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话 抱我!蹂躏我!-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五十六话 抱我!蹂躏我!

住家野狼2016-9-26 8:24:8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六话抱我蹂躏我「我好像没有武器,原本以前有一把,现在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那是把好剑,现在一般的我都看不上眼了,比如你那把。」杨追悔嬉笑道。「哼」夏少枫冷哼了声,道:「你到二楼巡逻吧。」想到如猪般的大姐,杨追悔打了个寒颤,道:「我还是在一楼巡逻吧」「你太晚来了,区位早已分配好,你轻松点,就负责二楼,若发现一楼有异常情况,记得声。好了,我继续巡视了。」完,夏少枫提剑离开。「喂,这」杨追悔无奈由了,不禁觉得自己到底是来帮忙的,还是被当作奴隶使唤的。夏少枫停住脚步,回头道:「大姐在休息,绝对不能打扰她,更不可进入她的房间,知道吗」「你给我十个虎胆,我也绝对绝对不可能进去」杨追悔强调道。「像你这种把女缺作东西的男人,谁会相信你的话」冷哼了声,夏少枫已经走开。夏少枫那话又让杨追悔想起下午他喝醉酒时那娘们样,又打了个寒颤,嘀咕道:「希望他不是同性恋,否则我就要离他远一点了。」走上二楼,杨追悔懒得靠近大姐的阁楼,就趴在护栏处望着今晚特别明亮的皓月,似乎看到了月饼,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想起白天天机子过的一番话,杨追悔倒是槭既险嫠伎剂恕>┦k橇ㄖ兀馕蘅珊穹牵晌裁此尉富实鄄皇钦媪兀空饧蛑本褪桥训车难月勐铮训捞旎邮窍肴米约罕涑膳训巢怀桑垦钭坊谒溆写蛩阃品尉傅耐持危疵挥邢牍尤肫渌撑桑投览看笕ǎ「飞龙在天,大人造也。」杨追悔念叨着。「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一道清脆悦耳声音传入杨追悔耳中,「看来公子也是熟读易经之人,呵呵。」杨追悔扭过头,口水差点流出来了,只见一妙龄少女盈步而来,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清丽的脸蛋上显出稚嫩的青涩,似误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般,令杨追悔遽然失了魂魄,但最另人难忘的却是那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青丝翩垂纤细腰间,头绾风流别致飞云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紫水晶缺月木兰簪,身着淡紫色对襟连衣裙,绣着连珠团花锦纹,内罩玉色烟萝银丝轻纱衫,衬着月白微粉色睡莲短腰襦,腰间用一条集萃山淡蓝软纱轻轻挽住。「公子是」妙龄少女问道。杨追悔回过神,完全被这仙子般的淑女迷倒了,他干咽了口口水,正经道:「杨过,前来巡视,希望能擒下采花魔」「呵呵,看来是夏护卫的朋友了,呵呵,我是府邸大」「大姐的丫鬟吧。」杨追悔马上下了结论。「何以见得」她已经走至杨追悔身前,纤细玉指搁在木护栏处,正学着他的模样望着当空皓月,星眸显得分外明澈。杨追悔皱着眉,偷偷瞄了眼全身裹得密不透风的少女,侧面娇美,朱唇微翘,一看就是个随和的人,想到这等竟然在服侍长得跟猪差不多的大姐,杨追悔叹气道:「你这么的美,去服侍长得那样子的千金大姐,应该很难受吧」「什么」少女疑惑了,她其实就是徐阶的女儿徐悦晴,杨追悔却她是丫鬟,她不觉得奇怪才怪呢这也只能怪杨追悔戳窗看到她戴猪皮面具了。「难道要我讲得很白吗」杨追悔问道。「公子请讲,女子不明白。」「就是」杨追悔扫了眼依旧未熄灯的悦晴阁,道:「就是你们家的大姐啊,长得多可怕,我真不知谍是吃什么长大的,竟然能长得跟猪差不多,你服侍她,你难道就不怕她嫌你貌美,而把你毁容吗」徐悦晴掩口而笑,微微颤抖,裹得这么严密,还能抖得起来,看来她的咪.咪也不啊笑了片刻,徐悦晴语道:「我家姐虽长得不堪入目,但心地善良,你与我家姐多加接触就知晓了。」「我没那褔气。」杨追悔摇了摇头,道:「就算心地再善良,也弥补不了她的缺陷。」「公子如此注重饶外表吗」徐悦晴问道,明眸一直在杨追悔身上扫视着,见这男人年纪轻轻,气宇昂,又如此好亲近,心里便拿他和严世潘做比较,每方面都把那肥头大耳的严世潘比下去了。