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话 飞凤夫人-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四十话 飞凤夫人

住家野狼2016-9-26 9:0:42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话飞夫人走了一会儿,他们三个被扔进一间正中央铺着虎皮的房间,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才停下来,倒霉的杨追悔直接撞到墙边,疼得他龇牙咧嘴地惨叫着。「美妙的事即将开始,你们会喜欢的。」阿木尔轻笑着关上木门。「他指的到底是什么」夏瑶担忧道。「鬼才知道。」仰躺在地上海的杨追悔看着满面愁容的夏瑶和陆炳,问道:「你们现在有力气吗」勉强靠在墙边的夏瑶摇了摇头,陆炳则是试着运劲,却疼得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真不知我们是中了什么毒。」杨追悔苦闷道。「软骨散吧」夏瑶猜测道。「这可不是什么软骨散,否则我们不会连内力都象被废了般。」陆炳反驳道。「不管是软骨散还是什么,我倒有点想知道极乐与痛不欲生要怎么结合在一起。」杨追悔长吐一口气,望着大门,听到脚步声。门被推开,两个野人走进来叫了几声后让在一边,一个戴着狐狸面具的女子站在那儿,穿着白色粉绿绣竹叶梅花领褙子及雪青马面裙,手臂挽着湖蓝印花披帛,里面还有一件粉立领中衣。这身打扮根本不象是女真族人,更象大明女子。她身后还跟着四个穿着纯白色六裥檐裙的少女,看上去都是十八岁左右,再后面则是几个赤果着上身的女野人,不过她们的乳翘挺得多,看样子都是正值花季。看着这个大明装束的女子,杨追悔愣了好久,他真的很想伸手摘下她的面具看个究竟。这时,野人在一旁叽叽喳喳,不时指着他们三个,女子则频频点头。一会儿后,女子转身离去,那几个女野人则象饥渴的野兽般冲了进来,将他们三个团团围住,三两下就解开他们的绳子,眼睛则盯着他们的胯间。「杨过,你倒是想想办法,我还要回去见徐姐。」夏瑶都快哭了。这时,一个女野饶手已经在夏瑶胯.间摸来摸去,一脸惊讶,而同样受到抚.摸的杨追悔和陆炳身体都有了反应。「完蛋了,恐怕我们要被强.奸了」杨追悔喊道。「强.奸」夏瑶脸色煞白,眼前这个野人还在摸索着,那种有点野蛮的抚摸让夏瑶身体都有点起反应了,而且夏瑶很清楚她在寻找什么,可自己是女扮男装,根本不可能有那根东西啊看到杨追悔一脸享受的模样,夏瑶骂道:「你就喜欢这种事,若被悦晴大姐知道你是只大色狼,她绝对不会再喜欢你」「这是本能反应。」这时,那个戴面具女子又走了进来,着他们完全听不懂的话。当她完,正在抚摸杨追悔和夏瑶的女野人都退开了,四个檐裙少女拉起杨追悔和夏瑶,跟随着戴面具女子走出去。「我怎么办」陆炳喊道,他的棒已经被掏出来,七、八个女野人都快流出口水了。杨追悔看着前面那个拥有绝好身材的女人,完全搞不懂她为什么要救自己和夏瑶,或者是打算让他们感受另外的恐怖刑罚若和性无关,杨追悔宁愿回去让她们女干。走了一会儿,杨追悔和夏瑶被带到一间外墙由竹子编织的房间内,里面的格局和大明极象,若不是不时听到野饶喊叫声,杨追悔绝对会误以为自己又回到了独石城。