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九话 冰蛊-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四十九话 冰蛊

住家野狼2016-9-26 9:4:4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九话冰蛊「其实也没有这么多,因为毒蛊间经常互相吞食,若有一只非常强大的毒蛊在这儿,那么弱的毒蛊将被它吃掉,延续数年甚至数十年,这儿将只剩下那只毒蛊。」顿了顿,阮飞补充道:「就如传中的冰蛊,它绝对算得上毒蛊中的霸王,真希望那只是传,不会在这儿遇到。」「按照儿你的猜测,若真有什么冰蛊,那蛇蛊岂不是都被吃了」杨追悔反问道。「所以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阮飞回头看了一眼入口,道:「就怕阿木尔他们冲进来,所以我们必须走远点。」「尽量别踩到水坑,有些可法能是无底洞,绝对比儿那儿还深。」「你又取笑奴家了」阮飞白了杨追悔一眼。杨追悔嘿嘿一笑,拉着阮飞的手往前移动,每踩出一脚都非常心,他还真怕这些水坑象沼泽地,一掉下去整个人都被吞没。百余步的路程竟然花了半刻钟,足以见这地方的可怕。他们不仅仅要预防滑入水坑,还要预防突然冒出的毒蛊,不过到现在还未看到一只毒蛊,杨追悔当然希望如此,他现在对毒蛊有种恐惧,可阮飞倒希望能遇到毒蛊,否则阮飞的担心将越来越强烈。这里是蛊谷,本应有各种毒蛊出现才算正常,若没有,则明很多毒蛊都被攻击性极强的毒蛊吃了。「这里吧。」见前后都没有水坑,阮飞停住脚步,旋转着蛊炉,取出了两颗蛊蛋,心翼翼地放到地上,道:「真希望能见到蛇蛊,被咬几口都甘愿。」杨追悔注视着荒凉的四周,道:「还未出现任何毒蛊。」「这明这里很可能隐藏着一只相当强的毒蛊,比如冰蛊。」「那是传而已,不用那么在意。」杨追悔安慰道,却有点忐忑不安,正看着那些洞窟,也希望有蛇蛊爬出来。等了足有一刻钟,周围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风过山谷的声音都听得异常清楚,阮飞的裙摆随风而舞,两条又白又嫩的大腿不时显出,一双色布鞋裹着她的三寸金莲。过了两刻钟,杨追悔实在有点按捺不住,便道:「看来这里真的没有蛇蛊。」「这真不是一个好兆头。」「这里有六个女巫卫,而之前那个蛊井有两个,那么,是不是哪里还有一个蛊井由最后的两个女巫卫看守」杨追悔问道。「是樱」「那我们可以去那里找蛇蛊。」「但是那儿只有幼蛊,就算有年幼的蛇蛊,也需好几个月才能长成成体,我们有这时间等吗」阮飞转身看着杨追悔,心有点酸的她干脆靠在杨追悔胸前,嘤咛而泣,喃喃道:「这可怎么办,没有蛇蛊,奴家便无法达成杨公子的要求。」「儿,你怎么象个孩子一样。」杨追悔手指插入阮飞发丝间滑动,道:「没什么大不聊,反正我可以打扁他们全部人。」「只是觉得我很没用。」「你是巫医,救了很多饶性命,难道不是吗」「杨公子你别安慰奴家了,奴家具的很没用。」杨追悔还想继续安慰阮飞,却觉得一阵冰冷,忙问道:「儿,你会不会觉得」「冰蛊」阮飞叫出声,忙扭头,急道:「看来传都是真的,这里确实有只冰蛊在,我们不能再待在这儿了,真怕它连人都会吞下去」杨追悔刚想话,却见前面的水坑顷刻间结成冰,并迅速蔓延,还能听到水结冰发出的细微声响,如骨骼被折碎的声音。「快走」杨追悔拉住阮飞的手想往后跑,却见身后的水也全部结成冰,正冒出阵阵寒气。头顶是烈阳,脚下却是散发恶寒的冰层。「替我们铺路,更好」杨追悔自我安慰着,拔腿而跑,见阮飞使不上劲,杨追悔干脆将她抱起来跑,他宁愿被阿木尔种蛊也不愿意死在冰蛊手里。跑不到十步,杨追悔忙刹住双脚,正看到一只巨大虫形冰怪从斜坡滑下来,岩石从它身前滚下,砸得冰层裂痕尽显。这冰蛊长达二十尺,浑身透明,背部还长有犹如冰锥般的利刺,随着它身体的蠕动互相撞击,发出极刺耳的声响。它一张嘴,口中遂喷出阵阵寒气,上下颚是比拇指还长上两倍的尖齿,发出犹如婴儿啼哭般的声音。它离入口非常近,所以那些巫卫都看在眼里,吓得匍匐于地,不断磕头。谷外的阿木尔一直以为冰蛊只存在于传中,完全不知迭真的存在,所以他也吓得双腿发软,更觉空气骤冷,都快被冻僵了。阿木尔呼出寒气,知道这里绝不是久留之地,所以便让巫卫都跟随自己回部落,却不让另外六个女巫卫回去,他甚至希望她们被冰蛊吃掉,以惩治她们的看守失职。「我们被它堵死了。」杨追悔道。「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蛊,真不知它到底吃了多少蛊才变得这么大。」阮飞身体不停发抖,气温已接近冰点,她细皮嫩肉不受冻才奇怪呢。