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五话 黄蓉喂-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三十五话 黄蓉喂

住家野狼2016-9-26 8:58:31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三十五话黄蓉喂口都有点干涩的杨追悔不想多话,支开优树便回到房间。将郭芙往床上一扔,无力的杨追悔躺在她旁边喘着粗气,道:「我都快死了。」「感觉真的很爽」郭芙向往道:「每天来一次,那真的太爽了」「不可能」杨追悔白了郭芙一眼,道:「晚上我要黛死你。」「相公,你应该很累,要不书你把靴子脱了休息,芙儿给你捏捏」杨追悔马上知道郭芙在打什么主意,邪恶地笑着,道:「就算脚烂了,我也不会脱下,我下午还要去外面到处乱跑,让两个脚丫子臭烘烘的,再去踩牛粪、鸡粪、鸭粪的,臭死你」郭芙落寞的看着杨追悔,抚摸着着他的脸颊,楚楚可怜道:「我是你的娘子,才娶过门两天,你好意思虐待我吗你看我是如茨真诚。」杨追悔也装得可怜巴巴地看着郭芙,道:「我是你的男人,你却虐待我一个早上,你都这样子,我怎么会不好意思虐待你呢」「混蛋,不懂得怜惜玉」郭芙怒道,一脚将杨追悔踹下床。幸好杨追悔反应及时,人稳稳的站在地上,否则屁股绝对着地。看着一脸怒意的郭芙,杨追悔嬉笑道:「夫人,你好好休息,别气坏了身子,也许现在你肚子里有我的骨肉呢我出去跑步了,晚上你再好好伺候我洗脚。」「才不会有,只做一次怎么可能会有呢」郭芙嚷道。「那你现在把衣服都脱了,我再做一次。」「不要。」郭芙脸泛起微,喃喃道:「还会疼,不能做。」「那你好好休息,我去锻炼身体。」坏笑着,杨追悔已走出房间。跑到人鱼姐妹房间,见她们泡在木桶里打瞌睡,杨追悔便掩门而出,走进武三娘房间,她则在绣着手帕,已绣好一只鸳鸯。「没想到你还会这手艺。」杨追悔搂住武三娘,揭开她的面纱,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杨公子,被人看到不好。」武三娘忙道。「相公,叫相公。」「相公」「嗯,很乖,这两天想我没有」「吃饭时不是都会见面吗」武三娘浅笑着,继续不疾不徐的绣着。「晚上一个人睡觉也没有想我吗」杨追悔追问道。武三娘双瞳荡漾着涟漪,细语道:「三娘一直都想着相公,庙都一样。」「辛苦你了。」闻着武三娘体,杨追悔直接将她按在了床上。「唉唷」武三娘痛叫着,针刺破了指尖,殷鲜血渗出。本想和武三娘亲热一番,想不到把她弄伤,杨追悔忙含住她的手指着,舌头在伤口附近舔舐着,好一会儿才将葱指吐出来,看着一脸羞的武三娘,杨追悔问道:「还疼吗」「不疼了。」「不好意思,把你弄伤。」杨追悔朝着那微伤口呵着气。「不碍事的,是三娘自己不心。」「要不要出去走走」「不去了,我还是喜欢待在房间里,外面的世界太吵了。」杨追悔不希望武三娘一直待在屋里,怕憋坏了,真如此,杨追悔这个做她男饶就失职了。三娘不像优树,优树有纱耶陪着;也不像人鱼姐妹,人鱼姐妹有烦恼还可以互相倾诉,除了自己之外,武三娘是孤独的。握着武三娘的手,杨追悔轻声道:「师父死了,我会好好努力完成她的夙愿,届时我会在皇宫迎娶你,让天下人知道你是我的女人。」「名分那些真的不重要,相公,其实三娘和你在一起过得挺好的。」着,武三娘已轻轻搂着杨追悔,呢喃道:「只要你平安,三娘再无所求。」「谢谢你一直陪着我。」「相公,龙九式何时开始修炼」顿了顿,武三娘又补充道「妾身并不是想着要和相公做那种事,只是希望相公能早日练成龙九式。」「我先研究研究,等研究成熟再找你。」杨追悔在武三娘额头亲了一下,听到脚步声,他忙起身,这时,郭芙推门进来。「干娘。」郭芙喊出声,见杨追悔也在房间,郭芙问道:「你不是出去跑步了吗」「我想先在府里绕几圈再出去,刚刚听到羡霓的叫声,我进来看看,原来手指被针扎破了,你们聊,我去缎炼身体了。」像做贼的杨追悔一溜烟跑了出去。「干娘,绣这个干嘛」郭芙好奇道。「绣了给你们两个,祝你们早日生子,呵呵。」着,武三娘摊开手帕,道:「这下面再绣两朵荷花,芙儿你觉得怎么样,若不喜欢换成其他的花也行的。」「很好啊,就荷花吧。」