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话 如蜜桃般-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二十话 如蜜桃般

住家野狼2016-9-26 8:51:4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二十话如蜜桃般“夫鱼食其饵,乃牵于缙,人食其禄,乃服于君。什么意思”杨追悔问道。雏珊笑着解释道∶“国君统治百姓,便像渔撒鱼,以钓饵来诱使人们上钩,听从驱使。”“利益关系,差不多懂了。”杨追悔嘀咕道∶“那这句呢”倚在洞口的雏语看着时不时没发问的杨追悔,直翻白眼,问道:“雏芷,你他是不是傻子,那么简单的都不懂。”“呵呵,妹妹这话得重了,想当初我们四个自在这儿长大,师父虽未让我们习读,不过我们四个无聊之时也会在这里琢磨的,掌门他才刚刚接触,会问才好,总比不懂装懂的好。”“好吧,看来除了我之外,你们都向着掌门。”雏语苦问道∶“真不知道被他插进去会怎么样,我好害怕。”“妹妹你有看过掌门那个了吗”雏芷好奇道。“前几天看过。那天中午他回来休息,雏珊叫我弄点吃的给他,结果上楼便看到他那根东西。很粗,比我昨天切的那根茄子还粗,而且好长啊,有这么长。”雏语比画道∶“我算了算,若整根插进去可能都插到肚子里了,真的好长,而且我们下面那洞洞那么的,怎么可能插得进去”“真的有那么夸张吗”雏芷捂着嘴。“等你看到便晓得了,真不希望它插进去。”雏语直叹气,身子抖了一下。“没事,大不两时候我先试一下。”雏芷安抚道。“雏妍不是整天要将后面给掌门吗到时候让她试一试”雏语坏笑道。“你还真的很坏呢。”雏芷轻笑道。“我们是双胞胎,为什么你不像我一样”雏语问道。“我也不知道,事实便是如此呀。”雏芷看着正在琢磨碑文的杨追悔,忍不住笑出了一声,道∶“妹妹,上次掌门把我衣服脱了,我还以为他要做那事,没想到只是看我的伤口。”“我才不给他看呢”雏语直吐舌头。“其实我觉得掌门挺好的,至少比我想像中的好。当初收到师父飞鸽传书时,我还以为他是那种只想着做那种事的男人,没想到长得眉清目秀,也挺有礼貌的。现在的他还有点傻傻的。”话语间,雏芷忍不住笑出了一声。雏语伸手摸了摸雏芷的额头,问道∶“你是不是发烧了”“才不是呢”“那是你爱上他了己雏语追问道。“只是觉得掌门他人挺好的。”雏芷反驳道。“啧啧,哪里好了也许世界上的男人都比掌门好呢你又没见过除了掌门以外的男人,又凭什么下定论”“反正我心里知道掌门是个好人。”雏芷扬起细眉,嘴角上翘。雏语、雏芷闹得很开心,里面的杨追悔都一个头两个大,看着那些碑文只想发火,又耐不住雏妍、雏珊的谆谆教导,只得硬着头皮念着,让他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高考时代,走路、上厕所、吃饭、甚至打飞机都要想着老师今天教了什么,明天要交什么作业,后天要考什么试。再这样子搞下去,杨追悔真怕自己会恼怒得将这两个黑衣熟女压在地上操。巳时一过,杨追悔真的受不了,回头看着雏珊,都觉得她身上都是碑文。“掌门进步挺快的。”雏珊笑道。“就是,掌门真的很聪明。”雏妍附和道。“我从就觉得我的智商没超过十。唉,回去吃饭吧,我受不了了。”杨追悔哭丧着脸。“掌门是饿了还是渴了”雏妍问道。“我又饿又渴。”“那掌门要不要吃我们姐妹呢”雏妍暧昧道∶“这里很大,掌门会喜欢的。”无论您在哪个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站,支持正版“算了吧,我没什么兴致。”着,杨追悔已朝外走去。是没兴致,其实杨追悔已经有反应,只是不想将她们的身体当作工具般使用,而且他老是会记起那什么吮鹰心诀,虽可练就刀枪不入之功,可要以女体的性命为代价,杨追悔又哪会愿意“站住”雏语张开手拦住杨追悔。“怎么了”杨追悔疑惑道。“没事。”雏语应得非常的生硬。看着走远的杨追悔,雏语问雏珊∶“姐姐,何时行动”“再等几天吧,先让掌门将治世和武体融会贯通,这事也急不来,倒是”雏珊拉住雏语的手,问道∶“你准备好了没樱”“没有也可以上,我才不会去准备那种事。”雏语哼道。“我们四雏就你最调皮了,想不想活下来”雏珊问道。“那你们呢”雏语反问道。“听天由命。”“反正雏语要永远和三位姐姐在一块”雏语鼓起腮,重重吐出气,好像一只出水透气的金鱼。吃过饭,杨追悔便去午休,还没睡饱便被雏语揪起耳朵,知道又要去那让他厌烦的修罗洞,杨追悔便不住地打着哈哈,可还是被她们拽去了。趴在窗户上的优树看着杨追悔,嘀咕道∶“哥哥真可怜。”