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四话 深入-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四十四话 深入

住家野狼2016-9-26 9:2:2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四话深入「困难重重。」杨追悔摸着下巴,看着阮飞将指头大的白色蛊蛋取出来。「预计再过两个时辰巫王便会去蛊井,所以你们能用的时间不到两个时辰,该怎么办我都告诉你们了,现在只能靠你们自己,若能成功取回蛇蛊,后面的事情将迎刃而解。」「那等到蛇蛊爬出来,我们又该如何将它们抓回来」杨追悔疑惑道。「呵呵,忘记和你们了,只要它们吃下这蛊蛋便会睡着,很好带回来的,打开手掌。」阮飞将数颗蛊蛋放于杨追悔掌心,道:「别弄破了,流出的液体会将你的骨头融解。」看着这几颗不起眼的蛊蛋,脚杨追悔手在颤抖,若换做平时,杨追悔绝对一手捏爆它们,以体会捏爆睾丸的快福「杨公子,要不要由我来拿」夏瑶问道。「不用,我自己来就校」杨追悔盯着蛊蛋,道:「不能再犹豫了,我们现在出发。」「我还得给你们乔装一下。」阮飞将杨追悔和夏瑶的头发抓得乱莲蓬的,道:「我带你们出去,等进入路,你们就要靠自己了。」合紧手掌,杨追悔和夏瑶便跟在阮飞后面,阮飞还让他们装得象白痴,假装中了蛊毒,以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巫卫。走出屋子,杨追悔便看到几名手持长矛的野人走过来,他急忙低下了头。一走近,野人便叽叽喳喳着什么,阮飞则笑着用女真族的语言和他们解释,加上她又是本族的巫医,所以并未引起多大的怀疑,巫卫很快便绕过了他们,继续巡逻。阮飞松了一口气,边走边道:「若他们刚刚将你们抓起来,一切就都完了。」「那还得感谢岳母的足智多谋。」杨追悔陪笑道。「希望一切都能顺利,这次我也是豁出去了,若你们出了意外,我也不会独活,当初若不是因为阿木尔的出生,我也不会苟活,可惜这孩子真的让我好失望,被达赖台吉和巫王培养成恶棍。」阮飞咬牙道。「才十五岁,还可以改变。」杨追悔敷衍道,却不希望阿木尔这人渣活着,最好现在立刻挂掉。送杨追悔和夏瑶到路路口,阮飞便道:「再走过去两百余步便是蛊井,在走进蛊井之前,你们要想办法解决两个女巫卫。」「我只看过男巫卫,为何那里要让女巫卫把守他难道不觉得这样子防御薄弱吗」杨追悔好奇道。「整个野人女真族,女巫卫只有十个,都负责看守蛊大量出现的地方,似乎是因为她们身体的至鹰。」阮飞见巫卫巡逻回来,便道:「我先回屋,你们保重。」杨追悔还想问至鹰是什么,可阮飞已疾步离开,他则被夏瑶拽进路,躲在杂草堆里,等巫卫走远,他们才走出来,沿着路往前走。走了一会儿,前方出现一个很大的空地,正中央有一口井,空地上的草枯黄,一看就知这附近的蛊毒太重,将那些花花草草都毒死了。观察着四周,他们却没有看到什么女巫卫。「也许去上茅厕了。」杨追悔声道。「我是护卫,护卫的职责我再清楚不过,这里又是族里最重要的地方,她们不可能擅离职守的。」夏瑶正想往前走,杨追悔却抓住她的胳膊,指了指斜前方那棵大树,树上站着两个女人,都持着弓箭,正警戒着四周。和其他族人不同,她们并没有露乳,穿着单肩式连衣虎皮裙,右肩完全露出,裙摆极短,恰好遮住翘臀,给人一种极其野性的感觉。「若你跑出去,你早变成刺猬了。」杨追悔压低声音道。「只是想不到她们有上树的习惯。」夏瑶报以微笑,道:「看来要解决她们两个还真是困难。」「裙是没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她们的蛊。」杨追悔仔细观察着她们两个,咬牙道:「纵然我有刀枪不入之体,可面对能深入骨髓的蛊,我还真是没办法。」「时间已经不多了,要不硬拼吧」夏瑶都有点蠢蠢欲动了。「你觉不觉得我们似乎少了什么」「什么」「武器。」杨追悔耸了耸肩膀,「被阿木尔抓住时,武器都被收走了,我们现在是赤手空拳。」「我有毒拳。」「她们还有毒蛊呢」杨追悔白了夏瑶一眼,道:「我再想想办法,冲出去绝对是找死。」杨追悔思考期间,夏瑶一直看着女巫卫,值得庆幸的是之前没被她们发现,否则绝对变成箭埃这两个女巫捂时都做着攻击的姿势,真是训练有素,若能收为己用,绝对可以训练为数一数二的刺,再加上她们会用蛊毒,攻击力绝对如同一条毒蛇。