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一话 智下迷药-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一十一话 智下迷药

住家野狼2016-9-26 8:48:4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一话智下迷药想到那画面,杨追悔的心像是被巨石压着,连呼吸都有点困难,拱手道∶“谢谢魔医前辈的帮忙,我会用心救她的。”“嗯,有一点我要和你,三天后她应该会醒来,到时嫸救肭秩砭觯岜涞帽热魏稳硕纭,你要把持住,否则你舒服了,她便要下地狱了,切记。”魔医提醒道。“晚辈知道了。”杨追悔现在是完全笑不出来,心情比任何时刻都来得沉重,若只是普通的嫸荆钭坊诤拖难挥智芳纯桑侵辛恕爸詹换丁薄“这位姑娘生死未卜,之前的承诺便当作无效吧。其实我也知道要你娶我女儿实在是委屈了你。呵呵,如今我女儿知谍有相公了,便可以了,你带着她离开这儿吧。”“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晚追。既然过会娶续珏,我一定会娶,只是现在时机不适合,待我大业大成之日,我定备厚礼前来迎娶续珏”杨追悔拍道。“呵呵,看来你比我想像中的还重情重义,我这里有一颗御魂丹,我自认为可解百毒,但终不欢却解不了,你带着以防万一。”完,魔医手里已捏着一颗暗色药丸,递给了杨追悔。“谢谢前辈的好意,在下告辞了。”收起御魂丹,鞠躬致谢后,杨追悔背起夏瑶出了木屋。“春名为来无回,兄弟需用口诀才能走出,否则必死无疑。”魔医喊道。“没事,我有傻鸟,我直接从天空离开。”杨追悔笑道。“呵呵,此法甚妙。”魔医大笑道。待杨追悔离开,魔医恢复平静,自语道∶“也不期待他能回来迎娶续珏了,他的到来至少让续珏有了些许寄停混乱的世道,英雄又能顶天多久”将夏瑶放在床上,武三娘便端来热水,拧干毛巾递给杨追悔。看着夏瑶昏迷不醒的模样,武三娘的心也很痛,也许是怕太过悲伤,其他的人只是站在门外而已。“魔医怎么”武三娘问道。“几句话解释不清楚。”看着杨追悔那眉宇紧皱的模样,武三娘似乎觉得此行一无所获,更害怕夏瑶会出事。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武三娘便退出了房间。这时,一灯走了进来,声道∶“杨兄弟,有事要和你。”“一灯前辈,怎么了”杨追悔问道。一灯捻着佛珠,声道∶“刚刚衙门的人在南城那边找到一具尸体,老纳认出是欧阳锋。”“他也死了”杨追悔倒吸一口凉气。“老纳也觉得奇怪,所以还请少侠跟我去确认。若确定是他,那么九鹰真经的下落便再无人知,老纳也要回天展寺潜心修行,不再理会世间琐事,阿弥陀佛。”“嗯,那我跟你去看一下。”让武三娘照顾着夏瑶,杨追悔便跟着一灯出门。花了几两银子,杨追悔终于看到了那具被金丝绞得皮肉翻卷的尸体,仔细查看,确定是欧阳锋。欧阳锋一死,九鹰真经的下落便成了一个谜,或许已经落入上清宫手里了。周伯通、黄老邪、欧阳锋竟然都死于上清宫之手,看来杨追悔完全低估了上清宫的实力,普天下也许只有神蟒教可以与上清宫匹敌了。从衙门出来,杨追悔变得有点彷徨。他曾经最怕欧阳锋练成九鹰真经以危害武林,如今欧阳锋死了,杨追悔决定以最快的速度赶往若仙岛,那个独立的岛屿不仅可以提供治疗夏瑶的必要环境,还可以让杨追悔修练外功。打定主意的杨追悔向一灯道别后转回河图栈。路上,杨追悔又遇到姚玲儿,她依旧是那身打扮,盈盈而来,面带甜蜜微笑。“又要去买胭脂水粉吗”杨追悔问道。“杨公子真会开玩笑。”姚玲儿笑得更甜了,软语道∶“玲儿只是出来走走,未曾想到还会遇上杨公子。杨公子脸色不好,遇上不开心的事了吗”“呵呵,没什么,我还有点事,就不和你聊了,有空我再去找你吧。”“杨公子可否赏脸到紫瑰和玲儿叙片刻,玲儿真的很想报答杨公子。”