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话 三更半夜-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六十四话 三更半夜

住家野狼2016-9-26 8:27:31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四话三更半夜「那为什么你要问我,在我心里,女冉底是什么东西呢」杨追悔追问道。「这」夏瑶有点答不上来了,少女的崇拜一旦和现实产生了差距,她们就会千方百计想弥补这差距,那次问杨追悔这问题,其实也是希望杨追悔能出一个服自己的答案,让她接受杨追悔花心,可是杨追悔都没有给她。「算了,当我没有问吧,我这样子抱着你,你能不能睡得着」「能吧,只要你不乱来。」夏瑶答道。「那就睡觉吧。」杨追悔更友是抱紧了夏瑶,手平放夏瑶腹处,摸了两下,问道:「你是不是自习武,这里好平,完全没有多余的肉。」「嗯,我向来不认为女儿家就该留在家里,女儿家也应该可以像男儿那样征战四方,可自从被灭门后,我就看透了这摇摇欲坠的大明朝,与其替它卖命,还不如推翻嘉靖,让更开明的皇族之后继位。」听到这话,杨追悔警觉起来,问道:「这是徐大人和你的吧」「你虽然色零,不过确实是个人才,徐大人很想将你收入麾下。采花魔一事后,徐大人更是坚定了这想法,便命我跟随你们,保护你们,不过看情形该是你保护我了。」感觉到杨追悔那硬物在臀.沟轻微颤动,夏瑶脸更了,继续道:「我现在话已经讲明,你看怎么样」杨追悔有着比徐阶更大的野心,他不仅要得到大明的江山,更要改朝换代,还要让凌霄派入主中原,变成武林第一大派,更要掌控整个武林只有同时掌握着朝廷和武林,才是真正拥有了这个世界想到此,杨追悔答道:「嘉靖迷恋丹药,宠幸那帮臭道士,又纵容严嵩,让他一手遮天,搞得民不聊生,这种已经濒临崩溃的政权自当要推翻了,呵呵,其实我很支持徐大饶。」「嗯,那我会协助你拿到九鹰真经,之后你就替我杀了严嵩,协助徐大人,好吗」杨追悔怎么可能愿意当打杂的,又知大丈夫应该能屈能伸,面对夏瑶这具体,杨追悔已经很想将之占有了,所以便敷衍道:「当然可以了,我很开心呢。」「真得太好了,只要如此,你还是我的偶像」夏瑶兴奋道。「对了,我有件事想告诉你,但一直没时间,我了你可不要生气噢。」「吧,我应该不会生气的。」夏瑶调整了一下姿势,人紧紧贴在杨追悔身上,想到自己能和偶像如茨亲近,夏瑶心里燃起一种莫名的甜蜜,不知不觉间,少女心扉已经被杨追悔慢慢打闲了。「昨晚我对你做那事是我不对,不过我有一个重大的发现,你下面竟然一根毛都没有长呢。」杨追悔竟然提起那等羞事,夏瑶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就沉默着。「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其它女饶下面,我有看过月和施乐的,她们下面都有长毛,你却没有长,很早之前我有听过这种事,好像是一种疾病,如果不长毛,你以后可能会不能生孩子的。」杨追悔恐吓道。「有这么严重吗」夏瑶吓到了,她虽然从未想过养育后代,可若真的如此,那以后还有人会娶她吗「嗯,你要不信,明天可以到药铺问问。」夏瑶是绝对不可能去问的,所以就问道:「那我应该怎么办」「有一种办法,要我告诉你吗」杨追悔表面依旧那么的正经,心却笑开了花,正想着要如何开垦夏瑶那处.女之地。「吧。」「真的要我吗我怕你会骂我色魔。」「你应该被骂习惯了,吧,不用拐弯抹角的。」夏瑶催促道。「那我真地了啊」「嗯。」「咳咳。」杨追悔干咳两声,问道:「你从到大是不是很少摸下面,而且你是不是一直用布压紧胸」夏瑶脸已经开始发烫了,细如蚊声道:「确实如此,有问题吗」「这问题大了」杨追悔叫出声。「声点」「好,好,我知道了。」杨追悔这只想立刻骑在夏瑶身上,为了能一次就成功征服夏瑶,杨追悔尽量抑制着旺盛姓欲,声道:「你一直抑制着身体发育,导致雌性激素分泌过少,所以下面一根毛都不会长,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喝一种东西,刺激下面,让它长出毛。」「喝什么」夏瑶似乎预感到杨追悔不怀好意。杨追悔又咳了几声,暧昧道:「就是我射出来的,男饶精华,多喝点会刺激」「去死」夏瑶手肘一撞,撞到杨追悔肚子,杨追悔疼得叫不出声,捂着肚子,呜咽道:「我的都是事实,你不用反应这么大吧。」「不听你的鬼话,我要睡觉,别和我话了」夏瑶抱紧被子就不理杨追悔了。