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7 夜半(一)-神雕颠鸾倒凤 单双大小倍投技巧

神雕颠鸾倒凤

057 夜半(一)

住家野狼2016-9-30 20:30:47Ctrl+D 收藏本站

????第057章夜半欢声(一)

????叶羡霓摸起一手李庭的精华,将它们送进了嘴巴里,媚笑道:“好浓,味道也好好。”

????李庭整理好衣物就说道:“我不能在这里逗留太久,我得回去了,羡霓,麻烦你照顾好藤兰,咱们襄阳见,”说完,李庭就走到还愣在那里的何沅君旁边,掀起面纱一角,给了她一个痛吻,呢喃道,“两个月后我们就会再见面的。”

????何沅君鼻子一酸,差点就哭出来,她依在李庭肩上,颤抖着声音,道,“我怕这两个月我都熬不下去。”

????“有羡霓陪你,你应该可以领放心的,”李庭扭头看着还躺在那里享受欢愉后的叶羡霓,不经摇头,说道,“羡霓,你过来一下,我有件事和你说。”

????叶羡霓支起身子,玉女峰随着呼吸而颤动着,她干脆不穿起肚兜,就这样走过去。

????看着那对最惹人怜爱的玉女峰,李庭就将叶羡霓揽在怀里,两手各抱着一个熟妇,李庭的心不知道有多么的开心,他亲了下叶羡霓的脸颊,说道,“有件事我现在必须和你说,不管你的反应如何,你都要答应我一件事情,那就是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平平安安地将藤兰送到悦来客栈。”

????叶羡霓看着李庭认真的模样,似乎觉察出他有些异样,但她还是点头了。

????李庭将何沅君的帽子摘掉,说道:“她是我夫人武藤兰。”

????看到何沅君那张脸,叶羡霓心都快停止跳动了,这武藤兰怎么和何沅君长得如次的像,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而且那种有电忧郁的感觉也和何沅君没有半点区别。但是何沅君明明已经自刎才对,那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到底是谁?!

????“你就知道你的反应会如此,反正我和你说,藤兰绝对不是何沅君,何沅君已经死了,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只能让她遮住脸,还望见谅,”李庭拉着两女的手,让他们握在一起,说道,“以后你们就是金兰姐妹了,公侍我杨过一夫。”

????叶羡霓吓了一跳,忙叫道:“我已经有家室了!”

????“这事情到襄阳再说,难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李庭的手又不安分地滑过叶羡霓高耸的屁.股,落在了两瓣臀.肉间,按在了上。

????叶羡霓颤抖了子,妥协道:“我很想和杨过在一起,我也不会期待你会给我什么名份的。”

????“藤兰,羡霓,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我得先回去了,”李庭看眼张振威,说道,“羡霓,我不希望你的身子再被那男人碰,所以你今晚就别和他一起睡觉了,还有千万被吃那药丸。”

????叶羡霓依在李庭肩上,嗔道:“你看那死鬼都醉成那样子了,我就算脱光了他也找不到入口的。”

????李庭轻笑了声,就松开双手,绕到了两女前,分别亲了下两人的红唇,说道:“先走了,两个月后见。”

????“相公,路上小心,藤兰会一直想你的,”何沅君抽噎道。

????“咦,姐姐的声音真甜,看来这一路上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了,今晚姐姐就和妹妹一起睡吧,明天一早就赶往襄阳,”叶羡霓揽着何沅君的胳膊笑道。

????何沅君想挣脱开,但叶羡霓是练过武功的,她这等弱女子怎么可能挣脱开了,所以她只能让叶羡霓揽着她的胳膊。

????见两女如此的亲密,李庭也就放心了,他知道如果他现在不让叶羡霓见到何沅君的真面目,估计过两天就会露出破绽,那时候自己的如意算盘就可能打乱了。

????“就此拜别,”说完,李庭转身就走。

????等到李庭离开后,叶羡霓就开始整理衣服,整理完后,她就叫了小雨和小叶进来,让她们扶张振威回房间休息,她则和何沅君到一间客房睡觉。

????清洗干净身子,两女就躺在了,刚开始的时候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床帘,可心里都在做同一件事情,那就是思念着李庭。

????过了好一会儿,叶羡霓才打破了这黑夜的沉寂,她侧着身子,问道:“藤兰姐姐,你和杨过做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何沅君脸一下就发烫起来,直摇头,说道:“忘记了啊。”

????“怎么可能忘记啊,”叶羡霓撅起小嘴,支起身子看着何沅君那张宛如天仙的面孔,说道,“是不是很爽,特别是里面一直流水的时候,还有啊,是不是很热,我的感觉就是下面被塞得很满,非常的舒服,到后面的时候就觉得下面一直在流水,全身都绷紧着,最后面的时候就是一下子达到了高朝,真的好爽喔。”

????“好像是吧,”何沅君委婉地答道。

????叶羡霓见何沅君这么的善谈,她就有点郁闷,她忽然扯掉盖在何沅君身上的被子,将她的肚兜拉到之下,一下子就压在了她身上,张开嘴巴就舔着。

????何沅君不知道叶羡霓会做出这样子的动作,她想要反抗,可敏感地带却在告诉她别反抗,只要享受就可以了。

????“是不是这种感觉?”叶羡霓问道。

????何沅君呼吸微微加快,说道:“妹妹别弄,我怕等下又要去洗身子了。”

????当他看到郭芙和程遥迦都站在门口等自己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有点愧疚了,毕竟自己出去了那么久,一定让这两女担心得不得了。

????李庭走到两女面前,见两女都不搭理自己就很郁闷了,问道:“你们难道不是在这里等我吗?”