看着那只慢慢蠕动的冰蛊,杨追悔握拳道:「一只肥虫而已,我一只手可以将它的肠子都掏出来。」「这是冰蛊,是万蛊之王,也许体内都是毒素。」阮飞拧开蛊炉,见金蛊都在发抖,阮飞便道:「金蛊都怕了,我们绝不能和它硬碰硬。」「走吧。」杨追悔抱紧阮飞的娇躯便跑向蛊谷深处,不能硬碰硬,那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杨追悔一跑动,冰蛊张嘴发出婴儿般的啼哭声,并加快蠕动速度,逼向杨追悔。入口一女巫卫看着冰蛊,竟尿裤子了,尿液沿着大腿内侧滴向地面,冷得她直哆嗦。此时,象幽灵般的夏瑶坐在一棵树上看着蛊谷入口,自语道:「真不知冰蛊有多可怕,那你呢」夏瑶手背爬着一只全黑色的蝴蝶,不,不是蝴蝶,而是一只长着蝶翅的蝎子,而她的手背还多出一条黑色斑纹,周围还分岔出如同蝴蝶触角的细斑纹,一直延伸至口,娇躯微动,衣襟下滑,露出的肩处也有黑色斑纹,而她的眼眸变得非常冷冽,好象结了一层白霜。夏瑶明明掉入蛊井,难道这女人不是夏瑶话分两头,蛊谷内的杨追悔正抱着阮飞狂奔,那只冰蛊看似笨重,但紧追不舍,又借助光滑冰面滑动,所以杨追悔根本甩不开它。比起冰蛊,穿着靴子的杨追悔显然跑得非常慢,有几次还差点滑倒。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杨追悔终于受不了了,转身看着冰蛊,叫道:「老子不做逃兵了」冷得打哆嗦的阮飞抚摸着杨追悔的面颊,道:「看来今天奴家和杨公子都要葬身于此,都是奴家的错,若不是奴家让杨公子到蛊谷找寻蛇蛊,也不会发生这种事。」「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我们要想办法搞死这恶心的虫子」杨追悔叫道。奇怪的是,杨追悔一停下,冰蛊也停了下来,趴在那儿看着他们两个。「我们不可能打败冰蛊的。」阮飞摇头道。「不能接近它,这该如何是好。」杨追悔咬着嘴唇,想着要如何打败冰蛊。一般的毒蛊杨追悔都不敢接近,甚至一只指头大的毒蛊都可以让他臣服,如今这只冰蛊巨大无比,又是万蛊之王,纵然杨追悔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轻易接近啊,就怕不明不白地死去。杨追悔喷嚏打个不停,呼出白气,才站了片刻,他便觉得浑身冒出的汗水几乎被冻结,他遂慢慢往后退,还紧盯着冰蛊。这冰蛊非常怪,它似乎将杨追悔和阮飞这两个猎物当成囊中之物,完全没有攻击的迹象,而是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偶尔还会翘起肥嘟嘟的尾巴敲着冰面,显得非常亢奋。退了上百步,阮飞突然叫出声:「杨公子,我们可以钻进那里面」循声望去,杨追悔便看到一个可容一人钻进去,但冰蛊绝对钻不进去的洞窟。杨追悔放下阮飞,道:「你先进去,我稍后。」阮飞冷得双腿快麻痹,跺了跺脚,抓着杨追悔的手往他掌心呵气,道:「奴家先进去,杨公子也快点进来,若冰蛊发疯,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我别的不怎么样,逃走最在行,你放心。」见阮飞已钻进洞窟内,杨追悔稍稍安心了。身为男人,最基本的是要保护好自己的女人。片刻,阮飞从洞窟探出脑袋,喊道:「杨公子,里面很大,你快点进来」此时杨追悔已徒洞窟前,看着不再蠕动的冰蛊,冷冷一笑,俯身便往里钻。冰蛊象婴儿般啼叫着,笨重身躯顿时象海般扑向杨追悔,嘴里更射出寒气。「」脚刚收进洞窟,杨追悔顿时觉得两条腿被寒气冻得麻木,想站起来却完全使不上劲,只好在阮飞的帮助下往旁边挪动,更点了伏兔、合谷两大穴道,以封死想要占领身体的极寒之气,并进行调息,将部分真气送向大腿的各大经脉,否则这腿绝对会因为寒气的入侵而废掉。「怎么样了」阮飞忙问道。「我先疗伤。」杨追悔合紧手掌,将凝聚好的真气不断送向下体的经脉,中和那股寒气的同时也损失了大量的真气,而他的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正冒着袅袅青烟。阮飞知道杨追悔在运功疗伤,所以也不敢多言,只好跪在那儿看着他,脸上尽是焦急。当杨追悔勉强中和入体寒气时,他的嘴唇有点苍白,睁眼看着这个洞窟,才发觉别有洞天入口很,不过里面非常大,和阮飞的房间差不多大,甚至更大,因为还有很多未去探寻的空间,而且深处漆黑,怕有毒蛊。「好了吗」阮飞握住杨追悔的手。「真想不到冰蛊的寒气如此恐怖,若全身被喷到,绝对马上变成冰人,而且这寒气太变态了,真不知它是吃什么长大的」杨追悔揉着大腿,肌肉还是阵阵的酸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