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话 进入洞中-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五十话 进入洞中

住家野狼2016-9-26 9:5:17Ctrl+D 收藏本站

????完整版已出,请将订阅记录发到.第一百五十话进入洞中「吃其他毒蛊长大的啊。」阮飞认真道。杨追悔耸着肩膀,拉着阮飞的手,笑道:「不管怎么,至少我们暂时安全了。」「可我们不能离开这儿,冰蛊守在外面。」畏寒的阮飞象猫咪般躲进杨追悔怀里,双眸微闭,享受杨追悔那温暖结实的怀抱,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归属感,让阮飞心房顿生暖和。「我可以感觉到。」杨追悔近打了个喷嚏,道:「这里面也越来越冷了,看来那死虫不搞死我们不甘心。」借着洞口射入的光线,阮飞葱指压着杨追悔嘴唇,道:「杨公子,嘴唇都发青了。」「那你是不是想用身体替我补充能量」杨追悔笑道。阮飞忽而想起被杨追悔干得晕厥的女野人,遂问道:「杨公子,之前在牢里是怎么回事我记得女野人很强的,她们可以将男人搞得半死,但为何」「那明我是男人中的极品,任何女人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杨追悔嬉笑道。「可也太厉害了,会把人弄死的。」「对待敌缺然要把她弄死了,但象你这样子的美人,我可要好好疼惜,我会疼惜你一辈子的。」杨追悔抱紧阮飞,手在她脊背游动着,感觉着她肌肤的细腻。「奴家是个老女人了,再过几年整张脸都是皱纹,到时杨公子绝对会嫌弃我的。」「在我心里,儿你永远都停留在最成熟的季节,知道吗」听到「成熟」二字,阮飞身体都发热了,更不敢看杨追悔,葱指缓缓下滑,滑到杨追悔胸前,低语道:「儿已是残花败柳。」「但这里还那么有弹性。」话间,杨追悔还伸手用力捏了一下阮飞的肉臀。吃痛的阮飞差点跳起来,粉拳顿时砸着杨追悔坚实的胸膛,嗔道:「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你不怕被官府抓起来吗」「你是我的夫人,调戏自己夫人难道也有罪吗」杨追悔又捏了一下阮飞肉臀。阮飞很严肃地看着杨追悔,道:「我不要名分,我只希望你能好好待我女儿,可不能如戴戏她。」想起失散十五年的女儿徐悦晴,阮飞眼神顿时黯淡,「我和晴儿分开时,她还扎着辫子,一晃十五年,我怕我已认不出她。」「那不是更好。」「为何」杨追悔坏笑道:「到时候我把你和晴儿一起放在床上,她也不知道你是她的亲娘,你是不是」「原来你脑子里装着的都是这些不良思想。」阮飞瞪了杨追悔一眼,道:「杨公子,奴家和你亲热过两次,第一次是因为你中了春蛊之毒,第二次是因为我中了樱蛊之毒,都是迫不得已,所以这两次都不是真正的自己,也许杨公子觉得奴家是一个放荡之人,但事实上」阮飞话还没完,杨追悔便道:「我从来没有那样子认为,我不喜欢相敬如宾的感觉,所以偶尔会有一些动作,知道吗」「我也不知道该什么了,呵呵,也许我确实是一个放荡的女人,古语有云:「一女不事二夫」,可奴家已经服侍了两个男人,现在」「不管过去,只看现在,反正你下定决心和我在一起了,不是」杨追悔勾起她的尖下巴,注视这个命运多舛的女人,她能够在异族活下来,还成为他们的巫医,单从这点来看,她已经很厉害了。「奴家也不知道,只觉得杨公子待我挺好的。」阮飞闭着眼,都不敢看杨追悔。「我会一辈子都对你好。」杨追悔俯身吻住阮飞薄唇,轻轻吮吸了两下,阮飞便发出低微的呻吟声,娇躯更是靠紧杨追悔。杨追悔先是吮吸着她的上唇,接着便是下唇,正想用舌头撬开她的贝齿,一股寒气却冲进洞窟,更听见了冰蛊婴儿般的啼叫声。杨追悔咒骂冰蛊的同时,已将阮飞扶起,道:「不能待在这儿,必须再往前走,让冰蛊误以为我们已经逃走,否则多喷几下,这儿会变成冰洞的。」打着哆嗦,杨追悔搂紧阮飞,往黑漆漆的洞窟深处走去。「太冷了,真怕会把金蛊冻死。」阮飞喃喃道,看着手里的蛊炉。杨追悔还可以用真气御寒,可阮飞一个弱女子,杨追悔怕她会染上寒气,遂将外衣脱下披在阮飞身上。「我不冷。」阮飞忙摇头。「不冷也得披着,你难道不知道肚子里有我的孩子了吗」杨追悔严肃道。「哪有那么快」「我们不是都两次了吗」「可就算有,现在也不可能知道啊。」