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五话 一晚三十次-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四十五话 一晚三十次

住家野狼2016-9-26 9:2:5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五话一晚三十次夏瑶松了口气,才知谍只是来解手的。透过草丛看着她那享受的模样,夏瑶心生一计,便以极慢的速度接近还在嘘嘘的女巫卫。当她扭头之际,夏瑶便急冲过去,一手掐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则摊开,叫道:「敢乱来,我就喂你吃蛊蛋」被这么一吓,她喷出的尿流忽然停止,又立即射出,溅湿了脚踝,她盯着那些蛊蛋,又看了看夏瑶,不敢乱来,只能蹲在那里安静的尿尿,另一个女巫卫则在那里乱剑等她尿完,夏瑶便挟持着她帮往蛊井走去,并示意上面的女巫卫下来。语言虽不通,一些基本动作还是看得懂,所以树上的女巫卫也乖乖的跳下来。夏瑶将两个女巫卫的虎皮连衣裙剥下,她们都并拢大腿,羞臊的用手遮住,也许是平时太阳晒多了,她们的手臂、大腿、脖子等处都呈棕色,被虎皮裙遮住的地方却白嫩异常。看着两个女野人,夏瑶防备着她们使诈,若象杨追悔那样突然中蛊毒,恐怕两人都别想活着从这里离开。用她们的衣服将她们手绑在一块,还刻意堵住她们的嘴巴,确认结实后,夏瑶便冷笑道:「我要你们看看我是如何搞死蛇蛊的。」看着那口井,夏瑶走了过去,两个女巫卫发出唔唔的声音。此时的夏瑶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只希望杨追悔能平安,所以不管有什么东西在蛊井里,她都不在意了。见井口呈深色,又闻到臭气,夏瑶便知是雄黄。撕下一块袍角,夏瑶将那些雄黄都擦掉。「唔唔唔唔」女巫卫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不断扭动着身子。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确定雄黄都擦干净,夏瑶便将蛊蛋放于离蛊井不到一尺的地方,她则后退数步,盯着蛊井,她总觉得有蛇蛊探出脑袋,眼睛一眨,才知道这是潜意识作怪。片刻后,一条白蛇探出脑袋,正不断吐着信,菱形眼目盯着夏瑶,又看了看那似乎很美味的蛊蛋,最后还是滑出蛊井,张开双颚咬住一颗蛊蛋,头一昂,双颚收紧,蛊蛋裂开,暗黄汁液一点一点的流进蛇腹中,有些还从它嘴角滴下。看着这只只有指粗细,身长半尺的蛇蛊,夏瑶连大气都不敢出,而且她还看到又有三只蛇蛊爬出蛊井,正啃咬着蛊蛋。不一会儿,蛊蛋都被它们吃完,四只蛇蛊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夏瑶抓起一把泥沙扔过去,见蛇蛊都没动静,她便拿着一枝箭矢走过去,一脚踩烂蛇蛊头部,尖利的箭矢刺进蛇身,往后用力一划,直接将蛇蛊切成两半。看到此情景,女巫卫腿都软了,纷纷跪在地上,眼睁睁看着夏瑶剖开第二只蛇蛊的肚子。弄四只蛇蛊,夏瑶长吁了一口气,道:「这样子你们就别想控制追悔了。」正当夏瑶得意之时,阿木尔突然出现在不远处,见蛇蛊都被夏瑶所杀,他气得取过同行巫卫的弓箭,拉弦指向夏瑶,怒叫着射出箭矢。咻箭矢擦过夏瑶左肩,并没有山她,但完全打乱了她的重心,身子朝后倾斜的夏瑶睁大眼睛,在她张嘴想叫出声时,人已跌进蛊井。「下面都是毒蛊,他绝对会变成毒蛊的食物。」阿木尔冷笑着,见蛇蛊都已死去,他的笑容完全消失,嘀咕道:「辛辛苦苦喂养的蛇蛊死了,看来巫王大人绝对会将他们的皮剥了。」看到赤裸裸的女巫卫,阿木尔便派人替她们松绑,自己则转身离开,手里还拎着半条蛇蛊。此时杨追悔和陆炳都被用铁链绑在方形石柱上。被女野人奸一个晚上的陆炳双眼发黑,嘴唇干白,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两条腿不停发抖,若没有铁链的束缚,恐怕他会倒地不起。被抓到这里时,杨追悔问陆炳昨晚射了几次,陆炳答得非常声,但杨追悔还是听清楚了,整整三十次一般情况下,一个晚上能射五、六次的男人已经很强大,没想到这个看上去一点也不持久的陆炳一个晚上射了三十次。在持续追问下,杨追悔才知道陆炳的勃起都是无奈被逼的。