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话 威胁郭芙-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二十八话 威胁郭芙

住家野狼2016-9-26 8:12:10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十八话威胁郭芙「谢谢杨公子夸奖,若没什么事,奴婢们先退下了喔。」碧莲询问道。「暂时没有了,麻烦你了。」碧莲、碧兰作揖后转身离开,杨追悔则躺在床上休息,襄儿非常淘气地在床上爬着,还老是用手指摸杨追悔的脸,似乎挺喜欢和杨追悔在一块的。襄儿双目清澈透亮,完全没有受到首的污染,杨追悔捏了捏襄儿的脸蛋,嘻笑道:「好襄儿,等你长大了就是我的了,做我最的妃子,我们算一下,你现在还没有一岁,等你十八岁了,就和我成婚洞房。告诉你喔,黄蓉和你的姐姐都将会是我的女人,嘻嘻。」做着白日梦的杨追悔渐渐有世了睡意,却又不想睡觉。盘腿坐着,开始运功,他知道以他目前的内力,完全可以位居武林高手行列,但却少了外功做为辅助,可是典型的沙包,只有挨打不死的份,并没有多少的攻击力,要变成员正的强者,还需到若仙岛一趟才行运功调息还没有一刻钟,被杨追悔冷落聊襄儿便开始哇哇大哭了,杨追悔一个劲地安慰,均不见效,索性把指放在她唇边,她倒是吸得很开心。看着襄儿自己手指的模样,杨追悔嬓ψ诺溃骸赶宥。饶愠ご罅耍憧险庋影锎蟾绺缥蟾绺缇曰岷芸牡摹襄儿哪里知道自己这么就被设定好了未来,还使劲吸着杨追悔的手指,妄想杨追悔手指能流出美味的乳.汁呢。「哇」吸不出乳.汁的襄儿又开始嚎啕大哭了。见她这副模样,杨追悔只好抱着她出门,想找到黄蓉,让黄蓉喂她点奶.水。对将军府不怎么熟悉的杨追悔随便乱走,既然自己住的房间在这里,那么黄蓉住的房间也应该在这附近才对,杨追悔像闻到鱼腥的野猫般在附近乱窜着。转了好一会儿,撞上丫鬟碧莲,碧莲见襄儿哭得这么的凶,心里也很急,当杨追悔问及黄蓉去向时,碧莲便告知黄蓉已经去了军营。「那她怎么办」杨追悔指着还在着他手指的襄儿。碧莲有点为难,道:「只能等夫人回来了。」「那襄儿饿死怎么办你能不能找一位奶娘来替襄儿喂」杨追悔问道,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养成计划夭折了。碧莲忙低下头,道:「对不起,杨公子,夫人以前就有吩咐过,绝对不能让除她之外的女人给襄儿喂,这是夫人吩咐的,奴婢不敢胡来。」见碧莲都快哭出来了,杨追悔也不好为难她,点零头,道:「那你先下去吧,对了,郭大姐住哪儿,也许我可以去找她帮忙。」「左边二楼门外挂着灯笼那间便是。郭大姐应该在午休,杨公子,那奴婢先告退了。」碧莲作揖后忙退下,生怕又受杨公子刁难,其实那也不算是刁难,只是一看到杨追悔,碧莲便想起那条可怕之物「生活应该自己去寻找乐趣的。」杨追悔嘀咕了声朝郭芙房间走去,还要将手指放在襄儿嘴边。既然黄蓉去了军营,又不能让襄儿饿着,杨追悔只好将取奶者定位为郭芙了,反正郭芙是黄蓉生的,让她喂应该可以吧只是不知道郭芙那飞机场到底能不能挤出奶走上二楼,杨追悔很郑重地敲了敲郭芙房门。不消片刻,便听到郭芙起床的声音。「谁呀人家正在睡觉。」郭芙慵懒的声音传出来,让杨追悔马上联想到此刻郭芙衣衫不整,等待着杨追悔去干的艳景。站在门口的杨追悔并没有回答,像一座雕像般站在那里。只穿着淡蓝色肚兜和白色亵裤的郭芙似乎有点生气,连问了几声都没有人回答,倒是听到了婴儿的哭声。「襄儿」郭芙吓到了,忙披上外衣,连腰带也不及系,裹紧娇躯,盈步而去,拉门,第一眼倒不是看到杨追悔怀里的妹妹襄儿,而是看到杨追悔那张有点邪恶的脸。「杨过」郭芙惊叫着,捂着外衣的手都差点松开,但若松开了,春.光将会让杨追悔像只野兽般扑过去无论您在哪个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站,支持正版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很惊讶吗我还以为我长得和欧阳锋一个摸样。