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话 细雨婬丝-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八十一话 细雨婬丝

住家野狼2016-9-26 8:34:49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一话细雨嬎杨追悔是一个助人为乐的人,知道对方意图,他当然要帮助她了。杨追悔心中觉得很怪异,就像自己忽然有了透视眼一样。一般来,女性或多或少都会发出声音的,可这个很主动的透明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声音,诡异的安静,只有躺在那儿享受着的杨追悔才知道有人在和自己做。半个时辰后,对方终于没有了动静。杨追悔还想要,她却缓缓站提起了身,烛火熄灭。杨追悔伸手想去抓住她的手,可摸到的只有空气,并觉得自己忽然变得很疲劳,张嘴想打呵欠,却昏睡过去了。再次醒来,杨追悔看到旁边多了一颗七色珠,捏起来仔细观察着,这颗半透明的七色珠里面有片片彩云在不断翻滚着。杨追悔摇了摇,彩云并不为晃动所影响,依旧我行我素地翻滚着,类似龙卷风。惦量数下,杨追悔便收好珠子,起身穿衣服。一个晚上没见到皆川优树,杨追悔倒是有点担心她,毕竟她是一个比水还纤弱几分的东瀛女子。走出去,杨追悔便看到整片天都灰蒙蒙的,稀疏雨安静地下着,让远方的雾霭显得更加的扑朔迷离,饶有几分仙境的错觉。杨追悔敲了敲门,得到皆川优树同意,便推开门进入。一进门杨追悔就愣住了,似乎觉得今日的皆川优树更加的,宛如一颗经水洗过的樱桃,让人难免有啃上几口的冲动,但杨追悔要的不只是啃吧「好。」皆川优树站起身,很有礼貌地轻鞠半躬,她还不知道自己被谁绑架了,所以也不知道如何称呼杨追悔。一头乌丝候起,让整张粉脸完完整整地露出来,别致的五官给人一种极为协调的感觉,巧鼻、明眸、皓齿、丹唇,杨追悔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个清新脱俗的女子,盘绕精细的云鬓左侧别着白色团状假花,更为她的美增一分的清纯。花色和服,挂拎、本拎、口、裙摆等处错落着色绽放樱花,其他部分以单色白为主,倾斜裙摆刚好遮住脚背,一双米色竹鞋让十根可爱的脚趾头都露了出来,却又被淘气的裙摆半遮半掩着,衣襟内插着的囊还露出紫色尾摆。和服基本上由直线构成,穿插在身上呈直筒形,缺少对人体曲线的显示,但它却能显示庄重、安稳、宁静,使皆川优树那恬静自然的高贵气质凸显无遗。在杨追悔眼中,这个东瀛女子虽与琉璃千代几乎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但两人气质完全相反,琉璃千代给人一种如死神般的冰冷,皆川优树给饶却是让人很想亲近的谦和。「怎么了」皆川优树问道,眼中泛着盈盈秋水。「没没事」杨追悔有点接不上话,似乎觉得昨晚的对质都烟消云散了,两人仿佛是相识已久的挚友。「我带你去吃点东西,然后到外面走走吧。」杨追悔已经让在了一边。「好的。」皆川优树抱着三味线就往外走,竹鞋发出「嗜咯」的清脆声响。「这乐器就放在屋里,没人会拿走的。」杨追悔建议道。「带在身边好点,这是我母亲唯一留下的。」皆川优树走出房间,望着漫天下落的雨丝,伸出了手,清凉雨点滴在她手心,微微叹息,自语道:「樱花一定都凋落了。」对于这个多愁善感的女人,杨追悔又能如何曾经设计过的场景早被她的温文尔雅打碎了。「我去取伞,你在这等我。」着,杨追悔已经跑入了雨郑向嬷嬷要了把油纸伞,杨追悔便和皆川优树走进雨幕中,怕他们几个会用怪异的眼光看待皆川优树,杨追悔就在未经他们同意的前提下带着皆川优树出了都督府,两人无言地行走于泥泞的街道上。「快看是倭寇女」「很脏的人啊」听到如出一辙的讽刺,杨追悔笑道:「优树,如果我猜得不错,明冉了你们的国家也是这样子的吧」「嗯。」皆川优树轻声应道,一手抱着三味线,另一只手则抓着裙摆,生怕和服会被积水弄脏。「也许你应该换上我们的衣服,你这样子太显眼了,会遭致不必要的麻烦。」