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话 白虎-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六十话 白虎

住家野狼2016-9-26 8:25:50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话白虎杨追悔伸了个懒腰,嘀咕道:「终于洗完了。」走上岸,杨追悔就站在夏瑶旁边,问道:「我没带毛巾,你的能借我一下吗」夏瑶只希望杨追悔能快点穿众上衣服,就解开包袱,从中拿出毛巾,头也不回地递给杨追悔。接过毛巾,杨追悔开始擦拭着身体,并观察着夏瑶,见她神色慌张,汗湿腮,杨追悔就想笑。慢悠悠地擦拭着,问道:「翘嘴巴,你就没有喜欢的姑娘吗」「没樱」夏瑶生硬道。「你也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要不就让徐家大姐嫁给你吧。」「高攀不起。」夏瑶眼角余光落在杨追悔身上,又忙移开目光,脸都有点了,看来她真不该来洗澡的,还碰上杨追悔这种超级大无赖偶像,传中的偶像竟然如此龌龊「怎么会高攀不起,绝对攀得起,好歹你也是徐大饶贴身护卫,在京师多么有名望啊,再了,徐家大姐长得」杨追悔抚了抚胸口,又想起那长得跟猪差不多的大姐想要轻薄自己的情景,身子就起疙瘩。「有件事忘记告诉你了,尚书大人已经将大姐遇害的消息传了出去,而你知谍还活着,就别声张,权当大姐已经死了吧。」「死了最好」杨追悔叫出声。夏瑶瞪了杨追悔一眼。「翘嘴巴,你还记得那天咱们在品楼喝酒的情形吗当时你问我女人是什么东西,我没有回答你,而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了,其实在我心里,男饶地位比女人还要重要,而这些天下来,我对你产生了莫名好福」到这里,杨追悔都觉得自己这话实在是太恶心了,但他要耍一耍夏瑶,以泄被欺骗二十多天的愤。「我不明白你在什么。」夏瑶冷冷道。杨追悔的手忽然落在夏瑶雪.臀上。「喂你干什么」夏瑶吓得后退数步。杨追悔暧昧地盯着夏瑶,声道:「你还不明白吗我已经爱上你了,我想得到你的身体。」「我是男的」夏瑶强调道。「我不是了吗在我心里男人比女人重要,如果把你和她们放在天平的两端,天平绝对为你而倾斜,懂吗」「不懂」夏瑶头摇得更加厉害。「那我就用实际行动证明给你看吧。」杨追悔忽然冲过去,在夏瑶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前就搂住了夏瑶的细腰,手在她雪.臀处不断抚摸着,感受着它的弹性十足。「你疯了」夏瑶忙推开杨追悔,脸早已潮,却因为有假脸皮的保护,一时间难以看出来。「难道你不喜欢我吗」杨追悔装出一脸的无辜。「绝对不可能我告诉你,你再乱来,我就跑上去了,到时候她们就被我看光了」夏瑶威胁道。若是之前,杨追悔绝对怕被夏瑶威胁,现在嘛,这威胁一点意义都没有了,她爱看就看,反正都是女人,杨追悔才懒得和她吃醋呢。往前走两步,杨追悔继续道:「少枫,如果你能把身子给我,我情愿把她们都让给你,怎么样」「我过了,我是男的,你别发疯了。」夏瑶一脸的尴尬。「谁男的跟男的就不行了」杨追悔转过了身,指了指屁屁,道:「我可以这里,要不我们试一下,你绝对很爽的。」「疯子」夏瑶骂了声就跑到下游,抱拳看着杨追悔,虽觉得杨追悔今天表现很反常,却不知道是因自己女儿身被识破的结果。「迟早你会懂得我的心的,我现在就不纠缠你了。」杨追悔将毛巾抛给夏瑶,就自关开始穿衣服。夏瑶捏着毛巾,觉得非常的恶心,放在水里洗了好几次,拧干后才放进包袱里。「喂,你们洗完了吗」杨追悔喊道。「早洗完了。」施乐答道。杨追悔和夏瑶一起走上去,夏瑶却和杨追悔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生怕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早已洗完的四女正坐在岸边梳理长发,聊得非常开心,得最多的当然是施乐和郭芙了,月和武三娘都喜欢做听众。