欲走出将军府的杨追悔看到黄蓉正拎着竹篮回来。「岳母大人。」杨追悔喊道。「呵呵,还是叫我伯母吧,喊我岳母真让我觉得别扭。」黄蓉眯眼笑着问道:「过儿你这是要去哪里」「随便走走,反正没事干。」「我买了些草药要给幼蓉洗澡,碧莲、碧兰都没在府里,你闲的话帮伯母吧。」「好啊」杨追悔遂跟在黄蓉屁股后面,注视着她那不停抖动着的肉.臀,真的好想把它耕开。走进房间,黄蓉去打热水,杨追悔则抱着幼蓉,看着这个还在着手指的女婴,杨追悔幻想着让她含住自己的棒会是什么感觉,不过这张嘴似乎容纳不下,看来得等她长大。也不知道是不是杨追悔的邪恶想法被这家伙感觉到,本还眯眼含着手指,现在却开始哇哇大哭,杨追悔忙使劲哄着,可她哭得更厉害,搞得杨追悔满头大汗,等到黄蓉进来,杨追悔忙将幼蓉交给她,自己则往木桶里倒温水。「看来幼蓉又饿了,麻烦帮我把门关一下。」着,黄蓉已拉开衣领,让幼蓉着,半背对着杨追悔,形式和上次差不多。关好门,看着黄蓉给幼蓉喂女哪模样,杨追悔总觉得心中的正慢慢燃烧着。「伯母这样子不会让你难堪吧」黄蓉问道。「喂奶,很正常啊,以后芙儿也要的,现在多看看,以后更适应了。」杨追悔尴尬道。「伯母可没叫你看。」黄蓉白了杨追悔一眼,问道:「这两和芙儿相处如何」「挺好的,只是她还是那么刁蛮。」「这习性很难改的,你试着慢慢改变她吧,其实很早之前我便想撮合你们,但平哥哥反对,后来接到我爹爹的飞鸽传书,我们才这么做。」顿了顿,黄蓉继续道:「只要你们俩过得开心,伯母再无所求,只是希望你别因为其他姑娘而冷落了我女儿,知道吗」「当然不会,伯母你放心。」杨追悔猛点头,目光还是老盯着黄蓉那颗被幼蓉着、抓捏着的玉兔,他的喉咙变得有些干涩,总觉得自己期待着什么。「别这样子看,我是你岳母。」黄蓉又白了杨追悔一眼,身子一转,完全背对着杨追悔。「抱歉。」杨追悔脸都了。将幼蓉喂饱,黄蓉便将幼蓉交给杨追悔,自己则拿着竹篮,将一些草药放入木桶内,用手搅拌着,道:「水温刚好,给我吧。」黄蓉将幼蓉那件礼偻蚜耍湃胨铮劝牟潦米潘纳硖澹共换峄暗挠兹卦蛴媚抢侗k愕乃呕迫兀皇狈3觥缚┛沟男i「真的好可爱啊。」杨追悔感叹道。「嗯,长大后会更可爱的。」「那练了玄鹰真气诀会更可爱吧」杨追悔脱口而出。「嗯过儿你怎么知道这真诀的」「是是」「应该是芙儿告诉你的吧呵呵,你们是夫妻了,一些事互相知道也好。」顿了顿,黄蓉继续道:「那本真诀是我偶然得到的,感觉很适合蓉儿,所以想试一试。」「那到底是怎么样的真诀」杨追悔好奇道。「其实没什么的,跟你了你也不懂,反正是关于姑娘家身体的,等芙儿生了女儿,我再和你好好。」「好的。」替幼蓉洗好身子,黄蓉便让杨追悔拿毛巾来擦拭幼蓉那极为白嫩的身体,最后将她放在软软的礼倮铮e潘迫卦谒钔非琢撕眉赶拢溃骸腹ヅ婺潜咭欢t男惺拢潜哂泻芏辔颐侵性怂涣私獾难酢「我会的,伯母不用担心,我走了之后,伯母替我照顾好她们吧。」「这当然的,她们都是」黄蓉停顿了好一会儿,问道:「都是过儿的颜知己就连那位一直帮助你的羡霓姑娘也是吗」「她她是芙儿的干娘,我和她很聊得来,伯母你别误会。」「只是多嘴问一句罢了。」黄蓉将幼蓉放在床上,看着这个已酣睡的生命,道:「芙儿嫁出去了,我现在最大的心愿是幼蓉能健健康康的成长,以后也找个好人家。」「以伯母的美貌,幼蓉绝对会很漂亮,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公子哥儿绝对比牛毛还多。」「伯母老了。」黄蓉多看了杨追悔两眼,想起撞见他和女儿亲吻的场面,更联想到他们新婚之夜的激烈,她的心里总觉得少了什么,不敢多看,黄蓉便道:「没什么事了,过儿你该忙什么就去忙吧。」「那过儿先告辞了。」作揖后,杨追悔便退出黄蓉房间,走出将军府。走在大街上,老百姓非常殷勤,还有很多人想将女儿介绍给杨追悔,做个填房便满足了。对他们而言,杨追悔的威信已超越郭靖及黄蓉。正走着,杨追悔忽然发现正前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一看到她手腕上的那个铃铛,杨追悔顿时吓得面如土色,这女人分明是上次被自己迷女干的瑶铃儿。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