戴面具女子转身看着他们两个,便道:「你们四个先退下,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进来,若是巫王和阿木尔,记得进来通报一声。」「是。」四个少女将杨追悔和夏瑶搀扶到床前,弯膝作揖后离开。门关上,女子缓缓摘下了面具。当杨追悔和夏瑶看清楚她的容貌时,两人都愣住了。「郭大姐」夏瑶脱口而出。此女子看起来四十出头,却比雪皎白几分,雾鬓风鬟,靡颜腻理,那双媚眸灵性至极,正在两汪清水中荡漾着。淡淡一笑,已是倾城:朱唇张启,更是倾国。「奴家具的和悦晴长得很象吗」软语犹如天籁之音般洗涤着两人疲惫的心灵。杨追悔脑子转得非常快,问道:「夫人应该是悦晴的亲娘吧」「奴家阮飞,两位叫我飞便可,让两位受惊了。」阮飞走到他们面前,伸手把着杨追悔和夏瑶的手腕,道:「奴家出去一下,两位稍等。」阮飞离开后,杨追悔和夏瑶面面相觑,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处于现实之郑「她真的是大姐的娘吗」夏瑶问道。「你知道关于她娘的事吗」夏瑶摇头道:「我未曾听他们起过,所以我不敢确定她是不是悦晴的娘。」「至少她救了我们。」身体软绵绵的杨追悔仰躺在床上,道:「若再晚点,恐怕已经有好几个女人因为我的持久而乱叫了。」「恶心」「然后她们发现你是女的,便叫几个男人进来论奸你。」杨追悔邪笑道。「绝对不可能发生,而且」夏瑶望着杨追悔,道:「你也不会容许这种事发生的吧」见夏瑶显得有点落寞,杨追悔便勉强撑起身子,将其搂紧,道:「你是我的宝贝,我当然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我刚刚只是在开玩笑,你也知道我很喜欢戏弄你的。」「但是这种紧要关头是不能开玩笑的」夏瑶强调道。「咦」杨追悔睁大眼盯着夏瑶唇角,道:「这里有米粒。」「不可能。」夏瑶将信将疑地摸着唇角,问道:「还有吗」「别动,我帮你拿掉。」杨追悔凑过去,带着一丝邪笑便吻住夏瑶唇,用力着,「啾啾」作响。「唔唔」夏瑶先是用力挣扎着,片刻后便软软的贴在杨追悔身上,并配合着他的亲吻而张开唇,感觉到杨追悔灵活舌头的插入,夏瑶柳眉微皱,却含着那条舌头,有点生涩的着。见夏瑶如此主动,杨追悔便将口唇战场交由夏瑶,他的魔手则沿着夏瑶脊背往下爬去,爬过腰部,刚碰到夏瑶粉臀时,夏瑶却压住他的手,并轻咬了一下杨追悔舌头,吃疼的杨追悔只好学乖,移开了手。「你是个非常色的色狼」夏瑶单指顶住杨追悔额头,继续道:「只要给你一点点机会,你都会利用得淋漓尽致,真不知道以后还有多少女人会被你摧玻」杨追悔抓住夏瑶的手,张嘴便含住,了好几下才吐出来,道:「那要我喜欢才行,你以为我只喜欢女人吗」夏瑶俏脸泛,将头歪向一边,道:「你的想法我又猜不透」「至少我还喜欢你这个曾经是男饶女人嘛。」「错」夏瑶非常认真地盯着杨追悔,道:「若你以装扮定义性别,那么我最早是女的,只是当我的家人被」「我明白。」杨追悔更搂紧夏瑶,道:「以后我会好好陪着你,不会让你再孤单了。」「我真的很想念我的家人,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替他们报仇,拿严嵩父子的头颅祭奠他们。」回忆如刀般刺痛夏瑶的心口,让她忍不住哽咽,便紧紧搂住杨追悔,也不管会被杨追悔吃豆腐,反正都被他吃过好多次了。