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话 哥哥救我-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九十八话 哥哥救我

住家野狼2016-9-26 8:42:9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八话哥哥救我「后面好像很多人,一百可能不够。」「那带三百人去」这个好斗喜杀的罂粟冲在最前面,配剑,并不带火枪,正怒视着城墙那两个杀得正欢的人,她完全没想到杨追悔还没有死,更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城墙上,对那些根本不擅长近距离作战的手下进行屠杀「把他们两个杀死」罂粟喊道,蹬地而起,飞向杨追悔,因太过于激动,皮帽被风刮走,黑色长发更是肆无忌惮地舞动着。「看剑」罂粟喊出声,挥级剑刺向杨追悔。杨追悔举剑一挡,剑尖恰好刺中刻龙宝剑剑鞘。「当」罂粟手一偏,剑尖已刺向杨追悔胸口。侧身避开,剑尖划破杨追悔上衣,差点划破皮肉,身子后仰的杨追悔有点站不稳,剑鞘顶地,这才勉强稳住,可这女海盗苦苦相逼,收回剑又刺向杨追悔的脖子。杨追悔后退数步,看着这个似乎很爱晒太阳的女海盗,衣着已经不能再少,那件类似又不会露太多的皮质束衣将玉兔裹得非常之紧,玉兔下方的腹部大方地展现着,肚脐眼又圆又深,点缀着平坦腹,显得非常的可爱。再下面则是两条平滑腹股沟,可惜只能看到一点点,一双。罂粟这身打扮非常的新潮,很有现代赶潮流少女的感觉,可手里那把寒剑足以让任何一个胆敢亵渎她的男人付出血的代价这下,她又朝杨追悔冲来了。「飞影急旋剑」罂粟喊出声,手里的剑只剩幻影,好像有上百把剑正同时刺向杨追悔。杨追悔哪有见过这种剑法,这剑好像会刺到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吓得他不敢接下,只得快速后退,身后一个海盗正欲开枪,杨追悔眼疾手快,抓住他的肩膀往前一推。「啊」伴随着他的惨叫声,他的胸口已经被罂粟的剑刺出一个大窟窿「没用的东西」罂粟一脚踢开他,剑锋旋转,鲜血洒向城下。此时,行驶在最前面的八幡船在施乐和月带领下步步逼近码头。「老大不好了他们通过了暗礁」「开炮轰他们」罂粟喊道,可当她回过神时,两边城墙上的炮手几乎都被杀死,剩下的几个也在捂着自己的,根本没有一个有能力开炮。「一切都完了。」杨追悔嬉笑道,继续打量着罂粟,人如其名,毒花一朵,心狠手辣,杀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身上散发出的杀气比杨追悔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来得重「至少我要挑断你的手筋脚筋,让你像一只狗一样舔着我的脚趾头。」罂粟冷笑着,步步逼近杨追悔,手腕则缓缓转动,点地而起,喊道:「飞影急旋剑」「吃我一记毒拳」夏瑶突然出现在罂粟后面,一拳击向她的脊背。罂粟只得放弃追杀杨追悔,直接飞到城墙之下,死瞪杨追悔一眼,喊道:「所有的人给我冲别让他们上岸」「大家准备」海瑞高高举起御赐宝剑,确定海盗已经进入了射程,他便喊道:「万炮齐发」炮声震天,颗颗落在沙滩上,沙石炸得满天飞,冲来的海盗被炸得或死或伤,稍后面的全都停下脚步,纷纷后退,根本不敢再靠近,原本他们引以为傲的五十门大炮已经没了炮手,孤单地立在城墙上,完全失去了作用,海盗们就像失去了母亲的孩子般,完全乱了阵脚。若不是罂粟还在后方吆喝,他们也许已经撤退了。「你就是一个大色狼」夏瑶走向杨追悔。「我没对他怎么样,就算我想,我也没有机会啊。」杨追悔辩解道。夏瑶抓起杨追悔的手,又看了杨追悔的胸膛,确定杨追悔没有受伤,夏瑶这才松了一口气。「老大这不行我们得撤退了」罂粟看着已经跳到沙滩上的明军和倭寇,又看了眼正在城墙上甜蜜蜜的杨追悔和夏瑶,咬牙道:「老娘总有一天要杀了你们两个」「现在怎么办」又一个海盗问道。听着前方震耳炮声,后方时不时响起的零星枪声,罂粟挥剑道:「所有人撒回寨内」听到命令,如同获赦的海盗纷纷后退,只剩罂粟一个人站在那儿,知道这里绝对失守,罂粟只好选择后退。「会打.炮吧」夏瑶问道。这名词在现代常用的,就是指做嗳,所以直觉反应让杨追悔色.眯.