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一话 山洞春色-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五十一话 山洞春色

住家野狼2016-9-26 9:5:4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一话山洞春色~~杨追悔摸了摸阮飞手腕,确定她的脉搏没问题,便在她额头吻了一下,道:「我会守护着你,岳母大人。」~~「你又戏弄人家」~~「好,好,我的好儿。」~~杨追悔有点哭笑不得,叫她岳母多么过瘾啊,可惜阮飞还是不懂享受禁.忌带来的刺激,等哪天杨追悔将她和徐悦晴一起放倒于床,她绝对羞得要命。~~注视着怀中酣睡美妇,杨追咱悔扭头望着洞口,仍感觉到寒气鹰鹰而来,这明冰蛊还在外面守着,这让杨追悔极度无奈,若冰蛊一直不肯走,杨追悔也许只能和阮飞在这儿过起穴居生活了,那其他美女怎么办~~为了能让三娘、芙儿、月、施乐、优树等人过上「性」福快乐的日子,杨追悔绝对不能在这里终老。~~时间飞逝,光线射进更深处,一具干尸正隐隐显现。~~看着那具干尸的打扮,杨追悔甚是惊讶,竟然和巫王一样~~难档巫王死在这儿这绝对不可能~~搞不清楚状况的杨追悔很想摇醒阮飞,见她睡得正,杨追悔只好作罢,看着那具干尸发愣。~~半个时辰后,阮飞终于醒来,一眼看到地上的干尸,她便发出惊叫声,忙将杨追悔抱紧,歇斯底里道:「巫王怎么会死在这里,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感觉到阮飞身子在颤抖,杨追悔忙将她抱紧,道:「也许只是穿着他的衣服罢了。」~~「难道」~~阮飞忙爬起身,走过去。~~怕阮飞出事的杨追悔拉住她的手,却没有阻止她前进,而是跟着她一道走向干尸。~~阮飞盯着干尸看了好久,又将他的面具除下,象被针扎了般躲进杨追悔怀里,颤巍巍道:「这绝对是巫王,这张脸我一直都记得。」~~「早上还看到巫王,现在却死在这里,这完全不符合逻辑,而且明显死了很久了。」~~「奴家知道,可他真的是巫王,那」~~阮飞如高潮般抽搐了一下,喃喃道:「也许现在那个已不是巫王。」~~「那又会是谁」~~「自从诞下阿木尔,巫王便从未摘下面具,我一直将这当成是一种族规,若他是假巫王,那真的巫王绝对很早便死在这儿,因有冰蛊出没的缘故,所以他的尸体一直没腐烂。」~~阮飞蹲地查看着干尸,见地面似乎有些异状,她便吹开地面上的灰尘,干咳数声,几个血书大字出现在那儿,是女真文。~~「他了什么」~~「叛徒,只有这两个字。」~~阮飞叹气道:「诞下阿木尔之前,巫王虽对我不冷不热的,不过至少偶尔还会来看我,可自从阿木尔出生后,巫王仿佛当我不存在,原以为他只是把我当成生孩子的工具,没想到他早已发生意外。」~~「叛徒,难道是阿木尔」~~「不可能,那时阿木尔才刚刚出生,所以绝对不可能是他。」~~顿了顿,阮飞道:「我想起来了,当时有人来找巫王,好象想留在部落,后来巫王和他单独来了蛊谷,也许是那人杀了巫王。」~~「谁」~~「奴家不知,只是有人提起过。那时奴家刚生了孩子,身子弱,都在房中歇息。」~~阮飞苦笑道:「没想到他竟骗了整个野人女真族这么多年。」~~「我还真想知道那张面具下的脸是什么样子。」~~杨追悔冷笑道。~~「冰蛊离开了吗」~~杨追悔一直将心思放于干尸上,却忘记当前最重要的事,感觉气温似乎有升高,杨追悔忙往洞口走去。~~站在洞口前好一会儿,均未感觉到寒气的他大致确定冰蛊已经离开,可又不敢贸然钻出去,只怕冰蛊的智商比人还高,若是寒气喷到杨追悔脑袋上,他绝对当场挂掉。~~想了片刻,杨追悔回到干尸前,问道:「能不能把尸体借我用一下」~~得到阮飞同意,杨追悔便拉着干尸往外走,两只凹陷下去的眼珠子好象正在看着杨追悔,让他感到浑身不自在。~~走到洞口,杨追悔朝干尸屁股踹了一脚,干尸大半个身体滑了出去,同时,一股寒气涌进洞口,冷得杨追悔直想将那可恶的冰蛊串起来烤了~~跑开的杨追悔骂道:「他娘的,这冰蛊还真难缠,若我先钻出去,恐怕脑袋都搬家了。」~~「嗯。」~~阮飞看着正被冰蛊拖出去的干尸,道:「看来它不吃掉我们誓不罢休。」~~「没办法,这里的食物太少了。」~~杨追悔耸着肩,喃喃道:「冰蛊想拿我们当晚餐,不过我肚子也饿了。」