「我并不是那么的注重,只是人若长得太离谱,就算心肠和观音一样也没用的啊。我觉得你家姐以后最好是找一个瞎子嫁了,只要是眼睛能看到的,却又愿意娶你家姐,估计都是冲着徐大人家产来的吧。」「我家确实家财万贯,公子生得如此俊俏,估计我家姐会喜欢的,要不我替你引见,也许你会成徐家的乘龙快婿呢」到此,徐悦晴忍不住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谢谢你的好意,我无福消受。」杨追悔摸了摸肚子,真的有点饿了,又不好意思开口,只好继续饿着,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做丫鬟,以你的美貌,估计去哪里都不愁吃不愁穿的。」「因为姐对我很好,所以我愿意陪伴她一辈子。」「真可惜了。」「可惜什么」杨追悔摇了摇头,道:「跟你不清楚。」「对牛弹琴吗」徐悦晴问道,梨涡浮现,煞是可爱,那笑容犹如刚刚开始成熟的青苹果般的青涩。「绝对不是」杨追悔拍了拍,道:「我只是觉得你在这儿太费了。」「那女子应该去哪儿」徐悦晴继续追问道。「哪儿」杨追悔很想跟着自己混,又觉得这实在是太唐突了,扫了纱衣美女一眼,杨追悔色.心大起,看来修练嬃攀降贾碌淖罨竞蠊褪强吹矫琅碳Π。「嗯,哪儿呢」徐悦晴似乎喜欢跟杨追悔闲聊,一想到杨追悔误认为自己长得跟猪一样,徐悦晴一点都不生气,倒是觉得很好玩。杨追悔偷偷瞄了眼这等,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停顿片刻,还未开口,他的肚子又开始打鼓了。徐悦晴掩口而笑,道:「姐房中有些甜点,搁着也费,公子进去吃点吧。漫漫长夜,公子身子会吃不消的。」「不用了。」杨追悔怕一看到长得跟猪一样的千金大姐,就会没了食欲。「那我进去拿点给公子吃吧。」「好啊」杨追悔猛地点头,险些脖子抽筋。「公子稍等,我这就去取。」徐悦晴很有礼貌地屈膝,尔后走进悦晴阁。片刻后,徐悦晴从屋里走出,两手空荡荡的,朝杨追悔招手,示意他走过来。碍于肚子饿,杨追悔只得走过去。「我家姐想请公子到屋内做,不知公子可否赏脸」「免了吧。」杨追悔摇了摇头。「没事的,我家姐也有考虑到公子的感受,所以会以帘子隔着。」「那好吧。」「请。」徐悦晴马上让在一边,让杨追悔走进去,随后将门关上。这悦晴阁布置极为朴素,彩贝镶嵌梳妆台,上边搁有木质梳篦、粉盒以及一些杨追悔从未见过的饰物。右边窗下放着一张蒙着白纱的古琴,旁边还有一张雪梨木书桌,堆着几本书籍,一本还摊开着,毛笔心翼翼地搁在上面。环视一圈,墙上挂着数幅临摹名画,可以看出闺房主人应该是一个知书达理、熟知琴棋书画之女。杨追悔最后将目光落在昏幔帐处,隐约可见一女子坐在床边,徐悦晴则站在幔帐前,道:「这位是我家大姐,这位是我刚刚向姐介绍过的公子。」知道那长得跟猪差不多的大姐就坐在床上,杨追悔顿时觉得她真不该住在这里,简直是对这屋子的侮辱,想到她的手在琴上弹奏着,又拿笔书写,杨追悔胆子都快被吓出来了。「公子好呀。」幔帐内传来沙哑声音,还带着傻傻的笑声。「好。」杨追悔已经不知道该什么了。「甜点在桌上,不用气。」「我这人平时不气的,可这次」由于肚子饿,杨追悔只得拿起一块松花糕,有点狐疑地闻了闻,张嘴想吃,幔帐内的「大姐」却开口道:「上面几块我有拿过,公子吃下面点的吧。」杨追悔忙松开手,松花糕跌在桌上,已经散开,他忙陪笑,快速拿开上面几块,从最下面挑选了几块开始吃,松花糕味典好,可幔帐内有那肉食性恐龙在,杨追悔真的没有什么胄口,又怕饿得斗不过采花魔。「公子,好吃吗」大姐问道。「挺好吃的。」「嗯,那就好,我还怕公子适应不了呢,呵呵,忘记和公子,这松花糕都是我亲手做的,若合公子口味,明儿我再做点。」「亲手」杨追悔只觉胃海翻腾,又吐不出来,忙放下手中半块松花糕,道:「我先告辞了。」「公子,其实有句话我想,你愿意听吗」「你吧,完我就去巡视了。」杨追悔忙道。「其实其实其实我」她猛地掀开幔帐,露出猪脑袋,性饥渴般冲向杨追悔,叫道:「其实我已经爱上你了,抱我吧亲我吧蹂.躏我吧我的衣服为你敞开我的身体是属于你的」「啊」杨追悔好像看到了一只雌性猪八戒朝自己跑来,双腿都发软了,她快接近时,杨追悔抡起拳头就砸在她脸上,转身落荒而逃。「曲,你怎么样了」徐悦晴忙扶起丫鬟曲,将套在她头上的猪皮面具摘下来。曲摸着脸蛋,吐气道:「幸好这猪皮面具弹性好,要不就出事了,那公子下手真够狠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