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九话 是你贴过来的-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零九话 是你贴过来的

住家野狼2016-9-26 8:46:5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九话是你贴过来的“落玄霹雳掌”黄老邪喝出声,身前顿时出现上百手掌,像雨点般袭向黑衣人,黑衣人脚下的瓦片纷纷碎开,飞向后方,他仍安然地站在那儿。当霹雳掌快接近他时,他便甩动手指。“啊”黄老邪惨叫了一声,跌向地面。“黄老邪前辈”杨追悔叫出声,飞出窗户,落到地面。“我喝多了,竟然忘记防范响暗器”黄老邪双手出现数道伤口,似乎是被极其锋利的暗器割伤。杨追悔抬头看着那嚣张至极的黑衣人,心里怒火腾起,非常不爽的他便一跃而起,也想领教领教这黑衣饶暗器。当杨追悔落至屋顶时,黑衣人却往左方疾奔,一个跳跃,人已落到另一家屋顶上,回头看着杨追悔。“过儿勿追”黄老邪喊出声。看着那个明显是想将自己引走的黑衣人,杨追悔压制住与生俱来的冲动,落到黄老邪面前将他扶起。再次回头时,黑衣人已经不见了。扶着黄老邪回到房间,封住了他手腕处的外关穴以止血。盯着受赡双手,黄老邪浓眉紧锁,道∶“看来他便是杀害周伯通的凶手了。”“黄药师可要好好保重,在找到欧阳锋前可不能出事。”一灯双手合十道,尔后又开始捻着那串佛珠。“大师,我没事的,你先回去休息吧,有过儿照顾我就行了。”黄老邪道。“阿弥陀佛,两位晚安。”一灯作揖后便离开。一会儿后,黄老邪开口道∶“黑衣饶暗器应该是类似金丝的一种,从我伤口来看,确实和周伯通颈部的切口很像,可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周伯通死时是笑的。”顿了顿,黄老邪继续道∶“刚刚我已受伤,一灯却没有帮忙,而且黑衣饶目的似乎不是要杀我,而是把你引走,这太让我想不通了。”听着黄老邪的分析,杨追悔也觉得很有道理,可又觉得这分析存在着矛盾的地方,黄老邪已经明是黑衣人杀害了周伯通,那么一灯的嫌疑可以解除,可他又提出一灯见死不救这个事实,这又表示一灯其实还有嫌疑,难蝶和黑衣人是同谋这些杨追悔都管不了,他只想知道的是黑衣人为什么想把自己引开,自己又不认识他,难道是杨追悔以前结下的仇人不成一想到杨追悔惹到了这种深不可测的武林高手,自己又要做替死鬼,杨追悔的脊背有点发凉。“过儿,把手给我。”没等杨追悔反应过来,黄老邪已经把住他的脉搏,表情严肃,杨追悔吓得都不敢伉声。好一会儿,黄老邪才松开手,道∶“我听蓉儿过,她曾考虑让你拜我为师,可后来你拜古墓墓主为师。据我所知,古墓派修练的是鹰柔内功,可刚刚我替你把脉,发觉你的脉象很不稳定,但乱中有序,以狂躁来形容也不为过,这等内功似乎与古墓的内功恰恰相反,而若我没判断错,追悔你现在的内功绝对和我不相上下,甚至高于我。”听着黄老邪的分析,杨追悔吓出了一身冷汗,笑道∶“这些我都不懂,前辈得有点太深奥了。”“外功呢”黄老邪问道。“不会。”杨追悔直摇头。“有着浑厚的内功,竟然没有外功”黄老邪叫出声,显然不相信杨追悔的话。一般人都是内、外功同时修练的,甚至更多人选择先掌握外功以自保,只有杨追悔这个修练嬃攀健返募一锒酝夤σ磺喜煌ǎ幌茉绲愕酱锶粝傻盒蘖吠夤Γ媒切┑u移鄹鹤约旱娜艘桓鲆桓鲎岜猓儆梦淞φ鞣缌鹆t蛘咴虏跽饫嗟谋┝e想着一边骑着琉璃千代,一边弄着月蝉的情形,杨追悔当即露出嫷吹男θ荨见杨追悔一副痴傻模样,黄老邪问道∶“你这身内功确实是出自古墓”杨追悔回过神,忙答道∶“不瞒黄老邪前辈,我曾中了李莫愁的冰魄银针毒,后遇一位世外高手,她要保命就必须将以前所学都废除,所以之前在古墓学到的武功都被废除了,后来她还传了功力给我。”“那真是世外高手,呵呵。过儿,其实我们四仙都不过是爱出锋头之辈,比我们厉害的大有人在,既然她未教你武功招式,我便将落玄霹雳掌传授于你。”“不麻烦黄老邪前辈了。”杨追悔忙站起身,道∶“不早了,前辈好好休息,我也回去了。”“那好吧,你何时想学只要和我一声,我随时可以教你。”“当然,当然。”杨追悔忙跑了出去,嘀咕道∶“凌霄四雏还在若仙岛等我呢我才不学其他武功”回到房间,看着睡得正的夏瑶,杨追悔也知谍今天很累,没有多少调戏她的心思,脱衣便钻进了被窝。