~~「杨公子一天都没吃东西,当然会饿。」~~「是啊,被困在这里,不被冻死也会被饿死。」~~怕阮飞冻着,杨追悔只好将她搂进怀里,喃喃道:「有你在,我不会觉得饿。」~~「为何」~~「因为你很好吃啊。」~~杨追悔笑道,眼角余光时不时望着洞口,巫王的尸体早已不见,估计冰蛊正在外面享用那份大餐,杨追悔甚至还听到骨鏖裂的声音。~~「奴家哪能吃,杨公子真爱开玩笑。」~~「谁不能,我不是吃过了吗而且你也把我吃进去了。」~~「有吗」~~阮飞疑惑道。~~「我中了春蛊,那时不是吃了儿很多水的地方吗后来儿那里不是把我那根吃进去了吗」~~面对杨追悔赤.裸的挑逗,阮飞整张脸得好似番茄,一个劲地垂着杨追悔胸膛,不断重复道:「你坏死了,坏死了,坏死了」~~杨追悔抓住阮飞的手,道:「儿你饿了吗」~~「有点儿。」~~「那要不要我拿东西给你吃」~~阮飞看了眼杨追悔,忙摇头道:「肯定不是好东西,儿宁愿饿死也不吃。」~~杨追悔刚想掏出让阮飞用嘴巴替自己消消火,却听到冰蛊的啼叫声,比先前高亢许多,难迭吃饱后还要唱歌不成~~杨追悔正想开口,却见一菱形冰块滑进洞口,他忙将阮飞拉到一边。~~当杨追悔看到这并不是冰块,而是一块发出腥臭味的透明肉块时,他愣住了莫非冰蛊被消灭了~~「难道有帮手了吗」阮飞猜测道。~~「儿都冰蛊是万蛊之王,怎么可能会被轻易消灭」~~「凡事没有绝对。」~~待冰蛊的惨叫声停止,杨追悔还是不敢有所行动,直到周围的气温渐渐升高,他才决定出去一看究竟。~~「心点。」~~杨追悔笑了笑便钻了出去,人还没有完全爬出,杨追悔已看到满地都是冰蛊的尸块,冰开始融化,犹如初春瞬间来临。~~钻出洞口,杨追悔四下张望,都没看见是谁杀了冰蛊,他只好先将阮飞接出来。~~「莫非有神仙相助」~~阮飞猜测道。~~「鬼才知道,这儿绝对不能久留,就怕有比冰蛊更加残暴的毒蛊,我们快点离开」~~拉着阮飞的手,两人往入口走去。由于冰面融化速度极快,所以他们的行走速度非常慢,还要担心会不会掉进水坑里。~~此时,夏瑶正站在蛊谷深处一水潭前,那只蝶蝎趴在她手背,正轻轻搧动着黑色的蝶翅,她则用怨妇般的眼神看着渐渐离去的杨追悔和阮飞,闭眼昂首,微微叹息。~~手指弹动,蝶蝎飞了起来,绕着夏瑶翩翩起舞,夏瑶则将那件青衣脱下,全身只剩下裹着酥胸的白布及纯白色的亵裤,最怪异的是她全身布满黑色斑纹,十分规律的集中在手臂和脊背处。~~当她将裹乳白布解下时,一只蝶蝎的印痕象恶魔的诅咒般刻在她脊背处,那些所谓的黑色斑纹其实都是它的触手,蝶翅则绕过夏瑶腋窝,将她那不丰满但却坚挺的酥胸完全抱住,显得诡异万分。~~夏瑶低头看着自己水中倒影,眼睛睁得很大,动作略显僵硬的将亵裤也脱掉,蝶蝎的尾部恰好延伸到她沟处,消失于紧闭在一块的双臀间。~~~~「好热,快被点燃了。」~~夏瑶自语着,人已跳入潭中,水花飞溅,飞扬得意的蝶蝎旋落在她浮出水面的脑袋上,毒尾高高翘起。~~「唉唷。」~~阮飞差点滑入水坑内。~~「心点。」~~杨追悔一手环抱阮飞的细腰,否则阮飞绝对变成落汤鸡。~~望着显得有点遥远的入口,阮飞吐气道:「冰都融化,路更滑了,还真有点难走。」~~「莫非你希望冰蛊还在」~~杨追悔反问道。~~「那奴家宁愿掉进水哎呀」~~阮飞话还没完,右脚已滑进水坑中,由于发生得太快,杨追悔竟搂不住阮飞,眼睁睁看着阮飞掉进水坑郑~~「儿」~~杨追悔忙喊道。~~阮飞从水里探出头,吐了水,抹去脸上的水珠,道:「冷死我了。」~~「快点,我拉你上来。」~~「先把这个拿去。」~~阮飞托起蛊炉道:「我绝对不能失去金蛊。」~~接过蛊炉,将阮飞拉起来,她已全身湿透,青丝黏腮,衣裳半透明,成熟娇躯若隐若现,胸前显出两点,轮廓清晰可见,看得杨追悔鼻血差点喷出。~~单单如此还好,可恶的是她那条雪青马面裙太过于轻薄,一沾上水便象一层薄纱一般,肉色尽显,并拢的腿根部更是春色外泄。~~阮飞只顾着拧干衣裳水分,怎知自己近乎全果呢更不知杨追悔正意嬜潘纳硖澹徊蠲唤沟芈腋伞~~「杨公子,你的衣服。」~~阮飞看着杨追悔那飘在水面的长袍,显得有点尴尬。~~杨追悔吞了吞口水,道:「没事,晒一晒就干了。」~~着,他将长袍捞起。~~「真不好意思。」~~阮飞转身道:「奴家后面都湿了,杨公子帮奴家弄干。」~~杨追悔盯着她,手遂落到那儿。~~「唔不是那儿」.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