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六话 婬毒终不欢-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一十六话 婬毒终不欢

住家野狼2016-9-26 8:50:6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六话嫸“我们只是按照师父的嘱咐办事。当然,若掌门你觉得不合适也可以提出来。”“暂时没有,等有了再和你吧。对了,吮鹰心法在哪里”杨追悔好奇道。“这里。”雏珊继续往前走,走了十几步,她指着墙壁,道∶“这便是吮鹰心法,与嬃攀接兴煌k庇バ姆汕孔衬刑澹耘挠幸欢u纳撕Γ诩恿废澳械目傻肚共蝗耄簨龙九式则是双修秘技。”“也就是,若我和你们修练吮鹰心法,你们的身体会吃不消甚至死亡,对不对”杨追悔问道。“师父交代的,我们必须和父你修练,所以请别问这么多。”“怎么什么都是师父交代、师父交代的,难道你们就没有一点自我意识吗”杨追悔叫道,觉得她们四个简直是工具,根本不是人。“确实是师父交代的。掌门你也不必担心,我们四雏体质比一般人都好,所以你尽管用我们的身体修练,我们不会出事的:若掌门不信,我们现在可以进行修练,雏珊会以实际行动证明给你看的。”语毕,雏珊已将系在蛇腰处的黑色丝布解开,身子一抖,裹紧身躯的黑衣落地无论您在哪个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站,支持正版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走到杨追悔面前,雏珊便抓着杨追悔的手,道∶“雏珊的是玉器倾盆暴雨,掌门要如何享用都可以,请掌门下命令。”杨追悔抽回了手,转身道∶“把衣服穿上。”“可是”“这是掌门的命令,你必须照做”杨追悔提高音量道。“雏珊遵命。”显得有点迷惘的雏珊只得穿衣。再次转过身的杨追悔,看着弯腰拾衣的雏珊,确实很想做些过份的事,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点心痛,觉得四雏的自我意识太低了,简直像师父专门培养出来和自己交又欠的。想起武三通死之前那句没有完的话,杨追悔总觉得自己没有完全了解师父,这种担忧让他不能像之前那样。否则,他完全可以将眼前这个推倒在地。“现在呢”系好丝布的雏珊问道。杨追悔望着修罗洞深处,问道∶“再里面是什么”“快到底了,里面没东西,只是堆满了水晶罢了。”“走吧。”“掌门还没看那些。”“现在没心情,等我心情好了再吧。”杨追悔回头笑了笑,便加快了步伐,来之前是雏珊领队,现在却变成了杨追悔领队。“掌门”看着杨追悔背影,雏珊眼睛睁得有点大,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不上自己。回到阁楼,饭菜已经备好,吃饱之后,杨追悔便陪着还未醒来的夏瑶,按照魔医法,夏瑶要在后天才会醒来,而到时候杨追悔要带着夏瑶到天仙泉下,让她接受泉水的洗礼,还要防止她自蔚,那么便要将她捆绑了。四十九天真是漫长三楼。雏珊看着另外三人,道∶“按照师父吩咐,我们必须让掌门修练吮鹰心诀,在修罗洞时,我脱光想和掌门做,可遭到了他的拒绝,你们有什么办法能让掌门同意”“雏珊姐姐,既然他不喜欢,那就作罢吧,我们没有那个义务,而且师父她”“住口”雏珊喝道,雏语只得沉默,她拉着雏芷的手。看着好像要哭出来的雏语,雏珊解释道∶“我们由师父抚养长大,现在是报答她的时刻,只有让掌门顺利修成吮鹰心诀,我们的任务才算完成。”“可我不想死”雏语咬着薄唇,头一甩便跑了出去。“雏妍,你去看着雏语,别让她做出傻事。”雏珊示意道。“好的。”雏语和雏妍离开后,雏珊拉住雏芷的手,道∶“你向来不爱话,这件事你有何看法”“姐姐怎么办便怎么办,雏芷很听话的。”雏芷含笑道。“谢谢你,那我们得想办法让掌门和我们才校”“可雏芷觉得此时不合适,待掌门掌握了治世、武体再掌握交欢也不迟。正如雏语妹妹所言,当我们死于掌门吮鹰心诀之下,我们又何如知道掌门他完成了治世和武体,所以还是晚些时日。