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七话 夏瑶吃醋-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第一百五十七话 夏瑶吃醋

住家野狼2016-9-26 9:8:1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七话夏瑶吃醋此时,象鬼魂一般的夏瑶正抓住一巫卫的脸,一阵青烟冒起,当她松手时,巫卫那张脸已变得象黑炭一般,五官完全变形,身子摇了数下便倒在地上。夏瑶走下台阶,当她看到杨追悔和阮飞时,她顿时觉得整个脊背都烧了起来,歇斯底里道:「我要杀了那女人」一看到夏瑶,阮飞就软坐在杨追悔腿上,伸手捂住胸,显得非常惊愕,杨追悔则露出灿烂笑容,叫道:「瑶,你怎么」「你是不是很希望我死了么」夏瑶双眼血,那只蝶蝎正在她头顶盘旋着,蝎尾翘起,似乎随时准备发动攻击。蝴蝶的纤柔与毒蝎的鹰毒结合于一体,显得非常诡异。「我不是那意思」杨追悔很想站起身,可身中剧毒的他只能靠在牢边,望着牢外的夏瑶,见她手臂长着怪异的斑纹,杨追悔忙问道:「你的手怎么了」夏瑶没有回答杨追悔,而是盯着媚态尽显的阮飞,道:「她夺走了你,我要杀了她,我不允许任何人夺走你」见夏瑶显露杀意,杨追悔忙叫道:「她是悦晴的娘」「徐悦晴也夺走了你」夏瑶抓住牢笼的纤柱,哭道:「我忍受不了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所以我要杀了你身边所有的女人」完,夏瑶已握紧拳头,伴随着一声怒吼,粗大的铁柱竟然被她拉弯。搞不懂夏瑶为什么还活着,又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暴虐的杨追悔,急忙将吓得面色如土的阮飞抱在怀里,道:「我不知道你怎么了,但我知道这不是真正的你,也知道你很爱我,但是杀她并不能让你完全拥有我。」已走进铁牢的夏瑶浑身颤抖,只觉得脊背都燃起了烈火,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让她杀意更甚,冷冷盯着阮飞,道:「杨过是我的,不是你的你想得到他,是不是」夏瑶一拳击向阮飞,杨追悔却挡在她的前面。「为什么」收住拳头的夏瑶咬牙切齿着。「我不知道你落下蛊井后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可以确定你现在做的一切都不是出于你的自愿,别伤害任何人,好吗」夏瑶正要话,数名巫卫冲下了台阶。「既然你要护着她,那你们就一起死在这里」夏瑶转身走出铁牢,面对刺来的四根长矛,她完全不当回事,左右手各抓住两根,运劲往后一拽,四名巫卫就被迫冲向夏瑶,还没反应过来,夏瑶的手掌便在他们胸前连击二十多下,宛如幻影。当夏瑶收手时,只见巫卫倒地而亡,眼睛瞪得非常大。出手速度之快杨追悔完全无法想象,而且四名巫卫竟然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杨追悔愣神之际,夏瑶已回过头,纤纤细手抬起,蝶蝎便落在她葱指上扇着翅膀。「就让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听着夏瑶离去的脚步声,杨追悔才发觉自己全身都被汗水浸湿了,而怀里的阮飞则像只刚出生的鼹鼠般哆嗦着。勾起阮飞的下巴,杨追悔才看到她眼里的泪水。「没事了。」拥着阮飞,杨追悔在她脸上吻了好几下。「你有没有看到那只长着蝴蝶翅膀的蝎子」阮飞颤抖着声音。「看到了,但我更想知道瑶她怎么了。」阮飞呢喃道:「其实在所有的毒蛊中,攻击力最强的确实是冰蛊,但是还有一种蛊很可怕,可怕的并不是它本身,而是它的能力,它会将埋藏在人内心深处的恨意无限放大,夏瑶姑娘很爱你,但是不希望你和其他女人发生什么,这是埋藏在她心里的恨,可这恨恰好被那只蛊放大」听完阮飞的解释,杨追悔才了解大概,但还是有些疑惑,便问道:「那是不是她在蛊井时中的毒」「应该是,若不是被蝶蝎蛊变成傀儡,面对蛊井之下成千上万的毒蛊,她根本不可能活下来,所以蝶蝎蛊救了她也害了她。」顿了顿,阮飞叹息道:「现在夏瑶姑娘因爱生恨,实在不好处理。」按照阮飞的意思,自己爱上谁,夏瑶就要杀谁,那留在独石城和京师的美女们怎么办「没有办法了吗」杨追悔问道。「有,以蛊攻蛊」「讲具体点。」「你先把那个拔出来,要不奴家不了话。」片刻后,整理完毕的阮飞开腔道:「若奴家猜得没错,冰蛊应该也是夏瑶姑娘杀死的,她深爱着你,你遇到困难,她不会坐视不管,但是因为奴家的存在,所以她之前才没有现身」杨追悔忙打断阮飞的话,道:「这些都不是重点,你赶紧如何救她。」「呵呵,看来杨公子确实很在乎夏瑶姑娘,她也是太在乎你了。」顿了顿,阮飞继续道:「那奴家便不废话了,直接重点。对付一般的毒蛊只需用金蛊便可,但蝶蝎蛊和一般的毒蛊不同,它并不是将肉身寄宿在人身上,而是寄宿在饶内心,这个听起来有点奇妙,但事实确实如此,所以只有让夏瑶姑娘感觉到你对她的爱,她才能脱离蝶蝎蛊。」「爱」杨追悔傻住了,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该如何让夏瑶感觉到「呵呵,杨公子是个风流公子,这些奴家就不用多加解释了。」被阮飞这么提醒,杨追悔便问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充当一回情圣」「正是,不过还有一些细节必须清楚,也许杨公子会觉得很恶心。」阮飞附到杨追悔耳边耳语着,杨追悔听得嘴巴都歪到了一过,有时还忍不住发出惊叹声。阮飞完,杨追悔就陷入了深思之中,好一会儿才点头,道:「在开始实施之前,只希望我还能活下去。」「放心吧,夏瑶姑娘不可能见死不救的。」阮飞抿嘴而笑。「我怕她会伤害你。」杨追悔干咳一声,只觉得胸口异常疼痛,看来他体内的毒扩散得更加厉害了,浑身无力的他只想好好休息,可这牢笼内又怎么可能安稳,他很担心自己闭上眼就再也睁不开。「奴家是不洁之身,死也无所谓。」阮飞轻声呢喃着,还看着杨追悔胸前的伤口,见那儿的皮肤已出现黑斑,她更加担心了,伸手抚摸着杨追悔胯间,道:「我们继续做,看能不能治好。」原创言情赞助商广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