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一话 大婚之夜-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三十一话 大婚之夜

住家野狼2016-9-26 8:56:41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三十一话大婚之夜「混蛋」杨追悔拔出刻龙宝剑,怒叫着砍向仙血龙鱼,仙血龙鱼则钻进湖里,湖面碧波荡漾,鲜血正慢慢荡开。「绿萼」杨追悔怒道,可公孙绿萼已经不见了。「相公,这到底怎么回事,绿萼姑娘怎么可能会杀了师父」武三娘吓得脸色苍白。杨追悔思绪完全被那不可思议的场景搞乱了,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只能跪在湖边,直到武三娘的手落在他肩膀上,他才反应过来。看着平静的湖面,杨追悔脸至上渗出汗水,仰头狂吼着,真气外泄,湖面顿时炸起数道巨,水丝冰凉洒在他们身上。武三娘从后面抱住杨追悔,呢喃道:「相公,你别这样子,三娘会难过的,我们先去亭子里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我真不相信绿萼那么好的姑娘会做出这种事。」抱着武三娘飞到亭前,看了一眼地上那还未干涸的鲜血,杨追悔真恨不得早来一会儿,哪怕是几秒也行,至少别让杨追悔体会到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看着整整齐齐的屋,杨追悔想起当初和师父一起吃饭的情景,更记得她的性器是玉器骊珠迎龙,可这些画面都被无情的真相所粉碎。「相公,这里有封信。」掀开被褥的武三娘将信交给了杨追悔。拆开,纸上只有一行字:徒儿,最近绿萼姑娘性情大变,师父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真怕会发生意外,若命中注定,徒儿你一定要修炼好嬃攀剑「可意外真的发生了。」杨追悔叹息道。看过内容的武三娘喃喃道:「我总觉得绿萼姑娘不可能做出那种事,不是受人唆使,便是发生了我们想不到的意外。」「我也不相信,可为什么要让我看到那画面。」杨追悔一拳砸在床上。「相公,师父待我很好,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觉得只有好好活着才是对她最大的报答,而且她不是还有未完成的心愿吗让凌霄派入驻中原,你还要推翻大明统治,还有那嬃攀剑衷诓判蘖兜降诙桨桑俊雇辏淙锔Ы袅搜钭坊谄涫档谌揭丫蘖锻瓯希皇茄钭坊谝恢倍悸髯盼淙铩转身搂住武三娘的娇躯,杨追悔声道:「也许是我很少受打击,所以有时真的很难适应,谢谢你的提醒,我不会忘记师父的心愿,我现在只希望能在离开独石之前找到绿萼,好问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然我无法安眠。」「嗯,凡事不可强求,妾女身只希望相公你能好好活着,请别背负太多的包袱,那样会很累很累的。」吻了一下武三娘的额头,杨追悔笑道:「这些我都知道,我是一个很放得开的人,现在师父连尸体都没了,想好好安葬她也不行,我们先去立一块墓碑吧。」「嗯。」在静月湖周围找了个隆起的高地,又取了一块床板,狠狠插入泥里,两人跪拜后便离开了。看着离视线越来越遥远的静月湖,杨追悔自语道:「我总觉得还在做梦,师父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走的,她一人可以匹敌四仙,现在却」「相公你还是放不开。」「只是太在乎了。」「其实妾身也一样,但妾身明白悲伤一点意义都没有,那只会让师父的灵魂难以安眠,让师父安眠的办法是快快乐乐活着,妾身相信相公你能做到。」安慰着杨追悔,武三娘自己的眼睛都湿了,对于她而言,南海神尼不只是她的救命恩人,更是她的再生父母。飞回独石城的路上,杨追悔心情不算好,但至少不如先前的愤怒与不甘,他现在只想找到公孙绿萼问个清楚,可人海茫茫,他又能去哪里寻找呢接下来的两天,杨追悔的情绪终于调节到最佳状态,心里虽还记挂着师父的死,但至少不会表露出来,他没事做时便在独石城蹈圩牛蛱阶殴锫梯嗟南3伤雌究障В蛘咚久挥械蕉朗牵残硪丫チ搜钭坊谟涝兑舱也坏降牡胤剑敲此彼朗Ω刚馐陆岜涑梢桓鲇涝兜拿胀拧「哥哥,有人要成婚了。」