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话 大炮-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九十六话 大炮

住家野狼2016-9-26 8:41:17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六话大炮「怎么样了」杨追悔抱着她们两个,也管不了娇躯的湿漉。「我们自认为水性极佳,也差点在下面迷路了,暗礁很多,想找到很准确的航线几乎不可能,不过来回游了几次,我们发现这暗礁的密集其实是后期加工的结果,也就是这绝对存在着某种规律。」见杨追悔迫切想知道,施乐很得意地笑着,继续道:「航线一共有四条,航行方式几乎一样。一驶过第一块暗礁时,船身必须往左偏离三尺,再过一百尺时往右偏离三尺,再过一百尺时往左偏离三尺,经过八次就能到达码头,而且只要速度相同就能同时到达。」「真深奥」杨追悔感叹道。「没我们姐妹的帮忙,你们绝对会触礁的。」施乐正用葱指压着杨追悔的嘴唇。杨追悔含住施乐葱指,了两晚下,嬉笑道:「那明天我就好好满足你们,这样总行了吧」「这是义务,当然要的。」施乐嗔道。杨追悔摸着月肩膀,手从她腋窝插过去,问道:「月,你想要让我进去几次」月脸胀得羞,呢喃道:「随杨公子。」「妹妹,你为什么不叫他相公呢」施乐好奇道。「我就是喜欢叫杨公子。」月声解释道。「我感觉还是相公来得亲牵」施乐吐了吐舌头。「其实无所谓。」杨追悔道:「平时习惯怎么叫就怎么叫,反正我们有夫妻之实就行了。」「相公何时娶我们姐妹呢」施乐抚摸着杨追悔下巴,「一定要明媒正娶的喔,这是你们人类的习俗,我们姐妹也要入境随俗。」「恐怕没那么快吧,等我将大明推翻了,到时候我会站在京师皇宫最威严的正殿迎娶你们,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你们是我的女人。」两女显然被杨追悔这花言巧语迷惑了,就挨得更紧了。无论您在哪个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站,支持正版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杨追悔正经道:「我只是看这儿干了没,干了你们就可以穿衣服,我们就可以回去好好睡觉了,为明天做充分的准备。」「嗯,明天我们也要来,因为起始的暗礁你们绝对不会知道,就算我现在告诉相公你了,相公还是会忘记的,到时候船都沉了就好玩了。」施乐掩嘴笑着。「你越来越乖了。」看着她那痛苦又舒服的模样,杨追悔露出会心的微笑。一会儿,确定她们身子确实干了,杨追悔就让她们把衣服穿好,驾驭着神雕往潮州飞去。安顿好人鱼姐妹,杨追悔站在优树房间前,站了好久,里面完全没有动静,看来她是睡着了,伸手想推门进去看一看这位睡美人,杨追悔又怕将她吵醒,那么自己一个晚上都别想睡觉了。杨追悔将窗户推开,想在睡前看优树一眼,当他看到床上空荡荡的,他当场吓出一身冷汗,急忙推门进去,几乎将房间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优树。跑进武三娘房间询问优树的下落,武三娘只是半个时辰前她就已经哄优树睡着了。惊慌失措的杨追悔找遍都督府每个角落都没找到优树,闯进郭芙房间,挨了一顿骂之后也没有优树的消息。跑进夏瑶房间,夏瑶正将裹着玉兔的白布除下,房门被杨追悔踢开,夏瑶惊叫着捂着玉兔。「有看到优树吗」杨追悔焦急道。「没有混蛋」夏瑶骂着,满脸羞,抓起圆桌上的佩剑就甩向杨追悔。杨追悔接住,看了一眼夏瑶平坦的腹,本可以好好一番的,可他现在一点心情都没有,就走出去将门关上,继续寻找着优树的下落。「这混蛋」夏瑶又骂了句。跑出都督府,边喊着优树的名字边寻找,可是都没有找到她。走了好久,失望至极的杨追悔再次回到优树的房间,看着摆放在桌上的三味线,拿起,随意拨弄了几下,便想起那日草棚中优树笑他不会弹三味线的情景,可惜早已物是人非了。「不可能的」杨追悔坐在床边,以现在优树的状况,她应该不可能会一个人出去的,不管如何,杨追悔只希望优树能早点回到自己身边,就坐在那儿一直等着。杨追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等了多久,困意上涌的他躺在床上睡着了。第二天醒来,优树还是没出现。打不起精神的杨追悔用慵懒的目光看着三味线,看得出神。