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话 趁热打铁-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八十二话 趁热打铁

住家野狼2016-9-26 8:35:14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二话趁热打铁皆川优树抹去脸上的雨水,显得非常的扭捏,手正将胸前的泥巴撇开,还没有弄干净,媛第二波烂泥巴攻击又来了,全身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攻击,皆川优树连声惊叫着,只得躲到杨追悔后面,探出脑袋看着两个得意洋洋的女孩。「哥哥,接下来是你了喔」已经站在同一战线的媛、艾马上对杨追悔发动烂泥巴攻势,除了脑袋,杨追悔其他部位几乎都享受到了泥浴。一记泥巴击中杨追悔胯.间,惨叫一声,杨追悔就弓着身子,后面的皆川优树暴.露出,媛艾贼笑着,大把大把的泥巴就抛向皆川优树。「你们太放肆啦」皆川优树笑着叫着,撩起衣,将裙摆往两边掀开,在后边打了个结,以让行动方便点,露出的两条腿吸引了杨追悔注意,让他看得都有几分呆滞了,迎来的又是几波烂泥巴。「看姐姐怎么收拾你们。」相一下转了性子的皆川优树根本顾不了泥巴脏兮兮,弯腰捧起一大把,却不是扔向媛、艾,而是倒在杨追悔后背上,嗔道:「这是你昨天对我不敬的惩罚」「那我也要惩罚你」杨追悔嬉笑着,趁势挽起积水,泼向皆川优树,躲闪不及的皆川优树整个上半身都湿了,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里面白色的内衬衣,甚至还可以看到可爱玉兔轮廓,只怪内衬衣太单薄了。当然,只有杨追悔这个色狼才会去注意皆川优树的走光,皆川优树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只是笑得非常灿烂,伸手捏了杨追悔的鼻子一下,道:「你给我一个要惩罚我的理由啊」「因为因为你长得太好看了」杨追悔满脸调皮的笑容。「谁的」皆川优树被杨追悔夸得满脸通,转身不敢看杨追悔,杨追悔则仔细欣赏着她的翘臀,都看得很清楚,看来下雨也是有好处的呀媛、艾见杨追悔和皆川优树玩上了,她们也玩得腻了,就悄悄离开了,留下这两个落水鸳鸯。「你确实很美,不仅仅是你的外表,更是你那颗心,你是我见过心地最善良的女孩子,所以我不希望你一直重复从前的生活,那完全不适合你,知道吗」杨追悔表白道。皆川优树转身,若有所思地看着杨追悔,咬着薄唇,道:「杨君,我的身世、我的个性决定了我就得那样子生活着,别无选择。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但你也改变不了我的信念,对于曾经对你们大明造成的伤害,我只能声抱歉,但若不出海掠夺,我们也会饿死的。」「你真的很固执。」杨追悔抓着皆川优树娇弱肩膀,道:「放下家仇国恨,别用你这瘦的身躯去承受那些你无法承受的,找个安静的地方活下去,好吗」「不可能的,没有那种地方,而且而且我真的放不下那些。想起我母亲的死,想起还在岛国战斗的父亲,我有时都会从梦中惊醒,求你别再开导我了,我是一个顽固不化的人,我知道你的都很有道理,可我真的做不到」皆川优树哽咽着,心像被绳子绑着般,让她连呼吸都有点困难,「哇」的一声,皆川优树就扑进杨追悔怀里,紧紧抱着他,不停哭着,混着雨水的泪滴滴在杨追悔肩膀上。感觉到皆川优树的颤抖,杨追悔咽下口水,搂着皆川优树,道:「其实我一直想,你要的生活我可以给你的。」「就算你能给我,我自己也接受不了。」「你这样子迟早会崩溃,我可不想看到。」杨追悔笑道。「杨君,我答应你,等我上了船,我就让他们开船回东瀛,我不会再让你们大明痛苦了,我要回东瀛,我要和父亲大人一起战斗,挽回属于自己的一切」皆川优树坚定道。「都你承受不了了,你还要去尝试吗」杨追悔笑道。盯着杨追悔眼睛,皆川优树坚定道:「与其让自己遗憾一辈子,还不如壮烈死在战场上,这是我现在的信条,是你给我的信条」杨追悔抚摸着皆川优树脸蛋,道:「我给你的应该是平安一辈子,不是死亡。」看着皆川优树那两瓣好像等待自己亲吻的湿唇,有点受不聊杨追悔已经凑过去,却吻到了皆川优树的手心。「对不起」皆川优树松开手,人已经徒了数步之外。