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八话 取乐-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四十八话 取乐

住家野狼2016-9-26 9:4:22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八话取乐「我是太兴奋了。」杨追悔做了个鬼脸,道:「我以后会对你很温柔,你放心吧。」「奴家可看不出来。」阮飞白了杨追悔一眼,笑得非常甜,弹了一下杨追悔额头,道:「现在可不是耍嘴皮子的时候,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不能让夏瑶姑娘白白死去,我们要替她报仇。阿木尔太让我失望,我也该大义灭亲了。」「难道儿你有什么法宝可以制服他们」杨追悔兴奋道。「樱」「哪儿快给我看看。」紧着,杨追悔魔手还在阮飞身上摸来摸去,摸得阮飞整张脸都了。「又不在奴家身上。」阮飞忙撇开杨追悔的手,再摸下去,阮飞真担心自己下面又要湿了。「那在哪儿」阮飞手点朱唇,眼眸含媚,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是金蛊」「算了,奴家不逗杨公子了,奴家的法宝便是杨公子。」「我」杨追悔指着自己的鼻子,干笑道:「那你还不如是我下面那根东西。」「难道杨公子会用那东西去捅阿木尔和巫王吗」杨追悔使劲摇头,道:「暂时还没有那种「性」趣。」「我知道杨公子武功高强,不过要接近阿木尔或者巫王还是有点困难,杨公子又是中原人士,对毒蛊接触甚少,很容易中了蛊毒,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确实很怕毒蛊,会在不知不觉间中了毒,一发作便什么都做不了。」「所以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必须再想办法弄到蛇蛊,用它们控制阿木尔及巫王,他们被制住,其他人便会臣服。」阮飞含笑道。杨追悔眉头紧皱,问道:「是不是又要去蛊井」「在野人女真族,女巫卫不会超过十个,而她们的职责都是守护蛊井,当然,蛊井也不只一个,往南走,大约四里处有一个蛊谷,那里也有蛇蛊,不过族人从来不敢进入蛊谷,那儿是野人女真族的禁地,入口有六个女巫卫把守着,也许我们可以从那儿弄到蛇蛊。」听阮飞完,一直不正经的杨追悔面色凝重,道:「为什么被视为禁地」「听那儿有种冰蛊,非常可怕。」阮飞拉住杨追悔的手,道:「若实在不行,杨公子别回中原,找个地方住下,别去管江湖和朝廷的纷争了。」杨追悔觉得阮飞的思想和武三娘有几分相似,也许都是因为经历太多了:他搂住阮飞这具散发淡淡幽的娇躯,道:「我还有太多的事要去完成,没有权利享受安定,放心吧,安定的日子总会来临,到时候你也许可以和晴儿相认。」「那可不成,我宁愿她觉得我这个娘已死了,也不希望她知道我与杨公子的苟且之事。」阮飞忙道。「若晴儿希望你和我在一起呢」「不可能的。」阮飞摇头道:「再怎么看得开,也不可能同意母女俩共事一夫。」「那到时候再。我们先去蛊谷,不能再耽误了。」「杨公子真是正义之士,儿能服侍你是上辈子积来的德。」阮飞抿嘴而笑。「记得你的话,要服侍我一辈子喔。」「儿知道,走吧,不能再耽搁了。」走至窗户前,杨追悔不由分便将阮飞拦腰抱起,在她的惊呼声中,杨追悔踏地而起,飞出窗户,脚尖在树枝上点了几下,人已飞出百尺之外。太久没用过鹰翔晴空,加之透过吮鹰心诀增加了不少的功力,所以杨追悔飞起来特别顺,象一只飞燕般往南边飞去。「太高了啊杨公子我怕会掉下去」从未离开过地面的阮飞吓得面色苍白,紧紧搂着杨追悔,下看一次,她便发出一次惊叫,那声音比达到高朝时还高不少。由于飞得太急,风不断冲击着阮飞衣襟,导致衣襟敞开。「杨公子这样子不协」双乳随着阮飞急促呼吸而抖动着。杨追悔不理会阮飞,一边盯着阮飞胸前风光,一边朝前飞去。心神不定导致飞得不太顺利,还差点撞到前面一棵参天松树。无法遮掩春光的阮飞白了杨追悔一眼,道:「认真点,我可不希望掉到地上。」「不会的。」杨追悔突然俯身吻住阮飞。「心」阮飞喊出声。杨追悔忙抬起头,又有一棵松树挡在前面,杨追悔忙歪向一边,虽从松树边飞过,肩膀却撞了下,疼得杨追悔龇牙咧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来」阮飞白了杨追悔一眼。