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八话 贴紧-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八十八话 贴紧

住家野狼2016-9-26 8:37:47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八话贴紧横砍而来,杨追悔剑尖顶地,一个飞旋腿,正中皆川优树蛮腰,踢中,杨追悔没有得意,倒是满脸的歉意,这是皆川优树的身体啊,若被自己搞得留下了永远的伤疤,恐怕以后就变成皆川优树永远的灰色记忆了,也正因为如此,杨追悔的攻击显得那么的软弱无力。「我要杀了这个玷污你身体的男人」皆川优树叫着,娇喝出声,再次攻向杨追悔。避开刀锋,杨追悔旋转数下,人已转到皆川优树身后,一想到怀蝶最憎恨男人,杨追悔便心生一计,顺手将忆柳剑抛向前面,以吸引她的注意力,双手则抱住皆川优树蛮腰。怀蝶确实超级的讨厌男人,并所以在杨追悔做着邪恶事情之际,皆川优树略微恢复神智,便将手里的刀抛开了。忆柳剑蜂着,飞起,正与怀蝶刀碰在一块,白色金黄色两道光芒顿时扩散,将整个剑门渡笼罩住,暴雨瞬间停歇,浓云散开,阳光瞬间照下。这一切发生不过眨眼之际,堪称奇迹杨追悔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的皆川优树,心头一热,将她紧紧搂住,目光则看着那两把正卷绕在一块的刀剑。刀剑散发出更强的光芒,杨追悔只能用手遮住眼睛,透过指缝,他看到两个女子拥在一块,摸着彼此,听不到声音,但看她们那亢奋的表情,杨追悔就知谍们绝对非常的舒服,他也好想冲过去和她们欢好,一龙战双可他哪敢随着两声震耳龙,混在一块的光芒顿然消失,似乎从未发生过,一柄蓝金相间的刻龙宝剑「当啷」一声落在甲板上。「杨君,我做了一场很可怕的梦,梦到我把他们都杀了。」皆川优树呢喃着,有点涣散的眼神满含哀伤,浑身抽搐,泪已决堤,洗着她脸上的鲜血,还她白净的脸蛋。抚摸着皆川优树脸蛋,心痛的杨追悔紧紧搂着她,柔声道:「我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了。」皆川优树眼睛睁得非常大,突然推开杨追悔,慢慢站起身,环视一圈,看着地上那些尸块,她终于明白一切都不是噩梦,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啊」皆川优树抱头叫着,身体头抖得更加的厉害,又忽然停止了喊叫,像被抽走了灵魂的她朝后倒去,杨追悔忙抱住她,可她已经晕过去了。拦腰抱起皆川优树,杨追悔便下命令道:「让他们撤退。」公主晕倒,江井被杀,这里话分量最大的就是纱耶了。摸着江井那把武士刀站起,纱耶将之高高举起,带着泪水喊道:「撤出剑门渡」那些倭寇已经没了什么斗志,纷纷转舵。「我们乘胜追击吧。」俞大猷建议道。「我们没有胜利,胜利的是他们,若他们不宣布撤退,我们便全军覆没。」海瑞叹息道,「我不知道我到底看到了什么,也许这一切都是天意吧,下令所有船只停止开火,检查伤亡情况。」「那杨兄弟怎么办」戚继光问道。「他不会有事的,也许我该这次战争的转折点是杨追悔这孩子,等他回来,我要摆酒好好感谢他。」「禀告都督,有人求见」「嗯」海瑞望过去,看到女扮男装的夏瑶站在另一艘船上,不知她什么时候到来的海瑞显然有些惊讶,就忙走过去。夏瑶跳到主战船上,问道:「我们胜利了吗」「也许吧,兄弟,你为何出现在此」海瑞忙问道。「我也想来帮忙,没想到已经结束了,尚书大人有一封信叫我交给你,我带来了。」夏瑶拿出信封,低头递给海瑞。海瑞打开信封粗略看了一下,倒吸一口凉气,脱口而出:「叛国」似乎知道信的内容,夏瑶就压低声音,道:「都督请别声张」海瑞怕信的内容被人看到,就揉成团扔进了海里,道:「等你离开之时,我会将回信写好,到时麻烦转交尚书大人。」「麻烦都督了。」夏瑶拱手道,举手投足都看不出是女儿身,看来夏瑶为了能报大仇,进行了相当大程度的模仿训练,可那对被她用白布裹住的玉兔就显得有点可怜了。「公主怎么样了」纱耶走进船舱,「所有的人都在等待她的命令。」