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九话 束缚-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三十九话 束缚

住家野狼2016-9-26 9:0:16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三十九话束缚「当时你们已将台吉大汗愿意臣服大明的消息飞鸽传书回京师,如今嘉靖那狗皇帝绝对知道了,如果他知道你们成功收服女真野人部落,那他是不是会大摆酒宴呢」阿木尔冷笑道:「之所以带你们来这里,是要用巫术将你们都变成只听命于巫王的傀儡,再利用你们突破京师,直接控制整个大明。」「口气倒不」杨追悔冷笑道。「废话不多。」阿木尔朝着野人嘀咕数声,两个野人便走向杨追悔和陆炳,手里还拿着绳子。「谁敢反抗,我就捅进去」阿木尔喊道。「我才」陆炳还想反抗还,杨追悔却压住他的秀春刀,怒道:「你敢乱来,我第一个杀了你」「你疯了他只是一个护卫,命没有我们值钱」陆炳还想叫嚣,可胸口被野人打了一拳,呕出不少胄液,三两下就被捆个结实。杨追悔很合作,主动地伸出手给他们绑,所以并没有受到陆炳那种「优待」。「走」阿木尔叫道。杨追悔、陆炳并排而走,身后两个野人拿着长矛驱赶着他们。看着前面被阿木尔制住的夏瑶,杨追悔心里很不是滋味,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被阿木尔蒙在鼓里,可事实摆在眼前,杨追悔也无能为力。走了半个时辰,他们才走到山顶。阿木尔手做喇叭状呐喊着,山下顿时亮起火把,更有一处燃起大火,杨追悔还能听到野饶嚎叫声。「你们还有利用价值,所以至少不会被吃掉。」阿木尔冷笑着,驱赶着夏瑶往山下走去。上山难下山容易,加之又不时被踹上一脚,所以两刻钟刚过,他们便到了山脚。眼前是密密麻麻的草屋,每个屋子前站着一个或者多个野人,不论男女老少都只裹着虎皮,都没有遮掩,只是在上面画些奇怪的图案。也许是受到重力的影响,大部分的女人乳.房都下垂,特别是上了年纪的,那些整张脸皱巴巴的老女人,胸前的根本不能称为乳.房,简直就是挂着两个超大号的皱皮精囊。「走」阿木尔叫着,前方野人都让在一边,一条坑洼路正通向那曾经引起杨追悔注意的大火堆。「喔喔喔喔喔」所有的野人都齐声高喊着,如潮水般涌向火堆。火堆四周有五个六尺高的方形石柱,被烧得黑呼呼的铁链无风摇着,敲击着石柱发出犹如碎骨的声音,一个戴着虎形面具的男人正围着火堆弯腰跳着,活像一只刚上岸的青蛙,肢体语言极其丰富,看着越来越接近的三人,男人怪叫着跑过去。「巫王,这是献给你的礼物。」阿木尔躬身道。巫王像狗一样嗅着他们三个人,怪叫着,又绕着火堆叫着跳着,周围的野人也兴奋地喊叫着,震耳欲聋。「也许我们会被吃掉。」杨追悔苦笑道。同样被绑着双手的夏瑶瞪了杨追悔一眼,道:「你真该听陆炳的,我死了无所谓,你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你应该回到京师,让嘉靖下令讨伐达赖台吉和野人部落。」「夏兄得甚是」陆炳附和道。「到了这地步,多无益。」看着那个在跳巫舞的巫王,杨追悔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逃脱,不仅手被绑着,连武器都被收走,看来这次真的是玩完了。「你们别叫了。」阿木尔冷盯着他们。巫王跳完后走到他们面前,那躲藏在面具后面的双眼睁得浑圆,沙哑着声音,道:「将他们关到地牢,明天行蛊惑之术。」三人坐在监牢中,满地都是枯草和骨头,偶尔还有几只可爱的白鼠路过,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们,却被杨追悔一脚踢出监牢。「我陆炳一世英名竟落得如此下场。」陆炳感慨道。「我真想杀了你」夏瑶怒道。「你只不过是一个护卫,难道没有为我们而死的觉悟吗」「呵呵,若我现在有剑,我绝对将你的心脏挑出来,看到底是不是黑色的当年你和严嵩合谋害死我全家,你不可能忘记吧」陆炳眉毛皱在一块,正盯着夏瑶,吓得后退数步,战战兢兢道:「为何为何我觉得你和夏言很像」「我是夏瑶,夏言的女儿,夏家唯一的幸存者。」夏瑶眼睛都模糊了,回想起时候的快乐生活,夏瑶哭道:「若不是你们,我现在也像普通的女儿家那样躺在娘的怀里撒娇,吵着爹要吃冰糖葫芦。」「我还以为你被野狼叼走了,没想到竟变成徐阶的护卫。」陆炳冷笑道:「一个只会哭的女人又能有何作为难怪我经常看到你和杨过搂搂抱抱的,原来是有奸情。」「够了」杨追悔起身,一脚踢中陆炳的命根子,看着趴在地上不断颤抖着的陆炳,道:「我们先撇开以前的恩怨,先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再。」