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六话 再次受辱-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三十六话 再次受辱

住家野狼2016-9-26 8:58:5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三十六话再次受辱杨追悔腿都发软了,完全不相信这个曾经假扮女支女接近自己的贵妃,会来到这贫瘠之地,不用多想,杨追悔便知谍绝对是冲着自己来的。尾随着她,见她走进岚关栈,杨追悔便走到大门口,注视着她走上二楼,又等了一会儿,杨追悔才走进去。掌柜一看到杨追悔便一脸的笑意,连帐都不算了,忙从柜台内走出,问道:「杨公子,您大驾光临店,店员是蓬华生辉啊」「刚刚我好像看到一个认识的姑娘,就是穿朱色长裙上楼的那位,她住在几号房间」掌柜也不多想,直接告知瑶装铃儿的房间号,问要不要带他上去,杨追悔礼貌性地拒绝了,尔后走出了岚关栈。往回走,杨追悔宇眉一直拧在一块。堂堂的贵妃娘娘竟然会假扮女支女,这非常的不符合逻辑,那么尊贵的娇体竟愿意屈居妓.院这种充满肉.体交易的地方,而且还勾.引自己,难道是嘉靖的性.功能不行,而她是个姓欲旺盛的女人,所以就去女支院专门找男人吗这又不符合逻辑,她还不如直接在京城养几个白脸呢。越想思绪越乱,杨追悔干脆不想了,倒真的要好好考虑去东北的事。时值夏天,那边的气温倒是不低,重点是有着原始气息的女真部落,杨追悔此行的任务是要笼络三个女真部落,还要联合被俺答打败的达赖台吉,看来真的是严峻啊吃午饭的时候,郭芙一直用不友善的目光看着杨追悔,饭后跟着杨追悔回房间午休时要杨追悔赶紧把靴子脱了,杨追悔可不从,他一定要让郭芙替他洗脚。杨追悔不依郭芙,郭芙气得朝杨追悔屁.股踹了几脚,之后更夺走了盖在杨追悔身上的被褥。下午其实没什么事好做的,杨追悔坐在岚关栈对面的茶楼喝茶,一直看着对面。直至夕阳快要落山,杨追悔才看到姚铃儿走出来,也许是怕人认出来,她用白纱蒙着脸,盈步而行,裙摆几乎触地,就算衣裹体,品尝过她身体的杨追悔似乎看到一个裸的女人在大街上走着。付帐后,杨追悔继续尾随着瑶铃儿。瑶铃儿只是去胭脂店逛了一圈便折回栈。见没发现什么特别的,无聊的杨追悔只得回到将军府。回去,大家都在等着他吃饭,搞得杨追悔十分不好意思。和郭芙回到房间,郭芙便投入他的怀里,撒娇道:「相公,你真的要让娇生惯养的我洗你的脚吗」「当然」「你真的这么狠心吗」郭芙抬头看着杨追悔,那可怜的模样好似一只渴望得到鱼肉的馋猫。「快去打水,为夫要洗脚」杨追悔昂首挺胸道。「真的吗」郭芙还是那副表情。「绝对假不了」「混蛋,人渣,死人」郭芙气呼呼的跑了出去。「性格还真是多变,希望以后她生的孩子别这样子,否则我会被她们虐待死。」坐在床边的杨追悔正等待着郭芙的服侍。咚门被郭芙踢开,她正端着木盆走进来,扔在床边,水溅得满地都是,看了一眼杨追悔,一脸怒意的郭芙替他脱了靴子,本以为脚会很臭,没想到只有一点异味,这让郭芙惊喜异常,叫道:「你的脚真。」意识到自己口误,郭芙忙改口道:「你的脚不臭。」「你是我的娘子,我怎么会虐待你呢,好好替我洗一次脚吧。」杨追悔笑道,还用手抚摸着郭芙的蜂首。「嗯。」郭芙手劲非常足,搓得杨追悔嫿胁灰选「想不想尝一尝这里的味道」杨追悔的手指着自己胯间。「你觉得有可能吗」郭芙白了杨追悔一眼,道:「除非我疯了。」无奈的杨追悔只得将那嫷吹南敕u蛩椋险婵醋殴侥钦徘我焕龅牧场「好了,把脚抬起来,我去倒水。」郭芙离开后,杨追悔双脚悬空,躺在那里睁眼望着床帘,正想着要如何对付瑶铃儿,只要她在这里,杨追悔绝对不会安心。「相公,有人找你。」走进来的郭芙开口道:「夏瑶姑娘,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他们正在大厅等你呢。」夏瑶竟然跑来找自己,难道是饥渴了杨追悔吓得赤脚踩在地上,被郭芙瞪了几眼,他急忙穿上靴子,尴尬道:「待会儿回来,你又要帮我洗了。」