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话 调侃郭芙-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五十二话 调侃郭芙

住家野狼2016-9-26 8:22:27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二话调侃郭芙「采花魔?」郭芙鄙夷地看着杨追悔,讽刺道:「你是要去抓你的兄弟吗?你这采——花——贼——」「我哪里长得像采花贼了?」杨追悔反问道。「你还好意思,我早上去叫她们,开门的却是你,你还敢你不是采花贼?」「有吗?我早上一睡醒就去叫你们了,哪有去过她们房间?」杨追悔装出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样,并问道:「施乐,我早上有进过你们房间吗?」「没有啊,早上你不是站在六门外吗?还男女有别,不敢进来呢。」施乐浅浅一笑。「芙儿,叶姨都杨公子不是那种人了,应该是你看错了。」武三娘语重心长道:「也许是你自己太想杨公子了,所以不希望看到他和别的姑娘在一块吧。」「哪有!」郭芙哼道:「就算我看上鸡鸭猪狗,我都不可能看上杨追侮这超级大色魔!」「不一定噢。」杨追悔扬起眉毛,盯着面耳赤的郭芙,继续道:「你的未来郎君也许就是我噢。」「不可能!」郭芙叫道,她的大姐脾气因杨追悔的刺激而发挥得淋漓尽致。「那我们打赌,如果你以后嫁的人是我,你就要……」杨追悔眼珠子贼溜溜地转着,拍手道:「你就要替我洗一个月的脚!」「如果不是,你就要替我抬一个月的轿子!」「没问题。」杨追悔嬉笑道:「如果你要让我赌输,你最好现在出去找个人嫁了,否则你绝对要替我洗脚的。」「我才不会那么随便,我跟你,这赌你绝对输,你就等着替我抬轿子吧,到时候早上天一亮,我就要上轿,你就抬着我在集市走上一天,我三餐都在轿子里解决,你都要抬着!」郭芙得意道。「如果你输了,我就天天赤脚去踩,熏死你!」杨追悔也不示弱。「你这是在做梦!」「那就看是谁在做梦吧。」见她们都吃得差不多了,杨追悔继续道:「就这么定了,接下来我和你们一下采花魔的事。」看了郭芙一眼,杨追悔特意提醒道:「芙儿妹妹,你可别插嘴。」「谁爱!」「咳咳,不和你拌嘴了,我正经的,刚刚我已经了我得在京师停留两天,也就是后天我们才能启程南下,所以这两天你们就尽量待在栈,别到处乱跑,特别是晚上,知道吗?那个采花魔非常变态,他会把和你们年龄差不多的女孩撕开,肠子都掏了出来,非常的恐怖……」郭芙还想吃下那根油条,被杨追悔这么一吓,又不敢吃了,只得喝零莲子粥,只够填肚子,并无饱意。「有意义吗?」施乐打了个呵欠,「他采他的花,你赶你的路,各不相干嘛。」「你就不能多一点同情心吗?」杨追悔哼出声。「姐姐,杨公子得对,我们应该多点同情心的。」月帮腔道。「吃鱼也是杀生,杀人也是杀生,那你还要不要吃鱼?」施乐反问道。「要。」月声道。用膳完,和车夫解释了一遍停滞原因,杨追悔便带着四女到街上逛。都京师的夜生活最丰富,白天有点死气沉沉,杨追悔倒没有这种感觉,比起独石城,京师繁华多了。这也难怪,一旦打起仗,必须先攻陷独石城才能攻进京师,独石城可谓军事要塞,如果失守,估计京师也要倒霉了。历史上,俺达汗率领的鞑靼骑兵确实有攻到京师,至于是嘉靖几年发生的事,杨追悔倒是记不得了,但有一点杨追悔可以确定,这事至少还没有发生!想到心爱的美妇黄蓉陪同郭靖镇守独石城,杨追悔心里又多了几分担忧,生怕她会遭遇危险,而杨追悔还不知道辛爱已经对独石城发动邻一波攻击,最终因后备力量不足而撒退,却没有撒回蒙古,依旧扎营龙啸关,还可能发动第二波攻击。「公子止步。」一手持白幡的算命先生忽然开口道。杨追悔瞟眼白幡,上书「天机子」三个大字,边角还有一行字,细眼一看,活像乱码,根本看不懂。见算命先生一大把年纪,又驼背,还不住地咳嗽着,杨追悔非常的气,问道:「老先生,有何贵干?」「老夫天机子,专门替人相命。」天机子眼珠一直往上滚,让人只能看到眼白,好像得了羊痫风一般。「那你是要替我相命了?呵呵。」此行无聊,杨追悔就和天机子聊了起来。「去那边看看。」郭芙拉着武三娘的手往卖胭脂水粉的店跑去,还叫上了月和施乐。「这边请。」天机子将白幡搁在一边,引着杨追悔走到一边,问道:「公子面色极差,恐犯煞星,簇又是龙穴,九龙太岁之所,戾气极重,公子应速速离开簇才是,切不可多加逗留,唯恐血光之灾。」