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三话 婬兽-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五十三话 婬兽

住家野狼2016-9-26 9:6:34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三话嬍「想好了。」阮飞点零头,道:「路上和你。」杨追悔想拦腰抱起阮飞,阮飞却退后两步,道:「背奴家就好,不用那样子,奴家怕把金蛊扔了。」「看来你不适合高空飞行,嘿嘿。」杨追悔已蹲在霖上阮飞爬到他背上,搂住他的脖子,道:「再胡,心我把金蛊扔到你嘴里,让你肠穿肚烂。」杨追悔一只手拎着蛊炉,另上一只手则托住阮飞臀.部,蹬地而飞「别飞得太高,我受不了。」阮飞惊叫道,但感觉还是很兴奋,笑得非常灿烂,雪白贝齿尽露飞往野人部落的过程中,杨追悔多次想调戏阮飞,还想将魔手插进阮飞臀沟内,但都被阮飞用金蛊威胁,只得安分点除了这之外,他们还对即将发生的冲突进行分析和探讨解决的策略令杨追悔惊讶的是,阮飞的脑子非常聪明,考虑事情也很周全,他本以为阮飞只是一个欲.望很强但又不肯承认的女人,没想到她的分析能力这么强,就这点而言,徐阶还真是娶对人了,可惜如今她躺在自己怀抱里,徐阶再也不能与她团聚,杨追悔更要将徐悦晴和阮飞一起放在同张床上搞,同时玩母女才刺激起母女,杨追悔最希望的还是放倒黄蓉,让她和芙儿这妮子一起服侍自己当然,如能让阮飞徐悦晴、黄蓉郭芙这两对母女同时服侍自己,那更是爽死接近野人部落,杨追悔便落到地面,飞得太久,他的真气又消耗了不少,还真想用阮飞的身体修炼樱龙九式以补充真气,当然,来几个女野人供他修炼吮鹰心诀更好,吮鹰心诀更有利于恢复身体,可过于霸道,单向的采补,很容易将女体变成植物人,除非是特殊情况,否则杨追悔都不会使用吮鹰心诀,凌霄四雏更是他的心病快接近部落时,前方出现好几名巫卫,正挥舞长矛,在那儿叽叽喳喳着阮飞走上前,用女真族的语言和他们交谈不懂女真语言的杨追悔象傻子般站在那儿,不过从对方激烈的反应来看,假巫王的事绝对引起了然大波「我已将假巫王的事和他们了一遍,他们答应助我们查明真相,但前提是要在我们体内种入毒蛊,若我们撒谎,他们将处决我们。」「如此一来,他们绝对没有损失,但我们也捞不到好处。」杨追悔身体都快起鸡皮疙瘩了,他最怕毒蛊,更怕让它们进入身体,可这次他点头了,「不过也只能如此了,只希望我们的猜测都没错,否则我们将无法看到明天的太阳。」「把蛊炉给我,他们要拿走金蛊。」阮飞伸出了手杨追悔总觉得这是孤注一掷,可到了这地步,他只能放手一搏阮飞旋开蛊炉,一名巫卫确定金蛊还在蛊炉里,便点零头,接过蛊炉,将蛊炉交给另一名巫卫,将两只毒蛊放于掌心,哼了声便伸到阮飞面前阮飞抓起一只放于手臂,毒蛊遂刺破她的皮肤,钻进血脉之中,阮飞手连续抽搐数下才稳定下来,同时,她的手臂经脉呈现黑色「有点疼。」阮飞笑道杨追悔头皮都开始发麻,只得拉起子,看着巫卫将毒蛊放在他手臂上毒蛊一碰到杨追悔的手臂便钻破他的皮肤,疼得杨追悔差点想将毒蛊抠出来待毒蛊完全进入经脉后,杨追悔的手臂也如同阮飞那样抽搐着,似乎还适应不了毒蛊的入侵,不过数下后便恢复平静杨追悔活动着手臂,确定手臂没有因为毒蛊而残废,他才松了口气接着,杨追悔和阮飞走在最前面,巫卫则象护卫队般跟在他们后面,女人和孩都好奇地看着他们,那一对对下垂的溽房让杨追悔性欲骤减路过祭台,见陆炳还被绑着,杨追悔只是眉毛动了动,却也没有多大反应。陆炳现在的死活与他无关,他现在最想做的是揭开假巫王的真面目,也许可以为控制野人女真族奠定基础,但那个可恶的阿木尔永远是绊脚石曹操,曹操就到阿木尔疾步而来,看着杨追悔和阮飞,正要下令将他们抓起来,杨追悔和阮飞身后的巫卫却护在他们面前,将矛头对准阿木尔阿木尔象被扔在铁板上烤的蛤蟆般暴跳怒吼着看着阿木尔,阮飞叹气道:「他太急躁了,也许他还不懂得在族里权力最大的其实不是巫王或者他,而是拥护他们的巫卫,只要巫卫背弃他们,他们将完全失去立足之地。」「他们现在在什么」听不懂女真语的杨追悔问道「巫卫要见巫王,阿木尔执意要抓我们两个,呵呵。」「可惜现在他做不了主。」杨追悔冷道「手给我。」