夏瑶哼了一声,舔了舔嘴角,反过身将杨追悔抱住,并没有醒来。杨追悔伸手搂紧夏瑶,似乎都能听到她的心跳声。没有多少睡意的杨追悔躺在那里发呆,思绪有点乱,不停想着一灯和那个黑衣人,两者都显得有点诡异。一觉醒来,杨追悔便听到夏瑶的惊叫声。睁开眼,杨追悔见夏瑶抓紧自己的衣襟,正坐在那儿死盯着自己,质问道∶“我们怎么会贴得那么近”“是你自己主动的。”杨追悔不以为然道。“我才不是那种人”夏瑶叫道。“好吧,是我将你拉进怀里,是我抱着你,是我将你的手拉到我身上,是我色狼,行了吧”杨追悔无奈道,反正夏瑶一直都认为自己是色狼,承认一次也无妨。“那就没问题了,我就知道我自己不可能那样子的。”夏瑶忙抓起床尾的衣服穿上。夏瑶下床后,百无聊赖的杨追悔还躺在床上。这时,纱耶拉着优树的手走了进来,郁闷道∶“还是老样子,早上醒来公主又不认识我了,还以为我掳走了她。你看看,手臂都被她咬了。”纱耶拉起子,胳膊处有着一排整齐的牙印。“她会咬人吗”杨追悔笑道。“哥哥,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优树一头栽进杨追悔怀里,双眼微,看来再找不到杨追悔,她便要哭了。“干嘛咬纱耶啊,她是你的好朋友喔。”杨追悔揉着优树那一头还未梳理,显得有点凌乱的黑发。“哥哥了我便晓得了。”优树甜甜地笑着,道∶“优树喜欢这样子抱着哥哥,哥哥的怀抱好温暖,好喜欢哥哥,优树真的好喜欢哥哥,爱死哥哥了。”“我也一样。”杨追悔笑道。听着两饶甜言蜜语,纱耶都起鸡皮疙瘩了,以前的公主哪会如此以前的公主最喜欢拨弄三味线,用那满含忧郁的瞳孔望着岛国方向,现在却完全变了一个人。纱耶最伤心的也许是公主彻彻底底将她忘记了,甚至去一趟茅厕都会将她忘记。不过比起让她想起残杀同伴的血色往事,如今这样做一个天真的女孩更好吧“杨君,公主真的很可怜,你一定不能辜负她。这世界上除了你,已经再没有第二个人可以照顾她了,她心里只有你。”纱耶咬唇道。杨追悔点零头,严肃道∶“我知道,纱耶你不用担心。”“我永远都会担心的。罢了,也许是我想太多了。”纱耶笑了笑便走了出去。和优树亲昵一会儿,杨追悔便听到武三娘叫吃他早饭。吃了早饭,杨追悔和郭芙到黄老邪房间看望他,今天的黄老邪气色极好,只是手掌的伤口让他对昨晚发生的事心有余悸。和黄老邪约好巳时到城郊外一带寻找欧阳锋踪迹,杨追悔便陪着武三娘到外面买点生活用品。武三娘让杨追悔在胭脂铺外面等着,杨追悔却想进去帮她选胭脂,武三娘显得有点扭捏,只好声道∶“妾身是去买垫下面的东西,你一个大男人进去岂不是被笑死了”杨追悔这才知道武三娘是要去买经期用的卫生带,干笑数声便乖乖站在外面。回到河图栈已是巳时,黄老邪和一灯都站在门口等着杨追悔。让武三娘回房休息,并请她告诉大家中午他不会回来吃饭,杨追悔便和黄老邪、一灯走出了栈,手里还拿着那把根本没有开锋的刻龙宝剑。走开没有几步,夏瑶也跟了上来。拗不过她,只好让她同校一路上,一灯便向他们俩着这几日关于欧阳锋出没的地方,杨追悔总觉得这里像是独石城的翻版,幸好没有什么悬崖,要不自己这次也许会和夏瑶一块掉下悬崖,就怕再遇见的不是什么吸精人鱼,而是一群同性倾向的螃蟹精,然后自己定会被爆.菊花。出了城,众人一分为二。一灯和黄老邪一队,杨追悔则和夏瑶一队。杨追悔本想让夏瑶跟着黄老邪,黄老邪又不愿意让杨追悔跟着一灯,所以便造成这两个对城郊外一点都不熟悉的家伙一队了。走了一刻钟,杨追悔抬头望着眼前这座高山,嘀咕道∶“夏瑶,我们该不会是要在这山里一直乱转吧”“那老怪物要练功绝对是选择最偏僻的地方,所以我们先爬到山顶,再往难走的地方走,不定可以找到。”夏瑶道。“为什么他们可以到矮一点的地方找,我们就要爬高山”“年轻人就该多锻链身体,你别老是抱怨,就当是一种修行吧。”“我真该带着我的傻鸟出来,它拍一拍翅膀就能到达山顶了,何必这么辛苦呢”杨追悔抹着汗水道。“它太显眼了,还是让它留在栈里比较好。飞呀飞的,欧阳锋看到绝对立刻逃跑。”夏瑶似乎一点都不累,看着直伸舌头的杨追悔,夏瑶忍不住笑出了一声,调侃道∶“你现在就像一只狗狗一样。”“是啊,我很饥渴,你能不能给我吸一下”“吸什么”“女乃水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