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七话 郭芙需要人疼-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零七话 郭芙需要人疼

住家野狼2016-9-26 8:46: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七话郭芙需要人疼见姚玲儿还没进来,很想了解姚玲儿沐浴细节的杨追悔便跑到了屏风后面。看着她挂于墙上的粉肚兜以及白色亵神,杨追悔似乎能想像得到姚玲儿穿着它们的画面,一种难以掩饰的嫷锤衷谘钭坊诹成稀k阕吖ィ闷鸲嵌迪胛盼乓a岫模次诺揭还纱瘫堑难任叮杨追悔吓到了,这才注意到肚兜表面有着一抹早已凝固的鲜血。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杨追悔忙跑到屏风外面,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心里却对跳玲儿有了几分忌惮。姚玲儿端着茶水和糕点走了进来,放于房中圆桌,便道∶“公子请随意,玲儿献上一曲。”“谢谢。”端着热茶的杨追头悔却不敢喝下去,就怕自己又跑到了专门做肉包子的店铺。姚玲儿抚着裙角,扭头笑了笑,便开始抚琴。名琴再配上姚玲儿那双似乎专为琴而生的手,使得整个房间都萦绕着扣人心弦的优美旋律,杨追悔听了也有几分的痴醉。但不知道是他的错觉还是事实,杨追悔总觉得琴声似乎暗含着杀意。一曲结束,跳玲儿便走到杨追悔面前,问道∶“公子口不渴吗”“我早上喝了很多水,一点都不渴。”杨追悔笑道,双眼盯着跳玲儿那对似乎完全不受重力作用的玉兔,如果能将那件抹胸扒下,那绝对是无限“那”姚玲儿显得害羞了几分,呢喃道∶“那公子有什么想要的吗只要玲儿能给予的,玲儿都不会保留。”如果没去过屏风后面,杨追悔绝对直接将姚玲儿按在床上大干特干,可那件染血的肚兜让他心生戒备。亵裤上有鲜血可以成是经血,可肚兜怎么可能会有鲜血呢风月场所又不是战场,要流血都有点困难,难道跳玲儿是专门靠美色勾男人,当男人射的那一刻将他杀死,然后抢走男人身上的钱财并让他曝尸荒野这种联想最大的后遗症便是硬不起来。看着娇羞可饶姚玲儿,杨追悔舔了舔嘴角,笑道∶“那你继续弹琴吧,挺好听的。”“公子就不会想那种事了吗”姚玲儿问道。“哪种事”杨追悔明知故问。“就是”姚玲儿掩着俏脸,细道∶“男女之欢。”看这情形,姚玲儿是打算和杨追悔上.床,可杨追悔真的不敢上她,危机感让他选择了掩盖自己的色.狼本性,笑着关口道∶“玲儿,我没想那种事。虽你是青楼女子,可我真的没那样想过。”“那是玲儿冒昧了。”姚玲儿点头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有空再来看你。”“公子住哪儿”姚玲儿忙问道。“河图栈。”了一声,杨追悔已经走出了姚玲儿的房间。站在走廊目送着杨追悔离开紫瑰,姚玲儿便折回屋内。看着九霄环佩,姚玲儿自语道∶“他应该是一个色.狼,可为什么对我这倾国倾城的美人不感兴趣,难道我哪里露出了破绽不成”她当然不知道杨追悔是看了她那染血的肚兜才逃跑的。回到河图栈,杨追悔竟然看到了黄老邪黄老邪和一灯一灯坐在角落,郭芙也在那儿。“曹操,曹操就到啊。”一灯眯眼笑着,示意杨追悔过去。众人坐定,见少了洪七公和周伯通,杨追悔便问道∶“洪七公、周伯通两位前辈呢”这么一问,本还有笑意的三人脸上都露出了暗淡神色,郭芙开口道∶“两位前辈已经死了。”“死了”杨追悔本还要为师父报仇,没想到一下子挂了两个,自己的虐待计划岂不是落空了,所以便问道∶“都是被欧阳锋打死的”“洪七公死于欧阳锋之手,周伯通则不是,他是被人用金丝之类的东西割下了脑袋。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一灯叹道。“难道江湖上还有武功凌驾于周伯通的人吗”杨追悔问道。“江湖之大,隐匿高手众多,我们都只是徒有虚名罢了。”一灯持着白须,继续道∶“过去的便让它过去,我们现在要想办法夺回九鹰真经才行,欧阳锋已开始修练,所以洪七公才死于他之手。”其实就算欧阳锋不修练九鹰真经,单凭他之前的武功修为就完全有能力杀了洪七公。上次高崖之上四仙联手,也只与欧阳锋打了一个平手,所以单挑四仙都不是欧阳锋的对手杨追悔也懒得反驳一灯,只想早点找到欧阳锋并毁了九鹰真经。“那现在有欧阳锋的下落吗”杨追悔问道。“他似乎在这一带活动,没有很确切的消息,不过还有其他人在找欧阳锋,周伯通便是死于他手下,手段极其毒辣,兄弟你可要心点。”