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五话 牢狱洞房-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五十五话 牢狱洞房

住家野狼2016-9-26 9:7:2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五话牢狱洞房周不仙张开五指,四根银针当啷落地,笑道:「这是从金蛊身上提炼出的奇毒,不仅可以封住你的奇经八脉,还可以让你虚弱得象个婴儿,你就好好等待成为我傀儡的那天吧。」「你真卑鄙」杨追悔脚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将功成万骨枯,多你一个也无所谓。」「可恶」杨追悔咬牙道。之后,杨追悔和阮飞又被作关押在牢里,鉴于杨追悔完全没有行动能力,阮飞又不会任何武功,所以都没有将他们锁着。等到巫卫离开,阮飞忙扑进杨追悔怀里,哽咽道:「奴家不知哪里出错了。」抚摸着阮飞螓首,杨追悔笑道:「其实多亏了你,我才知道假巫王的真面目。」「是谁」「曾经和巫王一道去蛊谷的男人,上清宫三大长老之一的周不仙,可惜我斗不过他。」「都是因为奴家的拖累。」阮飞将杨追悔上衣解开,看着他胸前那四个点,问道:「不知用金蛊能不能将毒都化解。」「试一试吧,否则都是等死。」杨追悔道。「奴家只知道人体内有毒蛊时可以用金蛊,现在杨公子体内只有毒,没有毒蛊,而且很明显这毒已经扩散,一只金蛊根本起不了作用,只能让假巫王拿出解药了。」阮飞叹息道。「那个诡计多赌老不死,我迟早要废了他。」杨追悔干咳了声。「杨公子不是有那什么采鹰补阳的方法吗也许可以用奴家的身体试一试,或许这毒会解开的。」「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樱」「每次感觉无能为力,奴家的心都好痛。」「没有一个人是万能的。」杨追悔吐气道:「也只能怪风油精那王鞍了,好好的一本书写了五万字就不写,原来还有这么多事没有交代清楚,唉。」「谁是风油精」「一个皇宫太监。」杨追悔在阮飞额头亲了一下,道:「也许我们只能束手待毙了。」「还是试一试吧,我们不能坐以待保」着,阮飞已开始摸杨追悔胯间,非常的温柔,就算没有直接接触,杨追悔还是被阮飞摸得硬了起来。「杨公子,可以的。」阮飞喜道。「不能做,那会伤了你的身子。」杨追悔忙道。「可总要尝试的,我真的不希望杨公子因为奴家而死在这儿。」阮飞贴近杨追悔,喘息道:「就算要死,我也希望杨公子能真真实实的感觉儿一次,好吗」不知道为什么,阮飞的技术非常好,让杨追悔觉得自己仅剩的力气都用于勃起,浑身上下都没力了,他想摇头,又想点头,最后只好选择沉默,继续享受着阮飞玉指的摸。「杨公子这里真大,儿好喜欢。」阮飞主动地张嘴亲吻着杨追悔右脸颊,并慢慢亲向他的脖子。「不能那样,我不希望儿受伤。」杨追悔喘息道,不由自主地吞着口水。阮飞浅浅一笑,道:「在蛊谷,杨公子不是希望儿给你吸吗现在儿就做给你看。」杨追悔正要阻止,一种难以形容的舒服让杨追悔差点出声。阮飞问道:「这样子舒服吗」「实话,很舒服。」杨追悔尴尬地笑着。杨追悔摸着阮飞脊背,道:「再深一点。」无论您在哪个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站,支持正版邮箱:.,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每章发一次合集为可以托付终身之人而死,又有何不可正当阮飞要完全脱去亵裤时,突如其来的脚步声吓到了她,她忙拉好亵裤,坐在杨追悔旁边,还帮杨追悔将棒塞回去。阿木尔出现在他们面前,一边拍手,一边道:「阮飞,你这胡袄的女人,竟想欺骗所有族人,还敢巫王是冒牌的看到你们又回到这里,我真是太高兴了,我正在想着要如何虐待你们呢」「阿木尔,你实在」阮飞还想责骂阿木尔,杨追悔已捂住她的嘴巴,道:「阿木尔,也许有些事实你还没有看到,我给你听吧。」