到了晌午,优树还是没有出现。想到申时就要开始行动,杨追悔只得暂时把优树失踪的事放在一边,乘着神雕飞向剑门渡,而在早上,海瑞一行人已经到达了剑门渡,为了隐藏双方合作的事实,八幡船并没有进入剑门渡,而是停泊在两里外,静静等候申时地到来。在飞往剑门渡过程中,杨追悔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绝对不可能」杨追悔咬牙道。落到倭寇主战船上,杨追悔就要求从剩余的二十艘八幡船中拨出一艘最的,由自己驾驭,驶向南澳岛,纱耶虽不知杨追悔在搞什么鬼,可也没有多问,就吩耕们照办了。看着那艘型八幡船左摇右摆地朝着南澳岛驶去,纱耶鄙夷道:「根本一点技术都没有,还要独当一面,这男人实在好玩」此时的神雕趴在杨追悔脚边,随时等待起飞的命令。一刻钟后,杨追悔已经看到了南澳岛的轮廓,原则上,海盗是不会攻击这艘船,但真的攻击了,就明一切都和杨追悔预料的一致,他现在只希望船能顺利接近南澳岛。此时,一身皮衣清凉装的黑肤少女罂粟站在城墙之上,拿着望远镜观察着杨追悔那艘船,冷冷一笑,道:「这王鞍就是主谋了,把你炸死,他们也威风不起来」放下望远镜,罂粟便喊道:「所有炮手准备,等待命令,我要让他下海喂鲨鱼」「罂粟,对付一个人要得着这么多门大炮吗这弹药也是银子买的。」一个光着膀子的高个男人走了过来,一身的横肉,脸颊两侧都是胡渣,正咧嘴笑着,此人正是海盗的首领吴平。「这是我的事,哥哥你不用管,我讨厌的人就绝对要死」罂粟叫道,露出很是邪恶的笑容。「好吧,你继续,我肚子饿了。」吴平有点无趣地离开了。「老大那王鞍进入射程了」一个海盗叫道。「王鞍是我叫的不是你可以叫的再叫就杀了你」罂粟活动着五指,再次用望远镜观察着杨追悔的船,见他后面还有那只神鸟,罂粟就命令道:「所有炮手准备,一人一发,将王鞍和他的鸟一起轰到海里,只许一发,不许多也不许少,多了就把你脑袋砍下塞进炮膛,少了你就张嘴把炮弹吃下去,听我的。」罂粟调整好焦距,将杨追悔那张脸放大,嘀咕道:「长得挺帅的嘛,可惜马上就要喂鱼了。」清了清嗓子,罂粟便脆声喊道:「放炮」随着震天炮响,五十多颗炮弹齐齐飞向杨追悔。杨追悔松开船舵,已经跳到了神雕背上,神雕撑开守护光环,便以极快的速度往后方飞去,与此同时,可怜的船被炮火炸得粉碎,隐约还能闻到硫酸的焦臭。借着浓烟的遮掩,杨追悔已经飞离了罂粟的视线。「看来我的猜测没错,这下事情棘手了。」杨追悔叹气道。等到浓烟散开,罂粟就用望远镜寻找着杨追悔的尸体,只看到船体的碎片,人和鸟都没看到。「奇怪,为什么不是申时来的,怎么就来一艘。」心平静下来的罂粟不禁自问道。回到纱耶那边,杨追悔就要求她传令下去,将申时的行动取消了,倭寇们质问杨追悔,本来都得好好的,他们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为什么突然变卦了呢「海盗已经知道我们的行动了,所以你们再去就是送死。」杨追悔解释道。短短的一句话,倭寇全部都安静下来了。「那我们怎么办」纱耶问道。「航线我已经知道了,现在重点是解除城墙上的五十门大炮,否则在穿越暗礁群时就会被轰进海里。」杨追悔咽下口水,继续道:「不出意外的话,你们也将参与这场夺岛之战,只是方式和之前有所不同,我先到海瑞那边去谈一谈,等我消息吧。」驾驭着神雕,杨追悔就飞向了剑门渡。落到明军主战船上,杨追悔将行动已经泄露的消息告知海瑞,海瑞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般,连站都有点站不住了。「我还有一个方案,有点冒险,不过也值得一试,少枫应该也在船上吧」杨追悔问道。「嗯,在船舱休息。」海瑞点头道。「那就麻烦都督下令,让全军出海,和倭寇会合,然后驶向南澳岛,不能太接近,必须在炮弹的射程之外,到时候等我命令吧,还有,我要十个人,每人都要配备足够的弹药,现在就要。」「大猷,去找十个人。」海瑞示意道。俞大猷本来就看杨追悔不爽,现在又要被使唤,就更不爽了,可都督的命令还是要听的。让他们检查了各自的枪枝,确定没问题,杨追悔就让他们分为两批,先让五人骑上神雕和自己飞向南澳岛,杨追悔本来不希望让其他男人碰神雕,但现在是特殊情况,他只能让神雕受委屈了。高空飞行,绕到南澳岛后方,看着那嶙峋绝壁,确定绝壁之上没有人,杨追悔就让神雕着陆,俯身观察着下方的状况.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