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话 琉璃千代-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七十三话 琉璃千代

住家野狼2016-9-26 8:31:23Ctrl+D 收藏本站

????:这章的内容和上一章一样,因为这张太多内容了,一删除就整篇都删除了,所以就将上一章再发一遍了,等到章的时候会发完整版合集,看合集的书友只订阅可以不用往下看。尽请期待第七十三话琉璃千代杨追悔流了一身冷汗,难怪这栈一个人都没有,原来是专门卖人肉包子的地方啊「官早点休息吧,你会睡个好觉的。喔,对了,还有件事忘记和您了,和你前来的几位姑娘都中了迷,短时间内不会醒来。官不要见怪,明早她们会更有精神的。」「什么时候的事情」杨追冲悔问道。「呵呵,是这样子的,之前我让二对每间房放入迷,官那时刚好对着窗户,又有尿吸收了迷,所以官那间屋子只留下一点迷,对神智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官可回房睡觉了。」老板按住金算盘,敲了敲檀木桌,一名大汉就从黑暗里走了出来,跑出去搬邵元鹤的尸体。「我先睡觉了,你们慢慢忙。」一种不出的寒冷让杨追悔打了个寒颤,忙溜回屋里。这是人肉栈,自己为什么还敢待着杨追悔有点不解,大概是因为老板的直言不讳吧掀开床帘,夏瑶睡得非常,看来也是受到迷的影响。松了口气,杨追悔便脱靴,从后面抱着夏瑶,肉经当然是啦,谁教他是一个旺盛的男人呢打了个呵欠,受到迷影响的杨追悔没有再胡来,闭上眼就睡着了。天刚亮,杨追悔就睁开了眼,还好他们没有变成人肉包子。推醒夏瑶,让她去叫醒其他的人,杨追悔就兴致冲冲地跑出去看自己的神雕,只见它还好端赌趴在屋顶上,正用长喙理着毛羽。「看来不是做梦。」杨追悔安心的折回栈,见老板还在那里,杨追悔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彻夜未眠。「官,昨晚睡得可好」老板问道。「很好。」「包子快出锅了,待会儿官带几个上路吧。」「不用」杨追悔立刻否决,要他吃天机子的肉,他是绝对吃不下的。想起那个可怜的道人竟是上清宫的人,杨追悔多少有些意外,更不明白他当初为什么要叫自己早点离开京师,难道是出于职业本能吗一切都收拾好后,杨追悔要了一些馒头,一行人便上路了。前几天都是金蛋跟着他们,现在却变成了三颗头的神鸟。神雕趴在车顶,用充满好奇的眼睛看着四周,三个头非常的方便,各呈一百二十度,看着他们视线所不能及的地方。出了雁霞镇,官道上便没有了人烟。按照计划,到潮州还要约莫七天,而这里又是大明防守松懈之地,山匪、倭寇、野兽时常出没,所以平时也难看到人,就算看到了,多半也是劫财、劫色的匪类。车内五位绝色美女,绝对让他们大流口水。颜祸水,这是永恒不变的道理啊若真的碰上劫匪,杨追悔绝对要让他们统统没有鸡鸡,自己的美女们才会安全。赶了一段路,前方出现一些人为的石块路障,担心土匪或者倭寇出现的杨追悔,只得将希望寄托在神雕身上,更何况现在钱囊空空,不用最快的办法到达潮州,绝对会饿死的杨追悔停下马车,唤下神雕,神雕很听话地趴在霖上。「怎么了」夏瑶掀开帘子问道。「搭乘全新的交通工具。」杨追悔解释道。「不会把你这只宝贝压死吗」夏瑶担心道。「绝对不会,它的承载能力超级强,你不信就问问她们。」杨追悔拍了拍道。「确实挺好的。」施乐点头道。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夏瑶就拿着行李下车了。五位美女陆续坐上鸟背后,杨追悔这个掌舵的当然要坐在最前面。坐稳后,摸了摸神雕中间那个脑袋,杨追悔便道:「傻鸟,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飞,尽量飞得高一点,要不然会吓坏别饶。」神雕叫了一声,金翅一展,稳稳飞起,可怜的马车就被抛弃了。上升百余丈,神雕周身发出金色光芒,便加速朝前方飞去,速度比骏马还快上四五借,简直就像离弦之箭。「大哥,那是哈东西呀」戴着皮帽的矮土匪疑惑地昂着头。同样昂着头的高个土匪摘下了皮帽,道:「一只大鸟。」「那为啥人可以坐在上面」「因为它很大。」「至理名言呀」矮土匪「哎哟」叫出声:「大哥,大哥,俺脖子扭了,快替我扭回来」这种飞行的感觉就和直线下落差不多,杨追悔整张脸都扭曲了,双腿死夹着神雕的脖子,生怕一不心会掉下去。身后五位美女或搂或抱,也不习惯这种超高速的飞行工具。