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七话 难舍难分-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三十七话 难舍难分

住家野狼2016-9-26 8:59:24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三十七话难舍难分看着表情痛苦的跳铃儿,杨追悔抓住她的一条腿架在自己肩上姚铃儿那描绘精细的柳叶眉挤在一块,整张脸被刺激得通,不断发出若有似无的声,她绝对想不到自己会被被杨追悔迷女干第二次「娘娘,我会让你明天走不了路,那样子你绝对追不上我。」无论您在哪个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站,支持正版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感觉到她整具身体都颤抖着光,杨追悔觉得非常爽,这旱道根本没水分,耕耘起来异常艰辛,不过杨追悔是一个持之以恒的男人。「前面的第一次得不到,后面的第一次总把你破了。」杨追悔得意洋洋地跑到屏风后。回到床前,杨追悔将跳铃儿的肚兜及亵裤都卷起来藏于领口内,又很好心地替她反锁了门,才抱起郭芙从窗户飞出。将郭芙放在床上,有点酸痛的杨追悔,好心的替她脱了靴子和蔽体之衣,将跳铃儿的肚兜和亵裤藏于枕头下,吹灭蜡烛,抱着郭芙沉沉睡去。半夜。觉得非常疼痛的瑶玲儿醒来,身子动了动,仿佛有把刀插在屁里,她惊得差点跳起来,见自己赤.裸的趴在床边,姿势竟然与上次完全相同,跳铃儿马上意识到自己又被他迷女干了,而且这次不仅仅是前面,连后面那个洞都被爆了。跳铃儿完全不相信有人会插后面那便便的地方,可事实摆在眼前,屁.眼传来的刺痛让跳铃儿差点哭出来。跪在地上看着四周,跳铃儿也没看到自己的肚兜和亵裤。挣扎着爬起来,姚铃儿又跪在地上,因为屁.眼实在太痛了,双腿的使力都让她疼痛难忍。「这个王鞍」姚铃儿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休息了好一会儿,跳铃儿才艰难的走到屏风后面,确定自己的贴身衣物都被带走,姚铃儿吓得差点站不稳。如果杨追悔将肚兜和亵裤公布于众或者拿到皇帝面前,那她就算跳进河里也洗不清,意识到自己的把柄被杨追悔抓着,跳铃儿气得推倒屏风,抱着头蹲在地上哭着。原本计划杀了杨追悔,没想到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连菊花都被爆了第二天一大早,杨追悔便被郭芙推醒,她手里正拿着姚铃儿的肚兜和亵裤,质问道:「昨晚你是不是把其他女人带到房间乱搞」「没樱」杨追悔睡眼朦胧道。「那这怎么回事」郭芙使劲摇着肚兜和亵裤。「呃呃是夏瑶的,她叫我保管,怕被人知谍是女儿身,等上路,我会还给她的。」杨追悔陪笑道,忙抓过肚兜和亵裤。「这是我们的新房,你竟把别的女饶东西藏在枕头底下,你这该死的家伙」郭芙气得跳下床,穿上靴子气呼呼地走出房间。起床的杨追悔将跳铃儿的肚兜和亵裤藏在柜子最下层,这东西以后可以拿来威胁跳铃儿,可不能弄丢,反正她要来害自己,杨追悔便将这把柄呈给嘉靖,就算自己要被斩首,也要拉上跳铃儿这个垫背的。和大家吃早饭时,杨追悔和陆炳就确定今天离开独石城。郭芙替杨追悔打包好行李,拥抱着他,明明知道杨追悔要离开一阵子的,可郭芙真不希望此刻的到来,拥吻片刻,郭芙的眼角冒出泪花,新婚燕尔,失去杨追悔的温暖怀抱,郭芙又该怎么办呢「我走了之后,你要独守空床了。」杨追悔笑道。「不会。」「嗯」「我会把干娘叫来睡。」「原来如此,你差点吓到我。好了,别哭了,我很快就回来,记得每天拿饭菜给神雕吃,可不能把它饿坏了喔。」捏了捏郭芙那吹弹可破的脸蛋,又在她脸上留下唇印,郭芙才破涕为笑,挽着他的手走出去。走到大厅,武三娘、月、施乐、优树及纱耶都站在那里,夏瑶和陆炳则在外面等着。看着她们五个,杨追悔真不知道该什么好,只觉得心里有点酸酸的,很想留在她们身边,可皇命如山;很想把她们带在身边,又怕她们遭遇威胁。所以,只能让她们留在将军府,只要鞑靼不进攻,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哥哥,我不想你离开」优树哭着冲过去,一头栽进杨追悔怀里,抱着他的腰嘤咛哭泣。「我很快就回来。」杨追悔使了个眼色,纱耶便将优树拉开,哄着她。「你们两个要照顾好对方哦,偶尔也出去晒晒太阳,别整天泡在水里。」「嗯。」月点头道,施乐则是一脸的无所谓,正把玩着月的发丝。怕再僵持下去会让伤感上升,杨追悔便和她们道别。三人走出将军府,门外竟聚集着一大群的老百姓,站在前面的几个正拿着一篮子的鸡蛋、鸭蛋、馒头之类的食物,一看到杨追悔,他们围了过去,你一声我一声的,都希望杨追悔能收下他们的心意。看见他们那一双双挚诚目光,杨追悔不知道该什么,只得委婉拒绝他们,杨追悔又不是去孵蛋的,左手提鸡蛋右手提鸭蛋的怎么像话独石城的老百姓一直将他们送到东城门,等到他们三个完全消失在视野里,他们才散希驾驾驾三匹骏马载着他们三人朝东北方奔去。整整花了四天的时间,他们才到达广宁卫,并与达延汗之子达赖台吉达成协议,只要他们能替他夺回领地,他愿意全力协助。达赖台吉这边的事倒是进行的非常顺利,可他们即将面对的是文明还未开化的女真族,这真是一桩非常严峻的任务,而且达赖台吉还向他们讲述了女真族野人部落吃饶场面,吓得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在广宁卫休息了一个晚上,他们继续上路,达赖台吉还让一个族人给他们带路。女真族现在分化为建州女真、野人女真及海西女真,而他们打交道的第一个部落是传中会吃饶野人女真族。野人女真活动区域一般是在建州左卫,既与朝鲜交界处附近的区域,以捕猎为生,耕种为辅,族里不论男女老少都从就训练为猎手,他们会像野兽一样活动于深山中,以弓箭甚至是石头杀死成年猛兽。这便是他们族名的来由。离开广宁卫的第五天,他们终于来到了被称为「死神巢穴」的破云山前。「阿木尔,一定要翻过这座山吗」陆炳问道。做为引路饶阿木尔,是个看来还不到十五岁的少年,两条辫子垂在肩前,眺望着这座根本不知道有多高的破云山,操着一口很不流利的汉语,道:「这是唯一的路线,这座山蔓延万里,左边到渤海,右边到鱼失所一带,翻过山则是野人女真族,若不从这翻过去,不管往左还是往右,我们都不可能绕到另一边。」「快入夜了,我们只能先在山脚下露宿,明早再上山。」杨追悔已跳到地面,踩到的都是干枯的针叶,沙沙作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