难道你以为之前袭击你,摸你胸的是欧阳锋吗啧啧,还欺骗,难道就不能出你砍了我的手臂的事实吗」杨追悔冷冷道,故意缩起手臂,乍看之下,给人一种手臂被砍断的错觉。眼看襄儿哇哇大哭着,郭芙叫道:「把襄儿还给我你要报仇就找我」「呵呵。」杨追悔继续维持着冷峻笑容,瞄着郭芙那未掩住的玉颈,既白晢又嫩滑,似乎可以看到血管,两条锁骨勾勒出优美弧线,看来郭芙脂肪不多不少,算是保养得非常好的类型。「还给我」郭芙又叫出声,却不敢太靠近杨追悔,假扮杨过又被羞辱一事还在她脑海里回荡着,着实吓人,若郭芙已嫁人,也许还不会如茨害怕,可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一个娇气得不愿意让任何人触碰娇.躯的黄花大闺女「襄儿又不是你的,为什么要给你,你还加了还字,那我是不是也能一句。」杨追悔眼睛睁大,大步跨进房内,郭芙被吓得连退数步,连大气都不敢出,看到郭芙这副惊慌失措模样,杨追悔更加得意,叫道:「把手臂还给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向你道歉还不成吗」郭芙哽咽着,双眼凝泪。杨追悔又往前走了几步,顺势把门踢上,房中光线暗下来,郭芙更加的害怕了,似乎觉得自己被杨追悔关在了牢里,一只只臆想中的耗子正在自己脚边乱窜着,使得郭芙都狐疑地看着自己脚边。「如果我干了你,干完后向你道歉,你觉得成吗如果你觉得成,我一点意见都没樱」「根本不是一回事」郭芙气得直跺脚,看着杨追悔的眼睛,似乎从里面读到了亵渎二字,这让郭芙更加的不安。爹娘都去军营,家里那些家丁和护卫根本不是杨过的对手,自己这次似乎是羊入虎口了,郭芙只希望杨过能念及爹娘的照顾之恩,放她一马。「好吧,既然你不是一回事,那就不是一回事吧现在我不谈手臂断聊事,我们来谈谈我怀里的襄儿,实话,襄儿真的很可爱,我好想把她带到古墓,如果襄儿由我和师姐龙女一起抚养,她绝对会变成人中之,不知你的想法如何」「我绝不允许你带走襄儿」郭芙后退数步,拿起床边佩剑,也不管身体会不会被杨追悔看到,直接拔出佩剑。剑身寒光闪闪,正映着郭芙气得发的脸蛋。左手拿鞘,右手执剑,未系住的丝裳刹时分开。「如果你敢乱来,那我不知道是襄儿先流血,还是我先流血。」杨追悔冷笑着,看着气得唇显白的郭芙,淡淡道:「我刚刚不是了吗我不是来向你讨债的,我此刻怀着一颗关切襄儿之心,是想向你问个明白,为什么不允许其他女人给襄儿喂呢难谍不知谍自己是不可能一直陪伴着哺乳期的襄儿吗」「不能就是不能」郭芙哼道。「凡事都有个理由,这更应该有理由的。吧如果你不,我就直接带襄儿回古墓了。」杨追悔作势往门外走去。「不要带走襄儿我告诉你因为我娘想让襄儿修炼穴玄鹰真气诀」「穴玄鹰真气诀」听到似乎有点玄幻的字眼,杨追悔饶有兴致地转过身,眯眼笑着,问道:「何谓穴玄鹰真气诀」「就是就是」郭芙忙改语气,叫道:「那是我们女儿家修炼的,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快把襄儿还给我」杨追悔鄙夷地盯着郭芙,道:「你算是天生丽质,不需要什么化妆品修饰,可惜我非常的不喜欢你那刁蛮性格,是不是全世界的人都要服从你,你才会觉得世界开始对你公平了就像我,我不想服从你,你就千方百计刁难我,还砍了我的手臂。啧啧,看来我不好好调.教调.教你,你永远都学不会谦卑」郭芙见杨追悔双眼迸射出嬘饷3降男目技铀偬牛嫦胍唤4檀┭钭坊诘男脑啵孕剐耐分蓿杨追悔嘴角上翘,显得非常得意,道:「襄儿从刚刚开始就在哭,你能想办法不让她哭吗呃,最好办法应该是给她喂,既然不在这里,就由你来喂吧。」郭芙气得双颊绯,剑都在颤抖着,叫道:「你爹是卖国贼,你是娴鳎∥夜骄退闶撬溃膊换嵯蚰愕屯罚「不,不会,你绝对不会死的,而她」杨追悔单手举起正哇哇大哭着的襄儿,「她会砰的一声砸在地上,脑子裂开,脑浆流出来,而最终会责怪你,再将你赶出这个家,以后你永远都回不来,去路边当乞丐,也许还可以加入丐帮吧,那时候你也许可以凭借那么一点点的美貌,迷倒一些老乞丐。你嫁给他,以后他讨到馒头,都会分一半给你,啧啧,这生活似乎很美妙。」「混蛋混蛋混蛋」郭芙扯开嗓子喊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