雏芷愚见,还望姐姐别笑话。”“你得很有道理,暂时如此吧。”整个下午,杨追悔都陪着夏瑶,就连雏珊要求他进入修罗洞修练他也推辞了,至少要等到夏瑶醒来,他才愿意再次进入修罗洞。接下来的两天,杨追悔几乎都足不出户,施乐要洗澡也是让四雏陪同,他则一直陪在夏瑶身边,寸步不离。杨追悔还要三娘熬粥,一点一点地喂给她喝,可大部分都被她吐出来了。为了确保夏瑶不会因体力衰竭而死,杨追悔不顾大家劝阻,将部分真气输入夏瑶体内,以维持她的精气。第三天一大早,当第一缕晨阳自密林射入时,杨追悔已经醒来,优树正抱着他的脖子,睡得非常,杨追悔心翼翼地将她的手拿开,在她泛的脸上亲了一下便起身穿衣服。推开四楼的竹门,施乐和月已经不在了,看样子是去水里嬉戏了。这两天她们都很喜欢早早出门,尽管有四雏陪同,杨追悔还是有点担心她们。武三娘正在替郭芙梳妆打扮,纱耶则睡得很死,口水都从嘴角流出来了。杨追悔刚要话,神雕从窗外探进脑袋,兴奋地低呜着,杨追悔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神雕才安静下来。它现在都睡屋顶,每当杨追悔上楼时,它便像只蝙蝠般倒挂在屋外,幸好这阁楼够结实,否则早就被它压得倒塌了。“一直都没醒来。”武三娘担忧道。“今天是第三天了,应该要醒来了。”杨追悔摸了摸夏瑶额头,还是那么的烫,呼吸十分急促,浑身都是汗水。“月和施乐是不是去河边了”杨追悔问道。“嗯,施乐一大早便皮肤干燥,所以请雏芷陪她们去天仙泉了,杨公子不必担心。”“比起她们,我更担心夏瑶,我很期待她能醒来,但又害怕她醒来会让人更担心。”杨追悔宇眉拧紧,道∶“你找一件衣服,尽量软一点,我有用处。”“稍等。”完,武三娘便从包袱里挑出一件经常穿的纱衣递给杨追悔。“再换一件,这件你还要穿。”武三娘第二次是拿出一件不常穿,但质地非常好的白色锦衣,这衣服有些厚,夏天也不怎么适合穿。用夏瑶的匕首将锦衣割成两分,打好结放在一边,杨追悔便下到一楼,雏语正在东厨忙碌着,扭头看了一眼杨追悔,冷哼了一声继续做早餐。虽四雏有两对双胞胎,可仅仅容貌一致,性情各有各的特点。雏语泼辣;雏芷是大家闺秀;雏珊是一家之主;雏妍则风.骚成性,还常常问杨追悔要不要她的后庭花。吃过早餐,杨追悔继续陪在夏瑶身边,只等着她苏醒那刻。只要夏瑶一日未醒,杨追悔都不会去修罗洞修练。过了一个时辰,夏瑶突然呼出了声音,手伸进领口。杨追悔见状,强行按住她的双手,并叫道∶“夏瑶,你醒醒,你醒醒。”一边的武三娘见状,便问道∶“瑶她不会是中了嫸景桑课位嵊姓庵址从Α杨追悔自始至终都没有向她们解释过夏瑶的病情,知道现在也没必要隐瞒,杨追悔便将夏瑶中了“终不欢”的事告诉武三娘,武三娘听得脸色大变,叫道∶“难道夏瑶得罪了上清宫对方出手如此狠毒”一直趴在窗前和神雕玩耍的郭芙扭头问道∶“终不欢很厉害吗”“大凡中此毒的人都死于纵.欲之郑”武三娘看着好像在做噩梦的夏瑶,十分的担忧,生怕夏瑶度不过此劫。这时,夏瑶睁开了一眼,双眼布满血丝,此时“终不欢”已经侵入她全身的经脉,点燃了她的,夏瑶喘息道∶“杨过,我很想要,求你给我,好吗”听到这话,郭芙惊得都不出话了,武三娘则一脸的无奈。毒拳夏少枫,为报仇甘愿女扮男装协助徐阶谋反。如此烈女,又怎么可能出如此嫷吹幕坝锬兀恳磺卸际菋毒“终不欢”在作怪杨追悔将准备好的锦衣布条塞进衣兜里,拦腰抱起夏瑶,安慰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会让你舒服得死去活来,现在别乱动,知道吗”“可我好痒,好像有很多的虫子在咬。”走向天仙泉的路上,夏瑶每次想用手都被杨追悔阻止了,两人好不容易才来到天仙泉之下。水花袭来,杨追悔只觉一种透心凉的舒服。“相公,她醒了啊”只露出一个脑袋的施乐问道。“她怎么了”雏芷走了过来。杨追悔看着天仙泉两边的大树,道∶“麻烦你找几根结实一点的树藤,一定要结实。”不知杨追悔的用意,但雏芷不是一个喜欢问东问西的人,点零头便走开了。“杨过,我要你,好吗痒死了。”夏瑶不断吞着口水,眼里全是火.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