阮飞声道,并靠近杨追悔不知何意的杨追悔只好将手伸过去,只见金蛊正从阮飞的口爬出,跳到杨追悔手背上,并钻进了口杨追悔明明记得先前阮飞已将金蛊放进蛊炉,难道还有第二只阮飞低着头,声道:「别被看到了。」「这是哪里来的」「这就是我的金蛊。」「那蛊炉里的」「那是它蜕下的壳,也许是因为高温,金蛊早早进入了蜕变期,我们来部落的途中它便完全蜕化,我怕他们会来这招,所以调包了。」「你真是太聪明了」杨追悔夸赞道幸好巫卫听不懂他们的话,要不然巫卫绝对多扔几只毒蛊到他们身上阿木尔还在和巫卫对峙,而金蛊已将杨追悔经脉内的毒蛊吃掉,正沿着手臂往下爬杨追悔看着已爬到他手背的金蛊,顿时觉得它是多么可爱,简直想象对待爱人一般亲吻它阮飞拉着杨追悔的手,金蛊则跳回阮飞手上,并钻进了口内若非巫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阿木尔身上,金蛊绝对会被发现的最终,阿木尔妥协了,让在一边,巫卫则带着杨追悔和阮飞走向巫王的房屋「别以为冰蛊弄不死你们,你们便将尾巴翘起来,告诉你们,只要我阿木尔还在,我绝对会将你们都搞死」「你也许该和我们去看看假巫王到底是谁,你的亲生父亲已死在蛊谷。」阮飞语重心长道「我不管,谁对我好,我便是谁的儿子」阿木尔叫道「当初真该把他掐死在襁褓里。」阮飞微微叹气「先揭穿假巫王的真面目,到时候再好好教育阿木尔。」杨追悔安抚道「真希望他能早点懂事。」还对阿木尔抱有一丝希望的阮飞苦笑道「迟早会的。」对杨追悔而言,阿木尔带给他太多痛苦,若不是他,他们一行人根本不会轻易被野人抓住,夏瑶更不会葬身蛊井想起夏瑶,杨追悔已对阿木尔起杀意一名巫卫敲响巫王房间的门,等了好久都没有回应,他只好破门而入此时假巫王站在窗前,象个佝偻的老头子般弓着腰,见他们走进屋子,他便回过头,透过虎皮面具看着他们站在最前面的巫卫很有礼貌地弯腰,着杨追悔听不懂的语言「巫卫要求巫王摘下面具。」阮飞翻译道「希望一切都能顺利。」杨追悔点头道巫王看着阮飞和杨追悔,缓缓举起手,当着他们的面将面具摘下,确是巫王无疑「不可能会是巫王」阮飞腿都有点软了杨追悔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那张瘦巴巴还发黑的丑脸,再结合蛊谷那具干尸,确实觉得这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难蝶和巫王是孪生兄弟见巫卫都愤怒地将矛头对准他们两个,杨追悔便知大事不妙,将阮飞拉进怀抱,也不管数根从不同方向刺来的矛头,迳自往后方跑去两根长矛刺中他胸口,却无法再刺进去,有着刀枪不入之身的他怎么可能会怕区区的长矛怒吼了一声,杨追悔一掌劈断长矛,使出了轰天击,伴随着巫卫的惨叫声,前面两个巫卫都被这如汹涌海潮般的真气流弹出房屋,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巫王叫了声,巫卫都让在一边正当杨追悔要和阮飞跑出房屋时,一头熊形樱兽象鬼魅般出现在他们面前,一眨眼间,巨爪已扫向杨追悔,杨追悔完全不敢相信这里会有樱兽出没,虎腰被狠狠击中,鲜血呕出,整个人飞向一边,砸到柱子上又跌在地上「杨公子」阮飞惊叫着跑到他面前,用子擦着他嘴角的鲜血在巫王的吩咐下,巫卫都退了下去咚门一关,整个房间都暗了下来「杨追悔,皇上亲赐的武德将军,皇上还要你想办法收服女真族三大部落,笼络达赖台吉,而且你还是黄蓉的上门女婿。」巫王嗤笑道:「没想到你还能活到现在。」觉得五脏六腑似乎被重组过的杨追悔靠在柱子上,看着气势汹汹的嬍藓臀淄酰实溃骸改愕降资撬俊「呵呵,既然你都要死在这里了,我不妨将真相都告诉你。」巫王手一挥,那只嬍蘧薇勐湓谘钭坊诩绨蛏希鋈颂崞鹄床丛谥由希拐抛焱鲁鼍扌桶簦谒鞯寐亍面对如此巨大的嬍蓿皇且幻滓降娜罘赏耆弈芪Γ荒茉谝慌韵干拮拧「我是上清宫三大长老之一的周不仙。」杨追悔对上清宫了解甚少,根本没听过什么周不仙,但一听是上清宫的长老,杨追悔已知事情发展到自己完全无法控制的地步了「在你来这里之前,老夫已收到命令要杀死你,没想到你竟能活到现在,真是太让我吃惊了,不过最后你还是自投罗。」周不仙笑道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