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话 东瀛美色-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七十九话 东瀛美色

住家野狼2016-9-26 8:33:5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九话东瀛美色耳边充斥着轰隆隆的炮声,放眼望去,只见呈三角之势的剑门渡几乎被战船堵死了,从船体构造可以很清楚地分辨出明船和八幡船。明军很明显就是死守,意图将八幡船栏在剑门渡,下方充满了浓烟,一个炮弹落在明船间,惨叫声似乎比炮火还响了几分,一艘耗银三百七十五两的战船顷刻间被海水吞没,明军的主战船也是伤痕累累,看样子是坚持不了多久了。杨追悔不敢过于高估神雕的守护能力,贸然落下恐怕会被炮轰,这种太过于冒险的战斗方针不适合自己。扫视一圈,杨追悔视线落在一艘躲在最后面,规格比其他八幡船大上一倍多的八幡船上,看样子那就是倭寇的主战船了,「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是杜甫的,杨追悔今天就要好好实践这句话「傻鸟,我们要直捣黄龙,你要利落一点喔,听我指挥」收好战略地图,杨追悔趴在神雕身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艘八幡船,并指挥着神雕飞行的角度、速度,意图在倭寇察觉自己之前接近那艘八幡船,并抓住倭寇的头目。此刻,一名穿着花色振和张服的女子站在船尾处,手执东瀛民族乐器三味线一种外型同琵琶有几分相似的乐器。就和服种类判断,她应该还未成婚。女子左手抱着三味线,右手拿着象牙拨子,在她的妙手下,三味线发出几分凄凉的乐声。她身边还站着一名素衣和服的少女,手执深蓝色油纸伞,替少女遮蔽光线。从和服样式可以很鲜明地看出两人为主奴关系。「皆川公主,这儿风大,要回船舱吗您已经在这儿站了半个时辰了。」「母亲大人想听我弹奏,我不能停止。纱耶,你若累了,可先回船舱休息。」皆川公主淡淡道,眼里充满了忧郁神色。「公主到哪儿,纱耶也到哪儿」纱耶叫得颇大声,却完全被连天的炮火声掩盖了。「唱樱花吧,我弹到这儿了。」拥有静美脸庞,举止优雅的皆川公主遂改变了曲风。「樱花啊,樱花啊,暮春三月天空里,万里无去云多明净」皆川公主弹出的曲调很忧伤,配上纱耶那高亢的声线,此情此景竟然显得万分的忧伤,与她们身后那血肉横飞的景象形成鲜明的对比。唱毕,皆川公主许久都未开口,褐色瞳孔流露着浓重的悲哀,淡淡道:「纱耶,不知何时才能回家看漫天纷飞的樱花,我好想念樱花飘满庭院的感觉。」「很快的,只要我们长沼家族能打败盛禹家族,我们就可以回去了」纱耶倒是充满了自信,可皆川公主眼中的忧虑更深了。「等等」杨追悔搂住神雕的脖子,窥视着船尾那两人,见那名花色和服的女子旁边还有个下人,杨追悔已经下意识地认为她在倭寇里的地位绝对不低,百分之八十是头目的女人。虽东瀛遵从武士道,重男轻女现象十分严重,但头目能把她带在身边,她绝对非常的受头目青睐,拿她要胁头目再适合不过了为了挽救几近崩溃的明军,杨追悔这次只能拿女人做为谈判筹码了给神雕下了命令,神雕便悄无声息地接近还沉浸在忧伤气氛的两人。一阵狂风扑来,纱耶惊叫了一声乒在地,油纸伞飞旋着落入海里,皆川公主则握紧三味线,看似柔弱的她并没有被神雕造成的烈风刮倒。一转身,看着眼前这头金色巨鸟,她脸色变得有点难看,马上就想起昨晚井江的一番话,还以为他是拿巨鸟做为失败的借口,却没想到世界上真的有如此震人心魄的巨鸟杨追悔本想抓住这女饶,可一看到她那张脸,杨追悔吓得差点尿裤子,她竟然和琉璃千代长得一模一样唯独唯独少了那道伤疤「快保护皆川公主有敌人」听到后面传来吼声,杨追悔也不敢犹豫,一个箭步窜到皆川公主跟前,抽出夏瑶给他的匕首,压在皆川公主脖子上,一个转身,另一只手拦腰抱住她,并叫道:「傻鸟飞开」神雕低了声便飞到了杨追悔身后,六道锐利目光直视着越来越接近的倭寇。「放开皆川公主」二十多名倭寇站在十步之外,手里的火枪通通对准了杨追悔的脑袋,碍于皆川公主变成了他的人质,谁也不敢开火。「快把你们的头目叫出来否则我就杀了她」杨追悔怒道,匕首在光线下发着寒光,映得皆川公主脖颈更加的白嫩,若杨追悔真的狠心割下去,这细皮嫩肉绝对皮开肉绽。那些倭寇彼此互望,都不明白杨追悔在什么。「还要我重复吗」杨追悔吼道。