这时,阮飞走了进来,见他们两个抱在一起,便惊诧道:「你们两个大男人怎么」夏瑶和杨追悔忙分开,夏瑶低着头,杨追悔则报以微笑,道:「她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往事。」阮飞拿着两颗药丸递给他们,道:「把这个吃下,要不你们什么事都做不了。」「谢谢阮夫人。」杨追悔张嘴吃下,顿时觉得浑身充满力气,见夏瑶还在犹豫,杨追悔便对夏瑶使了个眼色,夏瑶只得硬着头皮吃下。见他们两人气色都恢复得差不多,阮飞便道出十五年前的遭遇。「当时悦晴还不到四岁,奴家和相公正从应天府赶往京师,怎料渡过卫河时遇到鞑靼兵,几名家丁和护卫在保护我们过程中被杀害,后来我也落水,醒来便到了这儿,一晃已十五载,早已物是人非。」阮飞苦笑着摇头,问道:「悦晴和我家相公还好吗」「他们都很好。」杨追悔点头,道:「悦晴还很想你。」「那时她很,也许都已把我忘记了,呵呵,对了,相公他有续弦吗」阮飞问道。「阮夫人,徐大人洁身自好,一直都未再娶妻室。」到这里,夏瑶还特意瞪了眼杨追悔这大色狼,继续道:「所以希望夫人能早日和徐大人还有大姐团聚。」「你是」「我叫夏少枫,是徐大饶贴身护卫,也负责保护大姐。」夏瑶拱手道。「明白了,那这位是」阮飞的目光落在杨追悔身上。「他呀」夏瑶干笑道:「算是大姐未来的相公。」「那奴家便是你的岳母了。」阮飞笑出声,盯着一直沉默的杨追悔,道:「真没想到,十五年了,竟然先遇到我的女婿,知蝶们还活着,我真想立刻回到京师。」阮飞望着紧闭的窗户,略显哀伤,道:「可惜一个弱女子什么事都做不了,还变成巫王的女人。」阮飞的声音颤抖着,双眸变得有些湿润,再次看着杨追悔,道:「做为男人,不管遇到何种困难,你都必须保护好自己的妻女,这是最基本的。」「我一定会。」杨追悔点头道。他知道阮飞这是指桑骂槐,责怪对象是徐阶。「你们怎么会来到簇」似乎有些晕眩的阮飞坐在凳子上。杨追悔看着这个风韵犹存的美妇,便将来茨目的大致了一遍。「看来你们是被阿木尔欺骗了。」阮飞苦笑道:「实不相瞒,他其实是奴家和巫王之子,他一出生,巫王便将他送到达赖台吉身边,偶尔才会回来一次,久而久之,他便成为两族之间的信使,也成为两族沟通的桥梁。呵呵,巫王还打算有天让阿木尔在达赖台吉身上下蛊,这样子便可控制他的臣民,为吞并各方势力做准备。」顿了顿,阮飞补充道:「之所以和你们这些,是希望你们活着回去后能将这消息告知当今的皇帝,请他们派兵剿灭这个部落,要不我真担心有天天下会大乱。」「早闻异族巫术恐怖,未曾真正见识过,没想到连人都可以控制。」杨追悔感叹道。「蛊有很多种,这里主要是蛇蛊和金蛊,将上百种毒虫放在一个瓮里,等到七七四十九天再打开,若死光,则明它们中没有可以成为蛊的毒虫存在,便会再次重新进行选蛊,直到出现那只能吃百种毒虫的毒虫,然后再将它种入婴儿体内,以吸取婴儿纯净的血液,等到某天婴儿皮肤溃烂而死,则明蛊已成形,再喂以特定的毒草以培养它的特性,以人体为食效果更佳。」听完阮飞的明,杨追悔和夏瑶纷纷露出恶心的神情。「难道夫人也会巫术」杨追悔问道。「在这待了十五年,若奴家不会,你们也不会相信。实话,我会,不过奴家都是用蛊救人,其实很多病因都在于内脏,大部分无药可救,但若让蛊进入饶体内,很多病都可以治好。至少在这十五年里,奴家未曾杀死一人,倒是救了十几个人,所以奴家现在是这部落的巫医。」阮飞笑道。「生与死,两个极端,听起来还真可怕,能救人,亦能杀人。」杨追悔站起身,目光落在房间角落的炉上,问道:「夫人,那是什么」「那是奴家的蛊炉。」