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话 与黄蓉团聚-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三十九话 与黄蓉团聚

住家野狼2016-9-26 8:16:5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九话与黄蓉团聚「月,施乐」黄蓉打量着她们,道:「看两位步伐轻盈如燕,内功深厚,不知何门何派黄蓉改天定当备上薄礼上门拜谢。」月和施乐都有点疑惑。杨追悔忙解释道:「郭伯母,她们无门无派,一直住在林子里,时常和野兽打交道,所以锻练得身轻如燕也是正常的。」其实杨追悔还不知道,当自己与她们姓交的同时,她们内功也会慢慢增加,这就是双修的绝妙效果见黄蓉有点不相信,杨追悔忙问道:「郭伯母,能不能腾一间屋子给她们住,她们会在这里待上一阵子。」「当然。」黄蓉喊住碧莲,放让她带着月、施乐去她们的房间,自己则喊住杨追悔,不让他跟上去。见月、施乐走远了,黄蓉问道:「过儿,告诉伯母你这几日遭遇,你好让伯母担心,伯母都寝食难安了。」「谢谢郭伯母记挂,过儿落崖后被水冲向下游,不久后晕厌了,醒来时已经躺在她们住处,我也没办法很详细地明。」杨追悔敷衍道。「过儿,那这两位姑娘的背景,你都搞清楚了吗」黄蓉又问道。杨追悔恍然大悟,原来黄蓉只是想确定她们的危险指数,笑了笑,答道:「伯母放心,她们绝对不会有危险,过儿用这颗脑袋保证」「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这几日蒙古鞑靼压境,蒙古人乔装混进城里的事已经真见不鲜,有不少人受到伤害了,将军府又是政要之地,伯母只得严格把关了,你应该挺累的了,快点回房间好好休息,我要让人告诉平哥哥你还活着的好消息。」「伯母,过儿斗胆问一句,如今九鹰真经已经被我毁掉,那武林应该不会有什么浩劫了吧武林盟主一位」杨追悔又觉得自己话太直接了,刚想改口,黄蓉却开口道:「过儿,你已经很努力去做了,但真经还在欧阳锋手里,你撕碎的那本根本一个字也没樱」杨追悔如遭五雷轰顶,整个人呆立在那里,许久才恢复了意识,忙问道:「那真经现在在哪里」「大前天欧阳锋已经带着真经到了西江一带,昨天好像到了琼州附近,估计为了寻个僻静之地修炼真经吧,若让其修炼得道,估计江湖永无宁日,到时就算集合武林所有人联手也不可能战胜欧阳锋」「那我所做的努力岂不是一点意义都没樱」杨追悔叹道,真觉得老天是在拿他开玩笑,好端赌干嘛得罪欧阳锋。现在倒好,以后被他撞上,自己肯定会被他剥皮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欧阳锋,毁掉真经,否则欧阳锋将会成为自己统治武林,进军朝廷的绊脚石。又听黄蓉欧阳锋出现在海南岛的琼州,离南海神尼所指的若仙岛应该挺近的。毁掉真经,顺便前往若仙岛修炼武功以及调戏凌霄四雏,这种一箭双鹏的事杨追悔当然干了,杨追悔装出一脸的大无畏,坚定道:「伯母,不如我明日启程到琼州,夺回真经,你看怎么样」「过儿已经九死一生一次,伯母怎么能让你再犯险这事改日再吧。」黄蓉语重心长道。「杨大哥」清脆响声袭进杨追悔耳中,扭头一看,绿裳少女公孙绿萼像匹脱缰野马般奔向杨追悔。杨追悔还没搞清楚公孙绿萼怎么还活着,她便已经扑进他怀里,像少女抱着芭比娃娃般,眼眯成缝,酥.乳压在杨追悔胸前,一股花自她绿裳飘出,让杨追悔都差点打喷嚏了。「杨大哥,我以为你死了」公孙绿萼呜咽道。黄蓉见公孙绿萼神情有点怪异,还不顾男女之别,大庭广众下抱着杨追悔,心生疑惑,难道追悔这孩子和公孙绿萼在一块了已为人.妻的黄蓉不想管那么多,道:「你们聊聊,我先回房休息了。」「伯母慢走。」杨追悔忙抓着公孙绿萼肩膀,声道:「被别人看到,你的名声就泡汤了」「人家太开心了。」公孙绿萼擦干眼角泪水,似乎有点恋上躲在杨追悔怀里的感觉。「这里人来人往的,到我房间去。」也不管公孙绿萼反对与不,杨追悔已经走在前面,公孙绿萼忙跟上去。走进房间,杨追悔将窗户都放下,便让公孙绿萼锁好门,坐在床边,示意公孙绿萼走过来。关得如此紧密,杨追悔又坐在床边,再结合鬼窟发生的一幕幕,公孙绿萼似乎觉得杨追悔要对她做什么色.色的事。心跳顿时加快,不想走过去,却又抵挡不了杨追悔那双炙热眼睛,盈步上前,坐在床边,公孙绿萼低着头,好像在期待什么来临一般。此刻杨追悔压根没有打公孙绿萼的主意,或者不合时宜,理了理有点纷乱思绪,杨追悔问道:「绿萼妹妹,你是怎么脱险的」「一只大鸟救了我。」