一个下午,杨追悔还是在背着那些所谓的治世之道。到了晚上,杨追悔本以为有了自己的时间,岂料又被四雏拖到修罗洞,这次好点,不是治世之道,而是武体。杨追悔先让雏珊解释两剑、一掌、一腿、一步法,除了蜕筋鬼爪外,其余的他都愿意学。蜕筋鬼爪太凶残,扣住对方的重要筋骨再将其抽出,不会立即死,而会痛上一个甚至多个时辰才死亡“掌门,霜雪飞剑的口诀记住了吗”雏珊问道。“以气运剑,剑随心意:不可顽记,灵活成气:飞霜似剑,剑似飞霜:以掌控剑,方成霜雪:似若无招,招招啃,此乃霜雪飞剑之口诀。”杨追悔摇头晃脑道。“嗯,掌门内力深厚,我相信这剑法对于掌门而言非常简单,我们出洞一试”雏珊笑道。出了修罗洞,四雏站在一边,杨追悔则拿着雏芷的嗜血剑,试着将部分真气注入嗜血剑中,确定嗜血剑上的真气均匀散开后,杨追悔试着舞动嗜血剑,又觉得太轻,干脆将嗜血剑还给雏芷,拿出自己那把还未开锋的剑,注入真气后,剑轻了几分,杨追悔却觉得非常的顺手,随意舞动数下。“雏芷,你上去引导掌门。”雏珊示意道,雏芷握着嗜血剑上前。“切莫刺到掌门”雏珊提醒道。“掌门,请。”雏芷作揖后便缓缓拔出嗜血剑,剑鞘扔地,双瞳生厉,正等待着杨追悔的攻击。“心点喔。”杨追悔笑了一声便急奔过去,一剑刺向雏芷心脏。雏芷往后一弯,避开攻击,右腿上踢,恰好踢中杨追悔手腕,吃疼的杨追悔只得松开手,剑立然落地。“雏芷胜利”雏语喊道。“掌门,雏芷可不会留一手喔”雏芷拱手道。捡起刻龙宝剑,杨追悔笑道∶“不狠点我怎么会进步呢再来”这次,杨追悔学聪明了,并不急于求成,每每避开嗜血剑,出招则随心所欲,想刺哪里便刺哪里,虽杂乱零,却也不至于几招内惨败,可练剑新手就是新手,还是打不过雏芷这个萝莉。看着再次捡起剑的杨追悔,雏珊叫道∶“掌门,你应好好想想何谓飞霜”“我懒得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杨追悔再次将真气注入剑内,表情严肃,却开始思考雏珊的话语。霜,雨水凝结之物,落无声,若给它一定的速度,在它落地前,谁都不会察觉到,而要将剑耍得如此,恐怕非常难。再次出击,不到十招,杨追悔便丢了手里的剑。“掌门,认真点,可以吗”雏芷皱眉道。“今天先到这里吧,我没什么心情。”着,杨追悔拾剑便走,留下四雏在那里发愣。杨追悔有点烦躁,所以没有回阁楼,而是来到了天仙泉前,望着这条不知来源的银河之泉,杨追悔目光变得有些深邃。拔开刻龙宝剑,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似乎还带着死亡的气息。“来这里到底为了什么”杨追悔自问道。他变得有些迷惘。原来目的很单纯,只想征服一个个美女,让插进她们的肉穴内。可当一件件始料不及的事件接踵而来,杨追悔的心变得有些沉重。本以为来这里是练功顺便和四雏交欢,哪知交欢还得以对方的性命为代价,这种事杨追悔真的不想干,杨追悔绝对不会为了增强自己的实力而牺牲女饶性命,这种人根本算不得上是真正的男人。听到脚步声,杨追悔便收剑回鞘,转身只见一身淡蓝薄裳的武三娘正站在那里。“她们你还没回来,我便出来寻觅,就知你在这儿。”杨追悔将武三娘拥进怀里,抚摸着她的柔发,道∶“我不知道自己以后的路,我不想伤害帮助我的人。”“其实相公你是一个很洒脱的人,敢爱敢恨。像对待优树姑娘,你可以为了她身陷重围,可以为了她做一个善良的哥哥,可以为了她去虐待罂粟,可为什么现在不能如此”武三娘靠在杨追悔身上,闭眼感觉着他的心跳,只有当杨追悔抱着她时,她才会觉得最安心,她一直不明白一个二十岁的男人怎么会给予自己这种感觉。“那是因为爱和虐待的对象不同,有件事我一直没机会和三娘你。四雏要我修练一种心诀,但需要她们的性命作为代价,你我该怎么办”“相公你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这点我很相信。”武三娘软语道。“正因为如此,我才很矛盾,搞不清楚我到底该怎么办,呵呵。”杨追悔在武三娘脸上亲了几下,手轻轻抚摸着她那光滑的脊背,只觉得能拥有武三娘这种识大体又不会嫉妒的女人,是自己这次穿越最为幸福的一件事。“相公别想太多了,只要问心无愧就好。”杨追悔咽下口水,多日积下的烦躁让他选择了放纵,所以便剥光武三娘的衣裳,当那件纯白亵裤被他脱下时,武三娘那玉器飞龙在天便展示在她面前,月光清幽,美人之处显得神秘且诱惑。“这是爱的表现。”着,杨追悔已经跪在霖上∶“把腿分开点。”“很害羞的。”武三娘细语着,却也主动地打开双腿.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