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九话 妹妹真淘气-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一十九话 妹妹真淘气

住家野狼2016-9-26 8:51:22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九话妹妹真淘气“能康复就好,我也没别的奢望。”“杨过”夏瑶喊出声,紧紧搂着杨追悔,身子不住地颤抖着。“你下面没长毛,真的很好看。”杨追悔嬉笑道。“都看了那么多天,你都看腻了,哪里好看了”夏瑶埋首杨追悔胸膛,身体还是很热,她都觉得自己好像又要犯病了。温存片刻,杨追悔问道∶“路还记得是谁对你下毒吗”“那天我听到打斗声,我便跑了出去,和黄老邪、一灯追击一个黑衣人,后来三打一时我受伤晕倒,之后的事我完全不记得了。”“又是那个黑衣人”“黄老邪好像有他是上清宫的人,我也不清楚。”夏瑶干咳数声,道∶“我很饿,很渴。”“我带你回去吃东西。”抱起夏瑶,杨追悔便朝阁楼走去,雏珊紧随其后。将夏瑶放到床上,众女都蜂拥而来慰问,知道杨追悔这四十九天的努力没有白费,大家都感动得快哭了,就连窗外的神雕也在那里叽叽喳喳的不断拍着翅膀。喂夏瑶吃零东西,杨追悔便让她好好休息,他则坐在旁边看着她,等到她完全睡着了,杨追悔才离间。出了阁楼,雏芷正在教施乐耍剑,月则坐在一旁看着。“月,你怎么不练”杨追悔问道。月显得有点害怕,细语道∶“一定要练吗”“呵呵,当然不是,我只是好奇。”杨追悔坐在月旁边,闻到她身上的体,杨追悔有点蠢蠢欲动了。夏瑶的事解决,杨追悔那被禁锢了接近两个月的姓欲也开始解放了,瞄了一眼月胸,杨追悔不觉咽下了口水。看着耍剑耍得直吐舌头的姐姐,月呢喃道∶“虽然杨公子的师父有叫我和姐姐都要练沉鱼七旋剑夫,可月真的不喜欢舞刀弄枪的,所以就偷懒了。姐姐她以后会保护我,叫我不用练。”“嗯,那你以后专门负责替我暖被窝了。”杨追悔嬉笑道。“杨公子有那么多女人,哪里会轮到月。”月浅笑着,露出十分可爱的两个梨危“谁轮不到的,晚上不是就可以了吗”“杨公子又取笑月了。”杨追悔心头一热,看着面带桃花的月,恨不得好好亲上几口。正在想着色色的事情,没想到一柄竹剑飞来,插在杨追悔两腿之间,还在那里不停地摇着。杨追悔吓得差点跳起来,正要发作,施乐跑了过来,道∶“相公,不好意思,我收不住。”“再近一点命.根子都没了。”杨追悔心有余悸的道。“施乐很喜欢相公的棒棒,怎么会那么心狠手辣呢只是失误啦,我继续练剑了,以后我负责保护相公。”拔起竹剑,施乐继续练剑,雏芷则在一旁监督着,哪招有问题,她都会立即提出,并教施乐正确的招式。“其他人呢”杨追悔问道。“三娘姐姐和纱耶都在森林里修练,芙儿好像跟着雏珊到河边了。”“那优树呢”杨追悔忙问道。“应该在西瓜地,阁楼后面,她最近喜欢摸西瓜。”“喜欢摸西瓜”杨追悔一头雾水,忙跑到后面看个究竟。只见优树正蹲在几个脑袋大的西瓜间,怀里还抱着一个,看见杨追悔,优树马上扔下西瓜飞奔而来,一头栽进杨追悔怀里,笑得非常的甜,软语道∶“哥哥好久都不理优树了,优树每天都看到好多不认识的人,好怕她们会骂优树。”这一个多月杨追悔确实没有关心过优树,这是事实。不过也没办法,杨追悔不可能每天带着优树看着夏瑶,也只有回去睡觉的时候,优树才能和杨追悔待在一起。知道自己忽略了优树,杨追悔便问道∶“哥哥错了,那你想怎么惩罚哥哥呢”“把大西瓜连皮都吃下去”优树獗起樱桃嘴。“西瓜比哥哥的肚子还大,哥哥又怎么可能会吃得下换一个。”“不嘛”“我的好妹妹,哥哥真的吃不下的,换一个,换一个。”着,杨追悔还去搔优树的痒痒,优树一边笑着一边跑,最后只得同意更换惩罚条件,要求杨追悔亲她。“准备好了吗”杨追悔已经将优树拉进怀里。优树紧闭着双眸,使劲点头,下意识地踏起了脚跟。“妹妹好傻。”勾起优树下巴,杨追悔咽下口水,带着一丝的激动,杨追悔吻住了优树湿唇,习惯性地将舌头探进优树口腔内,优树十分顺从地着杨追悔的舌头,不断吃着从他嘴里汲取到的津液。优树身子紧紧贴着杨追悔,任由他摆布。