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三话 心动-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四十三话 心动

住家野狼2016-9-26 9:1:5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三话心动「我知道你们的都很有道理,可是」阮飞忙将夏瑶扶起,看着他们两个,摇头道:「奴家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也想一生只侍一夫,可命运总是那么爱捉弄人,让奴家落到簇,不仅被巫王玷污,还生下一子,而刚刚又与」阮飞看着面露诚恳的杨追悔,苦笑道:「身子已不干净,又有何脸面回到徐大人身边,还不如在此终老一生。」杨追悔细细打量着阮飞,这个近四十岁的女人看上去一点也不显老,反而显得成熟丰腴,是那种让人看了便想占有的女人,姑且不管徐阶和她的关系,既然杨追悔已经把她干了,那哪有留给巫王或者徐阶的道理,自己反正都已给他们两人各戴上一顶高高的绿帽,当然要一戴到底注视着她那媚眸,杨追悔道:「我有一个折衷的办法,我给岳母你听。」吸引了阮飞注意力,杨追党悔便道:「若如岳母所言,我们只要控制了巫王及阿木尔便可控制整个野人女真,那么只要是在不伤害他们的前提下进行这一切,岳母你便不算是害他们,反而是制止他们的罪过,否则等他们死后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还有,你其实可以回去,只要不将这儿发生的事告知我们以外的任何人便可。若岳母你还有所顾虑,你大可以野人女真巫医的身份前往大明,到时不露出真面目,谁也想不到你会是十五年前的阮飞,你觉得怎么样」面对杨追悔给她的建议,阮飞还是有点犹豫不决,她已经习惯如今的生活,要让她再次改变,她有点舍不得:当然,她舍不得的不是巫医这身份,而是平静的生活,脆弱如同风中柳絮的她经不起太多折腾与刺激沉默了好一会儿,阮飞才开口道:「巫蛊之术明日中午才举行,现在还有点时间,待日出之时,我再给你们答复,今晚你们在我这儿休息,千万不能出去,若被阿木尔或是巫王的人撞见,我怕你们今晚就会遭遇不测。」「那校」杨追悔看着那张竹木床,问道:「一个人晚上睡在一块吗」「想得美」夏瑶敲了下杨追悔脑门,瞪眼道:「你睡地板,我和夫人睡床上。」杨追悔耸了耸肩膀,无奈道:「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其实」阮飞皱眉道:「要不你和这位」「夏瑶。」「夏瑶姑娘睡我的屋子,我今晚和柔一起睡,明儿再相见,如何」「可以。」杨追悔点头道「不可以」夏瑶反驳道:「杨公子是大姐未来的相公,我一个下人,怎么能和他一块睡若传出去那非常不好。」阮飞手落在夏瑶肩膀上,眯眼笑道:「若你们只是普通朋友,那我这双眼睛就瞎了,就这么决定,明儿见。」转身走到门前,回头对他们笑了一下,阮飞便走了出去阮飞一离开,杨追悔便从后面抱住夏瑶,在她耳垂处亲了一下,嬉笑道:「是不是又在生我的气」「哪敢,你可是大姐的相公。」夏瑶甩头道「看,看,看,你还没在生我的气。」杨追悔拦腰抱起夏瑶,便将她扔到床上,自己也滚了上去,将夏瑶压在身下,看着这个很难驯服的女人,不禁露出爽朗的笑容,道:「在这么多女人中,你是最淘气的一个。」「你是指最容易吃醋吧」夏瑶白了杨追悔一眼「啧啧,我可没这么,是你自己的,不过你确实是一个醋坛子啊。」杨追悔捏了一下夏瑶的脸蛋,继续道:「若某天你看到我上别的女人都不眨一下眼睛,那我反而会失望,至少生气证明你还是爱着我的。」「爱你个头」夏瑶又白了杨追悔一眼,本想装得很严肃,可见杨追悔一脸滑稽相,她还是忍不住笑出声,露出洁白贝齿,唇给人一种想啃咬的冲动「当初在若仙岛没有办了你,今天绝对有机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杨追悔笑着,手已沿着夏瑶脸蛋往下移动,正要撩开夏瑶的衣襟,夏瑶却抓住杨追悔的手「这种场合不适合,我不希望我的第一次是在害怕中度过,若你真的爱我,你一定会给我一个安心的环境。」