优树突然跑进杨追悔怀里,正在研究嬃谒氖降难钭坊诒黄乖诖病「谁」杨追悔好奇道。「那个穿着衣服的。」「芙儿」「嗯」优树猛地点头。「不可能,怎么会这么突然」杨追悔笑道,完全不相信优树的话,摸了摸优树脸蛋,杨追悔自关看着秘笈。这时,纱耶走了进来,愤愤道:「今天是大.腿被公主咬。」「具体哪个位置」杨追悔嬉笑道,眼睛正盯着纱耶的三角洲,正想像着优树咬纱耶音户的画面,似乎有那么一点邪恶。「大.腿。」纱耶瞪了杨追悔一眼,道:「别用你那色的眼睛盯着我,否则我会用剔旋粉碎你的命根子。」杨追悔干咳两声,附到优树耳边。「你在对她灌输什么不良思想」没等杨追悔开口,优树便道:「他叫我下次往上面咬。」「混蛋杨君」纱耶气得直接跑出去,连公主都不管了。「看来我得心纱耶的突然袭击了。」杨追悔嘀咕着,就将优树抱进怀里,抚摸着这个成熟女饶脊背,看着她那副悠然自得的神情,杨追悔可真希望她能永远保持失忆状态,千万不能恢复记忆,哪怕做她一辈子的哥哥都无所谓,否则残杀族饶记忆会让她的笑容永远凋谢。杨追悔本以为郭芙要成婚这事只是优树开的玩笑,哪知道是真的,整个将军府都开始张灯结彩,家丁上上下下忙个不停,喊住碧莲,问到底是谁要娶芙儿,碧莲摇头后匆匆离开了。「大姐呢」杨追悔喊道。「可能跟夫人在一起。」碧莲答道。还没走到黄蓉房间,郭芙已经急匆匆地跑出来,似乎刚哭过。「听你要成婚了」杨追悔试探道。郭芙擦擦眼角的泪水,点点头,嚷道:「是啊,是啊,我要成婚了,你准备替我抬轿子吧,我要让全城的人都知道我郭芙也嫁得出去」「谁要娶你」「一个很大很大的官,你永远高攀不了。」郭芙冷哼着便甩而走,不断擦着眼角的泪水。「有人要干嘛还哭,难道是喜极而泣」杨追悔一脸的惆怅,想不到郭芙竟然要出嫁了,她明明是自己想娶的女人,就算不娶,那也是自己想性虐待的女人,没想到「过儿,你怎么在这儿」抱着女婴的黄蓉问道。「路过而已,伯母,芙儿她要嫁到哪里」「呵呵,这暂时不能告诉你,明天晚上你便知道了。」黄蓉哄着幼蓉,见她又哭了,黄蓉忙走进屋里。还有疑问的杨追悔也走了进去。「又要喝奶了,过儿你别介意。」着,黄蓉便解开扣子,半背对着杨追悔,将一只胀鼓鼓的乳防露出来,闻到奶的郭襄则含住,开心地吸着。杨追悔站着的位置能看到黄蓉哺乳的画面,杨追悔咽下了口水。「还有什么事吗」黄蓉也不避讳,慈爱的注视着女儿。「应该没什么了。」杨追悔恨不得扑过去充当黄蓉的儿子,吃着那绝对美味至极的奶水。看了好一会儿,杨追悔问道:「伯父现在没和你一块睡吗」「呵呵,他经常在军营,我还要照顾蓉儿,有时候睡在一块很不方便,所以先分开睡。」黄蓉笑得非常的勉强。这当然是借口,真正的理由是因为郭靖已经是太监。黄蓉刚满四十,很多人都四十的女人如狼似虎,她虽是女中英豪也不例外,身体总是会有需要的,而若和自己睡在一起的男人,是一个连姓器官都被割除的太监,那她该如何得到满足所以还是分开睡的好,至少黄蓉还能从女儿的中获得微弱的快感,有时她甚至会一边让女儿吸着一边摸着,这行为非常的有罪恶感,每当恢复理智时,黄蓉总会习惯性冲洗身子,好让自己忘记那分罪恶。「伯母你不能透露芙儿和谁成婚吗」杨追悔问道,眼睛则一直注视着黄蓉那被幼蓉吸得泛的乳肉。「明天晚上便知晓,反正他是一个很不错的人。」黄蓉笑道。杨追悔见问不出个所以然,干脆不问了,多看了黄蓉两眼便走出去。晚上碧兰和碧莲跑到杨追悔房间里,拿着新郎穿的青色长袍和钳色马褂,让杨追悔试穿,杨追悔默默的完成一切,最后才问了一句:「我又不是新郎,干嘛要我试穿」碧莲的回答则是:「反正你们身材差不多,你合适,他也绝对合适。」杨追悔被弄得哭笑不得,等她们离开,他还坐在那里愣神,完全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地步,他多想早点离开独石,真不想看到郭芙和其他男人成婚的场景。浑浑噩噩到邻二天傍晚。刚刚入夜,将军府张灯结彩,十分热闹,而被邀请而来的那些成天混迹于战场的官兵们,着笑着闹着,每个人脸上都笑得灿烂,正准备看新娘和新郎。此时杨追悔和月、施乐她们几个坐在最前面的酒桌,正无精打采的啃着花生。「相公,干嘛一直板着脸」施乐问道:「是不是希望新郎是你呀」「才不是,我是在想着和芙儿的打赌,她先成婚,我要帮她抬轿子。」杨追悔反驳道。一旁的武三娘轻声道:「若杨公子真的在乎芙儿,那大不寥他们拜堂时把芙儿抢走就是。」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