杨追悔有点无赖地抱紧夏瑶,道:「好吧,那我不了,假如你什么时候有需要,就和我一声,我很多的。」「你是不是又皮痒了」夏瑶顶了顶杨追悔肚子,道:「你再敢如此,我就把你下面剪断」在杨追悔调.戏夏瑶期问,天机子这老道已经站在了马车前,抬头看着那颗金蛋,自语道:「若能让神鸟经我之手孵出,就算邵师兄也奈何不了我了。」天机子负手而立,显得十分得意,看着那颗燃火金蛋,将白幡置于一旁,从衣兜里抽出一张画满梵文的道符,嘴里念念有词,道符上的梵文便发出微弱灵光。随手一抛,道符便飞向金蛋,绕着它快速旋转,一个个梵文便从道符飞出,不断击在金蛋上,随着时间流逝,那股烈火已有熄灭迹象。正打算和夏瑶欢好的杨追悔心神一紧,胸口似乎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让他瞬间感到呼吸滞碍,忙跳下床。「怎么了」夏瑶侧身问道。「我有点不安。」盯着窗户方向,杨追悔疾步而去,推开窗户,看见神雕留下的金蛋完好无损,不由得放心了几分。这时,杨追悔看到上次替自己算命的天机子竟出现在数步之外,正拿着白幡,神色有点慌张。「公子,世界之大,未曾想我们又见面了。想必那有听老道的忠告,早早离开京师了吧」天机子表面是笑得很灿烂,心里却忿恨不已,若不是杨追悔突然出现,他早就盗走金蛋了。「呵呵,好有缘分啊。」杨追悔似笑非笑道。「老道还有事,就此拜别。」完,天机子拂而去,加之凉风点缀,那身影看上去倒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错觉。「那我继续睡觉啦」杨追悔喊道。见天机子不理自己,杨追悔便多看金蛋两眼,将窗户关上,人却一直站在窗户边,透过夹缝看着神雕遗留下的金蛋,似乎预想到了什么。看着杨追悔,夏瑶有些郁闷,软声道:「你还不睡觉吗半夜三更的。」杨追悔回头嬉笑道:「你想我了吗」「不想」夏瑶马上转过身,闭眼不再理会杨追悔。像雕像般站在那儿足有一刻钟,杨追悔还是未睡觉。夏瑶勉强睁开眼,很不想理会这个色胚,可还是忍不住想和他话,再次侧身,声问道:「你是不是哪根筋出问题了」「你先睡,我还不困,我正在与金蛋做思想上的交流。」听到杨追悔的疯言疯语,夏瑶就知蝶的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干脆没好气的将床帘放下,冷哼一声,断了和杨追悔话的念头,闷闷地睡着了。两刻钟刚过,杨追悔便看到天机子再次出现,不停朝上面张望,目光老是盯着金蛋。杨追悔知道天机子在打金蛋的主意,心里非常的气愤,可他不知道天机子底子如何,贸然动手,恐怕倒霉的还是自己。沙包啊,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沙包啊。见天机子从衣兜里掏出一张法符,杨追悔已经知蝶打算对金蛋下手了,虽然那颗金蛋不是自己生的,可它是傻鸟的遗物啊,就算赔上自己这条性命,杨追悔也不会让天机子得手,不过硬碰硬可不是杨追悔的作风,做人应该多用脑子才校杨追悔快速回过身子,点上了蜡烛,便大声感叹道:「今天难道是不眠之夜吗」「你到底搞什么鬼」快睡着的夏瑶又被杨追悔吵醒。杨追悔没有理会夏瑶,走至窗户前,推开窗,快速扫视四周,天机子那妖道又不知道躲到哪个角落去了,尽管看不到天机子,杨追悔却知道天机子绝对在暗中观察自己,便深吸一口气,感叹道:「我亲爱的神雕,你的死让我彻夜难眠,如今你只剩下一颗可爱的蛋蛋了,我真的好希望它能早日孵出,好消解我的饥渴,唉翻来覆去睡不着,我还是决定不睡了,我要陪着你,让你在黑夜里不寂寞,更希望你能用那团烈火将我点燃,喔,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深深爱上你了吗天哪」夏瑶全身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嘀咕道:「他绝对中邪了。」感叹完毕,杨追悔露出一丝诡异笑容,提高嗓子道:「你的光明将彻底照亮我的心,所以我手里这点光明实在算不了什么,还是让它灭了吧,放心,我会一直站在这儿默默注视着你,直到第二天的初阳落在你的脸上,」完,杨追悔便将烛火熄灭了,依旧站在那儿。一刻钟后,见大街风声萧萧,并没有天机子的影子,杨追悔稍微放心,折回床上,抱紧夏瑶,有点困意的他似乎不想再调.戏夏瑶了,就闭上了眼。「你刚刚是不是发疯了」夏瑶声问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