「大鸟,傻鸟,喔,喔,明白了。那关于我在洞里发生的一切,你有没有和外人」杨追悔又问道。「绿萼觉得那种事若传出去,对杨大哥的名誉有影响,杨大哥又是一个可能做武林盟主的人,这种事绝对不能被别人知道的。我回来时,郭伯母有问过我,我只是我掉进水里,醒来就在岸边了,后来花了好几天才赶回独石城,细节她也没问,那时我将希望都寄托在大鸟身上,多么希望你也会被水冲出来再被它抓着啊杨大哥,你应该也是被那只大鸟救的吧」「嗯,是的,那么就是除了你我,还有月、施乐外,绝对没有人知道我落崖后发生的事了吧」有点担忧的杨追悔继续问道。「杨大哥你放心,绿萼脑子不笨,知道为杨大哥的以后着想。」「那我就放心了。」杨追悔心里大石总算放下。精神一直紧绷着,这会儿事情差不多理清,杨追悔也有点困意了,打了个呵欠,问道:「绿萼,你什么时候回绝情谷」「杨大哥不想让绿萼待在你身边了吗」公孙绿萼吃惊道。杨追悔知道恋爱的女人是最敏.感的,忙解释道:「绿萼妹妹,你想到哪里了,杨大哥当然希望你能永远陪着我了。只是知道你爹脾气不好,如果你在外面待久了,也许他会派人来找你的,到时多难堪」公孙绿萼松口气,道:「杨大哥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叫师兄们带话回去,我还要留在独石城一段日子,我爹拿我没办法的,又知道我住在将军府,不会叫人来找我的,杨大哥你放心吧。」「嗯,那样最好了,杨大哥现在想休息,你是想看着杨大哥的睡姿,还是也回房间休息」「我要回自己房间,才不喜欢看你睡觉呢」公孙绿萼脸蛋羞,起身就走。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杨追悔忙拉住公孙绿萼的手。公孙绿萼像被电击了一般,喘息着,身体热度又上升了,不敢回头,也不想挣脱,思绪已经处于混乱状态,她很害怕杨追悔要和她做色.色的事,那种只有成亲了才可以做的事。「你会不会觉得你少了什么」杨追悔问道。「不不知道」公孙绿萼开始结巴了。「你转过来,杨大哥要给你一个惊喜。」杨追悔已经从兜里拿出本属于公孙绿萼的头巾。公孙绿萼缓缓转过身,眼睛却一直闭着,生怕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杨追悔站起身,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脑袋的公孙绿萼,那羞答答模样特别惹人怜爱,杨追悔勾住公孙绿萼下巴,五指缓缓抚摸着她那光滑如玉的脸蛋,都觉得自己的手会玷污这圣洁的脸蛋。抚摸片刻,杨追悔拥着公孙绿萼,而公孙绿萼脸埋在杨追悔胸前,鼻息变重。杨追悔本想替公孙绿萼绑好头巾,发觉这头巾一般是梳妆时才能绑,而且是紧跟着盘发,他只好拔掉公孙绿萼翡翠发簪,接住正要松开的长发,配合着盘发将头巾绑好后插回翡翠发簪,又整理了一番,感觉和第一次看到她差不多后,杨追悔道:「绿萼妹妹,弄好了,你照一下镜子。」公孙绿萼还不知道杨追悔所指,目光游移不定,全身都在杨追悔爱怜目光注视下开始发软,为避免自己丑态被杨追悔看到,公孙绿萼忙走到镜子前,当她看到自己超级喜欢的绿色头巾再次出现时,她高忻大跳起来,两三步跳到杨追悔面前,也不害羞,直接给了杨追悔一个吻,赞美道:「杨大哥,你实在太棒了我以为它被水冲走了这是我十八岁生日时,我爹买给我的,我非常的爱惜」「呵呵,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开心。好了,你回去休息吧,我们晚点再好好聊一聊。」杨追悔刮了下公孙绿萼的鼻子。「嗯,思,那我先回去了。」公孙绿萼像个欢乐的绿精灵般跑出房间,关门那一刻,公孙绿萼回头看着杨追悔,软声道:「杨大哥,你是个好人」语罢,公孙绿萼关门离去。「我是好人」杨追悔有点鄙夷地望着房门,似乎觉得自从来到这世界后,自己越来越不像好人了,只是人长得纯洁零罢了,难道单凭这张纯洁的脸,公孙绿萼就断定他其实是个好人了有点无语的杨追悔干脆卧床休息了。睡了一个时辰,杨追悔就起床去找施乐月,问了两个丫鬟才知谍们住在哪里,知道将军府其实不适合她们居住,杨追悔已经打算将她们转移走。敲门,得到施乐允许后,杨追悔推门进去。视线之内均未看到施乐和月身影,听到屏风后面有声音,杨追悔忙走进去,只见施乐和月泡在木桶里,一人靠在木桶一边,正望着他。「洗澡吗」杨追悔问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