杨追悔是无信仰者,却也对这些东西有些忌讳,就问道:「京师本来就是龙穴之地,我只想来沾沾龙穴的褔气,又有什么血光之灾可言?」「常言道,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水流湿,火就燥:云从龙,风从虎,公子命格至阳,非顺从之辈,抗水火,撞龙虎,对公子都十分不利,听老夫一句,离开京师这是非之地吧。」天机子叹息道。「如果我给你银子,你是不是会替我化了这血光之灾?」杨追悔问道,到了这地步,杨追悔还以为天机子只是一江湖术士,为鹂诙窒湃耍缓笥质咕?参浚詈竽米乓幼呷酥病?「公子,把手伸出来。」天机子把住杨追悔脉搏,又问其生辰八字,显得更加忧心,道:「公子应速速离开簇,以免后悔莫及啊。」「你还是想办法替我化解吧。」杨追悔装出一副悲伤神情。「飞龙在天,大人造也。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天机子掐指一算,又道:「公子若能遇上龙脉之女,也许可化解血灾。」「嘉靖他女儿吗?」杨追悔忙问道。「万人之上的皇帝并不一定就是真龙,看你运气吧!老夫告辞,京师最近血腥不断,我这修道之人也不敢多加逗留了。」天机子拿过白幡,拂而去,留杨追悔在那里回想着天机子那几句很难嚼懂的文言文。「麻烦让让。」一推车的忙喊道,杨追悔只得让到一边去。正寻找她们四个的身影,杨追悔便看到她们正从胭脂铺走出来,郭芙和施乐手里各拿着一盒胭脂,武三娘和月倒是什么都没有拿。「店主夸我们肤色光滑洁白,不需要用水粉,只要桃色的胭脂和清淡一点的粉就可以了。」郭芙得意道。「难道你长得很难看,你成婚时,人会当着面你难看吗?保证是一味的夸赞你,你貌若天仙啦,赛西施又赛貂蝉的啦。」杨追悔马上就泼郭芙一桶冷水。「在独石城没有一个人敢本姐不漂亮的!」郭芙气哼哼道。「谁敢在老虎头上放屁啊?」杨追悔笑出声。「哼!」斗不过杨追悔的郭芙将胭脂藏好,气呼呼地推开杨追悔往前走。「杨公子,芙儿姑娘是同路的,不用如此斗气吧?」身轻如燕的武三娘声道。「习惯和她斗嘴了。」杨追悔耸了耸肩膀,继续道:「三娘,你这两天一直称呼我为公子,我真有点不适应。」「妾身明白,可必须如此,等没有外人,我还是会叫你相公的。」武三娘瞳孔荡漾着碧波。「相公,相公,相公。」施乐倒是觉得很开心,一脸贼溜溜的笑容。「走吧,京师这么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逛完。」杨追悔伸了个懒腰,忙加快了步伐。京师人口密集,郭芙又如此骄横,杨追悔还真有点担心她会走失,如果遇上采花魔,那绝对完蛋了,想起昨晚看到的那具果尸,杨追悔又有点想吐了。逛了一个早上,他们五个似乎都在走路,吃零肉串,看了一台歌功颂德的皮影戏,又为三位美娇娘置了一套贴身衣物。杨追悔还想买一套给郭芙,郭芙怎么都不领情,还口口声声自己包袱里随便抽一件衣服出来都比京师的要好上一万倍,如果这话被嘉靖后宫三千佳丽听到,肯定把郭芙扒皮!回到栈,已是晌午。让老板娘准备了几样特色菜后,五人就先到武三娘的屋里休息。「喂,起来!这是我睡觉的地方!」郭芙见杨追悔像软泥一样仰躺在床上,想把他踹下床。杨追悔依旧躺在那儿,目光盯着郭芙那对很挺却不的玉兔轮廓,邪恶之棒慢慢翘起来,郭芙却没有注意到。「你到底肯不肯起来啊!」郭芙叫道,又知道自己搬不动杨追悔,更不可能以武功逼他就范,只好在那儿干站着。「我的大姐,我起来,那你要干什么?」杨追悔嬉笑道。「当然是……」对于自己的目的,郭芙倒是有点迷茫了,瞪了杨追悔一眼,道:「当然是坐着了!」杨追悔挪动了下屁股,让出一点空问,道:「你就算长有三个屁.股,这都够你坐的了。」「但我就是不喜欢看见你躺在我床上,这对我的床是一种侮辱!」杨追悔支起了身子,拨了下有点乱的发丝,装出一脸的鹰沉,低声道:「我现在想吸女乃了。」郭芙脸「刷」的一下就了,忙跑到武三娘身边,搂着她的胳膊,对着杨追悔直翻白眼。若不是被施了迷药,她绝不可能跟杨追悔同行南下。饭菜陆陆续续的端上来,他们开始用膳了。午饭后,各自回各自的屋里休息,杨追悔怕栈的人三的,大白天也就没有到人鱼姐妹屋里疯狂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