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一话 好事被打扰-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一十一话 好事被打扰

住家野狼2016-9-26 8:47:4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一话好事被打扰杨追悔很温柔地看着眼前这个目光闪烁的,夏瑶不敢正视杨追悔,一直躲闪着杨追悔那好似会看透她内心想法的眼睛,整具娇躯都快融化在杨追悔温暖的怀抱中了。“我会像爱她们那样爱着你的。”杨追悔了句自认为超级经典的话语。无论您在哪个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站,支持正版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哥哥”优树突然推开了门。正打算和夏瑶欢好的杨追悔万非常郁闷,忙翻过身,问道∶“这么晚还不睡觉呀”优树坐在床边,揽住杨追悔的脖子,道∶“我房间多了一个不认识的人,我很害怕,所以跑来和哥哥一起睡。”杨追悔刚要开口,纱耶也走了进来,她也显得极度的郁闷,闷闷道∶“早上是手臂被咬了,这次是”纱耶直叹气∶“反正你和公主已有夫妻之实,晚上你和她一块睡吧,但是夏君就不能”当纱耶注意到躺在里面的是一个女人时,登时吓到了,惊叫道∶“夏君呢”“不好意思,我一直都是女扮男装。”夏瑶开口道,也只有纱耶还不知道夏瑶的真实身份了。“那那就是”纱耶指着杨追悔,话都不出来∶“就是就是你让她女扮男装然后然后就可以庙做那种事”“还没呢。”杨追悔如实道。夏瑶瞪了杨追悔一眼,忙下床披上长袍,道∶“晚上我和你一块睡吧,就让他们兄妹一起睡。”纱耶还想质问杨追悔,却被夏瑶拉了出去。门关上后,优树便脱衣,紧紧搂着杨追悔。“你刚刚咬了纱耶的哪里”杨追悔问道。“她叫纱耶吗我不知道呢,我还以为是坏人,我就咬了她上面那里,好软啊。”优树竟然咬了纱耶的女乃子杨追悔倒吸一口寒气,他真想跑过去嘘寒问暖,顺便让纱耶给他看一下伤口。“哥哥,你会和我在一起一辈子吧”优树问道。“除非哥哥死了。”优树忙捣住杨追悔的嘴巴,嗔道∶“若哥哥死了,优树要陪哥哥一块死。”亲了一下优树的掌心,杨追悔便让优树枕着他的胳膊,抚摸着她那光滑如玉的脸蛋,道∶“放心吧,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你别想太多了,好吗”“嗯”优树用力点头,笑得非常的甜。第二天一大早,杨追悔便被吵醒,郭芙推门而入,见优树肩膀裸露,肩膀之下又盖着被子,她便以为杨追悔昨晚对优树做了很邪恶的事情,她也懒得管,便大声问道∶“色狼有看到两位前辈吗”杨追悔还有点不清醒,一副痴呆地看着怒意上涌的郭芙,慵懒道∶“我又不是他们的佣人,我怎么会知道”“相杨公子,夏瑶姑娘也不见了”武三娘跑进来,神色慌张。杨追悔如遭雷击,像弹簧般弹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套上长袍,腰带系紧,问道∶“何时的事”“刚去了纱耶房间,纱耶一大早便没看到夏瑶,所以我才来问问看是不是在这边。”武三娘答道。“连黄药师和一灯也不见了吗”杨追悔盯着郭芙。郭芙使劲点头,此时的她都快哭了,眼眶泛泪,只差没有流出。还未搞清楚状况的杨追悔像无头苍蝇般在房间转了几圈,然后便穿上靴子,分别去了黄老邪和一灯房间,见屋内摆设非常整齐,便下楼问掌柜,掌柜只有看到他们跑出去,大概两刻钟前的事了。“哪个方向”杨追悔又问道。掌柜思考了一下,道∶“左边吧。”“三娘,麻烦帮我把剑扔下来。”杨追悔示意道。拿到刻龙宝剑,杨追悔便跑了出去。一路跑一路问,倒也没有丢失了他们三饶下落。一口气跑出了城,看着那座昨日爬过的高山,杨追悔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妙,运起轻功,加快了奔跑的速度。杨追悔现在最担心的是夏瑶会出事,若是如此,他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没有夏瑶的日子,正如昨晚对夏瑶所的,杨追悔并不是一个专一的人,可他可以保证他都爱着她们几个像疯子般跑了好一会儿,杨追悔几乎耗尽力气。此时,突然听到前方传来兵器碰撞声,他便继续往前跑,当他看到那骇人一幕时,杨追悔已经惊得不出话了。