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话 船头细语-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六十九话 船头细语

住家野狼2016-9-26 8:29:38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九话船头之乐「呵呵,谢谢夸奖。」坐在船板上的杨追悔抬头看着那颗金蛋,一直搞不懂它为什么表现得如此怪异。「你是不是不习惯做好人」郭芙挖苦道。杨追悔竖起一根手指,道:「芙儿,你信不信我用一根手指就可以让你下去找蝌蚪妈妈」「不信」郭芙倔强道。坐在船尾的武三娘听到他们论的话,急忙回头,提高声调道:「别闹,要闹等上了岸再,掉下去就完蛋了。」「三娘替你求情,我就不戳你了」杨追悔笑了笑就走到船尾,坐在武三娘身边,两人靠得非常近。「相公,怎么了」武三娘声问道。风声呼啸,她也不担心会被船头的几个人听到。太久没有称呼杨追悔为「相公」了,这一声唤出,两人似乎都有些迷醉了。「她们看不到的。」杨追悔得没错,他和武三娘肩并肩,几乎没有留下空隙,从后面看去,根本看不到。「这样子不好。」武三娘呢喃道。「那是不是要给她们看到才好」杨追悔调侃道。「不。」武三娘低着头,两腮泛,十分的可爱,如此娇羞,就像一颗草莓,让杨追悔爱怜得不得了。武三娘身子哆嗦了一下,有点害怕地朝后看了一眼,见她们都没有注意这边才稍微放心。无论您在哪个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站,支持正版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三娘,我要和你聊一些关于过去的事,你别生气,好吗」「不会的」武三娘道,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还时不时回头张望着,就怕被人看见。「你能不能告诉我,武三通为了修炼什么武功而隐居深山」武三娘眼睛略微睁大,似乎想不到杨追悔会提起自己以前的丈夫。其实她很想将第一次给杨追悔,可和杨追悔相见太晚,所以「武三通」这两个字变成了自己的禁.忌。见杨追悔模样很认真,武三娘倒有点担心杨追悔会嫌弃自己,低着头,声道:「我和他虽同为武林中人,但都是各自修炼,并没有做过交流。至于他为什么要躲进深山修炼,我真的不懂,也许要等回到独石城,问过黄蓉才知道。毕竟是她收养了武家两子。」「也对,呵呵。」杨追悔很想知道武三通和南海神尼的关系,看来从武三娘身上是探听不到了。想起昨晚武三通的话,杨追悔觉得自己似乎没有完全了解南海神尼,收回那只色手,杨追悔从衣兜里掏出那本双修秘笈。「不能让别人看到的。」武三娘嘱咐道。「我知道。」杨追悔笑了笑。「相公你钻研到第几式了」武三娘好奇道。其实这段日子杨追悔自己也有钻研过嬃攀健罚恢北坏谌剿拧第三式,嬃┡埃苏惺叫瓒耘褰谢谌瑁Π笞罴眩门宕锏奖览>车兀绦谌杷=骷牵耸绞舾ㄖ惺剑扇媚刑迥诠t杀对黾樱课慌逯豢尚蘖兑淮危裨蚺寤嵊猩#豢醋派厦娴拿扛鲎郑馑挤浅c髁恕无论您在哪个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站,支持正版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怎么了」见杨追悔一直不话,武三娘便问道。「没事」杨追悔忙收起嬃攀健罚钆卤晃淙锟吹健「真的」武三娘睁大眼睛,声问道:「相公你是不是很在乎我的过去」「哪会呢你不嫌弃我就好了,整天把你弄得一点力气都没樱哈哈」听到这话,武三娘面颊发热,似乎又想起杨追悔在自己身上疯狂的情景,忙收回手,不敢看杨追悔。