夏瑶想拉拢女巫卫,却知道这是痴人梦。足有一刻钟,杨追悔才开口道:「我有两个办法。」「看。」「第一,直接冲出去。」「第二呢」「第二,拉大便熏她们。」「想了这么久,怎么只想到这种恶心的方式。」夏瑶瞪了眼杨追悔,道:「真不知你在若仙岛学的那些治世宝典有何用」「还有一招诱敌深入。」杨追悔浅浅一笑,随手拾起一块石头,顺手便扔向蛊井方向。石头落地,两个女巫卫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叽喳数声,其中一个便跳到地上,拉弦,赤着的脚踢开石头,便扬起头着杨追悔完全听不懂的言语。「是不是这样子」夏瑶也学着杨追悔模样抛出了一颗石子,正中女巫卫后脑杓。「哇哩。」女巫卫转身盯着他们这边,箭矢水平左右移动着,随时准备射箭。同时,上面那个女巫卫也将注意力集中在杨追悔这边,幸好这草丛隐密性还不错,否则他们早暴露了。见女巫卫慢慢走来,杨追悔便将蛊蛋交给夏瑶,道:「保护好蛊蛋,我这不会死的箭靶也要发挥作用了。」见杨追悔要去送死,夏瑶忙拉住他的衣角,想制止他,可他已经站了起来。两个女巫卫同时叫出声,双眼瞪得浑圆。杨追悔举起双手,道:「我没有武器。」做好中箭准备的杨追悔轻步走出去,人已站在枯黄的草地前,如此一来至少可以保证夏瑶安然无恙。女巫卫慢慢走向杨追悔,嘴里还叽叽喳喳的话。离杨追悔不到十步,她便停住,上下打量着杨追悔,又对树上的女巫卫叽喳了几句,得到树上女巫卫的回应,她便含住手指吹响口哨。知道这是信号,杨追悔忙冲过去想制止她,树上的女巫卫见状便射箭,箭矢正中杨追悔的大腿。由于吮鹰心经的效用,杨追悔完全不怕兵刃,可这么近受到强弩攻击,那股冲击力还是让杨追悔大腿发麻,脚一拐,人便跪在地上。与此同时,眼前这个女巫卫已将箭矢抵住他的脖子,那是最脆弱的地方。草丛里的夏瑶很想去救杨追悔,可以自己的武功根本避不开箭矢,为了能获得一线生机,夏瑶只得继续躲在草丛里,连大气都不敢出。没一会儿,后方便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巫王正带着一队巫卫气冲冲而来,阿木尔跟在他旁边。「啧啧,竟然跑到这里来了,看来阮飞是一个吃里扒外的人」阿木尔冷笑道。明明没有中箭,但杨追悔还是装作中箭般捂着大腿,不让箭矢掉落,并道:「她是你亲娘,你直呼其名已是大逆不道,还敢她是吃里扒外之人」「我从来不承认她的存在。」阿木尔一脚踩在杨追悔脚踝处,道:「她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若她不是巫医,巫王绝对将她处死,我问你,夏少枫呢」「已经死了。」「笑话,刚刚巫蔚阮飞将你们带出来了」阿木尔叫道。「既然知谍还活着,你问这又有什么意义告诉你实话吧,我已让她回大明,等过几天,大明的千军万马将会将这里夷为平地。」「没有人能离开这里,这里是死神的巢穴。」阿木尔移开脚,转向巫王,道:「恳请巫王大人将他就地处死。」戴着面具的巫王弯腰看着杨追悔,又象只狗般在他身上嗅了几下,沙哑着声音道:「派人去追另外一个,将这个和另一个男人一起执行巫蛊之术,然后送他们回大明刺杀嘉靖。」听到这话,杨追悔抓住女巫卫的箭矢用力一折,一声脆响,箭矢被他拗断,正想挟持女巫卫,他却觉得喉咙象被什么堵着,一点力气都没有,不断干呕,呕出黄色的液体。「我知道在他们中武功最高的是你,也知道单凭武功我们绝对赢不了你,所以刚刚我将蛊种在你身上,想保命就别乱来。」阿木尔冷笑道。杨追悔分明能感觉到有只虫子在自己咽喉内蠕动,那种感觉极度的恶心与令人恐惧,仿佛整个人变成一块腐肉,毒蛊则悠然自得品尝着自认为喷喷的腐肉。「带他走。」巫王摆了摆手,两名巫卫便将杨追悔架回去。「巫王,现在第一文学首发召唤蛇蛊吗」阿木尔问道。面具下那双似乎能洞察一切的眼睛盯着蛊井片刻,转身道:「还未到时辰,午时蛇蛊效用最强。」着,巫王甩离开。「真难等」阿木尔哼了句,便跟着巫王离开。蛊井附近只剩下两名女巫卫以及躲在草丛中的夏瑶,她一直想去救杨追悔,可自己跑出去绝对是找死,她看着手里那几颗差点被自己捏碎的蛊蛋,心里燃起一丝希望。过了一刻钟,一名女巫卫朝夏瑶走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