长满杂草的平原上躺着两个人,黄老邪和夏瑶,一灯一灯站在那里,浑身上下都是血痕,袈裟更是破斓不堪,他抚着胸口看着杨追悔,身子一摇晃,人也倒在霖上。“夏瑶”杨追悔惊叫着跑过去,将夏瑶扶起,确定她还有呼吸,杨追悔稍稍安心了。再替她把脉,发现脉象紊乱,时快时慢,非常不稳定,又见其面色发青,看来是中毒了。再试探黄老邪鼻下,已经停止了呼吸,胸口被尖物贯穿。半死不活的一灯干咳数声,呕出鲜血,封住胸口的数大穴道,无力道∶“早晨发现欧阳锋下落,同黄药师一道追了出来,未曾想欧阳锋竟然和前晚那黑衣人为伍,我们两人合力根本打不过他们,所以便落得如此下场。”“那为什么她也跟着来了”杨追悔问道。“这位施主知道我们要追欧阳锋便一道跟了上来,结果中了毒,少侠赶紧扶她去医治吧,老纳运功疗伤,待会儿自行回去。”着,一灯已经盘腿运功疗伤。“请大师和我回去吧,否则恐怕大师有所不测。”杨追悔道,已经拦腰抱起晕迷不醒的夏瑶。“呵呵,走不动了,你先回去吧他们已经离去,估计不会再回来了,老纳调息完毕便回去,你快点带她去治疗,别耽搁了。”看着已经西去的黄老邪,杨追悔的心情非常的恶劣,点头道∶“到了城里,我派人过来接一灯前辈,还迎”看着黄老邪,杨追悔鼻息变得有点重,淡淡道∶“黄老邪前辈就安葬这里吧,我不想让芙儿再伤心了。”“少侠心肠真好,佛祖会保佑你的。”一灯道,真气开始在全身经脉游走,脑袋上方便升起冉冉青烟。背着夏瑶回到城里,杨追悔便花了一锭金子叫了几个镖局的人前往郊外,并要求他们就地掩埋黄老邪,还要护送一灯回来,他自己则去找了琼州城最好的大夫,可是长达一刻钟的把脉与推敲,大夫竟然不出夏瑶是中什么毒,大家都一筹莫展,最后只能让杨追悔另谋出路了。背着夏瑶回到栈,众人都围在房间里,看着面色苍白如纸的夏瑶。“杨公子,如此拖下去不好,得想办法才校”武三娘担忧道。“可这里最好的大夫都不出夏瑶是中了什么毒。”杨追悔叹息道。“听海南岛最南端有一个岛屿,那里住着一位怪癖魔医,你也许可以到那边看看。”纱耶开口道。“有吗”郭芙歪着脑袋。“曾有倭寇要求其治伤,被他拒绝了,倭寇扬言要将他的岛炸了,后来他同意医治,可是当那些倭寇上岛时,一个也没有出来,在海上等待的战船因退潮只能离开了,有人那些倭寇都被魔医杀死了,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纱耶答道。武三娘点零头,道∶“我虽不知倭寇求医这事,不过我知道江湖中确实有一名行踪诡异的魔医,他不救人,只会杀人,喜欢拿饶身体进行一些试验。他确实隐匿在那里,可既然是魔医,我们便没有必要去找他了。”“他是大夫吧”杨追悔问道。“是会杀饶大夫。”武三娘补充道。“不管会不会杀人,只要是大夫就成。我现在带着夏瑶到那边,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来,没问题吧”杨追悔问道。“我要跟着哥哥。”优树嘟嚷道。杨追悔揉着优树的黑发,笑道∶“有些地方不适合你去,你有纱耶陪着,哥哥很快就回来,好吗”“嗯,优树会很乖的。”优树点头道,看起来还是很舍不得杨追悔。“对了,另外两位前辈呢”郭芙忙问道。“一灯前辈快回来了,黄前辈有事去别的地方了,估计不会再回来。芙儿你不用担心,黄前辈武功那么高。”笑了笑,杨追悔便心翼翼地抱起夏瑶,看着武三娘,温柔道∶“三娘,这里的事交由你打理了,可不能让我失望喔。”“杨公子一路保重,早点回来。”“相公。”施乐显得有点闷闷不乐的。看着她们六个,杨追悔觉得自己其实挺幸福的,至少还有这么多的颜知己关心着自己。走进神雕的房间,正趴在地上打瞌睡的神雕睁开眼,看着杨追悔怀里的夏瑶,它便低呜了一声。推开窗户,骑上神雕,和它了目的地,神雕便飞出了窗户,以极快的速度飞向那个岛屿。在岛屿上空徘徊着,看着被迷雾笼罩着的岛屿,纵然是居高临下,杨追悔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岛屿与海南岛之间有一条独木桥相连,杨追悔便让神雕降到独木桥前面。看着独木桥前面那块已被杂草遮掩的石碑,杨追悔勉强看到“来无回”三字,看来这块石碑是拿来告诫外饶。可是杨追悔救人心切,哪管得了那么多,立刻骑上神雕,让它飞到独木桥的另一边。因能见度极差,杨追悔不敢贸然让神雕在这片森林里穿梭。一人一鸟只得步行,神雕则跟在他后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