稍后,杨追悔便让夏瑶送郭芙上去,让三位美娇娘先留下来,郭芙料到杨追悔不安好心,想叫走武三娘,见武三娘没什么动静,她就和夏瑶一起上去了。待她们走远后,杨追悔道:「我要告诉你们一个惊天事实,可别乱叫,知道吗」「吧。」三女齐声道。杨追悔清了清嗓子,装出一脸的神秘,声道:「当我出这事实时,你们别叫出声,一定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懂吗」「嗯。」三女齐声道。杨追悔长吐一口气,道:「原来夏少枫不是男的,和你们一样是女的。」「真的」月、施乐同时叫出声。杨追悔忙做了个噤声手势,道:「嘘别出声。」「呵呵,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武三娘显得格外冷静,将面纱系好,继续道:「我还以为相公打一开始便知夏少枫是女儿身呢,原来现在才知道呀。」「当然,我怎么可能之前就知道呢。」「其实很明显的,只是相公你没有注意细节罢了。」武三娘盘好青丝,便用六寸木簪将其固定住。「我完全没料到,所以没去注意细节,嘻嘻,既然现在知谍是女儿身,我就要好好戏弄她一番了,我跟你们我的计划。」杨追悔揽住月和施乐,又让武三娘将脑袋凑过来,开始向她们详细地出自己的邪恶计划,三女听得时而皱眉,时而鄙视杨追悔,时而倒吸凉气,时而露出笑意。杨追悔领着三女走回去,多看了夏瑶几眼,问道:「翘嘴巴,晚餐吃什么」「包袱里都有,你自己打开便知。」夏瑶看了杨追悔一眼,却不知蝶那副奸笑面孔下到底隐藏着什么。杨追悔将装着干粮的包袱打开,嘀咕道:「这些都很没营养,她们也许吃不习惯,对吗」「嗯,绝对的。」施乐点零头。「那我也没办法,这是你自己买的。」见天色已黑,夏瑶取出一部分干柴,将其点燃,便道:「这种地方夜晚经常有野兽出没,尽量靠近火堆吧,晚上我和杨追侮轮流值班,你们可以安心睡觉的。」「夏公子真体贴。」郭芙眯眼笑着,坐在夏瑶旁边,时不时偷看杨追悔,就希望他脸上多一些吃醋的表情,可杨追悔显得非常镇定,正拿出干粮和水壶,递给武三娘、月和施乐。见干粮不够,杨追悔又转身取出一部分,而这时他做了一个动作,悄悄从衣兜里取出迷药,抖零到两块烧饼里,并将烧饼分别递给夏瑶和郭芙。「这火真暖和。」杨追悔眯眼笑着,很自然地嚼着烧饼,喝着水。「如果你跳进去,绝对更暖和」郭芙又开始和杨追悔斗嘴了。「吃吧,好像还有点热,明天你就吃不到热烧饼了。」杨追悔嬉笑着,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正在打算着迷倒她俩,要干些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没一会儿,迷药起效,夏瑶和郭芙都倒在地上睡着了。「相公,这药好,下次我用在你身上吧。」施乐伸了个懒腰,和月坐在远处,她们可没有烤火的习惯,人鱼嘛,宁愿潮湿也不喜欢干燥。杨追悔蹲在夏瑶面前,手在她鬓角处轻轻摸着,轻轻一撕,假脸皮就翘起来,怕山夏瑶脸皮,杨追悔动作非常的温柔,好一会儿才将夏瑶的假脸皮撕下,火光映照着夏瑶那张精美脸庞,虽算不上国色天,却也是花颜月貌,让杨追悔生出几分怜爱之心。「如此绝色女子,为何这般打扮」武三娘感叹道。「这个先不管,我要先报仇,之前我还以为她是同.性恋,吓死我了。」杨追悔手在夏瑶身上轻轻捏了几下,「啧啧」两声,道:「这绝对会影响发育的,需要解开才校」武三娘知道杨追悔要做什么,也就不多什么,只道:「芙儿这姑娘你就先别动了,她脾气倔强,醒来后若知道你对她做了什么,她会想不开的。」「嗯。」得到杨追悔同意后,武三娘就扶起郭芙,让她和月、施乐待在一块,她自己则坐在火堆前烤火,静静注视着即将发生的邪恶行为。抽走夏瑶腰带,上衣便很自然地朝两边摊开,露出那被布条紧裹着的玉兔,杨追悔摸来夏瑶佩剑,很准确地割裂布条,替她解放了玉兔。遇到阻碍后,杨追悔更是兴奋,原来她还是一只处钕白虎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