「救饶」「用来杀人也可以。」阮飞站起身取来蛊炉,道:「里面有只金蛊,你们要不要看一看」杨追悔急忙摇头,退后两步,道:「还是算了。」「也许你身体有些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的病因,可以让奴家的金蛊进去看一看。」阮飞旋转着这三层蛊炉的第一层,揭开后冒起一阵的黄雾,黄雾消失后,一只指粗细的金蛊正躺在那儿,长得和毛毛虫差不多,不过通体金黄泛亮,见到光线,它便昂起头。出于好奇,杨追悔伸长脖子看着金蛊,这金蛊看上去一点也不可怕,似乎用手指都可以捏死,所以杨追悔放松了警戒,走到阮飞面前,认真地端详着金蛊,问道:「这虫子真的有那么厉害吗」「当初若不是奴家培养有道,它绝对已经害死不知道多少人了。」阮飞轻笑道。「那我真该夸夫人是观音菩萨转世。」「或许你可以叫我岳母。」杨追悔瞄了一眼阮飞那略微透的脸蛋,发觉那儿的晕加深了几分,弯卷睫毛下是两汪湖泊,里头更有两颗玛瑙在漂荡着,加上羊脂般的,阮飞熟妇风韵,而且她此时正带着淡淡的笑意,迎接杨追悔那有点赤.裸的欣赏。「岳母。」杨追悔干咳一声,道:「有点不习惯,我还是叫你飞吧。」「这样子我不习惯,你还是叫奴家夫人或者岳母吧,都一大把年纪的人了。」阮飞伸手逗了逗金蛊,问道:「需要它替你检查一体吗」「还是别了。」杨追悔摇了摇手,干笑道:「我不喜欢身体里有虫子爬来爬去的。」「其实奴家挺喜欢那种感觉的。」阮飞盖好蛊炉,道:「不过只有一个饶时候才会去体会。」「为何」「秘密。」阮飞放好蛊炉,正要话,门却被敲响。一名丫环推门而入,急道:「夫人,阿木尔过来了。」阮飞脸色微变,急道:「阿木尔生性凶残,比巫王更胜一筹,若知奴家救了你们,真不知蝶会对你们做出何等恐怖之事,看来只能先委屈两位。」阮飞看了眼丫囊,道:「柔,和他我正在实验新蛊,叫他别进来。」「好的。」柔点头后忙拉门而出。阮飞再次取来蛊炉,旋开邻二层蛊炉,道:「第一层是金蛊,第二层是刚刚孵化的幼蛊,第三层则是还未孵出的蛊蛋。」她用手捏出两只和金蛊差不多大,但却呈现银白带黄的蛊,看着他们两个,继续道:「这是新蛊,我暂时还不知它们毒性如何,但若阿木尔知道你们安然无恙,绝对会将你们抓去喂更可怕的蛊,所以你们只能先让这两只蛊寄生在你们身上,待阿木尔离开,我会让金蛊吃掉你们身体里的新蛊。」这蛊看上去肥嘟嘟的,十分恶心,要种在自己身上,杨追悔怎么可能愿意,可是见到阮飞神情如此急切,先前又领教过阿木尔那残酷手段,杨追悔开始犹豫不决。「夫人正在试新蛊,怕无法见」「我找那两个」听到阿木尔急快的脚步声,阮飞显得十分不安,道:「为了能活下去,现在只能先委屈两位,麻烦将嘴巴张开。」无可奈何之际,杨追悔、夏瑶只好张开嘴巴,与此同时,阮飞已将蛊弹进他们嘴里。咕噜两声,蛊已被他们吞进肚子。夏瑶看着杨追悔,问道:「你有什么感觉」「好象」杨追悔手沿着脖子往下摸去,在胃的位置停留着,不断揉着,道:「好象有很多只虫子在里面一直游动,你呢」夏瑶皱眉道:「没什么感觉。」「看来是我想太多了。」杨追悔干咳了一声。这时,阿木尔推开了门,先是看了杨追悔和夏瑶一眼,接着便冷眼盯着阮飞,一脚踹在门上,怒道:「巫王是要你带族人和他们,你怎么把他们带到这里来了」「孩儿,娘是在试验新蛊,刚刚给他们喂下,娘想知道蛊在中原饶体内会有何效用,为以后巫王统治明朝作准备。」阮飞颤抖着声音道。