眯地盯着夏瑶,嬓Φ溃骸覆恢换岽颍够岽蚝芫茫匀媚懵愕摹听得有点莫名其妙的夏瑶就运劲扭转了一门大炮,对准正在逃跑的海盗,叫道:「快点过来打」杨追悔摩拳擦掌的,问道:「采取什么姿势」「随便啊,只要能打到就行了。」夏瑶不以为然道。「狗爬式吧」杨追悔吞着口水,正盯着夏瑶屁.股。「你那样磨蹭,他们早就逃跑了。」夏瑶只得捡起还没熄灭的火把,点燃导火线,伴随着一声轰,炮弹在海盗间炸开。杨追悔的色心也被炸得稀巴烂的,嘀咕道:「原来是真的炮,不是那个打.炮。」接下来,杨追悔充当炮手,夏瑶填充炮弹,炸得那些海盗阵脚大乱,各个哭爹喊娘的,一旁的神雕则有点疲倦地趴着,望着笑逐颜开的杨追悔。明军和倭寇则拿着各自的武器朝前冲,一股脑儿涌进城墙内,正追击着溃逃的海盗。海瑞站在沙滩上,非常的激动,颤抖着声音道:「老夫终于踏上这片土地了,只要消灭这群海盗,倭寇就别想再猖狂了」站在海瑞身边的纱耶则开口道:「能不能别老是倭寇倭寇的,我听了感觉很不顺耳。」「呵呵,你们已经入编我们大明的船队,可别再以为自己是倭寇了。」海瑞笑道。纱耶耸了耸肩膀,显得有点无奈,却又笑出了声,道:「希望你能公平对待我们,让我们在这儿找到第二个家。」差不多的时候,杨追悔就和夏瑶骑上神雕飞向土门。此时存活下来的海盗都已经跑进寨门内,厚重铁门放下,一声闷响,唯一的通道就被堵死,冲到铁门前的明军都在那儿喊着,气势高涨。这时,铁门开出很多的口,枪口纷纷伸出,枪声响起,明军倒下数十人,其他明军则已经散到两边,因无法攻击铁门内的海盗而不敢轻易行动。「老大,现在怎么办」海盗问道。站在铁门后的罂粟摸着尖下巴,眼珠子转着,道:「没事,一个女人就足以让他们撤退,叫人把皆川优树那娘们带来」「让人推一门大炮来把铁门轰开」海瑞命令道。骑着神雕的杨追悔看着那道铁门,并没有多话,紧靠着他的夏瑶则把全部精力都放于不让他吃豆腐上,正按住杨追悔那抱着她细腰的手,就怕他忽上忽下,不管上还是下,吃亏的绝对是她没一会儿,一轮大炮已经被推来,正从侧面瞄准铁门边角,只要海瑞一下令,炮弹绝对将铁门轰得稀巴烂这时,铁门被缓缓拉起。「哥哥哥哥」被罂粟用剑架住脖子的皆川优树盯着上方的杨追悔,双眼早已哭得肿。纱耶一看到公主竟然变成了人质,她便朝着上方的杨追悔喊道:「杨君你这混蛋我叫你照顾好公主你怎么照鼓」「怎么回事」夏瑶声问道。「昨晚优树就失踪了,我觉得有人绑架了她,后来我开着八幡船驶向南澳岛,海盗立刻开炮,我就知蝶们已经知道我们的行动,所以也就确定优树被他们绑架了。」杨追悔握紧拳头,直视着罂粟,罂粟那冷酷的表情让杨追悔忌惮了几分,这女人绝对什么事都做出来的罂粟邪笑着,叫道:「开炮啊,你们开炮啊,大不了我和这女人一起死」海瑞之前绝对不会在意一个东瀛饶性命,可现在会了,若自己胡乱下命令,和自己一起作战的东瀛人绝对倒戈,这对自己非常的不利,所以他便开口道:「罂粟,你们已经无路可走,放下武器,我们会从轻发落」「呵呵,所谓的从轻发落也许是给我个全尸吧」罂粟舔了舔嘴唇,冷冷道:「早已踏上贼船,我就没想过要得到救赎,我真的很想看到这位美人死的时候,上面那位是什么表情。」「哥哥」听着优树的叫声,杨追悔的心都快碎了,一个男人若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又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世上纵身一跳,杨追悔已经手持刻龙宝剑站在他们前面,长袍被风吹得「咻咻」作响,冷冷盯着罂粟,杨追悔问道:「条件你开吧,只要能放了优树。」「啧啧,看来她真是你深爱的女人呀,真想不到,不过我觉得最好玩的是这位曾经和我们合作多次的头目大人,竟然不知道我是谁,还叫你哥哥真是很大的讽刺呀,感觉她好可爱喔,就因为太可爱了,我真的好想在她脸上划下一道道血口,让她将丑陋的一面展现给你看,或者我会在她身体的某处弄点记号什么的。」「要求吧。」杨追悔平静道,看着优树那被泪水打湿的脸庞,他真的好想将罂粟压在地上「我想想。」罂粟闻着优树发,非常陶醉地深呼吸,那表情好像达到了高朝一样,让杨追悔看了非常的不爽。罂粟舔了舔嘴角,开口道:「我这人报复心非常的强,若不是你的出现,那些白痴怎可能到这里所以我要你死」「哥哥不能死」优树喊道:「我要哥哥,哥哥死了,我也活不下去。」「啧啧,哥哥前,哥哥后的,我现在开始怀疑这哥哥的含义了。」罂粟笑着,却还是那么的机警,眼睛时不时扫视他们,防止被鹰。「你先放了优树。」杨追悔开口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