「希望你是一个人回来吧。」郭芙在杨追悔额头亲了一下便放他出去。走到大厅,杨追悔看到了夏瑶和陆炳,夏瑶还是那身青衣打扮,陆炳则褪去了金飞鱼服,穿着一件质朴的灰色长袍,两人都背着包袱,武器当然也少不了。「杨兄弟,打搅了。」陆炳作揖道:「陛下这几日心神不宁,恐有大事发生,所以希望杨兄弟早日启程。」顿了顿,陆炳补充道:「新婚愉快。」一听到那四个字,夏瑶一脸怒意,却不敢出口,只是用埋怨的眼神盯着杨追悔,让杨追悔浑身不自在。「我先叫下人替你们安排房间。」杨追悔陪笑道。让碧兰带着陆炳去休息,杨追悔则和夏瑶单独相处,怕她反应过于激烈,杨追悔特意和她来到后花园。「在生我的气」杨追悔拉住夏瑶的手,却被她挥开。「我哪敢,武德大将军」「关于和芙儿成婚一事,我是到最后那刻才知道的,并不是我想和她成婚。」杨追悔解释道。「普天之下哪有这种事你分明是在骗我。」「绝对不是」杨追悔再次握住夏瑶的手,见她还在挣扎,杨追悔蛮横地将夏瑶搂进怀里,不由分便吻住她的嘴唇,使劲着。「唔唔」没两下,夏瑶便放弃抵抗,配合着杨追悔的亲吻。吻了好一会儿,杨追悔才松开夏瑶那条被吸进他嘴里的,道:「真的在生我的气」面颊泛的夏瑶低着头,喃喃道:「抱歉,我又控制不住自己。」「没事。」抱着夏瑶,杨追悔笑道:「会嫉妒才明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很重要,你怎么和陆炳来这」「我想杀了他。」「嗯」「他和严嵩合谋害死我全家,我一定要杀了他」夏瑶冷冷道。「所以你才和他一块来独石城」「我是受徐大人之命保护你,我自己则想杀了陆炳那挨千刀的。」看着这个被仇恨冲昏头脑的女人,杨追悔在她额头吻了数下,道:「听女真族会吃饶,你也要去吗」「大不了和你一块被他们吃掉,反正我是跟定你了,谁叫你偷走了我的心呢。」「那关于刺杀陆炳一事由我安排,你别胡来,可以吗」「嗯。」此时,丫环碧莲正提着灯笼走过来,一看到这两个男人搂搂抱抱,碧莲吓得惊叫出声,差点把灯笼扔了。杨追悔和夏瑶忙分开,都显得很尴尬。「对不起,对不起,你们继续。」着,碧莲像一阵风般跑开,她怎么也想不通杨追悔会和一个「男人」搂搂抱抱的。安抚完夏瑶,杨追悔把她送到房休息,又陪她聊了一会儿,夏瑶这才放他走。快走到新房时,杨追悔突然停住脚步,看到一个黑衣人从新房背着郭芙出来,飞上屋檐。新娘子被人掳走,怎撩杨追悔一个箭步跃起,落到屋檐上,看着那个黑衣饶身形,又听到那铃铛声,杨追悔都有点郁闷了,看来这个瑶铃儿为了证明自己,无论如何都会戴着那个铃铛啊。见她刻意避开人潮,沿着屋檐而走,杨追悔就笑出声,知谍的目的地是岚关栈,杨追悔便落到街上,以极快的速度奔向岚关栈。在瑶铃儿还没到之前,杨追悔已到栈,和掌柜打过招呼,上了楼。走进瑶铃儿的房间,杨追悔正想着要怎么制服这个女人,看到桌上刚泡好的参茶,杨追悔顿时露出荡的笑容。窗户被推开,姚铃儿抱着郭芙跳入,将她放在床上,扯下遮面黑布,姚铃儿冷冷道:「等我把杨追悔那个王鞍引来,我要让你看着我怎么玩他」此时,杨追悔正躲在屏风后面,连大气都不敢出。喉咙有点干涩的姚铃儿端起参茶便咕噜咕噜喝光,有点疲倦的她坐在床边休息着,手在郭芙胳膊上抚摸着,道:「皮肤倒是挺滑的,便宜杨追侮那家伙了,该死的,竟然连本娘娘也敢动。」回忆起灰色往事的瑶铃儿气得脸都了。休息一会儿,正欲起身的瑶铃儿忽觉得世界在旋转,轻声一呼,人已倒在床上。「看来这迷药药效果然好。」杨追悔得意洋洋的走出来,看着床上的姚铃儿,杨追悔已开始摩拳擦掌。打定主意的杨追悔将郭芙搬到一边,三两下便脱了姚铃儿的黑衣。今天的瑶铃儿穿着一件精致的金色肚兜和布满金丝的亵裤,不愧是贵妃娘娘,连内在都穿金戴银,可就是心太狠手太辣,不挫一挫她的锐气,杨追悔不爽上次是让她跪在床边,这次杨追悔则让她平躺于床。亵裤一剥这次迷药虽然倒下了不少,可杨追悔还是担心这个似乎拥有不错内功的娘娘会醒来,所以便将她的娇躯拉向自己,摩擦数下便插进去,遇到阻碍后杨追悔才想起来她是玉器汇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