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三话 受苦-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零三话 受苦

住家野狼2016-9-26 8:44:25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三话虐.待刚刚还嬉皮笑脸的,瞬间变得冷眼相向,罂粟确实吓到了,只得乖乖从命。推进十颗葡萄,杨追悔便问道:「现在感觉如何」「我只想杀了你」罂粟咬牙道。「看来还是不够,不过我不七想费在你身上了,要不我们来试一试黄瓜吧,我精挑细选的喔。」杨追悔故意在罂粟眼前摇着那根黄瓜。罂粟倒吸一口凉气,叫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治疗你的便秘。」杨追悔邪笑道。「你这个疯子」看着罂粟那几乎扭曲聊表情,杨追悔放下黄瓜,笑道:「你嘴巴真臭,我来替你洗一洗。」罂粟不敢去看,生怕会死掉。「乖乖,你怕了吧」杨追悔笑道。「海盗没有诚信,你们绝对也没有,所以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别和我谈条件」「看来你比我想像中的还要聪明。」罂粟冷冷盯着杨追悔,道:「我会把它咬断的」「我知道你会这样子。」「我会咬舌自尽」罂粟叫道。「从科学角度来,咬舌自尽是不会死的,只有当你流血过多才会死,所以你就算咬舌也不可能立即死掉。」杨追悔冷笑着。「别碰我」罂粟喊道。「我很欣赏你的叛逆精神,因为这会刺激我。」「混蛋」罂粟哭道。这时,门突然被敲响。「杨公子,吃饭了。」门外传来武三娘软语。杨追悔怕三娘走进来,就用布将罂粟嘴巴塞住,穿好衣服,放下床帘走了出去,和武三娘一块去用餐,让杨追悔惊讶的是武三娘竟然不问自己在房间搞什么。晚饭一男八女吃,海瑞等人都在剑门渡过夜,要明早才会回来,更可能要在那儿驻扎几天。吃完饭,杨追悔就决定继续虐待罂粟,可走到半路就被施乐拦了下来。施乐双手叉腰,嗔道:「相公,何时陪我们」「现在还早,不用那么着急吧」「可是人家很想要了嘛。」施乐勾住杨追悔胳膊,见四下没人,便拉着杨追悔的手,嗔道,「你还不给人家呀」「你这妖精,就不能再等一会儿吗你看月多乖」站在一旁的月被这么一夸,脸都了,羞得不敢去看他们两个。「人家很想要,你就满足人家嘛。」施乐撅起樱桃嘴,娇媚万千,双眸更是充满了渴望。杨追悔突然笑出声,刮了一下施乐翘鼻,神秘一笑,道:「我正准备去虐待刚抓回来的罂粟,不介意就和我一块去,顺便帮我出出主意。」「真的吗」施乐兴奋得都跳了起来。「走吧,待会儿我会们三个的」杨追悔拉着月和施乐的手走向房间。「那你要先把人家干死喔。」走进房间,杨追悔掀开了床帘,床上只剩几根断绳,罂粟竟然逃走了「和她再见吧」罂粟突然从梁上跳下,架住月脖子,另一只手拿着的匕首刺向月胸口。一股鲜血染了月浅紫衣裳夏瑶手里的剑刺中罂粟右肩的同时,罂粟手里的匕首也掉落在地,正欲挟持月,急奔而来的杨追悔已将月拉进他的怀抱,并拈住了罂粟的脖子。“真是不知死活”杨追悔怒道,死盯着一脸无惧的罂粟。她那被刺穿的右肩血流不止,她却似乎不觉得痛,用凶狠的眼神盯着杨追悔,满脸邪恶的笑意。夏瑶拔回剑,剑尖上都是血,看了一眼罂粟,夏瑶道∶“我只是路过,你爱怎么审问就怎么审问,不过建议先帮她包扎伤口,我下手很轻,没有伤及她的重要经脉。”完,夏瑶转身便走。杨追悔将罂粟压到床上,先帮她包扎好伤口,然后将她剥得精光,再次将她四肢绑在床上。看着地上的匕首,杨追悔才记起这是上次夏瑶送给自己的,那次将优树挟持到都督府,自己便将匕首放在床单下,没想到差点因此酿成了惨剧。“月,你没事吧”杨追悔问道。“没事,只是”月摸了摸肩膀,那儿还残留着罂粟的鲜血,这让她有点难受,她并不喜欢浑身都是血腥味。“把衣服脱了吧。”杨追悔示意道。看着施乐,又看看矜持害羞的月,杨追悔笑出声,道∶“施乐,我又没叫你脱,你干嘛这么主动”施乐暧昧地笑着,道∶“反正待会儿都要脱的,妾身只是先一步罢了,而且我妹妹很害羞,我不脱,她怎么可能会脱呢”绕到月身后的施乐出其不意地解开妹妹的腰带,用力一扯,紧裹着娇躯的浅紫百褶裙便分开,施乐将之剥下。罂粟右肩包着纱布,伤口那儿的白布都已经被染得血。杨追悔看着罂粟,罂粟也看着他,两人眼神出奇的相似,都想将对方吃掉。“是不是还想逃跑”杨追悔问道。“我不想逃跑。”顿了顿,罂粟补充道∶“我只想杀了你”“勇气可嘉,可惜你失手了,而这次你再也没有机会逃走了。”“不要”罂粟剧烈挣扎着。“你这变态”罂粟骂道。“这要看对象。有些女人是拿来爱的,有些女人则是拿来虐的,你属于后者,我现在逐条列出你犯下的罪过。”杨追悔竖起食指,道∶“首先,你身为明人,却帮助倭寇残杀同胞;其次,你伤害了优树和月;再者,你杀了自己人;最后,你不应该逃走。综合一下,你的罪过足以让你被奸无数次。鉴于我是个善良的好人,我就先奸你几次,等你以后学乖了,我再减轻对你的处罚。”“好偏心喔。”施乐有点不悦地抱着妹妹。“姐姐你干什么呀”月吓得忙抓开姐姐的手,一脸潮。“我刚刚不是要你们讨论怎么虐她吗想到就告诉我。”杨追悔道。施乐走到床边,打量着罂粟,嘀咕道∶“怎么看都是我的身材更棒。”“呵呵,你这妖精。”杨追悔将施乐拉进怀里.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