姚玲儿抿嘴笑着,有点害羞地低着头,不时偷偷瞄着杨追悔。“好吧。”杨追悔竟然鬼迷心窍地答应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走进姚玲儿房间,杨追悔坐在床边,正看着九霄环佩发呆。“杨公子,玲儿替你倒茶,稍等片刻。”“麻烦了。喔,对了,你弟弟怎么样了还在边疆吗”杨追悔问道。姚玲儿愣了一下,随即露出更甜的笑容,点头道∶“已有好久没见他了,应该挺好的吧,谢谢杨公子记挂。”“没事,你去吧。”待姚玲儿离开,杨追悔便从口袋摸出迷药,拔掉瓶塞抖了抖,确定药量足够,他便露出邪恶的笑容。在夕渔村,杨追悔根本没有问过村长的家人状况,自己随口出,姚玲儿竟然答得如此顺口,看来她的身份十分的可疑,加之染血的肚兜,结合这两点,杨追悔已打算制服她,好好逼供一番,看能不能从她身上得到有用的情报一会儿,姚玲儿端着热茶走了进来。“有点烫嘴,公子心点,我去将门掩上。”姚玲儿笑了笑,便转身将门关上,娇躯靠在门上,暧昧地望着失神的杨追悔,软语道∶“杨公子,玲儿身子虽然脏零,可也是一分心意,请你笑纳。”完,姚玲儿已将披在身上的衣裳揭下,露出两条如藕玉臂,玉兔则被白色肚兜裹着,正随着姚玲儿的急促呼吸而起伏不定。姚玲儿双手捣住玉兔,喃喃道∶“爹爹见到你一定要报答,虽然有点冒昧但还请杨公子别耻笑玲儿,这是玲儿唯一能为乡亲们做的事了。”“你真的打算如此吗”杨追悔问道。“嗯。”“我有点激动,让我先做个心理准备。”杨追悔拍了拍胸膛,转身以极的动作将迷药倒进茶水中,又转身,端着茶水走向姚玲儿,道∶“你虽是风月场所的女子,不过我很欣赏,这杯茶你喝下去,算是我们的喜酒吧。”“杨公子太抬举玲儿了,只求一时之欢,不求地久天长,所以这礼数便免了吧”姚玲儿从容地笑着。“那我走了喔”杨追悔笑道。“杨公子这是在为难玲儿,既然杨公子如此坚决,那玲儿先谢过。”姚玲儿屈膝鞠躬后继续道∶“那玲儿和杨公子喝交杯酒吧。”“你拿着,我去倒。”杨追悔便将下了迷药的茶水递给姚玲儿,自己则转身再去倒一杯,背对着姚玲儿,杨追悔又抖零迷药到茶水里,如此一来,两杯里面都是迷药了。杨追悔正要和姚玲儿碰杯时,姚玲儿又道∶“这其实是鸾杯,玲儿手里的是鸾,公子手里的是,所以要换着才校”“呵呵,规矩挺多的。”杨追悔笑着和姚玲儿换了杯子,两人手交叉往各自嘴里送着茶水,看着姚玲儿已一口气将茶水喝下,杨追悔却手一松,杯子落地,碎开的声音非常刺耳。“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杨追悔陪笑道。“无妨,玲儿再去取杯子吧。”姚玲儿舔了舔嘴唇,在茶水的滋润下,她的嘴唇诱惑万千,眼神暧昧,肚兜内的两团肉更似要弹出来,若不是肚兜的束缚,这对玉兔会长得更加的丰.满。当着姚玲儿的面,杨追悔喝下了新倒的茶水,然后以内急为由跑了出去。在走廊等了片刻,估计药效应该发生了作用,杨追悔便大步走进去。果然,姚玲儿已经倒在床上不会动弹。杨追悔推了推姚玲儿,确定她已经晕迷,杨追悔将她的肚兜解开,用力一扯:删节的是男主角迷姚玲儿的过程。无论您在哪个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站,支持正版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无论您在哪个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站,支持正版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想起师父曾经介绍过的玉器,杨追悔欣喜道∶“原来是十二玉器之一的汇头,难怪我找不到路径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