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话 神鸟初临-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七十一话 神鸟初临

住家野狼2016-9-26 8:30:31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一话神鸟初临邵元鹤合紧双手,白幡便飘起,正绕着邵元鹤快速旋转,念道:「天倚六繁星君,赐我伏魔之能,土为体,气为息,水为生,起」声音一落,一只丈高的泥怪破土而出,怪叫一声就冲向琉璃千代,泥怪离地,抡起拳头,一拳击向琉璃千代。琉璃千代也不闪躲,捏起一条白蛇,却变成了透明蛇鞭,注入内力以加强其韧性,用力一挥,蛇鞭化成幻影,卷住泥怪双手,此时蛇鞭瞬间变长,在泥怪身上不断旋转着,捆得结结实实的。咚泥怪落地,扬起阵阵灰尘,附在泥怪身上的大地精气瞬间散开,泥怪身体马上崩溃为松散的泥块。「还有什么本事」琉璃千似代用胜利者的口吻问道。邵元鹤看了一眼已经出现数道裂痕的金蛋,叫道:「老夫宁可毁了它,也绝不会让你们神蟒教得到」话音刚落,邵元鹤一次抽出十余张道符,刷、刷、刷都掷向金蛋。「不行」月蝉想冲过去,却被琉璃千代抓住胳膊,「姑姑,让我拿回金蛋,它快孵出来了」「不行,那是爆身法符,一碰就会爆炸训己琉璃千代也有些着急了。十余张爆身法符正绕着金蛋快速旋转着,金蛋烈火顿时暴涨,像火山要爆发一般。「哈哈哈哈哈哈哈」部元鹤嗤笑着,十分得意,「不让我得到神雕,你们神蟒教也别想得到,它现在就快出生了,有种就去抢啊看我的道符让你血肉横飞」「你也真舍得,如此神鸟千年难得一见,没想到就这样毁于你手了。」琉璃千代漠然的目光燃起几丝愤怒,玉臂一挥,一条白蛇飞向邵元鹤,这时的邵元鹤正大张着嘴巴,白蛇迅速飞进邵元鹤嘴里,两三下就钻进了他的胃里。惨叫一声,邵元鹤匍匐在地,浑身冒着冷汗,不断抽搐,大口的呕吐着,呕出一滩滩咙心胃液。「赤血碧炼剧毒无比,它可以轻易的要了你的命,若你肯撒了爆身法符,我能饶你一命」琉璃千代喝道。「呵呵。」邵元鹤捂紧肚子,冷笑道:「你我都非名门正派,有何信用可言,得不到神雕,我就定要毁了它,大不了玉石俱焚」「不见棺材不落泪」琉璃千代冷哼着,目光凌厉,邵元鹤惨叫一声,那头赤血碧炼已戳破他的肚子,慢慢爬了出来。「唔」邵元鹤死捏住赤血碧炼,用力一扯,将整条赤血碧炼扯了出来,用力一撕,一道黑血喷洒在地,赤血碧炼直接被扯成了两段,邵元鹤头一歪,仰倒在地,已经死去,肚子却还在不断冒着黑血。「姑姑,没用的,他死莲是爆身法符还在」月蝉急道。「造化弄人,神雕要夭折了,如此美丽的生物,只怕此生再难见了。月蝉,走吧没必要再为它停留,已经没有意义了。」琉璃千代拉住月蝉的手,缓缓落地,就怕月蝉会冲动得引发法符爆炸,到时就人鸟两亡了。烈火燃烧又旺盛了几分,好似一个大火球,而外圈的爆身法符也旋转加剧,只等待神雕孵化。杨追悔在那儿干着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起与傻鸟相处的过往,想起它为了救自己而自焚的情景,杨追悔真的不愿意让它产下的蛋被毁灭,杨追悔不管它是不是什么神鸟,他只认定它是傻鸟重生,所以绝不希望它刚刚出生就死去见道符上方有空隙,杨追悔便有了办法,回身拿起衣服,正想找水,无奈房间里却没有,他只好走到角落,掏出大鸡鸡嘘嘘。闻到怪味,半睡半醒的夏瑶捂着鼻子,问道:「你在房间里干什么」「尿尿」将衣服差不多弄湿后,杨追悔直奔窗户。「神经病」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的夏瑶,抱着被子继续睡觉。就在月蝉干着急之时,二楼窗户被杨追悔撞开。只见他飞出窗户,抓着那件灌满尿液的衣服就飞向金蛋,十几张爆身法符正等待着他。「喂你别乱来」月蝉叫出声。「飞蛾扑火吧。」琉璃千代浅浅一笑,拉着月蝉的手往后退。月蝉甩开琉璃千代的手,想阻止杨追悔,却被琉璃千代再次抓住,道:「你的性命比那混子的性命重要得多」「可是他救过我」月蝉叫道。「那是在演戏」「是我在演戏」月蝉都快哭出来了。「你动情了」琉璃千代摇了摇头,看着已经快接近金蛋的杨追悔,道:「已经无法挽回了,月蝉。走吧若知道你动了心,她是不会饶过你的」见月蝉还如茨固执,琉璃千代只得将她敲晕,抱着她迅速消失在街角,既然神雕将死于孵化阶段,这里也就没有什么好留恋了。