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四话 当着面做-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五十四话 当着面做

住家野狼2016-9-26 9:7: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四话当着面做「你为何要杀了巫王」阮飞怯生生道。「不识时务自然得死」周不仙看着阮飞,笑道:「若老夫告知徐阶,他的结发之妻不仅为异族族长生了个凶残的儿子,还与前来游的男人发生关系,你觉得他会不会气得吐血而死」「是男人就不该威胁女人」杨追悔怒道,却惹得嬍夼惺厍欢伎毂粙兽压裂了。周不仙盯着杨追悔,道:「我有检查过被你奸得差点死去的女饶身体,发觉你那根东西和嬍薜暮芟螅珛兽会将女饶膣道捅裂致死,算是外伤,而你的是将女人搞得虚脱,甚至有死亡的危险,若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可以放了你们两个。」「你既然得到要杀我的命令房,又怎么可能放了我」杨追悔冷笑道。「老夫在这待了十几年,从未回过上清宫,也知道上清宫被邵元节搞得有多乌烟瘴气,所以老夫只能算是半个上清宫的人,本以为上清宫早把我忘记了,没想到你倒让上清宫想起了我。」周不仙来回踱步,用眼角余光看着杨追悔,继续道:「所以只要你告诉我,我绝对会放了你们,最多当作我从未遇到你们。」「听起来是一个很好的交易。」杨追悔咧嘴而笑。「当然」「我懂得什么叫出尔反尔,所以我宁愿死也不会告诉你的。」杨追悔冷笑道:「要不你跪下来求我,我兴许会大发慈悲。」「呵呵,你比我想象中的聪明,不过老夫不怕。」周不仙指着阮飞,笑道:「你也许想看嬍奘侨绾渭樗肟吹剿谟捎乐兴廊サ幕姘桑俊嬍尥耆遣恢1沟幕鳎宜耆弊骺梢匀我馑毫训耐婢撸凰榈呐司悦挥猩沟幕幔钭坊谠趺纯赡苋媒炕t话愕娜罘墒艿秸庵至枞瑁克运阃仔溃骸负茫腋嫠吣恪「识时务者为俊杰。」周不仙仰头笑道,并让嬍薹趴钭坊凇杨追悔站起身子,觉得满口都是腥味,遂往地上吐了一口混着鲜血的唾沫。「现在告诉我吧。」「其实非常简单,只要你能学会控制一些重要的穴道即可,比如膻中穴。」杨追悔擦了擦嘴角道。周不仙眼睛眯成一条缝,道:「得详细一点。」杨追悔看了一眼阮飞,道:「学得那种床技,不管何种女人都可以对付,所以你不觉得该让她先离开吗否则她把办法传了出去,岂不是天底下的男人都懂得采鹰补阳了」周不仙眼珠子一转,便唤来巫卫将阮飞带出去。「好了,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只有我们两个人,话也好多了。」杨追悔邪笑道:「阿木尔不是你的儿子,若我想惩罚他,你是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的吧」「是。」「那在我出采鹰补阳的口诀之前,能不能先让我报仇」「现在主动权不在你手里,你无权提任何要求,老夫不想和你费时间,现在立刻告诉我办法。」「好吧,其实很简单。」杨追悔眼珠子一转,道:「只要当女人快泄身时,你点了她的四满穴即可,现在可以放了我们吗」「等试过再。」罢,戴上面具的周不仙已走出房间,没一会儿便又走进来,还带来一名女野人,那女野人分明是在牢中奸嬔钭坊谖此斓哪歉觥女野人一见是杨追悔便想逃走,周不仙却抓住她的肩膀,并将她强行推到杨追悔面前,用女真语骂着女野人。女野人浑身颤抖,象看着怪物般看着杨追悔,眼泪都流了出来。「你现在干她,让我看一下效果。」杨追悔打量着女野人,她年纪应该在二十五岁左右,只在腰上围着一圈虎皮裙的她看上去非常健康,只是双乳有点下垂。「怎么,不敢」周不仙道。「敢,谁不敢的,但是有男人在,我那东西硬不起来。」杨追悔笑道。「真麻烦。」