「我不会和他同流合污的,现在让我杀了他,如此一来,我也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夏家子弟。」陆炳勉强站起身,徒了另一个角落,冷冷道:「若知道你是夏家孽种,我早杀了你。」杨追悔见夏瑶要跑过去,他便用身体强行将她压在墙上,道:「我过,现在不是内哄的时候,你们要杀要打等出去再。」「我们不可能逃出去了。」夏瑶哽咽着,靠在杨追悔肩上哭泣着。「相信我,一切都会好的。」若不是双手被绑着,杨追悔一定会紧紧拥住夏瑶。「我现在最想做的便是杀了他,我永远都忘不了我爹娘他们是怎么被砍下脑袋的。」夏瑶哽咽道。「其实」陆炳显得有点不自然,道:「其实那次是严大人找我,只要害死你们全家,我便可以得到黄金万两,所以」「所以你就做出那种行为。」夏瑶浑身都颤抖着,若不是靠在杨追悔身上,她也许已倒在地上了。「你们安静点吧,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杨追悔调停道:「不想办法逃出去,我们三个都将变成傀儡,以后绝对遗臭万年。」「可没有办法,我也想活下去,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完。」陆炳苦笑道。「有办法的。」杨追悔已开始凝聚内力,徒中间,低吼了声,绳子遂被真气震断,甩着发疼的手腕,杨追悔笑道:「若不是刚刚人多,我早弄断了。」「快帮我解开」陆炳兴奋道。杨追悔没有理会陆炳,先帮夏瑶解开,夏瑶遂扑进杨追悔怀里,双眼发,哽咽道:「我发觉我真的很脆弱,特别是面对亲饶死。」抚摸着夏瑶脊背,杨追悔安抚道:「别这样子,你可是女中英豪,别让人看笑话,好吗」「帮我一把,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陆炳恳求道。「若是,我绝对一脚把你踹到河里淹死。」夏瑶拭干泪水,道:「现在不跟你计较,等逃出去,我绝对正大光明的杀了你」替陆炳解开绳子,杨追悔盯着铁门,道:「你们让一边,这门由我来打开。」依据轰天击的口诀运气,杨追悔掌间形成一个鸡蛋大的真气团,越积越大,地上的枯草都飞了起来,围着真气团旋转着。感觉到那股吸力,陆炳惊叹道:「杨兄弟年纪轻轻,内功如此浑厚,竟能让真气形体化,看来我完全低估你了。」「你是狗眼看韧,我出去绝对要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夏瑶冷冷道。杨追悔没时间管他们,继续依据口诀运气,感觉到流出的真气已难以控制,杨追悔遂一掌击向铁门。「当」一声巨响,整个铁门飞了出去。「威力也太大了」杨追悔叫道。「你难道没用过吗」夏瑶鄙夷道。「练习过几次,但对象都是树苗,还以为这铁门有多坚固呢」兴奋之余,他们可不想在这里逗留,左脚刚踏出,一群野人已冲过来,咿咿呀呀乱叫着,气焰嚣张。「没了人质,我看你们还怎么嚣张」杨追悔正欲运气让他们尝一尝轰天击,他们却全菜开,正当杨追悔得意之际,阿木尔捧着一个冒着浓烟的矮瓮走过来,冷冷一笑,用力一泼,瓮中之物洒进监牢内,三人急忙后退。矮瓮摔得粉碎,里面的不明液体腐蚀着地面,发出「嗤嗤」声响,监牢瞬间被白气笼罩着,不时传来三饶咳嗽声。当白气消失时,杨追悔、夏瑶以及陆炳都已晕厥在地。「跟我斗」阿木尔冷笑道。等他们三个再次醒来时,都象粽子般被绑得结结实实,趴在地上,连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樱杨追悔一动,监牢外的野人唧唧喳喳乱叫,并将矛头对准杨追悔,看来野人也知道杨追悔最具威胁。杨追悔试着运劲,内力刚聚集到丹田便被一股怪力冲散,连手脚都麻痹,疼得杨追悔龇牙咧嘴,看来这都是那股白气造成的。「这次完蛋了」陆炳喊道。「你给我闭嘴」夏瑶瞪了他一眼。「这次确实完蛋了。」杨追悔斜眼盯着身后的野人,道:「只要我反应大一点,他们便会将我当成靶子乱戳。」「在死之前,我一定要杀了他」夏瑶紧紧盯着陆炳。「有种你试试,在你象爬虫一样爬过来时,你肯定变成靶子。」陆炳笑道。他们正争吵着,阿木尔领着六个野人走到监牢前,盯着他们好一会儿,冷冷一笑,道:「恶梦之夜即将开始,你们会享受到人间最快乐的事,但也会让你们痛不欲生。」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前,便被野人抓出监牢,扛在肩膀上。出了监牢,望着上空明月,杨追悔才知道已经午夜。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