被杨追悔抱住的皆川公主有几分害怕,似乎连呼吸都有点困难,就怕一命呜呼,满眼的忧伤已被恐惧替代,却壮着胆子娇声道:「头领是不会理我这条贱命的」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的纱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听到皆川公主这番话,已经退至倭寇中的她叫道:「你别伤害公主,我去叫头领出来」「快点」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头领,这艘船主事者就是皆川公主,纱耶怕杨追悔知道皆川公主的身份,会立刻伤害她。没一会儿,纱耶就跑了出来,慌张道:「头领问你想要多少金银珠宝,我们都会满足你。」「我才不要那些,我只要你们从剑门渡退出,永远别再接近这片净土」杨追悔冷冷笑着,看到那么多的人因为一个女人而不敢反抗,心中得意已现于表。「我真想开枪」「不能,会伤害公主殿下。」纱耶忙道。「你们头目不出来也行,你们现在退兵。」「那你先放了公主殿下」壮着胆子的纱耶叫声比倭寇都大声。「井江,下令所有八幡船退出剑门渡。」皆川公主道,声音不大,却很有威信。「我们苦心集结」站在前面的井江右手举枪,左手按着腰际武士刀,心中百般无奈,恶狠狠地高高举起火枪,连放三枪。附近的战船听到枪声纷纷停止了装炮射击。「你最好放了公主殿下」浓眉大眼的井江拔出明晃晃佩刀,高高举起,吼道:「所有战船退出剑门渡」纵然远处的战船不明白为什么要撤退,可已经接到了命令,只得放下风帆,缓慢驶出剑门渡。「倭寇怕我们了」「怕你们,我就是孙子」井江朝地上吐了口唾.两方交战,明军损失惨重,但倭寇的三百艘八幡船也损失了不下十艘,还有五艘被打烂了甲板,倭寇一边撤退一边抢修,都非常的愤怒,明明胜利在即,为什么又要撇退呢包括主战船在内的八幡船已经撒出了一里多,杨追悔还是挟持着皆川公主。「我们已经做到了,你快放了公主殿下」井江叫道。杨追悔动了动鼻子,似乎闻到皆川公主身体发出的花,深吸一口气,笑道:「我不是傻瓜,若我放了她,你们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到时候我倒变成你们的人质了」「你不守信用」井江高高举起武士刀。「呵呵,有时候做人更有生存的空间,信守承诺的裙要变成刀下魂剑下鬼,为了生存,这点使俩还是要耍的,难道我的不对吗等我将美丽的公主殿下双手送还于你们,你们绝对会把我打成马蜂窝,到时候双手一挥,你们又去烧杀抢掠了。」「那你想怎么样等我们驶出南海,你就插翅难飞了,到时候我绝对把你的肠子挑出来献给海神」看着愤怒得好似一头公牛的井江,杨追悔笑道:「有神鸟助我,就算到了你们东瀛,我也不怕。」顿了顿,杨追悔又道:「这位公主殿下我就先带回去了。」杨追悔吹了下口哨,神雕便飞到他跟前,乖巧地趴在甲板上。没等这群倭寇反应过来,杨追悔挟持着皆川公主上了神雕的背,在一片咒骂声中,神雕已经往潮州飞去。「井江,现在怎么办」「我哪知道」井江扔下武士刀,气得直跺脚。「井江大人,不用着急,此人很明显是海瑞那边派来的,我是忍者,我会去打探公主的消息。」纱耶道。「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公主的安全,若被主公知道我保护不周,我就算切腹自尽也弥补不了」「吉人自有天相,等天黑我用水蜘蛛上岸。」纱耶道。「嗯。」井江检起武士刀,清了清嗓子,喊道:「听令,如今公主殿下被掳,这船我了算,所有战船停下,原地待命,我们不能抛弃公主殿下。」「我是花钱投资你们的,这样子我的损失怎么办」这时,一个长得肥头大耳的男人从船舱走出来。「我们是武士守护公主比自己性命还重要这是武士道」这时,船舱内又走出几个看上去非常不友善的中年男人,纷纷露出不屑一鼓目光。「谁敢反抗,格杀勿论」井江咆哮道。「我就不信你敢杀我,没有我们的支持,你们当初哪有钱造船,哪有钱买火枪大炮没迎」「砰」井江手里的火枪还在冒烟,这个惹事的男人指着井江,「哇」的一声吐出好几口血,倒地而亡。「你们都给我滚进去这里我了算」看到他的死,其他的人也不敢吭声,只得退进船舱。这支倭寇队伍组成非常的复杂,以南北战争败北的长沼武士为主,还混有抱着发财梦的东瀛奸商、海盗、人、流民以及一些亡命之徒,这些人眼里除了钱还是钱.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