此时的皆川优树躺在床上,睫毛动个不停,却无法睁开眼。杨追悔拿着湿毛巾擦去皆川优树脸上的汗水,道:「恐怕没这么快,你先出去安抚人心,绝对不能让他们折返。」纱耶看着这个让皆川优树动心的男人,也不多什么,点零头走出了船舱。过了半个时辰,一直浑浑噩噩的皆川优树终于醒来,睁着那双比天山之泉还清澈几分的明眸,满是疑惑地看着杨追悔,脸上没有高兴,也没有悲伤,有的只是不知何来的疑惑。「优树,你终于醒了。」杨追悔握着她的手,俯身亲了一下。皆川优树抖了一下,下意识地收回手,盯着杨追悔,依旧没有开口。「怎么了」杨追悔觉得皆川优树的表情似乎有点怪异,就怕她还受到怀蝶的影响。「大哥哥,你是谁」皆川优树声音非常的甜,却让杨追悔愣了好几秒。回过神的杨追悔露出笑意,道:「我是你哥哥,你难道忘记了我们自分开,今天你搭乘东瀛饶船来到了大明,以后我们就要一直生活在一块了。」「记不得了。」皆川优树摇了摇头,笑容非常甜美纯净,以前的哀伤似乎彻底消失了。「哥哥出去一下,你先休息。」「这里好黑,哥哥别走」皆川优树颤抖着声音,忙抓住杨追悔的手。「我马上回来,乖。」杨追悔抚摸着皆川优树细滑手背,俯身在她额头亲了一下,待她放手后,杨追悔才走出去。「哥哥,我好怕。」皆川优树呢喃着,露在外的肩膀都收进了被单内,只剩一个脑袋,那双瞳孔特别的灵秀,像潜藏海底的珍珠。杨追悔将优树失忆一事给纱耶听时,纱耶表现得非常的平静,那身素白和服正被海风刮得发出沙沙声,玲珑有致的身段完全显露。抚开老爱遮住眼睛的浏海,纱耶似乎有很多话想,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起,微微叹息,双眸已湿,不争气的眼泪又流出,却听不到她的哭泣声,很是平静地抹去泪水,望着东瀛方向的纱耶便问道:「杨君,你能照顾好皆川公主吗」「我一个人不行,还要有你在,毕竟你一直陪伴着她。」「公主一直很想看樱花,可是苦无机会,看来她以后都不会有机会了。」转身看着杨追悔,纱耶继续道:「你现在有什么要求,你就出来吧。」「我只想优树以后的人生都平平安安的,就这样子,没有别的想法了。」杨追悔道。「那我知道该怎么办了,也许公主对我的都是对的,不论是什么民族,其实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没有谁低贱的道理,更不能因自己国家的空缺而掠夺他国。」纱耶显得有点惆怅,「既然公主失去了记忆,她就没能力指挥大家了,这个重担将落在我身上,我会带领他们回东瀛,为守住长沼神圣土地献上最后的力量,所以请你带着公主离开这儿。」「你那是去找死,一点都不值得」杨追悔挽留道。「这不是值得不值得的问题,这是武士道精神。我是一名忍者,但我也了解这个道理,所以你就别再多了,请进去陪公主吧,我先召集大家开会。」「有了结果再和我。」完,杨追悔钻进船舱内。皆川优树一看到杨追悔,开心得扑进了杨追悔怀里,紧紧搂着他,喃喃道:「哥哥出去好久喔,优树好想你。」「才一下子,哪里久了」杨追悔笑道。「就是很久嘛」皆川优树露出甜滋滋的笑容,似乎觉得只有这样子抱着杨追悔才最安心,完全不在乎男女之别。实话,被一个浑身散发气,又只穿着一件单薄内衬衣的美.女搂着,还不断挤压着,能不激动吗「哥哥,你能不能带我离开这黑黑的地方呀」皆川优树一脸的幸福,感觉到杨追悔心跳的加快,她更是抱紧了杨追悔,似乎觉得只有和杨追悔抱在一块才有安全福「我们马上就可以走了,别担心。」杨追悔吻了一下皆川优树额头,手在她柔滑肩膀处轻轻摸着,看着那对起伏不定的玉兔,他不自觉地咽下了口水,面对这个失忆,杨追悔又该如何和她完成初次交.媾呢「啊啊啊我真是邪恶的人类」不到一刻钟,纱耶就走了进来,示意杨追悔跟她出去。一出去,杨追悔就看到所有的倭寇头上都绑着白色带子,正中间还有一点色。「我们已经举手表决,决定返回家乡,请你照顾奸公主,若她有什么闪失」纱耶发觉自己今天好像变得多愁善感了,一点也不像忍者的作风,就矜持地笑着,但再多的笑容也掩饰不了她内心的惆怅,深吸一口气,道:「麻烦你带着公主离开这儿,这里已经不属于她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