「什么事实」「你先让巫卫都退下。」「无妨,他们又不知道我们在什么。」「那确实不是真的巫王,真的巫王已经死在蛊谷,那时候你还,所以你不知道,当然,管他是真是假,反正能对你好便是你爹,没错吧」阿木尔脸抽搐了一下,生硬道:「继续。」「我在他房间待了很久,也和他聊了很久,发觉他和你非常象,他也想征服大明,噢不,不能什么很象,应该那是他的理想,而你只是他的工具而已。」「够了」阿木尔跺脚道:「再敢挑拨我和爹爹之间的感情,我现在就杀了你」「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他的真面目,谁对谁错,你自己心里也有个数,别以后被他卖了都不知道。」见激怒阿木尔,杨追悔十分开心,继续道:「他真正的身份,其实是已经将势力深入大明皇宫,上清宫三大长老之一的周不仙,来这的目的是为了找出更多象蛇蛊那样可以控制饶毒蛊,还用毒蛊提炼剧毒暗器。」杨追悔扯开衣服,道:「我这便是拜他所赐。」杨追悔胸前的四个点已转为黑色,看来毒素扩散得更厉害了。看着那些暗点,阿木尔脸色非常难看,问道:「那又怎么样」「你还,太不懂事了,其实道理很简单。他是上清宫的人,最终都会回到上清宫,那你呢是留在这里当下一任巫王,还是跟着他当一个随从若你在这当巫王,你觉得以周不仙的鹰险个性,他会放心让你在这里待着吗你和他有着一样的理想,一山不容二虎,你迟早会被他种蛊或者杀死:若你一直跟着他,那象一条狗一样,没有自由,甚至可能多一句话都会被杀死,这些话是否是危言耸听,你自己应该最清楚。」无论您在哪个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站,支持正版为可以托付终身之人而死,又有何不可正当阮飞要完全脱去亵裤时,突如其来的脚步声吓到了她,她忙拉好亵裤,坐在杨追悔旁边,还帮杨追悔将棒塞回去。阿木尔出现在他们面前,一边拍手,一边道:「阮飞,你这胡袄的女人,竟想欺骗所有族人,还敢巫王是冒牌的看到你们又回到这里,我真是太高兴了,我正在想着要如何虐待你们呢」「阿木尔,你实在」阮飞还想责骂阿木尔,杨追悔已捂住她的嘴巴,道:「阿木尔,也许有些事实你还没有看到,我给你听吧。」「什么事实」「你先让巫卫都退下。」「无妨,他们又不知道我们在什么。」「那确实不是真的巫王,真的巫王已经死在蛊谷,那时候你还,所以你不知道,当然,管他是真是假,反正能对你好便是你爹,没错吧」阿木尔脸抽搐了一下,生硬道:「继续。」「我在他房间待了很久,也和他聊了很久,发觉他和你非常象,他也想征服大明,噢不,不能什么很象,应该那是他的理想,而你只是他的工具而已。」「够了」阿木尔跺脚道:「再敢挑拨我和爹爹之间的感情,我现在就杀了你」「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他的真面目,谁对谁错,你自己心里也有个数,别以后被他卖了都不知道。」见激怒阿木尔,杨追悔十分开心,继续道:「他真正的身份,其实是已经将势力深入大明皇宫,上清宫三大长老之一的周不仙,来这的目的是为了找出更多象蛇蛊那样可以控制饶毒蛊,还用毒蛊提炼剧毒暗器。」杨追悔扯开衣服,道:「我这便是拜他所赐。」杨追悔胸前的四个点已转为黑色,看来毒素扩散得更厉害了。看着那些暗点,阿木尔脸色非常难看,问道:「那又怎么样」「你还,太不懂事了,其实道理很简单。他是上清宫的人,最终都会回到上清宫,那你呢是留在这里当下一任巫王,还是跟着他当一个随从若你在这当巫王,你觉得以周不仙的鹰险个性,他会放心让你在这里待着吗你和他有着一样的理想,一山不容二虎,你迟早会被他种蛊或者杀死:若你一直跟着他,那象一条狗一样,没有自由,甚至可能多一句话都会被杀死,这些话是否是危言耸听,你自己应该最清楚。」.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