此时的杨追悔很想和武三娘做点色色的事情,可是在船上,想做也没地方做,尽管时间上很宽裕。坐在月蝉身旁的夏瑶,见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金蛋,便问道:「寒蝉,你为什么一直注意它」「很可爱呀」月蝉眯眼笑道。「你也很可爱啊」夏瑶露出一丝冷笑。若是平时,她早就揭穿月蝉的真面目了,想起昨晚她和上清宫道人恶斗的情景,夏瑶很明白,以自己目前的武功是绝对赢不了这个看起来柔弱,但实力却非同一般的魔女受到夏瑶夸奖,月蝉扫了一眼依旧男扮女装的夏瑶,问道:「夏公子,你为什么会和杨公子一块去潮州呢」「喔,我要去找海瑞大人,有点私事」夏瑶答道。「私事从京师赶到潮州应该不是私事吧夏公子武功撩,应该是去那边抵抗倭寇的吧」月蝉那双洞察力极强的眼睛正在打量着夏瑶。「呵呵,没错,做为男儿,理当为万民抛头颅洒热血」夏瑶拱手道。「扑哧」一声,郭芙忍不住笑出声,忙捂住嘴巴,将头歪向一边,生怕自己会戳穿夏瑶其实不是男儿身的秘密。一行七人,除了月蝉还被蒙在鼓里,其他人都知道夏瑶是女儿身。只是自生在神蟒教的月蝉,对于这两日夏瑶的照顾有佳一点都不怀疑。若夏瑶真是男儿身,她敢背月蝉,敢搀扶她,早就被色.情狂杨追悔一脚踢飞了。「寒蝉姑娘,你是怎么看待大明的」夏瑶问道,神蟒教亦正亦邪,月蝉又是神蟒教教主之女,以后神蟒教就归她掌管,现在探一探她的底子也是有必要的。「我只是一介草民,怎么敢评论大明呢若是错话,就被官府抓了」月蝉吐了吐舌头,模样好生可爱,让夏瑶都有点动心了,看来这魔女确实很懂得掩饰知道不能从月蝉嘴里问出什么,夏瑶也学着她的模样傻傻的望着金蛋。「各位,马上到岸了,请别站在旁边,船身不稳」渔夫忙道。扶起湿漉漉的武三娘,七人已经站在了船中央,兴奋地看着对岸。「你脚好了」夏瑶问道。月蝉本来还要装瘸子的,一听要上岸,人就蹦起来,她慌忙解释道:「刚刚好的啊」「恭喜你」夏瑶带着嘲讽的语气道。停泊后,看着他们七人上了岸,渔夫向他们道别后就撑起船篙,费力地驱着渔船往回行驶。「我们现在到了哪儿」郭芙问道。「到九江府了。」夏瑶看着石碑答道。郭芙捂着额头,嘀咕道:「我的天,我觉得潮州真的是太遥远了,神州大地真的很大呀,早知道就不来了。」看着杨追悔,郭芙埋怨道:「若不是你下药,我现在还在独石城享受,才不用到这些鬼地方」「少话,多做事。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知道吗」系好行李,杨追悔便走上斜坡,金蛋当然也是跟着他啰走了一刻钟,总算看到了人烟,花了十两银子买了马匹、干粮以及一些生活用品,他们便继续赶路,杨追悔继续充当车夫。接下来的两天,他们穿过临江府,赶在天黑之前到达了吉安府雁霞镇。更换马匹,找了间中等栈,此时银两也花得差不多了。「出发前,我忘计算换马匹的银两了。」钱袋空空让杨追悔有点郁闷。吃了晚饭,分配好房间,他就和夏瑶一起回房休息。也奇怪,这么大的栈,人竟然就只有他们几个。不过价格便宜,杨追悔也懒得去想,反正只住宿一晚罢了。「不许胡来」郭芙瞪了杨追悔一眼,便和武三娘还有月蝉走进房间,今晚她们三个一起挤。「两个大老爷又能做出什么呢」杨追悔反问道。「谁不能的」不能揭穿夏瑶身份的郭芙,气愤地将门关上。进了房间,夏瑶道:「不许胡来。」「我知道,这两日我不是很规矩吗」杨追悔苦笑道。「哪有前天晚上露宿,你想不规矩也不行,昨天晚上你又看着你的金蛋,哪有机会对我不规矩」夏瑶耸了耸肩膀,疲惫的坐在床边,脱下长靴,活动着脚趾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