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只要神雕飞得很顺利,这七天的路程用一天便可结束,天黑时也许就能到达潮州高速飞行半个时辰,神雕速度慢了不少,看来它的体力也是有限的。俯视大明江山,杨追悔寻思着到底何时大明江山才会落入自己手里到时候绝对要改变国号。历史上,明朝被清灭,若大明江山被自己盗走,那国号是不是该改为「铁」铁朝呃,杨追悔总觉得这名字有点怪异,反正杨追悔不会让历史的巨轮压过他的身体,让大明变成大清就是了。知道神雕开始疲倦了,杨追悔便让它下落,准备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再动身。离地面还有五十多丈,杨追悔便让神雕停住,他的目光落在身下山脚的两人身上,是月蝉和琉璃千代看到她们,杨追悔忍不住笑出了声,自语道:「这真叫冤家路窄啊琉璃千代,你绝对想不到神雕还没有死,如果你看到它,肯定会非常的吃惊,而在你吃惊之前,我会让你好好享受做女饶完美滋味」「怎么了」贴在杨追悔身后的施乐问道。「好戏要开场了。」看着月蝉和琉璃千代前进方向,杨追悔料想她们绝对是要翻过这座高山。趁着地利之便,居高临下,杨追悔很快摸清楚那条蜿蜒路的轨迹,由于暂时想不出要如何整她们,只得先让神雕飞向山顶。「姑姑,我刚刚好像看到了神雕。」口很渴的月蝉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它已经死了,别再多想了,知道吗」琉璃千代嘱咐道,不管天气多热,她那张黑色面纱从未摘下过,充满神秘色彩的她是神蟒教的核心人物。「可能是错觉吧」走得太久,被汗水浸湿的薄裳隐隐露出绣着杜鹃花的肚兜,汗淋漓,发丝黏腮,疲累中却还散发出气息。看来多加调教,绝对会变成杨追悔的胯下爱宠那么,杨追悔能征服她吗「姑姑,我口很渴,我们还要走多久啊」月蝉吐着舌头。「去一趟霸渚岭,我们便可回到教坛。月蝉你再忍忍吧,这点苦都受不了,等接替了教主之位,你又怎能忍受同性乐」「我不想变成像我娘那样,女人和女人做那种事,我不喜欢」月蝉摇头道。「我们神蟒教所有教众都为女性,要团结她们的心,用身体交流是最好的了。这点是深深体会到,等你尝试了就会明白的。回到教坛,别向提起杨追悔的事,知道吗你应该明白很讨厌你和男人接触。」「可是当初是姑姑你让我接近杨过的啊」月蝉反驳道。「那时是想让你得到神雕,那对于神蟒教的未来有很大的好处。现在神雕已经死了,这事就当从未发生过,知道吗」听着姑姑的告诫,平静下来的月蝉点零头,道:「月蝉晓得了。」在两人走向山顶的过程中,杨追悔已经站在了山顶处,这里长着几颗野生青苹果树,由于地理位置不佳,细算下只有不到十个苹果,不过倒也长得挺好的。已经有了打算的杨追悔,将苹果尽数摘下,只余两颗,又从兜里掏出迷药,倒在手心,温柔地抚摸着青苹果。「你在干什么」夏瑶问道。「在摘苹果,你怎么来了」杨追悔扭头问道,他让她们几个待在山的另一侧,就怕她们会坏了自己的好事。「口渴了,看能不能找点吃的。」夏瑶站在杨追悔身后,并不知蝶将迷药涂在青苹果上。「那你把这些拿去分给她们,再好好休息一会儿,我还有事。」杨追悔便让夏瑶取走自己怀里的青苹果。「懒得理你了。」白了杨追悔一眼,夏瑶踱步离开。怕药量不够,杨追悔又抹零迷药在青苹果上,确定药量充足,他才躲在草丛中,像只猎豹般等待猎物的接近。不到一刻钟,月蝉和琉璃千代都出现了。「姑姑,有苹果」月蝉忙叫出声。心思细密的琉璃千代看着那两颗苹果,道:「别吃了,我们继续赶路。」「不吃我会渴死的」未经琉璃千代同意,月蝉便跳起,将两颗苹果都摘下来,递了一颗给琉璃千代,「姑姑,你也吃一个,我知道你也很渴了。」琉璃千代确实挺渴了,对万物都抱着怀疑态度的她,闻了闻青苹果,便一手捏着青苹果,一手撩起面纱,露出湿润薄唇,轻启贝齿,咬下苹果肉,细嚼慢咽着。月蝉学不会姑姑的文静,大口大口地嚼着苹果,享受着甘甜的苹果汁。「休息一会儿吧。」琉璃千代摘下一片大叶子,抚着黑纱裙角,缓缓落下,月蝉则坐在她旁边。没一会儿,月蝉觉得双眼打架,疲劳不堪,趴在姑姑上睡着了。琉璃千代刚刚开始很有精神,没一会儿也被迷药征服,头枕着月蝉脖子,陷入了沉沉睡海之郑很耐得住性子的杨追悔等了一会儿才走出来,看着犹如初绽的月蝉,以及完全盛放的美妇琉璃千代,他胯间巨物早就完全,只想直接将她们压在地上,但若就这样子操了,那多没意思啊早已为她们计划好未来的杨追悔脱下了长袍,又从附近找来一些结实的蔓藤,像搬动木偶般将月蝉移到另一裸树下,对她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捆绑,之后就将注意力集中在琉璃千代身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