杨追悔嘀咕道。「我不会换的,我是东瀛人,不是明人。」皆川优树马上拒绝了杨追悔的好意。「入乡随俗,你不懂吗」「我的信条里没有这个。」「好吧,那我就不勉强你了,反正等你吃够苦就会明白了。前面有豆浆,我们去喝一点。」杨追悔眯眼笑着,已经和皆川优树走进摊位。正舀起热豆浆的老板一看到和服打扮的皆川优树就一脸的怒意,手里的勺子都快被他捏断了,只是见她跟着杨追悔,老板只好咽下那口气,盯着杨追悔,问道:「你要什么」看都不看皆川优树,就当她不存在似的。「两碗豆浆,还要两根油条,外加一个馒头。」「一个人为何要吃那么多」老板这话明显是针对皆川优树。「两个。」杨追悔脸上还带着笑容。「我只看到一位,另外一个不是人吧」杨追悔脸上依旧是笑容,笑道:「老伯,这位是我昨天抓回来的倭寇。我带她出来原因很简单,就是想让她体会体会我们大明的生活,让她感到愧疚。」「倭寇杀死我刚成年的儿子,又把我女儿抓走,还悔.辱了她,最后逼得她跳河自尽,若非你跟着她,我早就一巴掌打过去了。你是大好人,你救了我们潮州,我就给你一次面子吧。」这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老板满脸都是皱纹,两只浑浊眼珠子透露出绝望和愤怒,将杨追悔要的食物放在桌上就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喝着豆浆,吃着油条,皆川优树一直低着头,看都不敢看那位老板。杨追悔倒是吃得很开心,与其用嘴巴去骂皆川优树,不如将她带出来踏青更好。吃完后,杨追悔撑伞,皆川优树抱着三味线静默地跟在杨追悔身旁,一直低着头,双眼略显失神,以前的信念似乎开始动摇了。轻风卷起,霪雨飘进伞内,像水晶般黏在皆川优树身子各处。「会冷吗」杨追悔问道。「不会。」她答得非常声。「应该会吧」杨追悔斜斜看着皆川优树那耸得颇高的玉兔,将手放在她右肩处,见皆川优树没有反抗,杨追悔顺势搂住了她,两人都没有话,依旧安静地往前走着,只是贴得更近了。走到拐角处,雨变得更大了,老天似乎是在为昨日的亡灵哭泣。听到前方传来整齐的脚步声,杨追悔眯眼望去,见是明军,就知道海瑞一行人已经归来,便拐角走进一条巷子。「请问,你叫什么名字」皆川优树声道,面颊泛,那双竹鞋带起的雨滴已经将她的后裙摆弄湿了,她却没有察觉,看来心神已经大乱了。「杨过。」杨追悔脱口而出。「那我就叫你杨君了。」皆川优树露出浅浅的笑容,可爱梨涡非常的显眼。杨追悔知道「君」是东瀛人称呼的一种,所以也没有多在意,只是补充道:「叫我杨君我觉得抬高了我的身份,你偶尔也可以叫我杨过,呵呵。」「好的。」皆川优树心里一阵甜蜜,多日的忧郁减淡了许多,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偷偷看了杨追悔一眼,又羞得不敢多看。沿着巷走了好一会儿,他们就看到两个光溜溜的女孩正在雨里玩耍,抓起一块块泥巴丢向对方,两人都快变成泥人了。「她们玩得真开心。」皆川优树呢喃道。「那你是不是也想玩呢」杨追悔嬉笑道。皆川优树脸蛋闪过一抹晕,摇了摇头,道:「这不适合我,时候有过这种念头,可惜我身处名门,从到大都有人监督。」「现在也可以玩。」杨追悔拉着皆川优树的手走向那两个女孩。「媛,你看,好漂亮的姐姐呀」一个女孩停了下来,另一个则抓住机会,捧起一大把的泥巴就抛向她,正中肚脐眼。扔完,她看着皆川优树,也被她的美迷住了。「不过衣服好奇怪喔」女孩补充道。媛歪着脑袋,一脸的疑惑。「你们叫什么名字」杨追悔笑着问道。「媛。」「艾。」「媛、艾,是吧哥哥和姐姐想跟你们一起玩游戏,可以吗」皆川优树有点惊慌,道:「铁君,不能玩,会弄脏衣服的,我换洗的衣服都在船上。」「那就入乡随俗一次吧。」杨追悔笑道。「可我们又没带衣服」皆川优树话还没有完,一块烂泥巴就砸在她间。「呀」杨追悔拿过皆川优树怀里的三味线,将它放在草棚下,怕被雨水打湿,还将油纸伞架在它上面,仰头亭受着雨水淋漓,撑开双臂,吼道:「大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