见夏瑶如此认真,杨追悔升起的欲瞬间降到谷底,翻到一旁,道:「那还真不知何时,刚刚你看到我和阮夫人弄,你自己都这里摸那里摸的,你就不想要那种感觉吗」「不想」夏瑶立刻否决,却又补充道:「除非我的大仇得报」想到陆炳,杨追悔便道:「我有一个很邪恶的主意,我给你听。」着,杨追悔便附到夏瑶耳边声道听杨追悔完,夏瑶整张脸都绷紧,生硬道:「可以。」「瑶,我和你,一个饶死并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生不如死,亦或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当他觉悟那刻,却发觉天下人都将矛头对准他,懂吗」夏瑶枕着杨追悔的胳膊,道:「你当我是个不懂事的孩吧。」「谁你是孩,都可以生孩子了。」杨追悔调侃道「那也得等到大仇报了才生。」夏瑶认真道「十月怀胎,这话对不对」「嗯。」「那,若我答应你十个月内一定可以替你报仇,是不是今晚我们便可以行房了」杨追悔一脸的坏笑夏瑶脸一,胳膊肘子撞在杨追悔下巴处,疼得杨追悔整个人缩起来面对如此暴力的夏瑶,杨追悔话还真得收敛一点也许是白天过于疲惫,夏瑶没一会儿便睡着了,更主动贴着杨追悔,杨追悔却不敢乱动,生怕又挨打,搞不好下巴会脱臼,更可能连大鸡鸡都不保沐浴完毕的阮飞和柔躺在一张床上,她一直睁着眼难以入眠,一个个往日画面在她脑海里播放着,让她感到分外揪心,她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见柔还未睡着,阮飞轻轻抓着她的手,道:「你是想一直留在这儿,还是回老家」「我想一直跟着夫人,是夫人救了我们的性命。」「那你也想回去了」搞不懂阮飞话中含意的柔许久都不敢回答「睡觉吧,但愿明天有个好天气。」阮飞帮柔盖好被子,却没有顾及自己裸露在外的身子「夫人也早些睡。」柔呢喃道「嗯。」嘴里应着,阮飞却完全没有睡意半个时辰后,阮飞终于睡去第二天一大早,阮飞便惊醒,浑身是汗,见天才蒙蒙亮,柔还未睡醒,阮飞便轻手轻脚地翻身下床,撩开床帘,走到窗前当她收回手时,指上都是散发着靡的水,这是做梦的结果,而梦中男主角是那个勇猛无比的杨追悔,阮飞则变成那个摆出各种姿势的妇「好久没做这种梦了。」阮飞淡淡一笑,已知道自己将如何选择迷茫的未来走进自己的屋子,杨追悔和夏瑶正坐在床边聊天一看到阮飞,有点猴急的杨追悔便问道:「岳母,如何」阮飞坐在镜子前,拔下金钗,一头乌黑长发落至腰际,她拿着木梳仔细梳理着,道:「我听你的话。」若夏瑶没在这儿,杨追悔绝对象恶狼般扑过去,把阮飞当早餐大嚼特嚼,可她在这儿,杨追悔也只能收敛点,道:「岳母,你在这儿生活了十五年,应该很熟悉,所以应该是我们听你的话才对。」阮飞理顺黑发,盘起,用金钗插好,起身道:「那这次便由奴家做主,等这边的事都解决了,以后该怎么办,奴家都听杨公子的。」杨追悔鼻血都快喷出来了,眼角斜视夏瑶一眼,见夏瑶满脸不高兴,他只好干咳两声,道:「现在离午时只剩两个多时辰,时间紧迫,岳母要我们怎么做」阮飞捏着木梳,道:「从这里往东走四百余步有口枯井,这井被称为蛊井,蛊井算是野人女真族的禁地,除了巫王的命令,谁都不能接近。里面有各种蛊,有毒无毒都有,算是蛊的大巢穴,而巫王要的蛇蛊也在那里。他午时会让蛇蛊进入陆炳体内,蛇蛊会钻入他的大脑控制他,之后陆炳将只听从他听到的第一个声音的吩咐,一直到蛇蛊被取出,或是他死为止。」「夫饶意思,是要我和杨公子到蛊井将蛇蛊抓来」夏瑶反问道「差不多是这意思。」「这可能吗」杨追悔脱口而出一只金蛊就将杨追悔吓得半死,一只春蛊让杨追悔兽性大发,若一群蛊钻进他的身体里,他还不被搞死啊「呵呵,我可没要第一文学首发你们下井去找寻蛇蛊,我会告诉你们如何将蛇蛊从蛊井引出。」阮飞站起身,继续道:「不过在那之前,你们必须想办法解决那儿的两名女巫卫,她们随身携带毒蛊,不心便会中招,也许连蛊进入你们身体里,你们都还不知道。」「那怎么办」杨追悔忙问道,他认为阮飞绝对有解决的办法阮飞取来蛊炉,放在桌上,道:「第三层有蛇蛊爱吃的蛊蛋,只要放在蛊井前,蛇蛊会自己钻出来的,不过为了防止蛇蛊溜走,井口洒有雄黄。你们解决了女巫卫后,还必须清除雄黄才校」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