷道,从腋窝下搔出一团污垢,顺手扔向周伯通周伯通。「喂你还是老样子就不能讲讲卫生吗」周伯通避开道。「且莫见怪,且莫见怪。」洪七公哈哈大笑着,「改天请你吃正宗叫化鸡」想到叫化鸡,周伯通口水当即流出来,忽见朝阳正心似乎有人。定眼一看,见是一白袍尼姑凌飞而来,便叫道:「南海神尼姑终于来了」四人目光都锁定在南海神尼身上。「当年我们几人争夺九鹰真经,却被这死尼姑抢了,追查多年,这才答应现身,我非好好答谢他不可」站在最前方的黄老邪拿出玉笛,已经做好给南海神尼献上落雁重殇曲的准备。「切莫动武,以和为贵。」一灯点拨道。南海神尼缓缓落向地面。轻功用久,她的气息还未完全平静,看着眼前这四个所谓的正派,南海神尼从里拿出经文,笑道:「鼠辈们,此物便是你们追寻多年之物,要想取走,先问过我神尼」「不知天高地厚」黄老邪冷傲一笑,玉笛触唇,刚要吹奏,却被一灯拦下,「出家人以慈悲为怀,黄老邪理应以苍生为重。」「我不像你我没有和人讲道理的习惯,你快讲,讲完我再动手」黄老邪长一甩,已经收起玉笛。「不是五仙都会到吗欧阳锋呢」南海神尼问道。「他半疯半癫,不叫也罢。」黄老邪冷冷道。「呵呵,那你们凭什么要我交出真经,难道你们觉得有资格得到吗」南海神尼完全不畏惧,气势比他们四个大男人都要强得多。「阿弥陀佛,神尼也是修身之人,自当知晓真经威力强大,若落入不法之徒手里,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还是交由我们保存,武林才能安稳。」一灯躬身道。「既然如此,直接由我保存不是更好贫尼游历四海,自认武功修为都在各位之上」南海神尼喝道。「一灯,武斗我受不了她那张嘴」黄老邪叫道。「四个一起上,贫尼不怕」南海神尼叫出声,字字都含着内力,四人听了不免心神都有所动摇。「凌霄你执迷不悟,休怪我们不气了。」一灯单指一弹,数道五彩气弹袭向南海神尼。南海神尼长一甩,气弹纷纷弹开。战曲序幕已经拉开,所谓的强弱已经不重要,最重要是哪方倒下。「潜龙第九式。」洪七公将真气聚集在掌心,身后气翻滚,一头沉睡中的神龙被召出,双手合紧,让丹田真气逼向掌心,暴叫道:「亢龙有悔」吼由真气凝结的神龙,咆哮着冲向南海神尼,沿路卷起丈高尘埃,碎石也被神龙吞噬,正冲向身稳自若的南海神尼。「鹰中练阳,阳中练鹰,鹰鹰阳阳,至鹰至阳,苦修七七四十九日,水龙功方可成」南海神尼单掌一推,一道气自身涌出,乘千军万马之势与神龙胶结一处。轰两股一鹰一阳真气撞击发出爆声,整个山峰都在颤抖着,崖边碎石坠向地面,发出闷沉响声。「还给你」南海神尼再推一掌,一条水龙自天而降,张嘴怪叫着,直奔向还站在一块的四人。「九鹰真经果然名不虚传」洪七公抓住周伯通肩膀,两人跳向右边,黄老邪和一灯则跳向左边,中间已经被水龙撞出一块大坑。「合四人之力」一灯叫道,十指伸出,再次使出刺心神脉。「翔鹰神迹掌」「爆荒拳」「亢龙有悔」四大绝顶高手同时使出看家本领,南海神尼似乎危在旦夕「金刚护体」南海神尼叫着,释放而出的真气在身体周围筑起气墙。气弹和气掌像雨点般落在气墙外,又有一只神龙在啃咬着气墙,南海神尼已经抵挡不住,脸色煞白,娇声一喝,全力释放出真气,将四人真气都化为虚无,自己却因真气匮乏而跪倒在地。喉咙一紧,鲜血呕出,吐在真经上。「我南海神尼自认行得正坐得直,你们这些所谓的江湖义士咄咄逼人,还想取走真经,贫尼就算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南海神尼正欲毁掉真经,身后却传来一声怪剑「天机神猴掌」不知从哪里冒出,好似直毛狮子的欧阳锋欧阳锋一掌击中南海神尼后背。「哇」南海神尼再次喷出鲜血,人软软地倒在地上,伸手想去触摸真经,疯疯癫癫的欧阳锋却抢到手里,狂笑道:「等我练成九鹰真经,我就要你们好看」罢,运起轻功,像只飞鹰般飞向崖底。「经文被欧阳锋取走,看来江湖要更加动乱了」一灯叹息道。「别婆婆妈妈的,追上欧阳锋,抢过来就是了」周伯通声一出,已经跑向悬崖。其余三人也不理会奄奄一息的南海神尼,纷纷跟在周伯通后面。骑着神雕的杨追悔远远看到南海神尼被击倒在地那幕,无比愤怒,却因还没有赶到天绝峰,不能救南海神尼一命。「我要杀了那些王八羔子」杨追悔咆哮着。神雕还没有完全落地,杨追悔便跳向地面,将南海神尼翻转过来,看着已经气若游丝的师傅,杨追悔将她紧紧抱住,浑身颤抖着叫道:「师傅,徒儿一定会替你报仇,你千万不能死我要让你看到我杀光他们的情景」男儿有泪不轻弹,这回杨追悔忍不住了,灼热的泪水自眼角溢出,滴在南海神尼苍白的脸上。「唔」南海神尼无力地睁开眼睛,看着自己这个好徒弟,软声道:「过儿听师傅的话先别找他们报仇先让自己强大起来再二击破知道吗师傅死不足惜但你一定要好好带领凌霄派知道吗」「师傅,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不来这里就没事了,为什么你还要来」杨追悔搂紧南海神尼哭道,在他心里,他并没有把南海神尼当作师傅,而是当作一个心爱的人,甚至幻想有一天能拥有她。「呵呵只要真经在师傅手里他们就不会罢休师傅不想交予他们所以想当着他们的面毁了可惜太晚了看来我高估自己了」南海神尼干咳数声,鲜血再次喷出,洒在杨追悔衣服上。「师傅」杨追悔吼出声,死抱着南海神尼那具渐渐变得冰凉的身体,忽然间脑子一亮,便将她扶好,双掌打在她脊背上,输送真气给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