周不仙甩道:「你比女人生孩子还麻烦,老夫没那闲情逸致,不干老夫便让嬍藜樗缓笤偌樗廊罘伞杨追悔伸手抚摸女饶脸,第一次觉得她好象也有感情,至少她眼角的泪滴不会欺骗人。想了下,杨追悔道:「好吧,我做给你看便是。」绕到女野人身后,杨追悔已将手探进裙内,并将她的贴身短裤拉至膝盖「唔」这过程周不仙虽然都有在看,可惜裙子一直没掀开,所以周不仙完全看不到他们那正在交合。这也正是杨追悔想要的,他非常不喜欢和女人做暧时还有男人在场,更不喜欢将两饶器官露在男饶眼皮底下,所以他宁愿让女野人穿着裙子。看着正不断挺动屁.股的杨追悔,周不仙道:「别做任何动作,否则我立即杀了你」「我还能做什么动作」杨追悔一手抓住女野人肩膀。受到刺激的女野人开始放声叫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知谍快要高朝了,杨追悔假装换动作,将女野人压到柱子上,而这一过程中,他已点了自己的膻症鸠尾两大穴道,并竖起两根手指,道:「在女野人快要泄身时点了她的四满穴,她会不断泄身,直到死,而我们可以从这过程中吸收精气,看好了」「噢」女野人浑身颤抖着。意识到女野人已经高朝,杨追悔迅速点了她的四满穴。第一波高朝还未结束,第二波高朝已再次来临,女野人知道自己将面对何种命运,所以干脆不停叫着,享受着这死之前的高朝盛宴。让女野融五次高朝后,杨追悔便拔出,转身问道:「如何」看着已经瘫倒在地的女野人,生性多疑的周不仙走过去捏住女野饶手腕,片刻后便露出笑容,道:「真没想一个四满穴竟可以让采鹰补阳,而且如茨简单,看来老夫要好好利用这招」「你的易容术挺好的,不过巫王这张脸实在是太难看了,做为江湖前辈,能不能让晚辈看一下前辈的真面目」「不能。」站起身的周不仙盯着杨追悔,道:「让巫卫们知道我不是真正的巫王,我的地位将不保,我没有傻到那种程度,现在,我似乎该放了你们」见周不仙一脸的奸诈,杨追悔已知这绝对是一个幌子,便道:「放不放是事,不过晚辈想知道,前辈为何愿意留在这种蛮夷之地」也许是太久没和人交流了,所以周不仙也没打算立刻杀了杨追悔,开口道:「十几年前,上清宫前任宫主死于非命,做为三大长老的我、邵元节、寄寒都有继承他衣钵的资格,可没想到邵元节为帘上宫主,竟逼走寄寒,更与前宫主的女人通奸,最终当上了宫主。」回想起不悦往事的周不仙多少有点伤感,感叹道:「自从邵元节当上宫主,我处处受制,一怒之下,老夫便离开了上清宫,以调教嬍尬谡饫铩「那也没有理由杀了巫王取而代之。」「樱」周不仙冷冷道:「这里蕴含大量毒蛊,若能好好利用,我可以一统武林和朝廷,让所有人都臣服于老夫之下,更要让邵元节好好补偿老夫这么多年所受的罪,可巫王十分不配合,所以他只能死。」知道周不仙原来是个老谋深算的贱人,杨追悔冷汗都冒出来,更意识到他将是自己的绊脚石,一定要想办法除掉,也明白了阿木尔的凶残其实是周不仙一手培养出来的,阿木尔不过是周不仙的工具。「前辈,不瞒您,我与上清宫有着不同戴天之仇,只要前辈放了我,待我回去之后,我一定找机会替前辈报仇,杀了邵元节那王鞍。」杨追悔陪笑道。周不仙扫眼杨追悔,冷冷道:「你还有更大的利用价值,待蛇蛊成体,你和陆炳将带着我的使命回到京师,你和他都将遗臭万年,但新的朝代将诞生,周朝呵呵,姬发已经建立了一个,那么我的王朝又将用什么年号」面对沉浸在幻想中的周不仙,杨追悔握紧拳头,他就不相信自己的武功会输给周不仙这个糟老头。才刚开始聚集真气,周不仙便道:「我一声令下,阮飞将被刺穿心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伎俩。」「哪敢,哪敢。」杨追悔笑道,心里却十分纠结。要保住自己性命很简单,可阮飞还在周不仙手里,这等于杨追悔的手脚都被绑住了。正当杨追悔失神之际,周不仙突然一掌打中他的胸口。杨追悔整个人滑向后方,紧紧捂着胸口,觉得五脏六腑都被周不仙打得错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