「为了你,死也愿意。」杨追悔调笑道,望着前方,一座瀑布出现在那儿,而眼前是一条近乎静止的河流,上面什么植物都没有,动物更别提了,两岸也是枯黄一片。阮飞顺着杨追悔目光往前看,道:「蛊谷藏在瀑布后面。」「真是死气沉沉的地方。」杨追悔已落向岸边。落到地面后,阮飞忙拉好衣襟,道:「毒蛊的毒气溢出蛊谷,它们将这条河里的鱼儿都毒死了,连那些植物也受到牵累。」「女巫卫是不是躲在瀑布后面」「应该是吧。我从未来过这儿,也不是很了解,我只知道有这地方的存在。」「既然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走吧。」「等等。」阮飞叫道:「蛊炉忘记带了,刚刚被你抱起来便忘记了,若没有蛊炉,我们进去是找死。」「那你在这儿等我,我现在回去拿。」「心些。」杨追悔笑了笑运气而飞,脚蹬了几下便消失在阮飞的视线郑杨追悔还未到达部落,他便看到阿木尔正带着十几名巫卫往蛊谷方向赶去,看来是猜测到他们的行踪,见状,杨追悔只好加快速度。跳进阮飞的房间,见蛊炉完好无缺,杨追悔松了一口气,抱起便往蛊谷飞去。杨追悔落地后,阮飞从躲藏的地方走了出来,抱过蛊炉,欣慰道:「幸好你很强,否则拿一个蛊炉都不知要多久。」「不强也活不到现在。」顿了顿,杨追悔继续道:「阿木尔带着巫卫往这边来了。」「无妨,他们绝对不敢进蛊谷。」阮飞坚定道。「不过危机感还是要樱」杨追悔望着那座瀑布,又想起若仙岛的天仙泉,更想起了献身于自己的三雏,也不知谍们醒来了没有,杨追悔只希望她们能早点醒来,要不这心病永远无法被治愈。见杨追悔失神,阮飞便问道:「杨公子,你怎么了」杨追悔回过神,笑了笑,道:「想起了故友,呵呵,没事,走吧。」为了确定女巫卫的位置,杨追悔和阮飞并没有沿岸边前进,而是走进草丛中,缓慢前校走至瀑布前的深潭附近时,杨追悔看到六个女巫卫确实在瀑布后面,四个站着,另外两个盘腿而坐,正互相聊着,不过声音都被瀑布落潭声掩盖了。在她们后面则是一个丈余高,五尺宽的山洞。「杨公子,她们由奴家引开,你先进入蛊谷,不过别进得太深,奴家怕杨公子遇到冰蛊。」「我不能让你冒险。」「她们一直都在这儿看守,不会知道部落发生的事,所以她们会误以为我还是巫医,不会起疑心的。」阮飞笑了笑,杨追悔正要开口时,她已往外走。杨追悔忙拉住阮飞的手,道:「保护好自己,你还要服侍我一辈子呢」阮飞白了杨追悔一眼,嗔道:「杨公子怎么只知道这种事。」「因为和你在一起很舒服。」杨追悔调侃道。阮飞面颊泛,忙挣脱杨追悔的手,道:「奴家会照顾好自己,也请杨公子保重。」「保重。」待杨追悔松开手后,阮飞径直走向入口,杨追悔则伺机行动。女巫卫见巫医前来,她们忙站成一排,显得很谦卑,阮飞则面带笑容和她们交谈。聊了片刻,阮飞以岸边出现大量毒蛊为由,要求女巫卫前去查看明白。一听这话,女巫卫都吓到了,若是蛊谷逃出大量的毒蛊,她们很可能会受到巫王的责罚,所以四名女巫卫忙去查看。片刻,阮飞又支开另外两个女巫卫,让她们到对岸去查看,她则替她们看守入口。这是巫医的话,她们当然不会有过多的迟疑,所以都离开了。成功支开六个女巫卫,阮飞勾勾手指,杨追悔遂奔向入口,女巫卫还未反应过来,他已拉着阮飞的手跑进蛊谷。与此同时,阿木尔带领的巫卫也到达岸边。一看到杨追悔和阮飞进入蛊谷,头包着布条的阿木尔眼睛瞪得非常大,怒道:「那些蠢女人,竟然连一条狗都不如,门都看不住,回去一定要好好惩罚她们」阿木尔本想将他们在到达蛊谷之前拦下,没想到事与愿违。面对这散发死亡气息的蛊谷,阿木尔还真不敢进去,所以只能让人守好入口,守株待兔。入口好似一道门,而门的另一边则是荒凉之地,满地黄沙,两边都是二、三十丈高的倾斜松散沙层,上面还有雨水流过的痕迹,象一条条青蛇爬过般,沙层上还有数不清的洞窟,大不一,最大的直径达六尺左右,最的只有指大。令杨追悔惊讶的是,纵然两侧都是黄土高坡,可眼前这条直线路却泥泞不堪,还有数不清的水坑,根本看不出它们的深浅。阮飞倒吸一口凉气,道:「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毒蛊,真是太可怕了」「哪里」杨追悔问道。阮飞指着那些洞窟,道:「毒蛊一般躲在里面,杨公子你数数有多少只吧。」「我还以为都是水冲出来的,难道都是毒蛊住的地方吗」杨追悔不由得问道。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