一灯道。“那就是没有具体消息了。”杨追悔似乎有点失望,看了一眼面色铁青的黄老邪,杨追悔便知蝶的心情绝对不是一般的差,这种人不惹为妙,郭芙则眼泛泪水。“两位前辈也住这边吗”杨追悔问道。“嗯,我们住二楼最右边那两间,和你的房间恰好对门。”一灯答道。“那好,有事也好有个照应。芙儿,我陪你回房,做为黄蓉的女儿可要坚强一点喔,可不能爱哭。”杨追悔笑道。“知道了。”郭芙站起身,在杨追悔的陪同下回到了房间。“刚刚为何都不话”一灯问道。“我在想周伯通的死。他死时的表情很安详,还带着笑意,一点挣扎迹象都没有,这种死亡方式太可怕了,似乎是熟人所为。”“他是大名鼎鼎的周伯通,认识的人绝对非常多,单凭这点也很难找到杀人凶手,我们尽量别分开,有什么风吹草动记得和对方一声,不能让周伯通的悲剧重演。”“当然”黄老邪仰头饮下烈酒,并大呼过瘾,一灯则以茶代酒。郭芙一进屋便扑进武三娘怀里,放声大哭着。“杨公子,你又欺负芙儿了”武三娘问道。“我哪有”杨追悔耸了耸肩膀,道∶“洪七公和周伯通都死了,而洪七公和芙儿很要好,所以她才哭得这么伤心。”“他们都死了”很少激动的武三娘叫得非常大声。“嗯,怎么了”“都是武林绝顶高手,竟然双双毙命,看来琼州危机四伏。杨公子,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到若仙岛,学成之后再去找欧阳锋吧以杨公子现在的武功,要打败他是不可能的。”武三娘道。“谢谢三娘的关心,不过我不知道要在若仙岛待多久,少则数月,多则半年,这都不定的,而到时候若欧阳锋已经修成九鹰真经,只怕我们再踏入江湖时,江湖早就生灵涂炭了。”杨追悔严肃道。“可是”“呵呵,没什么,上次我还不是耍了欧阳锋而且我和他死去的儿子很像,不怕不怕。”杨追悔摸了摸肚子,嬉笑道∶“我肚子倒有点饿了,该吃晚饭了,准备下去吃饭吧。”“我不想吃。”郭芙呜咽道。“杨公子,还是让二将饭菜送上来吧,下面龙蛇混杂,还是待在屋里好点,而且优树和纱耶她们的打扮也会引起大家的注意。”知道武三娘是一番好意,杨追悔当然没有意见,便下去点了几样菜,让二送上来。勤劳的杨追悔还依次叫来了优树、纱耶、月、施乐,以及正在用白布裹紧的夏瑶,倒霉的杨追悔差点吃了夏瑶掷来的匕首。饭菜都上来了,郭芙却还抱腿坐在床上,武三娘叫她她也不应,只是一直哭。郭芙在那儿哭,其他人怎么可能会有心情吃饭呢杨追悔只得去开导她了。“芙儿,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吧。”很土的台词,杨追悔也只能想到这种,反正里都是这样子写的。“可是洪伯伯对我很好,而且而且他死得那么惨。”郭芙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哽咽道∶“我脑子里还浮现着洪伯伯被人勒断脖子的画面,你谁会那么心狠手辣”“你涉世未深,当然不知道人心难测,还需多多磨砺。”“可是我害怕受更多的伤,我不希望关心我和我关心的人出事。”郭芙看着她们,继续道∶“不然我们别待在这里了,快点回去,我现在只想回到爹娘的身边。”“现在不行,该办的事办了自然会回去的。”杨追悔很想像抱着优树般抱着郭芙,却又不敢,就怕又被成是吃豆腐。“我想喝酒。”郭芙突然开口道。“姑娘家喝酒不好。”武三娘忙阻止道。“可我真的很想醉一次,求你了。”郭芙正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杨追悔。“那先吃饭,肚里填点吃的再喝酒,好吗”“嗯”郭芙点着头就下了床。这顿饭吃得很无味,大家似乎都打不起精神,看来一个饶情绪足以影响在场所有的人,如同蝴蝶效应。吃完饭,杨追悔吩咐二将碗筷收拾了,还跟着二下去买了酒精浓度低的女儿,悄悄往里面倒零迷药。拿到酒的郭芙看着都没有离开的众人,摇了摇酒瓶,问道∶“你们要看着我喝吗真不好意思。”“没关系,你喝吧,喝了好好睡一觉。”杨追悔笑道。“我也好想喝,我好像还不知道酒是什么。”施乐舔了舔嘴唇。“我喝了喔”郭芙抿嘴笑着,还没喝下几口,她便觉得整个人飘飘然,她还以为是喝醉了,其实是迷药发生了作用,摇晃数下,郭芙便趴在桌上。将郭芙抱到床上,杨追悔松了口气,道∶“希望她明天醒来情绪会好点。”夏瑶拿起酒瓶闻了闻,道∶“这酒一般,不可能喝两口便醉了,除非”夏瑶看着一脸笑的杨追悔,冷冷道∶“你这家伙又下迷药幸好上次我醒得快,否则就被你“夏瑶不想再提起让她心生厌恶的往事,便走出了房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