「杨君,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我知道知恩图报的道理,可我们不能那么做。你是明人,我是东瀛人,做出那种事会被两国唾弃的」杨追悔从来没有想过把亲吻和国家联系在一块,皆川优树偏偏这么做。他笑了笑,盯着全身湿透,已经半透明的皆川优树,玲珑身段正因雨水暴露出来,让杨追悔为之一振,却又不敢跑过去,这个看上去柔弱,内心却十分坚强的皆川优树反抗起来可能会咬舌自尽的。走上前几步,杨追悔柔声道:「优树,和我在一块,我不会让别人再伤害你,可以吗」皆川优树使劲摇头,道:「我想,但我做不到。比我优秀的女人那么多,你完全没必要选择我」「在我眼里,你是最优秀的。」杨追悔再次将手放在皆川优树肩膀上,嘴唇已经凑了过去。无论您在哪个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站,支持正版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杨追悔摸了摸嘴唇,似乎还能尝到皆川优树那独特的唇,自嘲地笑着,道:「这次是我不对,我太猴急了。」皆川优树松了一口气,解开裙摆,遮好一直露在外的腿,声道:「我们都有错,你不必介怀。」感觉到冷意袭来的皆川优树站在草棚下,望着连绵不绝的霪雨,怅然失神。杨追悔站在她旁边,拉住她的手,轻轻搓了两下,他就问道:「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孪生姐姐或者妹妹」「没樱」皆川优树否决了。「我之前有看到一个人,叫琉璃千代,和你长得一模一样。」「是吗她现在在哪里」皆川优树也来了兴致,眨着那双大眼睛。杨追悔可不敢自己奸了琉璃千代,然后又将她晾在山上不闻不问,虽然知谍这个黑寡妇绝对不会有危险,可这事如果给皆川优树听,她绝对会超级的鄙视自己,想到此,杨追悔就道:「她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我也找不到她了。」「那真可惜,我也想看看呢」皆川优树眯眼笑着。「你确定你没有孪生姐妹吗」杨追悔又问道,就外形而言,琉璃千代和皆川优树一模一样,唯一区别就是脸上那道伤疤,她们都是东瀛人,于情于理都应该有血缘关系。「我真的不知道,我母亲只生下了我,我连兄弟姐妹都没有呢」皆川优树摇头道。「那就奇怪了。」「嗯,我也觉得奇怪,那要问她才知道了。」「很难遇见的,就算遇见了」杨追悔脑海里马上浮现琉璃千代将成千上万条的赤血碧炼扔向自己的壮观情形,恐怕到时候自己不只什么肠穿肚烂,绝对连骨头都会被赤血碧炼哨光的「会怎么样」皆川优树问道。「很美好。」杨追悔打了个寒颤,道:「明明是夏天,淋点雨怎么还会觉得冷呢」「这是很正常的,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仰望着雨势完全不见减弱的迹象,皆川优树似乎觉得要等雨停机会有点渺茫,而且现在的自己如此暴.露,她也不敢在人多的地方走动,被人看到了多不好「我也不知道,呵呵,刚刚只知道玩,没有去细想。」杨追悔显得有点窘迫,斜眼盯着皆川优树。「很脏喔。」皆川优树看着自己的身子,吐了吐舌头,道:「如果我母亲还在,我绝对要被杖罚的。」「优树,真的不肯跟我在一起吗」杨追悔问道。「我不是不肯,而是不能。我弹曲子给杨君听吧」皆川优树心翼翼地拿起三味线,不敢让它碰到自己的身体,就用有点别扭的动作拿着,拿出拨子,看了杨追悔一眼,便用拨子拨弄细弦,扣人心弦的乐声让杨追悔精神为之一振。听着那悦耳动听的乐声,杨追悔便开始打着拍子,虽然曲调有点二胡般的忧伤,两人脸上却充满了快乐。弹得手有点酸了,皆川优树就将三味线递给杨追悔,道:「你弹一下。」「这简单。」见三味线只有三根弦,杨追悔信心满满。「别弄湿了,会坏的。」皆川优树嘱咐道。杨追悔右手抓着琴杆,左手捏着象牙拨子,随意拨弄了一下,倒也发出了声音,嬉笑道:「绝对很简单,我弹催眠曲给你听。」夸下海口的杨追悔就将三味线当成了琵琶,很自然地舞动拨子。拨弄一下还好,多拨弄几下,那声音简直就如同魔音穿脑,惹得皆川优树笑得合不拢嘴,娇躯颤动,躲在内衬衣里的玉兔盈盈抖动,白衣上的两点十分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