杨追悔只能庆幸昨晚遇到阮飞,否则他这个自认为性功能很猛的穿越者也只会被榨干,而且还很可能会看到夏瑶被男野人侮辱,那是他绝对不想看到的。见阿木尔走过来,杨追悔冷眼以待。走到杨追悔面前,阿木尔显得很得意,道:「没想到夏少枫一直没有离开这里,竟然躲在蛊井附近,刚好我到那儿碰到他,便让他下蛊井喂毒蛊了。」「畜生」杨追悔吼道,却因为那只堵在喉咙的毒蛊差点喘不过气。阿木尔晃动着蛇蛊,道:「不过至少他死得很有价值,他杀死了蛇蛊,导致我们无法施行巫蛊之术。」知道夏瑶是为了救自己而葬身蛊井,杨追悔完全不出话,只能紧握拳头,他多想狠狠揍阿木尔,却因为被绑住而无能为力。阿木尔拍了拍杨追悔脸颊,又看了一眼只剩半条命的陆炳,冷笑道:「蛇蛊只有闻到蛊蛋气味才会爬出蛊井,而且洒好的雄黄又被夏少枫破坏,唯一可以得出的结论是阮飞出卖了野人女真族,所以她绝对没有好日子过了。」「她可是你娘,你身体里流着一半的明人血统。」杨追悔尽量心平气和,不让毒蛊作祟。「在我眼里,她连一条狗都不如。」「你是她生的,你这样子也是在贬低自己的身份。」杨追悔叹气道:「看来缺少母爱的你已经成变态了。」「住嘴」阿木尔一拳击在杨追悔腹部,捏紧他的下巴,叫道:「再惹我,我立刻杀了你」「早晚都要死,现在死也没什么区别。」杨追悔冷笑道,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轻松,我要让你看着阮飞是如何被折磨,然后再将你扔进蛊井喂毒蛊。」看着十五岁的阿木尔,杨追悔完全想不到他竟会如此冷血,知道言语一点意义都没有的他只能低下头,不愿再去做口舌之争。以为杨追悔认输的阿木尔大笑数声,转身离开。杨追悔试着将真气聚于丹田,可喉咙里的毒蛊象只恶魔之手般掐紧气管,让他整张脸胀得如同猴屁股,勉强聚集的部分真气也因为呼吸急乱而散开,还险些伤了他的丹田。杨追悔自认为内力深厚无比,又有嬃攀降母ㄖ诹u谖淞种忻患父鋈丝梢云サ校啥竦氖敲看温淠巡皇潜环饬苏嫫褪敲话旆ㄗ匀缭擞茫蠢粗灰坏腥丝刂屏苏嫫膊豢赡茏鲇12哿恕看了一眼陆炳,又看了看走远的阿木尔,杨追悔现在担心的是那个意外出现的美艳岳母阮飞,真不知阿木尔会对这个亲娘做出何等恐怖之事。烈阳当空,杨追悔浑身是汗,嘴唇更是发干裂开,思绪也变得乱糟糟,经不起烈阳烘烤的他只能一直低着头,可恶的是方形石柱变得越来越烫,杨追悔觉得自己象一颗鸡蛋,石柱则是平底锅,自己这颗鸡蛋迟早要变成煎蛋。「水,我要水。」气若游丝的陆炳哼道。同样口干舌燥的杨追悔苦笑道:「现在给我个女人,我会喝她的樱水喝饱的。」「水,给我水,咳咳。」杨追悔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陆炳时的情景,没想到他如今竟落得如簇步,被女野人奸了一个晚上,现在完全象一个枯槁老头。午时刚过,阿木尔又出现,身后跟着两名巫卫。「我要让你欣赏一个女人骚至死的过程。」阿木尔手一挥,巫卫便解开铁链,架住杨追悔。「你真不配做人,呸」杨追悔朝阿木尔吐了一口唾沫。「她是我人生的最大污点,现在也是该抹去的时候,巫王已点头了。」阿木尔抓住杨追悔下巴,歇斯底里地笑着。「一只狗也比你懂得报恩。」「虎落平阳被犬欺,我很喜欢你们中原人这句话,你这头落难之虎会完全验证这句话的,带走」阿木尔走在前面,疲惫的杨追悔则被两名巫卫架着走,脚都悬空了。目的地是杨追悔昨晚待过的监牢,此时阮飞被绑在牢狱里的铁柱子上,由于身体都被铁链捆着,此时阮飞妖娆身段尽显,成熟的身躯散发阵阵诱人气息,她的左右还各站着一个女野人。杨追悔被推进监牢,他紧紧盯着眼神哀楚的阮飞,不出话,胸口似乎被什么堵着,转身,不顾巫卫手里的长矛,他直接冲过去,一头撞在阿木尔胸前,阿木尔被撞得后退数步,被台阶绊倒,后脑杓着地。「爽不爽」被巫卫抓住的杨追悔冷笑道。「我会让你们两个爽死,放蛊妈的」阿木尔揉着后脑杓,一看手掌,都是鲜血,他只得让巫卫将杨追悔捆绑在阮飞正第一文学首发对面,确定绑得结实,他就带着巫卫匆匆离开。外面的铁门一锁,里面也就只剩下杨追悔、阮飞以及两名正取出毒蛊的女野人。「岳母。」杨追悔喊出声,却觉得喉咙疼痛厉害,竟呕出了鲜血。阮飞看着对面的杨追悔,苦笑道:「抱歉,我害死了夏瑶姑娘。」「人生意外太多,这不是谁能决定的。」杨追悔盯着女野人手里的毒蛊,叫道:「她是你们族里的巫医,没有她,你们绝对不可能活得长久。」「没用的,她们只听巫王还有阿木尔的话,这是樱蛊,奴家不怕。」嘴里虽这么,阮飞面色却非常难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