「我不会让你再次死去」杨追悔大叫出声,已经定格在金蛋之上。灼热气息升起,让他全身都在冒汗,看着那些诡异的爆身法符,杨追悔双手颤抖着,将湿答答的衣服往下放,企图在神雕孵化出生前将金蛋取走。顺利放下长袍,杨追悔便听到劈里啪啦的声音,阵阵尿骚味让杨追悔都难以呼吸了。「好臭」衣服完全罩住金蛋后,杨追悔身子倾斜下落,法符怡好从他胸前晃过,差点吓死杨追悔,若是碰到了,估计自己就变成烤乳猪了。唯恐长袍上的尿液蒸发光,杨追悔抓住垂着的长袍便落向地面,想用借此保住金蛋。有一点值得赞扬的是,杨追悔的尿液够的,还没有被无情的火焰蒸发完毕。金蛋被迫下落,那些爆身法符也跟着下落,杨追悔忽然跌向地面,手里拽着被烧出一个大窟窿的衣服,看着表面裂痕更加明显的金蛋,杨追悔迅速跳起,像疯子般伸出手去抓金蛋金蛋完全裂开,化作片片光碎飘起,宛如萤火虫般。一声啼哭,一头全身燃烧着烈焰的火鸟正慢慢张开翅膀。「不要碰到法符」杨追悔吼道,可惜已经太晚了,只顾着展开金色羽翼的神雕碰到了法符。杨追悔双目睁大,只觉得一阵晕眩,刺眼白光伴随着轰巨响,让杨追悔顿时失去了知觉。再次醒来,杨追悔只觉得无数可爱的蜜蜂在脑顶转圈圈,嗡嗡作响。睁开双眼,杨追悔便觉身处火海之中,漫无边际的金黄之火让他连眨眼都有点困难。不愿相信这事实的杨追悔稍微适应了这刺眼光芒,便看到正前方有三个头,三个傻鸟的头「傻鸟」杨追悔情不自禁地喊出声,感动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这才知道自己是在神雕背上。比起从前,现在的神雕显得高贵而又神圣,褪去那身五彩羽翼,全身羽翼变成金黄色,片片羽毛都像在熔金中泡过一般,既滑又亮,似乎随意一片金羽都是价值连城「傻鸟」杨追悔又叫出声,搂着它的三个脖子。停留在栈上空的神雕轻轻褊动金翼,爆炸的瞬间,它看到了杨追悔,杨追悔便再一次成为它涅磐后的主人,从它身上释放出的守护光环保住了杨追悔性命。如果以前它还是只首之鸟,现在的神雕就是一只超越首的神鸟不过,它那模样还是有几分傻气,难怪杨追悔还会称呼它为傻鸟。金翼每次褊动,就有一波金色气潮涌向四面八方,神雕显得神圣而不可侵犯。「我总算能安心了。」搂着神雕脖子的杨追悔,似乎觉得它也是自己的女人,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人陶醉不已。神雕六只眼睛都盯着杨追悔的脸颊,似乎搞不懂从他眼角流下的是什么。在上空停留一会儿,神雕便载着杨追悔落到地面,抖了抖金翼,周身金光便消失,每片毛羽却还残留着淡淡萤光。摸着神雕金羽,对于这只和马车差不多大的神雕,杨追悔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安置它,实在是太显眼了,如果被一些利欲重一心的人看到,肯定会大打出手,到时候绝对有人要流血的。「我该怎么办呢」杨追悔摸着神雕的翅膀,似乎有点心烦。以前神雕都是远离自己,随叫随到,像忠实的仆人般,可是杨追悔现在不希望神雕离开自己,害怕会再次失去它。神雕用三个可爱的脑袋顶着杨追悔胸膛,似乎也明白他的顾虑。「傻鸟,你先趴在屋顶上休息,明天我们早早就离开,行吗」杨追悔问道。神雕很通人意地点零头,抖了抖金翼,便轻盈飞起,落在栈的屋顶上。杨追悔松了一口气,转身走进栈,这时趴在屋顶上的神雕轻微叫两声,一波强烈金光涌向四面八方,身子渐渐缩,变为一个看上去十多岁的金发女孩趴在屋顶上,枕着黑瓦沉沉睡去。走进栈一楼,老板还在那儿算帐。「还不休息吗」杨追悔问道。老板搁下金算盘,深邃目光看着杨追悔,道:「准备做包子,官早点休息吧。」「做包子现在做明天就不新鲜了。」「是啊,外面的肉不拿进来就不新鲜了。」「外面那道士」杨追悔叫道。「嗯,不瞒官,我们这专卖人肉包子,住宿其次。」看着老板那张一点都不慌张的脸,杨追悔问道:「为什么跟我」「呵呵,这里的人有一个很好习惯。每当夜幕降临,不管外面发生多大的事,他们也不会出来看,而我就没有这个好习惯,刚刚我看到了官的壮举,猜到官应该不会是奸恶之辈。我虽不是什么好人,却也不是坏人,我的包子馅必定为恶人,官还达不到这个标准,所以才和官了。若未看到官的壮举,也许官已经变成包子馅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