阮飞认真道,她还不知道这是杨追悔为了让她披着衣服的计策。「反正我觉得有便是了,所以你要保暖,否则把孩子冻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谢谢杨公子。」阮飞细语道。杨追悔没有话,只是将阮飞搂得更紧,视线看着前方,再进入便完全黑暗,怕遇到毒蛊,杨追悔只好停住脚步,道:「没光线,不能再进去了。」「一直待在这儿也不是个办法,杨公子你该怎么办」不能前进,又不能后退,鬼才知道该怎么办,可做为男人,他又必须掌握大局,便道:「先在这儿待着,我就不相信那肥虫会一直守在外面。」「嗯。」阮飞正挪动脚步,却发出惊叫声,使劲跺脚,道:「刚刚有东西抓我的脚。」「你别吓我了。」杨追悔并不胆,可这不是他熟悉的现代,之前有出过仙血龙鱼、三颅凰、蓝龙,现在又出了硕大无比的冰蛊,就算冒出什么鬼怪之类的,杨追悔也不会觉得奇怪,只是真不希望它在这节骨眼冒出来,那简直是雪上加霜啊。为了验证是真是假,杨追悔脚便往阮飞刚刚待过的地方踢了踢,却也踢到了一样东西,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可能是树枝。」安慰着阮飞,杨追悔又往那边踩了几脚,直到把那东西踩在脚下,杨追悔才感觉出那是一只手,被踩得发出碎裂声响。「只是个死人而已。」杨追悔抱紧阮飞。「这里严禁族人接近,不可能有饶。」阮飞叫道,都快哭出来了。「那我们不待这儿了。」着,杨追悔搂着阮飞往外走。「也不能出去。」「那就待在冰蛊和死人之间。」离开刚刚站的位置,两人来到离洞口大约三丈处,影子被光线拉得非常长。未时已过一半,太阳正往西面移动,洞口朝西,加上洞窟附近都是冰面,所以他们的影子将被越拉越长,而光线慢慢占领这个洞窟,可惜这洞窟本身没有水,否则光线的折射将更加彻底,如同无数面镜子的反光。「你还是很冷吗」杨追悔问道。「一点点而已。」阮飞摇了摇头,但她呼出的气看得清清楚楚,不冷才怪呢。「真是难为你了。」「奴家能和杨公子这样子待着,已经很幸福了。」女人很容易满足,只要一个待她好的男人。阮飞这美妇已寂寞了十几年,能遇上杨追悔这个长得帅,性功能又异常强大的男人,她怎么可能会不满足呢站了一会儿,杨追悔要阮飞待在原地别动,他则移向洞口,感觉寒气阵阵扑来,他便退了回来,道:「那该死的肥虫还在外面,真想一把火烧了它。」「也许晚上会离开,我们再等等吧。」阮飞安慰道。「知道了,只是不喜欢坐以待保」杨追悔盘腿而坐,让阮飞坐在他大腿上,他则从后面抱着这个娇滴滴的美妇,闻着她身体发出的淡淡气,「你平时是用什么洗澡的」「怎么了」「你的身体很。」阮飞脸微,喃喃道:「一种草,平时还会制成囊带在身上,不过昨天放到枕头下了。」「我喜欢这种味。」杨追悔象吸毒般深吸数口气,道:「真想吻遍你身体的每寸肌肤。」「杨公子别开玩笑了,很多地方不能吻的。」阮飞将蛊炉放到一边,完全靠在杨追悔身上,她很喜欢这种身体接触的感觉。「例如」「不告诉你。」「你不告诉我,那我只能把你身体的每个地方都亲遍。」杨追悔笑道,便亲了一下阮飞耳垂。「好痒。」阮飞抖了一下身子。「那这里呢」樱笑着,杨追悔手已摸到阮飞大腿,并往内侧摸去。「杨公子别别去摸那里奴家受不了」阮飞嗔道。杨追悔的魔手已触及阮飞私密地带边缘,却没有再侵入,而是盯着阮飞紧闭的双眸,那弯弯的柳叶眉正不时颤抖着,杨追悔还隐约看到阮飞眼球在眼皮底下转动。似乎有些期待被杨追悔侵犯的阮飞睁开一条缝,见杨追悔正直勾勾地盯着她,阮飞忙闭上眼,连大气都不敢出,觉得自己的内心想法被杨追悔看穿了。杨追悔魔手又往女人最神圣的地方移动了一点,感觉到阮飞娇躯的颤抖,杨追悔笑道:「很害怕吗」阮飞摇了摇头。「很期待」阮飞又是摇头。「那是什么感觉」「你很坏」着,阮飞瞪了杨追悔一眼,拿开他的手,道:「老是让奴家回答坏坏的问题。」「有吗我都不记得了。」杨追悔疑惑道。「反正奴家记得便是。」阮飞娇嗔道。「难道我的记忆力很差吗,怎么都不记得了」杨追悔捏了一下阮飞脸蛋,问道:「比如哪次」「你又想戏弄人家。」阮飞望着渐渐变得明亮的洞窟,道:「通常毒蛊都喜欢生活在干净的地方,这里都长蜘蛛了,看来没有毒蛊。」「连蜘蛛都没樱」杨追悔吐气道。「有的话可能是蜘蛛蛊。」阮飞拉住杨追悔的手,喃喃道:「奴家很累,想先睡一会儿。」.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