优树突然推开了杨追悔,喘息道∶“为什么我好像有经历过这种事,哥哥,以前我们有做过吗”那场雨,那次强吻,那次离别,杨追悔怎么可能忘记,只是他不愿意让优树想起来,所以便欺骗道∶“哪有的事,可能是妹妹你觉得太刺激了,看来不能经常亲的喔,否则你会疯掉的。”“是哥哥自己坏,还把舌头伸进人家嘴里。真是的,还摸人家的屁屁。”优树吐了吐舌头,拉着杨追悔的手在西瓜地里乱蹦着,差点把西瓜踩烂。午饭时,夏瑶还没醒来,直到傍晚日落,夏瑶才从昏睡中清醒,一睁开眼便看到坐在自己身边的杨追悔,感动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拉住杨追悔的手,呢喃道∶“我知道你会一直在我身边。”“没有喔,我哥哥刚刚才来的。”优树打岔道。杨追悔瞪了优树一眼,笑道∶“反正你知道我在你身边就行了。”优树似乎有些不开心,摇着纱耶的手,问道∶“难道我有错吗”“公主当然没有错了,错的是那个色狼,别理他。”夏瑶环视房间,这才知谍们几个都在,忙松开手,脸扑颇,显得有些尴尬。夏瑶身子还很虚弱,太干的食物根本吃不下,所以只能继续喝粥,看来身体要完全恢复,至少还得一阵子才校“掌门,我们有话和您。”雏语突然推开门。“三娘。”杨追悔将碗递给武三娘,跟着雏语下到了二楼。推门进去,另外三人正站成一排,雏语也站进了行粒雏珊开口道∶“如今夏瑶姑娘已康复,也是掌门修练之时,我们都已准备好,身子随时可以给掌门享用,就算不修练吮鹰心诀也可以,我们身子都是掌门的。”“我真的搞不懂你们。”杨追悔郁闷道∶“难道你们那么喜欢变成姓奴隶吗”“才不喜欢”雏语歪过头,补充道∶“只是没办法。”“雏语你别胡。”雏珊敲了一下雏语的脑袋,笑道∶“这是我们凌霄四雏分内之事,掌门你无须介怀。”“算了吧,我没什么兴致。”着,杨追悔转身要走。“留步”雏珊喊出声∶“那我们不提这事,至少掌门要进修罗洞练功,先把治世和武体练好,可以吗”武体还好,治世那三本纯粹的文言文杨追悔一想便头大。也不知道师父是怎么想的,以前杨追悔的语文不好,一开始上文言文,解释那部分便考得一塌糊涂,高考语文还险些挂蛋,最后也只上了一所分数非常低的大专,想起辛酸往事,杨追悔都快哭了。如今要让他去念那三本治世宝典,杨追悔不疯掉才怪,可惜没有拒绝的理由,师父要把他培养为全能型人才嘛。只是在杨追悔的心里,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每当想起师父,杨追悔便记起惨死的武三通,最后那句没完的话好几次都把杨追悔吓醒。“这事明天再吧,我先回房间睡觉了,我好困。”装模作样地打了几个呵欠,杨追悔便溜走了。他离开后,雏芷声问雏珊∶“姐姐,现在怎么办还要一直耗下去吗”“再等几天,实在不行只有硬来了,毕竟师父不论如何都要完成。”“姐姐,我们到底算什么”最具反抗精神的雏语问道。“雏语,你别想太多了,这是我们的命运,若不是师父从的养育,我们早就死了。”“我连爹、娘是谁都不知道。”雏语似乎有点想哭,扑进雏珊怀里呜咽着。“我们四个的爹、娘都是师父,别再多想了。”第二天一大早,杨追悔便被优树弄醒。杨追悔移开她的手,捏着她的鼻子,问道∶“这么不乖”“不是优树不乖。”优树哼道∶“昨晚哥哥一直用下面的东西顶住优树下面,好难受,我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摸摸嘛。”杨追悔可不记得自己昨晚和优树睡觉。为了避免在梦中奸了优树,杨追悔威胁道∶“哥哥那是凶器,不管哪个女生用了都会惨叫,所以你不能乱碰,否则你会疼死的”“是哥哥自己动人家的,还怪人家。”优树吐了吐,喃喃道∶“这里好无聊,每天除了西瓜还是西瓜,我们何时可以离开”“快了。”杨追悔起身穿好衣服,又吻了一下优树的脸蛋,带着优树上楼,见夏瑶已经坐在那里和她们聊天,杨追悔总算安心了。吃过早餐,杨追悔便在四雏的强烈要求下前往修罗洞。为了避免杨追悔逃跑,雏语、雏妍把守洞口,雏珊、雏芷则陪着杨追悔看着那些碑文,杨追悔十分吃力地念着,雏珊、雏芷则将杨追悔不懂的地方解释给他听.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