「新蛊」才刚满十五岁的阿木尔眼珠子转得比狐狸还快,眉毛一扬,便走向杨追悔,他身后还有六名野人在那里乱叫着。此时的阿木尔盛气凌人,抓住杨追悔的手便盯着他的手腕,见外关穴至四渎穴这段经脉已呈暗色,他便甩开杨追悔的手,转身,冷冷道:「姑且相信你一次,另一个人已经差不多虚脱,已扔回牢中等候明天的蛊惑之术。」阿木尔又看了一眼杨追悔和夏瑶,「待蛊毒发作,若他们没有死,还麻烦阮夫人明日午时之前带他们到祭台。」完,阿木尔甩离开。阿木尔离开后,杨追悔连笑都笑不出,阿木尔前后差别实在太大了,城府很深。作为他们的引路人时,阿木尔表现出胆怯弱,如今却象一只性.欲旺盛却得不到发泄的公狗般,杨追悔怎么可能会不惊讶呢而且阮飞是他的亲娘,他却完全不将亲情当一回事,还直呼她为「阮夫人」,这简直是大逆不道。若不是担心夏瑶及这个白嫩嫩的岳母会受伤,刚刚杨追悔就掏出大鸡鸡敲死这个超级人渣了站在屋内的三人沉默了好久,倒是阮飞先开口问道:「两位现在感觉如何」「我还是没什么感觉。」夏瑶道。「我」杨追悔摸着肚子,面颊瞬间胀,他盯着阮飞,呼吸变得急促,看到眼前端庄的阮飞正慢慢拉下衣襟,露出肩,并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杨追悔,还伸出舔着润薄唇,不断扭动如蛇娇躯。夏瑶见杨追悔下.体搭起帐篷,脸顿时了,忙拱手道:「夫人,他他」「我知道这是什么蛊了,应该是春蛊,能激发男饶交.媾欲.望。」阮飞脸色大变,道:「很少会出现这种春蛊,没想到种在他身上的竟是这个。」「春蛊」夏瑶虽不知所谓的春蛊是何物,可见杨追悔色地盯着阮飞,便知这蛊有多邪,便问道:「夫人可否用金蛊将杨公子体内的春蛊吃掉」「春蛊不同于一般的蛊,它和.蛊类似,一进入人体便融化并发挥药力,而且最为可怕的是,被种下春蛊的人只对第一眼看到的女人感兴趣。」阮飞额上已渗出汗水,喃喃道:「刚刚喂杨公子时,他一直看着我,也就是」「难道要让夫人」夏瑶话还没有完,杨追悔便吞着口水,喘息道:「岳母,你再脱,我就受不了了。」面对已出现幻觉的杨追悔,阮飞也很无奈,干笑道:「春蛊会制造假象,他会因为沉醉在假象里无法自拔,最终自爆而亡。」「那为何我没事」夏瑶怔怔道。「很多蛊长得一模一样,但效用也许完全不同,我还真不知你体内的是什么蛊。」阮飞柳眉皱在一块,道:「麻烦夏公子先出去,我替杨公子治疗。」「不能让他玷污夫饶身子,而且你是他的岳母啊」夏瑶强调道。「呵呵,我自有办法,你不用担心,你先出去吧。」「可是」「并不是用我的身体,但要用到金蛊,我怕你影响到金蛊,所以你一定要出去才行,知道吗」夏瑶看着口水都快滴到地上的杨追悔,似乎看到杨追悔和阮飞交.媾的场面,阮飞虽然不会以交.媾作为治疗方法,可夏瑶完全不相信她的话。僵持片刻,夏瑶还是点头了,多看了杨追悔几眼便走出去。关门那刻,夏瑶一直盯着杨追悔,见他慢慢走向阮飞,夏瑶便用力将门关上,眼角似乎有液体滑落。此时的杨追悔双眼发,春蛊让他变成一只想交.媾的,效果比嬓净箣上几百倍,而且他眼里的阮飞正露出白嫩嫩的大.腿勾引他,使得他鼻血都快喷出来,而事实上,阮飞十分正经地站在那儿,看着步步逼近的杨追悔。「若知那是春蛊,奴家绝不会用在你身上,或许这便是注定的命运,今夜,我这身体便是你的了。」阮飞深吸一口气,略微后退两步,腰却被杨追悔蛮横地搂住,另一只手则攀上阮飞.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