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四话 相拥入眠-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零四话 相拥入眠

住家野狼2016-9-26 8:44:51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四话相拥入眠休息了一会儿,杨追悔坐在床边看着那根黄瓜,杨追悔笑出了一声,道∶“我先去一趟茅厕,回来再和你好好的玩。”罂粟没有回答,或者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了,只是无神地盯着床帘。杨追悔去茅厕后,皆川优树独自走进他的房间,陪着她的纱耶则因白天的疲倦已经睡着了,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春梦。皆川优树看着床上的罂粟,畏惧地后退了好几步,声问道∶“你在干什么”听到皆川优树的声音,罂粟难更加的恼火,想要骂出声,喉咙却因为之前的叫喊而沙哑发痛,只能无力道∶“你这是明知故问。”“我真的不知道,我是来找我哥哥的,请问你有看到他吗”皆川优树声道,还是不敢靠近罂粟,只有短暂记忆的她,误以为自己是第一次看到罂粟。“哥哥真好笑。”罂粟目光凶狠,冷冷道∶“你所谓的哥哥简直就不如你如果还有点善心,就过来把我放了”“你为什么会这样子”皆川优树问道。“你到底肯不肯放了我啊”罂粟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露出笑意,道∶“其实我是在和你哥哥玩游戏,他去上茅厕,好回来就帮我解开的,既然你这做妹妹的出现了,就由你来替我解开吧。”“真的吗”“我没有必要骗你,你难道忘记了我们曾经玩得很关心吗”“我什么都记不住了。”皆川优树走到床边,看着被折磨不堪还散发出躁味的罂粟,觉得有点恶心,却还是很听话地帮罂粟解开绳子。得到解放的罂粟将黄瓜拔了出来,扔到地上,匆忙地穿上皮质短裤,抓起那件皮质束衣,看着那些被杨追悔割断的绳子,罂粟愤怒地只想把杨追悔生吞活剥了。“你要陪我一起等哥哥吗”坐在床边的皆川优树问道,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可怕的事。“你自己慢慢等吧”穿上皮质束衣,抓住破裂处,罂粟多看了皆川优树几眼。罂粟本打算杀了皆川优树以泄心头之恨,可是又下不了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被皆川优树那清澈的瞳孔迷惑了。罂粟不敢多加逗留,跑出了房间,凭借最后一点力气跃上屋檐,一个翻身,跳出了都督府,消失在巷里。当杨追悔走进房间,见罂粟跑了,又见优树坐在那儿,看着床上完好的绳子,杨追悔便知道是优树放了罂粟。可是就算如此,杨追悔也不想多问,只希望能早点抓到罂粟将她搂进怀里,杨追悔温柔道∶“妹妹,你怎么跑来了”“我很想哥哥了,怕你又要离开我。”优树软语道,抱着杨追悔的虎腰,体会着那种来自杨追悔身体的温暖与安全福“哪会,哥哥会一直陪着你的,你不用担心啊”“嗯,优树明白,只是心底有点害怕。”温存片刻,杨追悔便带着优树回到她的房间。看着正呈“大”字趴在那儿睡到都流口水的纱耶,杨追悔有点郁闷,一张床都被纱耶占满了,根本没有优树睡觉的位置,难怪她会来找自己“哥哥出去一会儿,马上回来,你在这里等我喔”杨追悔摸了摸优树的脸蛋。“嗯,要快喔,优树不想等太久。”优树点头道,眼里有几分不舍。“很快的。”笑了笑,杨追悔在优树脸蛋上亲了一下便离开。杨追悔分别找了武三娘、夏瑶、郭芙、月和施乐,告诉她们罂粟已经逃走的消息,要她们多加防范,顺便问夏瑶晚上要不要和他一起睡觉,被调戏的夏瑶抓起圈椅便扔向杨追悔,幸好门关得及时,否则杨追悔的脑袋绝对会遭殃再次回到优树房间,似乎很怕离开杨追悔的优树正站在门口,一看到杨追悔便跑了过去,一头栽进他的怀里,非常的黏人。陪着优树走进房间,看着睡相极差,平时却挺淑女的纱耶,杨追悔无言以对。“你不困吗”见优树不断打呵欠,杨追悔便问道。“有点想睡觉了,可我想跟哥哥一起睡,要不然我睡不着的。”“纱耶不是会陪你吗”“谁是纱耶”优树疑惑道。“呃”杨追悔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向优树解释。纱耶就躺在床上,优树竟然也会忘记她,看来优树的记忆力比杨追悔想像中还差,难怪她会来找自己,原来是因为自己床上躺着一个“陌生人”啊不想吵醒纱耶,杨追悔便带着优树回自己房间。由于床单上还残留着罂粟的水,杨追悔便将床单拿掉,将自己的长袍铺在床板上,好让优树晚上睡得舒坦点。优树将和服脱下,只穿着里面那件单薄的内衬衣,这内衬衣一直到膝盖处,酷似裙子,只是比裙子来得更单调,没什么美感可言,全当裹体之用。“哥哥,这个要脱吗”优树问道。站在她面前的杨追悔正准备吹灭腊烛,被优树这么一问,他便仔细打量着此时的优树,便问道∶“你里面还有穿什么吗”上面是绝对没有的,就不知道下面有没有了,对于和服的内在世界,杨追悔也不是很清楚。优树先了拉开领口往里看。当杨追悔看到优树时,鼻血差点喷出,连忙扭过头,心跳加快道∶“那你就穿着这个睡觉吧,不用再脱了。”无论您在哪个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站,支持正版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吹灭腊烛,杨追悔也躺到了床上,优树揽住他的脖子,脸贴着脸,甜甜道∶“只有这样子才最让优树安心,以后优树要和哥哥成婚的喔。”“嗯,会的。”杨追悔抱紧优树。哄优树睡着后,杨追悔嘀咕道∶“为什么我对优树这么的规矩,难道我天生就是一个纯洁的人吗”想起以前卖的日子,那时候自己这双手老是摸着不同女人,却没有对她们动过邪念,心里则一直记挂着神雕里的女人:现在来到了神雕的世界,想要占有她们应该是很正常的想法吧想起在仓库烧得灰飞烟灭的人偶,杨追悔多少有点担心那些事会在这世界重演。黄蓉、武三娘、公孙绿萼、龙女想起杨追悔那位居于古墓的师姐,杨追悔不禁思考着要什么时候去搞她。目前来看是抽不出时间了。再,自己现在身边已经有这么多的美女,为什么又要刻意去找她呢反正自己也不是真正的杨追悔,没必要刻意去做什么。想到此,杨追悔更是抱紧了优树,像着了魔的右手则沿着她的玉臂往下摸去,摸到蛮腰时,杨追悔停住了,再摸下去可能就要犯错了。杨追悔咽下口水,勉强收回手,逼迫自己早点睡去。整个夜晚杨追悔的确很纯洁。第二天一大早,杨追悔还没睁开眼便听到惊叫声,不是来自优树,而是来自纱耶。纱耶正站在他们床边,看着公主,惊叫道∶“你什么时候把公主偷到了这边”杨追悔睁开眼,忙挣扎起身,看着眼前眼珠子都快掉出来的纱耶,问道∶“有什么事吗”“你这大色魔”纱耶指着杨追悔,骂道∶“你对我家公主做了什么事”杨追悔嬉笑道∶“你家公主完完整整的,我什么事也没做,不相信可以去验证。”“验证你个大头鬼”纱耶气得直跺脚.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