????郭芙瞪大了眼睛,反问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在等你了?!”

????李庭像哑巴吃黄连一样半句话都说不出,只好将这口闷气咽下去,说道:“那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程遥迦笑了下,说道:“听说等下舞龙会从这里经过,我们都在等啊。”

????“额,”李庭干笑了声就表现得很想看一样站在了两女之间。

????等了好一会儿,三人终于看到了舞狮队从北街浩浩荡荡地走过来,舞龙队约有二十人,旁边还有很多追逐着的孩童,或欢呼,或呐喊,都被逼真的神龙戏珠所染,用一种崇拜的神情看着躲在龙身内的舞狮人。

????看着神龙戏珠,李庭也不免感慨,华夏文明五千年,又产生过多少的英豪,又败落过多少英豪很多文明都被战争毁灭了,但李庭一直相信一个事实,没有毁灭就不可能有更加进步的文明。现在他处于宋朝的败落时期,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以一己之力改变南宋,甚至是整个华夏的历史!

????美女,江山,金钱,他统统要!

????待到舞龙队远离他们的视线,他们就准备去吃晚饭。

????吃过晚饭,李庭就准备睡觉了,他就问道:“我住在哪里?”

????“二楼左边数过去第三间,”郭芙答道。

????“那你们两个呢?”

????“遥迦阿姨住在你的隔壁,我和你一起住,”郭芙答道。

????李庭差点喷出鲜血,忙叫道:“你别开玩笑了,你应该和遥迦阿姨一个房间才对,男女有别啊。”

????“过儿,芙儿已经将你们之间的事情对我说了,你们也算夫妻了,住在一起很正常的,”程遥迦略有失落地说道。

????“额,原来如此啊,”李庭干笑了声,他本来还打算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摸黑到郭芙和程遥迦房间,完一个再换另一个,看来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他现在只希望郭芙能早点入睡,他好抽出时间去程遥迦,比起相对较稚嫩的郭芙,李庭还是喜欢程遥迦这个熟妇,毕竟她的处是给了自己的。

????吃过晚饭,三人就朝各自的房间走去。

????李庭走进房间,郭芙就将房门合上,一下子就扑进了李庭怀里,喃喃道:“老公,我想死你了。”

????“你是想我的那里吧,”李庭嬉笑了下就反过身子将郭芙抱在怀里就亲吻着她的红唇,吻了一会儿,郭芙已经被李庭得有点不能自拔。

????李庭抱起郭芙,就将她放在,跨坐在她身上就除掉她的衣服。

????叶羡霓摸起一手李庭的精华,将它们送进了嘴巴里,媚笑道:“好浓,味道也好好。”

????李庭整理好衣物就说道:“我不能在这里逗留太久,我得回去了,羡霓,麻烦你照顾好藤兰,咱们襄阳见,”说完,李庭就走到还愣在那里的何沅君旁边,掀起面纱一角,给了她一个痛吻,呢喃道,“两个月后我们就会再见面的。”

????何沅君鼻子一酸,差点就哭出来,她依在李庭肩上,颤抖着声音,道,“我怕这两个月我都熬不下去。”

????“有羡霓陪你,你应该可以放心的,”李庭扭头看着还躺在那里享受欢愉后的叶羡霓,不经摇头,说道,“羡霓,你过来一下,我有件事和你说。”

????叶羡霓支起身子,玉女峰随着呼吸而颤动着,她干脆不穿起肚兜,就这样走过去。

????看着那对最惹人怜爱的玉女峰,李庭就将叶羡霓揽在怀里,两手各抱着一个熟妇,李庭的心不知道有多么的开心,他亲了下叶羡霓的脸颊,说道,“有件事我现在必须和你说,不管你的反应如何,你都要答应我一件事情,那就是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平平安安地将藤兰送到悦来客栈。”

????叶羡霓看着李庭认真的模样,似乎觉察出他有些异样,但她还是点头了。

????李庭将何沅君的帽子摘掉,说道:“她是我夫人武藤兰。”

????看到何沅君那张脸,叶羡霓心都快停止跳动了,这武藤兰怎么和何沅君长得如次的像,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而且那种有电忧郁的感觉也和何沅君没有半点区别。但是何沅君明明已经自刎才对,那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到底是谁?!

????“你就知道你的反应会如此,反正我和你说,藤兰绝对不是何沅君,何沅君已经死了,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只能让她遮住脸,还望见谅,”李庭拉着两女的手,让他们握在一起,说道,“以后你们就是金兰姐妹了,公侍我杨过一夫。”

????叶羡霓吓了一跳,忙叫道:“我已经有家室了!”

????“这事情到襄阳再说,难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李庭的手又不安分地滑过叶羡霓高耸的屁.股,落在了两瓣臀.肉间,按在了上。

????叶羡霓颤抖了子,妥协道:“我很想和杨过在一起,我也不会期待你会给我什么名份的。”

????“藤兰,羡霓,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我得先回去了,”李庭看眼张振威,说道,“羡霓,我不希望你的身子再被那男人碰,所以你今晚就别和他一起睡觉了,还有千万被吃那药丸。”

????叶羡霓依在李庭肩上,嗔道:“你看那死鬼都醉成那样子了,我就算脱光了他也找不到入口的。”

????李庭轻笑了声,就松开双手,绕到了两女前,分别亲了下两人的红唇,说道:“先走了,两个月后见。”

????“相公,路上小心,藤兰会一直想你的,”何沅君抽噎道。

????“咦,姐姐的声音真甜,看来这一路上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了,今晚姐姐就和妹妹一起睡吧,明天一早就赶往襄阳,”叶羡霓揽着何沅君的胳膊笑道。

评论列表: